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满架蔷薇一院香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http://i.mtime.com/lljune197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无奈那天<春逝>去

沉睡森林 发布于: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最想留住的那一刻,值得回味一生一世。

冬天,朴素的小站,一个相信爱情天长地久的男子,和一个不信海誓山盟诺言的女子,宿命地相遇。

尚优是个录音师。由于工作上的原因认识了电台DJ恩素。他们一起去江源的竹林里,采录自然的音韵。冬日寂寥的竹林,依然苍翠。阳光透过竹叶,静静地撒落在恩素忧郁而白皙的脸庞,钢琴的背景音乐,一种伤感而沉郁的美。

在山林冷清的小屋前,两人坐着,享受着远离城市喧嚣的村落的宁静。恩素的手不小心割破了,尚优让她将手高举过头顶,不停地,轻轻地摇动,两人相视而笑。远处是山间的小溪缓缓流过。

恩素是个小电台的DJ,经常在深夜里工作,为都市未眠人开着一扇窗。结过一次婚。不相信永恒的爱。也许爱情只是镜花水月,爱情只是逢场作戏。爱情,并不是她活着的唯一理由。爱失去的时候,生活仍将按照既定的轨道继续……

尚优是一个简单而朴实的男子。和爸爸,奶奶一起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小镇。有一个深爱着妈妈,所以妈妈死后,一直孤独着的爸爸;还有一个晚年因爷爷有了外遇,被抛弃了,得了老年痴呆症,只记得年轻时美好时光的奶奶。爷爷死后,尚优经常陪着奶奶在火车站等待着永远不会出现的年轻时的爷爷,因为奶奶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以为爷爷永远是那个宠她爱她的英俊青年。对家人的爱,是尚优活着的重要理由,当然还有爱情,他在等待他生命中唯一的爱情的来临。

早春的夜雨,寂寞的恩素给尚优去了电话,电话那边的尚优很开心,那天夜里,尚优象个小孩子那样捂着被角偷偷地傻笑,这也许才是纯真爱情最初的影像,象寒夜里的一盏灯,让尚优带着丝丝的暖意,进入梦乡。

然后,他们当然是相爱。Happy Together。幸福有什么好说的呢?不就是很幸福吗?象所有恋爱中的男女那样幸福,觉得这样的感觉永远不会消失。但是这样的感觉终究会消失的。只是每个人感情的期限不相同,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那么多的生死两茫茫。爱情总是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唯有痴男怨女喜欢在电影里听这样的傻话:If my memory of her has an expiration date, let it be 10000 years……

影片更多地不是表现他们的相恋,而是关于他们的分手,分手后的心情------过去一如凝在琥珀里的一滴泪水,晶莹却无法再次触及;所能拥有的是如琥珀一样的回忆,因为年代的久远,而逐渐忘记了那里面到底是一滴泪水,还是一颗晨露;而分手后的思念犹如黑夜里的萤火虫,飘忽而越来越遥远……

春天总是很快地过去了,他和她又到了那片竹林,初夏的竹林更加地葱郁,好象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也许已经改变得太多。恩素感到莫名的悲哀,对尚优说:我们也会葬在一起吗?尚优只是不明所以地笑,不答。

后来,他们去河边采录水流的声音,尚优仍然那么地快乐,恩素怀着心事,站在一旁,轻轻地哼唱着一首歌,尚优将麦克风轻轻地对着恩素,偷偷地录下了她的声音。淙淙的水流声衬出恩素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很轻柔,也很无助。

回来的路上,恩素对尚优说,该结束了。尚优起初不太明白,明白后只是对恩素说了一句:恩素,你以为我是你的速食面?

想要分手的女人说出了绝决的话,却因为男人的愤怒,反而怯懦了。这便是分手的其中一种场景。如果男人这时只是苦苦地哀求她,她只会更加地看轻他,或者象看自己的猎物那样玩味着对他的折磨。这是人性的弱点。分手,不是折磨自己,就是折磨他人。反反复复地纠缠,最终还是逃不过殊途同归的命运。

尚优无法平息内心的这段感情。他问恩素,他是否做错了什么?他想要做得更好。可是恩素只是沉默。我想,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象《春光乍泄》中的黎耀辉那样可以一次次地接受恋人的那句象咒语般的口头禅:”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吧”。也许,感情的事,不是一个人做好了,就Ok的。只是沦陷的人,并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有人说,要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另外一段感情。尚优在情感的漩涡里苦苦地挣扎的时候,恩素却不经意开始了另一段感情,没有太多对过去的哀伤,也谈不上对未来的太多幻想。她象所有的成年人那样坦然地接受着该来的一切。也许她已经是太过世故的成年人,成熟的感情总是会有些疏离,理智,冷静,也许还有麻木。她别无选择。尚优可以选择,他选择了纠缠,纠缠着恩素,跟踪她,哀求她,这样却让恩素更加地冷漠。尚优只是恨,他象个小孩子那样用刀子滑伤恩素新买的汽车,我想,这也是这部影片最让人心恸的一幕了。存在过的一切总会留下痕迹,不管是刀痕,还是心里的伤痕。时间真的能抚平一切吗?

尚优彻底地失恋了。奶奶依然经常到火车站等不会出现的爷爷,内心痛苦的尚优对奶奶说出了事实:爷爷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振作一点吧!奶奶一点儿也不生气,给他吃了一颗糖果。其实尚优明白,这样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奶奶最后留下了一句话给他:”女人和BUS一样,一旦走了就不能挽留了。”然后,奶奶有一次离开家迷了路,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又是春天,恩素的单身生活依旧,有一天,她在工作的时候,偶然被锋利的纸页划伤了手指,不自觉地抬起了手臂轻轻地摇动,一刹那,她想起了那个冬日的乡村小屋前简单而真纯的男子尚优,他仍然那么执著吗?他还好吗?也许恩素并不是想和他重修旧好,她只是有些愧疚,爱情的字典里应该没有愧疚一词。所以,他已经不是她的爱人。

他们还是见面了。最后的会面是在繁华都市的咖啡馆,两个人默默相对,话语寥若晨星。他们仍然是原来的他们,他们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们。

影片的最后,尚优整理着房间,无意中翻出了恩素在河边低唱的那段录音带。他独自一人,在金色的麦田里,倾听着恩素那纯美的声音,在夏日的阳光下闭上双眼,静静地放飞自己的心情:过去的一切如影随形,回忆如浮光掠影,转瞬间消失了踪影……唯有远处那棵孤独的树,伫立在风中,似在低语:"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余满地梨花雪……"

而生活,生活依然美好如初。






回复 (0) | 收藏 (0) | 231 次阅读 |

沉睡森林100774 (成都)

女 46岁 双鱼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