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miumiu的池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你听,泥土在叹息

miumiu 发布于:

中国的文艺工作者,无论是作者还是导演,骨子里都是多少带着点“泥土情节”的,而我向来对这种“泥土”气息的电影,带有某种偏爱。而处理这类题材,倘若创作者们不是带有猎奇式的一味暴露“丑恶面”,或是抱着居高临下的天生优越感的审视态度,或是主旋律式的加以掩盖与美化,如果是这三种之外,我基本上是大爱了。这部片子本属于大爱的那种,以至于我极力想忽略它的缺点,一心加以呵护。
  
  诗性、神性、世俗性
  先说优点。影片开始前,当三位主创上台,我能清晰的闻到周围一干文艺青年失落的感觉,他们绝不是我们印象中那些常有的导演形象,寡言、羞涩,普通的看上去更像是民工,甚至显示出似乎来错了地方的尴尬。而正是这样的人,往往具有惊人的能量:实干、朴素,少言语或不言语。
  
  影片将苏童小说的发生地搬到了导演李睿珺的故乡,甘肃省高台县的某个村庄。以拍摄电影的方式回到出生地,往往更易激发创作者的灵感与激情,甚至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带有自传性质的某个情节或是瞬间,“躲在摄影机背后”去重新审视家乡,这本身就带有某种仪式感。当影片最后,一铁锹一铁锹亲手将爷爷活埋的孙子,这不能不说是导演借由孙子之手将“过去”埋葬、将“根”留存,甚至与天地伦常作别更丰富的意味。
  
  湖泊、湖上的野草、湖上的野鸭、湖边的大树,泥土、泥地、泥沙、坟堆、草地,这些场景,在创作者的镜头下,具有鲜亮明丽的仿佛水洗过的透明的发亮的诗性,但又绝不因这些画面的过于唯美而破坏影片的真实感。对于这类影片,演员的选取,不仅仅只是主演包括群众演员,对这类影片的成功都尤为关键。找专业演员,反而是种冒险,如果演不好,不仅会显得刻意还会让整部影片都显得很假。除非影片本身能用强烈的戏剧冲突,帮助专业演员“入戏”,譬如《红高粱》、《鬼子来了》、《斗牛》、《最爱》等,而对于这种极少戏剧冲突的影片,选用当地演员,无疑更为保险。影片的大多数演员,都是导演家乡的亲戚朋友,在原汁原味的表演中,不仅能确保影片的真实感,且能让故事情节具备“本身如是”的质感。如片中牌场上的老人们、泥沙中嬉闹的村童们、水渠中的洗衣妇们、割草的村民们,他们平时或许就是这样生活着,导演只需选择性的加以“纪录”。
  
  “吃饭”和“生老病死”,这两样看上去最稀松平常的事,却是所有人最不能回避的事。影片用极为集中的笔墨,讲述了“吃饭”以及“埋葬”,不同于《楢山节考》的蛮荒与奇观色彩,影片极力展示的是世俗性的一面,只是用少量的笔墨和看似不经意的瞬间,将世俗性进行升华。如片中两次出现的风动的大树,以及老人在大树底下寻找白鹤羽毛的画面,风动的大树的寓意不必再言,老人寻找羽毛的画面,印象极为深刻,整个画面被分割为两部分,老人占据下面部分,上面是树枝树叶,整个镜头不仅富有诗意,且具有无法言表的神性。
  
  意图太明显
  苏童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说过“被感动的泪流满面”之类的话,从电影开始,一直到电影结束,我一直在期待自己能被打动,也能“泪流满面”。只是,直到字幕出现,散场了,我仍旧没等来我所期待的“感动”。于是,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这部本应该更完美的理应能打动我的电影,到底在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不是太过刻意,也不是太过直白,我想到了意图这个词。导演太想将自己的意图或者确切的说是,苏童的意图传达给观众。平心而论,导演的控制力很强,用力很集中,几乎没有多余的情节,枝节外的情节。所有的对白、语言、画面,乃至音乐,都是围绕一位行将离世的老人,拒绝火化一心只想土埋,执着的寻找死后的安葬之地这一主线展开。就像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老人要乘白鹤归西”的事件一样,“白鹤”这一具有象征性的语词,在片中出现的过于频繁。
  
  影片开头,就是老人在棺材上描画白鹤的镜头,然后是老人家中的座椅,包括片中老人与儿孙的对话,皆离不开此。包括孙子看西游记大哭的情节,与片尾孙子与外孙女就爷爷一死的对话:谁管爷爷,阎王爷;谁管阎王爷,玉帝;谁管玉帝,孙悟空;谁管孙悟空,如来佛。这样的情节安排,虽说看上去是种合理的对应关系,但多少有些粗浅了些,甚至回想起来,反而感觉导演意图太明显、机心太重。
  
  影片结尾,最后一个长镜头,孙子挖坑活埋爷爷的全过程。这样一个违背伦理本应极端残酷的情节,我们看得出创作者在极力“去残酷化”,用“静观默察”的镜头语言(不加任何修饰的长镜头)冷静的加以展示,反而让这一情节具有了无比自然、顺应天伦的和谐性。直到音乐的出现,按理说,在这一“高潮”段落,恰到好处的切入音乐,本应能起到渲染情绪的效果,再加上小河带有宗教色彩的佛经般的吟唱(近几年来,独立音乐人与导演的联姻,《世界》中的左小祖咒,《浮城谜事》中的沼泽,应该说,我最爱的是这部中小河的天才般的配乐),将这一段落,赋予了某种宗教感与神性。但,成也萧何败萧何,正是这段音乐的插入,让这个本可以含义更隽永、更加充满神性的段落,活生生的就被打段了,本来累积的着魔般的化学效应淡然无存。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情节,不仅言语会显得多余,就连音乐也很多余,如果一直按照一开始的方式处理,不加入音乐,会更有说服力。加入音乐,一方面显示了导演自信不足,另一方面,也表露了导演生怕观众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于是采用了音乐这种更显而易见的也更省事的方法。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Fly With The Crane(2012)

7 .7 / 8 .0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2012)

影评(10)

收藏(128)

回复 (3) | 收藏 (3) | 1841 次阅读 |

miumiu (北京)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