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39号院

一个穿梭在中戏 北电 的烟灰缸

http://i.mtime.com/liaobixia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2007年6月3日 留在记忆深处的伤痛回忆

39号院 发布于:

解脱还是释然?我不知道。

 

今夜和曾经过去的无数个夜晚一样,不但漆黑,依然有风。

 

我又一次地告别了一段经历了几百天星辰日月的感情;又一次地从起点回到了原点。

 

内心从最初她提出分手的惶恐到现在的无比平静,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渡过来的?

 

无论我怎么地不相信现实,无论怎么地沉思。我现在无疑是一个“0”。

 

说起来跟标放银幕上的电影一样,我和她的一幕幕就像一格一格的胶片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并且历历在目。我很久没有如此心碎的感觉了。

 

摘下戴在手上一年多的情侣戒,看着中指上被戒指压的印痕,我眼睛里那个莫名其妙的液体突然就掉了下来。全然不顾宿舍兴高采烈玩着斗地主的室友。这一刻,我觉得我自己是透明的,全然没有一点修饰。表露地是那么地一览无余。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铭心刻骨。

 

与她的相识缘于网络,在一个叫猫扑的论坛。我们成了所谓的朋友。加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她和我是一个地方的。

 

那是一个假期,我准备返京回学校报到,在临走的前一天,我一个好朋友约我见面,并且告诉我,我曾经答应他要给他介绍一个朋友,问是不是今天把承诺兑现。无奈之下的我为了男人一言九鼎的一点颜面,打肿脸充胖子。鼓起勇气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更可笑的是我是在连真名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打的这个电话,当时只知道她叫猫猫。

 

电话通了,声音很脆、很甜,几句寒暄以后,约在哥们学校的大门口见面。

 

见网友的过程相信有过类似经历的朋友都知道,心理一般有两种情况:

 

1 渴望对方貌美如花,见面后一见钟情。

2 见光死,痞子蔡笔下的恐龙,然后借故猖慌而逃。

 

所以,等待的过程我们一直在设想可能出现的N种可能。做好了应敌的一切准备。

 

人来了,不是一个,是两个。情况都不属于1、2中的任何一种情况。

 

两个女孩都是高挑,身材比例俱佳型。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一个女孩年纪大点。后来才知道,是猫猫的同事。

 

聊天的过程是愉悦的,我把我这20多年来积攒的段子温故了一遍,喷得她们是咯咯直笑。我那个哥们不善言辞,但酒量惊人。我们聊了近三个小时,哥们喝了10瓶瀑布啤酒,并且脸不红、心不跳。

 

出来后,反客为主的我突然意识到我今天的目的是给哥们介绍女朋友。现在这情况搞得是他陪我见网友。于是,愧疚之心油然而生。为了弥补,我叫哥们送她们回家。然后自己一个人逃之夭夭。

 

回到京城,有天上网,碰到猫猫,随便问了问我哥们的情况。没有想到让我汗颜。哥们自从我走后,就约她见过两次面。

 

第一次是请她们吃饭,吃的还是一毛钱一串的串串香,据说三人吃下来,没有花到15块钱。

 

第二次是约猫猫出来陪他买书,完事后分道扬镳,连一毛钱一串的串串钱都省了。

 

所以,丫一直给我说找不到女朋友,我分析了一下,原因原来是这样。

 

我现在只能高屋建瓴地给个高度概括,就一个字:该!

 

之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来二往,虽然我和她就见过一次面,但是我们在网络上聊得越来越投机,共同语言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只猫。并且不久后竟然成了情侣。

 

追求的过程和故事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幸福的事情人人都一样,不幸的事情各不相同。

 

恋爱的过程是甜蜜幸福的,我们的感情也一天比一天好。她确实在我最难的时候给予了我很多的慰籍,我也认真地对待着这份感情。

 

但就像我现在思索出来的结果一样:我们是因为彼此欣赏而在一起,却是因为过于了解而分开。

 

她要的我现在给不了,我要的她也做不到。

 

她在SKYPE上哭着告诉我,她下这个决定是挣扎了好久,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定下来的。虽然我很不舍这段感情,但是毕竟印象先入为主,她觉得我关心她太少太少,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在她身边,而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她绝对不能忍受我这样的态度。

 

解释、交心、保证,我一次次地挣扎,企图挽回,她却一次次给我泼冷水。于是,不堪重负地我放弃了最后的希望,表示了赞同!那一瞬间,我们彼此无语。显得是那么地安静。

 

我完全能感觉到她在哭,但我却听不到一点点的声音。

 

结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不结束她也不愿意再重蹈覆辙。

 

放弃,或许给她,也是给我,多了新的选择的机会。但内心的隐隐作痛只有当事人才可理解。

 

改了手机里她的名字,改了我的QQ签名,改了关于她的一切。我是懦弱地在掩饰我的不安。

 

看了看电脑右下角,凌晨3:00,睡意荡然无存。依旧把摘下的情侣戒戴在原来的中指上,从桌上拿了一棵白沙,点燃了,走出门外,在小院里旗杆下望着天,看着远方,一口一口地唑着。白色的烟圈似幽灵一样,在我头上嘲笑着我。

 

难道我今晚的决定错了吗?我真的不知道。

 

 

 

回复 (2) | 收藏 (0) | 2055 次阅读 |

39号院 (北京)

男 36岁 射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