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迈克与凯

lfman 发布于:

  

    如果要找到一条能在三部里都清晰可见又非常重要的人物关系的话,当首推迈克与妻子凯二人的关系。探究二人的关系是解读导演意图的非常有效的途径,因为这样一部充满了隐喻和复杂的人物排比与对比的电影里,只有这样的一对人物关系从始至终清晰而深刻的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想来在十几个小时的电影里,从头至尾出现的女人不过寥寥数人,而且真的有重要剧作意义的女人似乎也就康尼和凯。怪不得有人说这是一部男人的电影,女人不会喜欢看(尽管我不这么认为,但是这电影里男女比例的失衡的确很夸张)
 
    善于驾驭视觉元素的科拨拉早在这样的第一次露面里就已经暗示着凯与这个家族的格格不入。当以一袭红装出现在宴会上时,凯是那样的迥异与庄园里铺天盖地的冷调环境。这样的对比还出现过,尤其迈克在西西里避难期间,凯到庄园和哈金对话的那场,冷与暖,红与灰黑的强烈对比几乎做的像是在泼墨,自然这一点点的大红色不可能是为了视觉上的漂亮,那样的对比就是凯与迈克的人生,就是两人的命运,就是两人的结局。
    
    科拨拉在第一部贡献了非常经典的景深镜头。在最后的那个景深镜头之前,迈克第一次在凯的面前发火,这使他很不像他的父亲。他也在凯的质询之下,说出了出卖自己的那声“NO”。所以接着的那个景深里,科拨拉让凯看见了一切,自然那是观众早已经知道的“秘密”:迈克一统江湖,亲近的手下终于以对其父亲的方式——吻手礼——表达了臣服和尊敬。这个景深镜头的的含义显然被迈克的角色魅力掩盖了,太多的人只是在敬佩这个刚刚成为霸主的年轻教父,而忽略了他曾经对妻子的许诺,忘记了他才刚说完的谎言。显然,那扇分割前景和后景的门关上的时候,不仅第一部《教父》就这样的结束了,同时被隔离的还有迈克和妻子的内心。迈克背叛的不仅是妻子,还有他自己的内心,他将踏上这条不归路,成为权力顶峰的孤家寡人。凯惊讶的表情和迈克漠然的表情一样,定格在那扇关上门后的黑色里,而黑色则成了第二部里俩人关系的主调。
 
    首部曲里,我们曾佩服迈克在医院里的勇敢机智和临危不乱,在家族争论里的缜密思路和准确判断,在意大利餐厅里的痛快淋漓,在葬礼后的绝地反击。这些也同时掩盖了迈克回答神父提问时的虚伪,回答凯质询时的背叛。如果这样的影响存在于观看完第一部的观众里,那在第二部里导演将彻底改变我们对于这个迈克形象,尽管冷酷无情了些的迈克形象的喜爱。而达到这一目的的主要手法除了正面表现迈克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之外,就是继续在迈克和凯的关系上做文章,继续让凯念念不忘迈克当年的承诺。
    
    很明显,迈克曾经希望凯可以象自己的母亲那样——明白一切同时也不过问一切,用贤惠和勤劳回报男人为家庭的付出。而他自己也可以象父亲一样——为家族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得到家人的尊敬和爱戴。但结果是家人一个个的远离了他。当二哥背叛了他,当妻子冷落了他,他只能向母亲诉说自己的苦恼,他认为时代变了。
 
    不仅仅是时代变了,迈克也变了,他继承了父亲的稳重和独立,权力和地位。但是迈克永远不可能继承的是移民一代的情感因素。导演显然对于当年维多同样血腥的奋斗史是怀着崇敬的心情的,或许因为他自己的意大利血统,或许因为美洲大陆移民的成长的确是值得尊敬。科拨拉一直在用过去质疑现在,质疑迈克也让迈克质疑。迈克逐渐的进入了疯狂的独有自我的状态,谁也不能侵入,包括凯。明显的是迈克那种似乎遗传的“不可拒绝式”的口气不仅用于手下,也用于家人。甚至连他安慰凯的话都是那么的冷漠,带着贯有的自信和入侵性,让人难以感觉到一丝的爱意。他早就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初衷,这个他自己知道,但是他始料不及的是他也背离了父亲的行为方式。他陷进了极度自我的世界,越在高处越是孤独,尽管他自己以为是为了家人在承受着孤独,可是他却让家人难以亲近。这是他的悲哀,也是他自己到最后都没有摆脱的阴影。
 
    不仅仅是时代变了,凯也变了。凯不是迈克母亲那样的意大利人,也无法理解流淌了两千年的西西里的暴力血统。作为一个美国人,而且是地道的美国人,凯的象征意义是普通善良的美国平民,是不能融合与黑手党的美国平民社会。凯是一个隐喻,一个针对迈克的讽刺,而迈克则是更大的隐喻,一个针对美国的更大讽刺。夫妻俩的不能融合恰是这个国家的症结所在。在第二部里,凯已经看透了睡在自己枕边的这个强大的男人,他不仅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还带着虚伪的面具。凯频繁的向迈克发难,不管是眼神还是说话的语气,都带着质疑带着责难甚至愤怒。她不会考虑丈夫的初衷,她认为任何的目的都不足以让一个人以杀掉另一个人来达到,她也不会想什么江湖身不由己的鬼话,他已经厌倦了西西里的杀戮游戏,她必须离开迈克,离开罪恶。这就是这一部里凯的动机,这决定了她的行为方式。
   
    既然那扇心心相印的门已经关上,我们就能理解凯堕胎的残酷,也不会怪罪于她。当迈克有力的手掌打在凯的脸上,他已经完全割断了他与那个总爱买水果给妻子的老教父的联系,他也没有了让人感到崇拜的男人气质。(倘若有人认为打女人是男人气质的话,那另当别论)
 
    如果在第一部里导演是通过凯的眼睛来审视迈克,那么在第二部里则是通过凯的眼睛来否定迈克。他们的决裂也是正义与罪恶的决裂,黑与白的划分。也是科拨拉作为一个艺术片意义上的导演想要告诉我们的。他以克里昂家族的成长来绝妙的影射美国这个国家,甚至在台词里安排了“政治家是真正的黑手党”的对话。但是尽管如此他对于这个国家还是怀有希望的,所以他希望迈克很强大,但是他不能强大的那么完美,他要有缺点,要有人们不能接受的缺点,代表正直美国人的凯就是认清同时也不能容忍那缺点的人,也是那种反抗的人,那种让美国有希望的人,不那么黑暗的人。导演希望所有克里昂家族的罪恶都能在这个女人审视的目光里,不至于使人们认为他在为黑手党做传,为黑手党立碑。
 
   关于迈克和凯在第三部里的关系,似乎应该另起炉灶。导演在这最后一部里,把我们上次已经不忍目睹的迈克.克里昂又换了一种样子。一种不是那样的富有进攻性的迈克,一个风烛残年力图修补自己过失的迈克。说实话,这个迈克有点早年的可爱,他不象他表面上那样的强大,他内心的痛苦使他不断的忏悔。他希望妻子儿女可以回到身边,希望得到凯的原谅。杀死二哥和伤害妻子是迈克内心的最大痛苦,前者他只能默默承受,但是他还是希望得到妻子的原谅,得到心灵的寄托,这是老人最后时光的正常心态。
   
   但是在这最后一部里,迈克的罪行怎么可能因为他已经是个老人而忽略,他应得的惩罚就是心灵的不得安宁。所以困扰他的两个因素一直萦绕着。而导演在构建凯和迈克最后关系的时候可谓煞费苦心。几乎花了整部电影的时间才让俩人逐渐的融合,让凯逐渐的原谅迈克,一直到最后的再度崩溃。
   
    让人回味的正是科拨拉的镜头,他在刻意的强调着迈克与凯的距离。从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是看见凯带着自己的第二任丈夫来到纽约,而迈克不仅看见了,而且是远远的看见了,二人的距离被反打镜头的频繁使用强调出来。同样的方式一直出现在俩人的对话场景里,甚至迈克病重在床的时候,前来看望的凯都不曾走近,镜头都不曾将二人放在一个中景里,只是一律的反打,单调而且残酷,将凯的心理距离强调出来,也将迈克的孤独突现出来。这是镜头间离里角色,也间离了观众。
  
    直到西西里,迈克和凯才开始出现在一个画面里,西西里的阳光似乎洗刷了不少的心理隔阂。凯尝试着原谅迈克,而迈克在那次告解后决定退位。凯和迈克又跳舞了,又拉手了,亲近的象恋爱里的男女。
 
    画面上俩人的距离越来月近,心也在靠拢。尽管我们也希望可以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可是罪恶不是因为晚年到来就可以原谅的,迈克注定要承受孤独。只有凯的绝望才能惩罚迈克,而只有至亲的死亡才会导致凯对迈克的彻底绝望,所以他们的女儿成了剧作意义上不得不死的一个人物。
  
    凯不会是这电影的主角,但是他在审视主角,他是导演的眼睛。科拨拉让他看见迈克的罪行,然后代表他来反对迈克而且不能原谅迈克。
  
教父 The Godfather(1972)

9 .1

教父(1972)

影评(2521)

收藏(10513)

回复 (17) | 收藏 (33) | 11364 次阅读 |

lfman (北京)

男 34岁 双鱼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