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给我和我的兄弟

lfman 发布于:
      本来已经上床睡觉,但是脑子里老是盘旋着即将要拍摄的一些画面。机会来之不易,我希望能够比上次进步,能比上次的心态稳定。可是越是这么琢磨越是难以稳定,乱乱的很多思路挤对着我的睡意,终于又爬了起来。 
 
     真是奇怪的很。心里感觉有点什么异样,于是打开电影学院的网站看了看,果真今年的招生简章发布了。对于我或者我这样的希冀着通过考试进入正规渠道学习电影的人而言,这样普通的白纸黑字的确有着很大的影响。于是我暂时放下盘旋于脑际的那些画面,为这次的考试做个开场白。
 
     在早些日子的那篇《我与电影学院》里,我已经表述过我与这个学校曾经的擦肩而过。那是因为可恨的高考的缘故。不过今年着实该画个句号了,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今年都是我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虽然几年里放弃了好几个大学,就为了进这个“电影公园”,但是我不曾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尽管这个决定伤害了不少关心我的人。而今又要面临进入这公园的审查,就是为了那些曾经伤害的人,我也自然希望里面的人象往年一样给我通行证。我总是看见了确定的日期才开始准备,的确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型”的傻瓜,现在离考试还有俩月,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把眼前拍摄片子的计划完成,再去为考试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对于通过专业考试,我还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只是已经被高考折磨的够呛。没这个门槛儿,我早在公园呆了两年了。但是我也不得不告诫自己一句话:要怪就怪自己,理由是弱者成为弱者的理由。
 
     我从心里提醒自己:该为这个阶段画个句号了。我很清楚通过“学院式教育”走上理想的舞台是我们这一代的命运,但是我的年龄已经不是那种能在高中教室里等待通知书的阶段了。所以近四年来我自己在扮演着一个游移不定的角色:老师同时还是学生,电影的门外汉同时在做拍摄的实践,也因此常常的侃侃而谈又常常难免伤怀。我知道其实自己已经跨过了某个时间,但是奇怪的是我的内心不愿意就这么跨过去。具体的解释就是名不正则言不顺,跨过这个阶段的标志不能是自己内心强烈感觉到过的“长大成人”,而只能是一个公认的社会标志。
 
     我的几个熟识的朋友,也在挣扎着寻求为自己树立那个标志。也几乎都放弃了不错的学校继续向“学院教育”“致敬”。我们都很清楚一点,就我们所谓的理想而言,所谓的梦想而言——假如我们能全身心的拍出好的影像,画出好的画(而且这个好只能是一种大众承认的“好”),那我们也能名正言顺的度过这个毛小子的阶段,获得进一步实践学习或者创作的机会。但是在当下的环境下,似乎人们只承认“学院人才”,所以对于我们而言,继续的为进入“学院”拼搏似乎比现在自己去搞什么所谓创作要简单的多。就象刚才折磨我的睡眠的那些因素,它之所以折磨我只是因为实践的机会太少,所以面临机会往往激动,往往失眠。而一旦进入正规的渠道,这个机会就相对多一些。
 
     中国的环境是这样,不知道国外如何,我不想做那个比较。我们都是这个环境中的一员,只能默默承受这个环境中不那么让人舒服的一些因素。只有如此,才有机会获得这个环境里让人感觉舒服的一些因素。
 
     还有有几个朋友,努力了N年,终于进了中央美院。他们跨过了那个形式上标志,可以进入下一步真正为理想而战的阶段。剩下的几个朋友,才华绝不输他们,却也如我这个傻瓜般尚在挣扎,尚在圆内心里那个“学院心结”,尚在一个相对困难的多的环境里“苦修”。
 
     如果近几年中国多了什么值得关注的风景的话,我想每年的艺术考试肯定要算一个。恐怕外国朋友看到中国的艺术事业如此火暴,心中必然感慨艳羡。可惜背后的深刻原因是让中国人自己那样的痛苦,别管是正在考试的孩子,还是孩子的家长,或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领导人们都要承受这虚假的繁荣。的确是个非常令人痛苦的现象,毕竟这个东方古国的新时代辉煌不可能是靠一个个拿着相机,背着吉他或者掂着画板的学生来书写,建设这样一个大国的永远不会是艺术家。况且,鬼知道这样几万万的人群里会出几个艺术家。哈哈,生与斯,长于斯,羞于斯。
 
     我的朋友们,你们肯定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我想说:我们既然相信自己不是泛泛之辈,既然我们明白自己的理想是什么。那我们就不是这虚假繁荣景象的陪衬,那些痛苦与我们无关,我们承受的只是理想不能实现的压力,话语被“剥夺”的压抑,至于其他,都见鬼去把。加把劲,为心里那点纯洁的梦想,扛着。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我们最后依然未能了结这个可笑的“学院心结”,那就别再可笑下去了。这个只是实现理想的一种途径,它怎么会是我们的理想呢?曾经混淆过的这个概念现在就必须清晰:不管是什么电影学院还是中央美院,都是一座立着的标志,这个标志和理想有关,但不是理想。我们都想把这标志挂在身上,但即使挂上了它,理想依然遥远。还是那句话:实现理想的途径不是理想本身。
 
    就这些吧,我的即将为考试奋战的兄弟们:祝你们好运。先让我们应付眼下的,至于高考,那是更可怕的后话了。哈哈哈哈............
 
    明天离京,大约一周后归,希望不是携带又一堆垃圾画面归来。
回复 (2) | 收藏 (0) | 549 次阅读 |

lfman (北京)

男 35岁 双鱼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