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信仰无处容身

Q先森 发布于:


      去年末上映的《无人区》是宁浩导演出道以来票房上最成功的电影,不过笔者更欣赏他的处女座《香火》。这部非主流影片展现出的对中国当下社会边缘人物和道德信仰的的强烈人文意识在他之后的商业电影里日益淡薄。 

   
  故事发生在山西一个叫南小寨的贫困村子里,几乎所有村民都以替人宰羊为生。似乎要为充斥杀生行为的村子积功德,一个无名的和尚坚守在村中破败不堪的寺庙里。一天庙里的佛像倒塌,和尚开始了为修复佛像筹集资金的奔波之旅。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和尚骑着修了几十次、似乎随时能散架的自行车,白茫茫的天空萧瑟缺乏生气,这个镜头从一开始就暗示了和尚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和尚最先去县政府的宗教科求助,碰到科里办公人员在不务正业地打扑克。宗教科负责人推脱说没有钱,可为教堂修缮的资金却分毫不缺,因为教堂有人送礼给负责人。和尚又来到文物科,文物科的头儿建议他回去搜集古旧窗框,还可以当作文物换些钱。镜头下的政府大院一副破旧衰败之像,路面坑洼不平,墙面斑驳退色,办公室陈设简陋粗糙,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却是大院里为晚会彩排的两个主持人在高声朗诵:“一切都是那么的新......我们一起迎接一个崭新的未来”。 
   
  离开政府大院后,和尚去了二表哥那里。虽然经营发廊的二表哥像是有钱人,和尚却没开口借钱,后来他发现发廊被查封了——“脑瓜灵活”的二表哥的发廊原来也是提供卖淫的场所。就像县政府大院,二表哥的发廊也是粗俗破旧的;甚至整个县城,除了主要街道,都给人肮脏、破败之感。这个县城是中国经济发展大潮中一个被忽视和遗忘的角落,却不是孤例,中国众多的四五线城市中,不乏类似的地方,中国经济整体发展速度虽快,但地区间差异极大。 
   
  和尚想起了发达的大师兄,他骑着破自行车第二次进城。县城里的大庙果然气派,但阔绰的大师兄却很吝啬。大师兄给和尚这样的建议:他要去五台山接班,和尚来他的庙主持,并获得寺庙的股份。考虑本片拍摄的2003年,寺庙的世俗和商业化程度已令人震惊,但和今天寺庙的经济利益取向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2012年媒体报道河南的少林寺有公开上市的计划。和尚坚持修缮佛像固然有为日后生计的一份考虑,但在利益诱惑面前,和尚对南小寨村残庙不离不弃,没有对信仰的坚守是很做到的。正是有了这样的坚持,遭遇上述种种困难,和尚仍能不屈不挠地寻找出路。 

   
  第三次骑车进城,和尚自谋筹款,他遍访城中住户,靠化缘筹到一笔钱。和尚却被警察以非法化缘为名逮捕,筹款被没收。和尚与歌厅小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凸显了和尚的尴尬和窘迫;貌似无底线的小姐们打算捐款树功德,而“有信仰”的大师兄守着金山却分文不与,这个悲哀的对照发人深省。不过,小姐回歌厅筹集善款却被歌厅老板一口否绝。在一个功利主义金钱至上的社会,信仰看似“一文不值”,但却扎根于某些弱势群体的朴素价值观里;信仰无需高谈阔论,不需冠冕堂皇,信仰体现为行动和付出。 
   
  化缘筹款失败后,处于世俗利益社会中的和尚终于堕落了。和尚开始算命骗钱,迷信无知的人们很快让和尚筹集到足够资金。唐僧取经遭遇九九八十一难,和尚筹款也命运多舛,这次钱是被小混混抢走,还遭到一顿暴打。一个揭穿真相的镜头,和尚的遭遇让街对面的算命瞎子心有余悸,竟摘下眼镜看着和尚——原来他是装瞎子。 
   
  灯火通明的除夕晚上,和尚满脸伤痕,屈辱失望地走在热闹欢喜的人群中,画面背景是庆祝新年燃烧的熊熊烈火,代表着世俗和欲望,烧掉“佛眼看世界”算命招牌的小火相形见绌,这个段落隐喻了信仰和道德在物化欲望世界的脆弱与无助,对和尚与寺庙的结局起到了暗示的作用。无处容身的和尚在棺材铺睡了一晚,棺材又是一个不详的预兆。 
   
  和尚在回村的路上柳暗花明。他替农民看病驱邪,用地摊上十二元买的佛像当作法器,一次性骗得三千元,这一次和尚更加堕落。在这个破旧、落后的山西小城里,无论是政府官员、商人(二表哥),还是普通人(瞎子),甚至僧人都唯利是图,新的价值观和信仰还没有树立,旧时代的残渣余孽——迷信算命纷纷回潮,拜金主义泛滥成灾,一个有理想和信念的和尚,经历了种种挫折和屈辱之后,一步步走向堕落。 
   
  命运再次与和尚开了个玩笑。和尚雇人建好了新佛像,佛身金光闪闪,取代了原本质朴刚健的灰色与蓝色。正当他志得意满之际,交通局的人告知寺庙要被拆掉,因为年后县里修路通过。和尚无家可归,香火难以为继。 
   
  片尾的设计很经典。在画着大大“拆”字的庙墙前,由大喜瞬间转为大悲的和尚凝视着远方,下一个镜头逐渐变为大远景。这是一个侯孝贤式的空镜头。当主人公的情感达到顶点时,镜头不去拍人,而去拍苍茫惨淡的大地天空。伴随着悠扬的诵经之声,和尚失望与迷茫的情绪融入
到无尽的苍凉时空里。

香火 Incense(2003)

7 .9 / 8 .0

香火(2003)

影评(5)

收藏(38)

回复 (3) | 收藏 (1) | 109 次阅读 |

Q先森 (北京)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