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miumiu的池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蒙眼看花:all about Frida——画家系列

miumiu 发布于:

关键词:女画家;墨西哥;双性恋;共产主义;雌雄同体;超现实主义

2002年,好莱坞看中了这个女人,一个叫弗里达的女人。于是,我有幸通过盗版碟看到了这部电影,于是我有幸知道了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女人。


 
弗里达·卡萝(Frida Kahlo,1907-1954)语录

    *我画自画像,因为我经常是孤独的,因为我是自己最了解的人。

    *我画我自己的现实。我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是,我画画是因为我需要这样做,我画所有出现在我脑海中的东西,不加任何考虑。

    *我生命中遭遇过两次巨大的灾难。一次是被车撞了,另一次是我的丈夫。

    *做迪亚戈的老婆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事情。我让他去和别的女人过日子。迪亚戈不是任何人的丈夫,永远不是,但他是一个伟大的同志。

    *我的画中的信息就是痛苦......彻底地画出我的生活......我相信这是最好的作品。

    *我留给你我的肖像,在我不在的日子,你依然会有我的陪伴。

    *是别人告诉我,我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者的。

    *(1950年弗里达回忆她在医院里)我从不曾丧失我的热情。我所有的时间都在画画,因为他们老是给我用杜冷丁,画画使我的日子丰富,它们使我快乐......我开玩笑,我写作,他们给我放电影......我没什么可抱怨的。

    *(在墨西哥城她的首次画展里,她告诉记者)我没病,我只是坏掉了。但只要我能画,我就是快乐的。

    *卡菲在医院里待了三个月,然后她去百慕大休养了。那次她没和我做爱,我猜是因为她太虚弱了。这真糟糕。

    *我喝酒是想把痛苦淹没,但这该死的痛苦会游泳,现在我反而被(喝酒)这种体面有益的行为征服了。

    6岁时,弗里达患上了小儿麻痹症。1925年,18岁的弗里达遭遇到一起严重的车祸。车祸后不久,她就开始画画,因为禁锢在床上的生活过于无聊。这成为她终生的职业。在很多方面,她的美术作品是她在医疗过程中的个人痛苦和斗争的编年史。但这些作品的源泉仍然是她的天才和热情。

     弗里达大部分的作品描述的都是她自己的故事,画的最多的题材就是她的自画像。在这些作品里,弗里达经常把她自己画成穿着墨西哥的传统服饰,周围是她的宠物和她家乡许多葱翠的蔬菜。她的作品总是非常强烈,有时是写实的,有时是幻想的,表明她的艺术和生活是不可分的,即是奔放的有时悲剧性的。弗里达爱墨西哥的一切,它的色彩、民间艺术、传统服饰,以及重视诚信和家庭的价值观。

    1929年8月21日弗里达和里维拉结婚。他们的婚姻被形象地叫做大象和鸽子的结合,因为里韦拉又大又胖,而弗里达娇小瘦弱(身高仅5英尺出头)。弗里达夫妇都相信共产主义。他们投身于墨西哥的人民运动,为本国的民族文化骄傲。他们将自己的想法与许多墨西哥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分享,一致20世纪的前期后来被称为墨西哥的文艺复兴。尽管里韦拉和很多女人有染(有一个甚至是弗里达的妹妹),但他仍提供了很多帮助。他建议弗里达穿传统的墨西哥服饰,那种长长的、华丽的服装,佩带珍奇的宝石。这配上弗里达厚厚的一字型的眉毛,成为了她的特征。他也喜欢她的作品,是她最大的崇拜者。反过来,弗里达也是里韦拉最可信赖的批评家,以及他生活的热爱者。

    弗里达将她所有的感情倾注在画布上。她画她暴风雨般的婚姻带来的愤怒和伤害,画痛苦的流产,以及车祸带来的肉体上的痛楚。

在她的婚姻过程中,她和数不清的人们发生过关系,只要他们著名且长得漂亮。里韦拉也是如此。他们夫妻两人互相爱着对方,但他们都是性格狂野、思想自由的人。弗里达是她那个时代最著名的荡妇,她勾引她看上的每一个人。

    弗里达也是一个双性恋者,和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

 

    她自杀过几次。她于1954年7月13日去世。没有验尸。有谣传说,她是自杀。她的日记里最后的话是:“我希望离世是快乐的,我不愿意再来”。   

     弗里达充盈机智,有点男孩气,又极具女人味,她大笑起来非常有感染力,或表达欢愉的心情或是对痛苦之荒谬宿命的认可。在此期间雕塑家诺古奇爱上了她,苏联的政治人物托洛茨基也爱上了她。法国诗人及散文家布雷顿形容她:“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正如在德国浪漫主义最辉煌的岁月里一样,是一位有着全部诱惑天赋的女人,一位熟悉天才们生活圈子的女人。”   弗里达一生经历了大小32次手术和3次流产,最终瘫痪,依赖麻醉剂,但她从未停止绘画,她画自己流血、哭泣、破碎,将痛苦移植到艺术里,她画“如果我有翅膀,还要腿干什么呢。”弗里达曾对自己被列入超现实主义的殿堂感到惊奇,她拒绝这一标签。她的绘画中充满了现实的爱情和伤痛,“没有比这些绘画更女性化的艺术了,据此,为了尽可能地具有诱惑力,只能尽量交替地运用绝对的纯粹和绝对的邪恶。弗里达、卡洛的艺术是系在炸弹上的一根带子。”弗里达探索即时体验和现实感觉中的惊奇和谜团,这种直率与超现实主义的隐晦和省略恰成对照。她很少谈论自己的作品,但她说《水之赋予我》“它是消逝岁月的一个场景。她表明是与时间和孩提时的游戏及她生命中发生的悲惨事情相关。”

    弗里达自己创造了自己的艺术。


    
 


              

 

回复 (6) | 收藏 (1) | 1868 次阅读 |

miumiu (北京)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