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噩梦之河

Q先森 发布于:

 

 

近现代以降,人类文明与自然的关系呈现出奇妙而悖论的发展趋势:一方面人类利用科技和工业手段征服、改造和破坏原始的自然,人类在自然面前似乎无所不能;另一方面作为个体的人类,在文明和文化的圈养中逐渐失去来自自然的野性和力量。约翰.保曼拍摄于1972年的《激流四勇士》借一个漂流历险的故事,生动展示了人性在险恶自然环境里的挣扎,巧妙诠释了文明与自然、秩序道德与暴力野蛮的多重关系。


故事背景是因发电厂筑坝施工,佐治亚州最大的河流——生机勃勃的卡胡瓦西河很快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只有一片死水的湖区。影片的第一个段落即展现了现代工业惊人的破坏力:山林河谷被推土机、挖掘机改造成巨大荒芜的工地,爆破声震耳欲聋,静谧的河流毫无抵抗之力。在大河被人类文明彻底“淹死”之前,四个城市人(路易斯、艾德、鲍比和德鲁)决心进行一次独木舟漂流之旅。

象征文明与财富的越野车载着四人来到河谷上游的村庄时,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粗糙、简陋和杂乱的村舍,衣着破旧、面目狰狞,说话粗鲁的山民。面对掩饰不住优越感的城里人,山民也颇有敌意。鲍比假意恭维山民,山民毫不犹豫地揭穿了城市人的虚伪。德鲁弹吉他与山里小孩弹班卓琴的精彩合奏缓和了开场的紧张气氛,但山里人(自然)和城市人(文明)之间令人不安的紧张几乎贯穿于全片。到最后这种紧张不安体现转化为欲发现真相的办案警察和共谋欺骗的幸存者之间。

山里人问路易斯为什么要漂流,路易斯说因为“河就在那里”。即将消失的卡胡瓦西河美得令人窒息,阳光下四人划着两只独木舟穿过急流险滩,一路有惊无险。循规蹈矩、压抑枯燥的城市生活里体验不到的自由与刺激在与河流上尽情释放。第一天漂流结束之时鲍比说“我们征服了河流”,这仍然是人类征服控制自然的姿态;最不像城市人的路易斯却说河不能被征服,四人之中他似乎最具有美国六、七十年代的反叛精神,最不能忍受文明体制的束缚;有漂亮老婆,孩子和房子的城市中产艾德中规中矩,他对路易斯很依赖,有人说这种依赖是儿子对父亲般的,也有说是同性恋成分,不管怎样,影片上半段他一直表现的中庸软弱,最明显的体现是射杀野鹿时的紧张和犹豫。

尼采说过,“你望着深渊,深渊也望着你”。在本片中这句话可以隐喻自然与人性的关系。自然的美与和谐同人性的积极美好,自然的险恶同人性的丑恶,都是互为镜像的。在冒险的上半程里,卡胡瓦西河的原始粗旷之美与四人的合作拼搏相得益彰。

第二天的旅程里,自然野蛮和凶险的一面愈加彰显,人性之恶也逐渐放大。片中一直潜伏着的紧张不安终于浮出“水面”:与野蛮丑恶的自然实为一体的两个持枪山氓,抓住了艾德和鲍比,鲍比被性虐待,路易斯及时赶到,射杀了一个山氓。这场冲突里一个有趣的对照是,文明一方的武器是原始的弓箭,野蛮邪恶一方用的却是代表现代文明的枪。在如何处理尸体上,路易斯和德鲁意见严重相左,人性中的善与恶,文明与野蛮在这场争执中生动地展现。极富道德感的德鲁认为出于防卫的杀人也应投案自首,尸体要交给警察;路易斯坚持就地埋尸,作为体制反叛者的他相信通过法律解决一定不会有好结果。鲍比不想事情传扬出去,支持路易斯;关键时刻,没有利益牵连但对路易斯有感情的艾德选支持前者——投票结果三比一通过掩埋尸体不报警,文明以“民主投票”这一最文明的方式输给了人类趋利避害的自然本性。

原本美好的漂流冒险变成了仓皇失措的逃脱之旅。被掩埋的山氓的一只手似乎总是伸出来,这实际上是某种警告和象征。掩埋尸体时已失常的德鲁在之后的漂流中突然落水,这个意外导致两个独木舟倾覆。在礁石密布和激流湍急的河水里,艾德、鲍比和路易斯艰难侥幸地游到岸边,路易斯严重受伤,德鲁死了——道德和法律的捍卫者成了文明与野蛮对抗的牺牲品。德鲁之死在片中早有端倪,从漂流开始,他就不喜欢穿上救生衣。在轰鸣的流水、巨大的礁石和险峻山崖压迫性的映照下,筋疲力尽的三人脆弱无助,人类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暴露无疑。失去靠山之后,艾德的勇敢和血性被激发出来。他爆发了出惊人的能量——徒手爬上几十米高的山崖,射死了前来“寻仇”的山氓,但这一箭与射鹿的那一箭一样充满恐惧和犹豫。与艾德正相反,旅途中一直野性无畏的的路易斯受伤后判若两人,异常痛苦和虚弱。杀过人的艾德控制了一切“善后”事宜:山氓和德鲁的尸体被沉入河底,三人串好口供欺骗当地警察。

在远离文明的荒野里,无论是反叛的路易斯还是中庸的艾德,都爆发出了惊人的野性力量,却因此卸下了文明的面具,突破了法律和秩序的底线。艾德在警察面前镇静自若,一丝破绽不露,回家后却噩梦缠身——那只不想被埋掉的手从河中升起。很快消失的卡胡瓦西河将永远流淌在艾德内心,那是一条浮尸隐现的梦魇之河。电影英文名Deliverance是解脱解救之意,这个名字在身体与心灵、正与反几个层面指涉了本片的核心情节——从自然困境中逃脱并躲过了牢狱之灾的艾德,也许正如德鲁所说,一生都无法从杀人和弃尸的罪恶感里解脱。

 

激流四勇士 Deliverance(1972)

7 .6 / 9 .0

激流四勇士(1972)

影评(13)

收藏(82)

回复 (1) | 收藏 (1) | 92 次阅读 |
标签:

Q先森 (北京)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