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草草

拒绝爱,拒绝长大 被逼到无路可走之后 华丽转身 于是沉溺 沉溺在无休无止的明媚中,挥手告别, 不说一声再见 这里是某一只生物唧唧歪歪的天地 不要理会它的疯言疯语不要听它的咆哮因为大家都知道它是一只纸老虎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紫紫是谁?我不认识啊……

http://i.mtime.com/levelchow/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毒鸢尾

草草 发布于:
我认识两个jojo。

我这么说就好像我知道两个美雪,大美雪和小美雪。男人都会喜欢安达充,我坚持这么想,因为我喜欢。大美雪温柔善良出色,而且爱他,但最后他才发现小美雪才是他爱的女人。这世上的事情本就如此,谁都无力改变。

需要强调的是,我是个女的。是的,这种说法似乎粗俗,却再正确不过。这是属于女人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没有男主角。

我和大jojo很早就认识了,大致估计应该是3岁左右,不过我不怎么相信——这是我老爸的说法。我老爸和她妈妈是原来住在一片老房子里的,用种说不定会被嘲笑的说法叫做“世交”。其实老房子里的人都挺有感情的。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坚持说我和jojo是“青梅竹马”的原因,不过我总觉得这个词这么用有点问题。这一段完全是父亲的记忆,我不置可否——我的童年生活一向乏味,多一点情节未尝不好。其实童年这回事,若是认真回忆起来,也是可以很精彩的,只是我懒得去想,况且有些东西从另一个角度看来,难免不枯燥。更重要的是,我还没能弄明白,童年的定义是什么。

我喜欢用“六一”来衡量一个人还是不是儿童,可惜这个标准不适用于我自己,至少不能适用这段回忆。假使依照这个标准,无论怎么算,我都是在童年时期遇到了小jojo。然而那时,我们都已不再年轻。

年轻时什么东西?现在想想真的很奇妙。现在我才20多岁,但皮肤开始松弛,一熬夜就有黑眼圈,每天需用兰寇涂脸,并且同样不快乐。





星期六晚上,一向如此,派对之夜。周六是我的休息日,第二天是卫生日。休息一整天,再累的人也睡到发麻。没有工作,没有节目,没有约会,照例找一个主题派对,穿上最随便的衣服,窝在角落里独自快乐。我还年轻,我还年轻……我只得用这种方式魔幻自己。

今天是周六。我蜷在不知道哪一间大宅里,披一件洋红色羊毛披肩,不知像哪个年代走出来的奇怪产物。手中一罐喜力,不喝烈酒,不抽烟,我素来如此。然而偶尔还是要堕落。

然而坐在阳台喝啤酒竟也不得安生。不多久,就有人探进头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

来了,来了,这经典的开头,总是如此。于是并不急着回头,却看见一个纯净如水的年轻人。我好多年没有这样形容过一个人了,但那个男孩子,却给我这样的感受。不是面目如画,只是干净。我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孩子了?他浅浅一笑:一个人喝酒,不会闷吗?

“你在搭讪吗?”可惜了这样好的面容,我叹息一声,到底不过如此。

“我只是想知道,一个人喝酒不会闷吗?”他的笑容依然是干净的,干净到几乎叫我以为自己是小人之心。

“不会。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然而他并不离开。阳台上本就有好几把椅子,藤编的,非常舒服,可以让人整个缩在椅子上。他也只是拣了一把坐下,也不说话。其实他的声音是很好听的——并不是磁性,而是毫无侵略性的柔和,仿佛具有安抚人心的功效。

“女孩子喝酒不好,”过来半晌,他才轻轻开口,“你是失恋了吗?”

“只有失恋的人才有资格喝酒?”

“大凡喝酒的女孩子,总会有许多故事的。”

喝酒的女孩子?每个女孩子都有一段故事,但不是每段故事都不可为人所知。

“你要听故事吗?”

他温柔的点点头,温柔到近乎温顺,我实在是喜欢这种男孩子。

“那么把你的故事告诉我。”





念书的时候我喜欢八卦,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畅所欲言,但现在我讨厌听故事。知道的太多不是一件好事,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突然发现以前和现在,自己改变的还蛮多的。

以前不喜欢温柔的男孩子,真的。我总觉得他们毫无男子气概。我以前也有一个观点,总觉得漂亮女孩子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但我却不是漂亮女孩。我是……怎么说呢,总有女生说要嫁给我,多么美好,可惜我不能娶她。直到他出现,而我想娶他。

我当然不能娶他。

注意,我说的是他,而非她,或者她们。

他是谁呢,我现在竟不记得这个人了。记不起他的一切,长相,声音,动作,甚至我和他相处的细节。但是我总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那里,在我遥远的记忆里,挣扎着,不肯离去。在我们的记忆里。

因为jojo这么说。啊,我说的是大jojo。我总是不记得把她们分清楚呢。





“然后呢?”他柔声问我。现在我们各拿着一杯酒,阳台上的凉风有人与我分享,而窗外party里的一切与我无关。

“没有然后,”酒是辛辣的whisky,抿一口会有热热的感觉顺着喉道滑过,“我不记得了。”

“你说谎。”

“好吧,就算我说谎那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把我的故事告诉你?”

这个男孩子竟沉默了半晌,“我送你回去吧,你不应该待下去了。”

“不用了,不要忘了你也喝了酒。”

我裹紧披肩,匆匆走下楼,外面凛冽的风让我打了个寒颤。这样也好,够清醒。有多久没有一个人走在夜里了?我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哭呢,jojo总说我的眼泪不值钱,可是大喜大悲的场合我从来不流泪。人情淡薄至此,还是素来如此?仿佛我又看见我们了:我,jojo,小娇……我们素来如此。

素来如此。

如此……
回复 (0) | 收藏 (0) | 225 次阅读 |

紫紫109213 (厦门)

女 32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