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miumiu的池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个朋友

miumiu 发布于:
 

一个朋友,他很胖,他抽烟,抽很多的烟,是个爷们,又矮又胖的爷们,他要一个女人,他谈论他的欲望还有理想,他住在香山脚下,他高中未毕业,他参过军,他有过剩的精力,他穿破烂的皮鞋,他随时准备请女孩去“雕刻”,他写这样的文字,我跟他说,将来我有了自己的杂志,我辟一块地给你“耕种”。

他说他想拍电影,我说这可不容易。

不是想要矫柔造作,不是想要恶心谁,不是的,只是要温暖,一点点温暖,用自己的文字取暖。。。或许,有点自怜,或许,有点自恋。。。卑微的人,要一点慰藉,还有温暖。。。只留一点自恋给自己,其余的全部给予。。。配上GOYA的画,我想,只有这样的画,才合适,后期戈雅的画,走向恐怖和神秘,却是力量,奇异的力量。。。我感到渺小,还有恐惧,我总是无能为力。。。我请求原谅,请求上帝,还有撒旦。。。

《灰梦》

眼睛疼了。

终于,泪,不住地流。

流,是为了不再逃避。

说,是为了减轻痛苦。

黑夜来临。

别人都闭上眼。

我,却要睁开。

 

我看见,戳穿子宫的精液。

我看见,吸血鬼勃起的丑陋。

我看见,天使微笑背后的狰狞。

我看见,月亮开始失火,没有谁去抢救。

我看见,纯洁的云彩上面布满灰色的伤疤。

我看见,照耀道路的启明星像失去翅膀的猫头鹰一样坠毁。

我看见,记忆成为一具干尸等待着恶魔的化验。

我看见,月毒蚀坏了所有的血液和眼泪。

我看见,大海沉没了一种绝望的永恒。

我看见,所有的鸽群和蚂蚁一起逃亡。

我看见,上帝和死神的妻子抱头痛哭。

我看见,骆驼的嘴角残留的血迹。

我看见,蝙蝠粪便狼籍地堆在满是垃圾灵魂广场。

我看见,灵魂的广场,肮脏了的圣殿,无人留守。

我看见,一只女人的手和一只男人的手开始自淫。

我看见,一个又一个自我和欲望丰收的季节。  

我看见,一个纳粹标志,精神被强奸,失贞了的一夜。

我看见,美丽的梦芽儿开始撕裂霉变。

我看见,人们从一座废墟走入另一座废墟,睡神演奏着永恒沉睡的《 Holy Water Moonlight》。

我看见,一种欲望的蒿草在迅速的成长,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开始退场。

我看见,一场灵魂欲望的战争开始爆发。

我看见,一只鸽子,在一座苦难的灰色监狱不停的挣扎。 

我看见,希特勒把纳粹主义的春药倒入太阳之杯。

我看见,太阳掩护着一群金色的火焰去狼吞虎咽美丽的橄榄枝。

我看见,大海的耳朵收拢了浪花不在拍打她的灵魂之翼。

我看见,墨绿的雾水一次次溜进了大地的怀抱。

我看见,一次又一次伟大的洪荒开始完成。

我看见,黑暗中的血液向恐怖的提问:“这到底是什么?”

我看见,黑暗中的泪水向悲伤的提问:“这到底是什么?”

 

我看见,我们都有一张异常细致和青春的脸庞,眼睛暴裂了,火烧着了眼帘

血和泪,悲伤的愤怒着。

血和泪,无助的相互抚摩着。

血和泪,困惑的向上堕落着。

 

《他死了》

我的男人叫亚夫。我爱他。

他爱我么?

他没有一天不在追逐。像风一样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飘来飘去,始终不能停止。

我想我没有精力去应付他,我终于会有死去的那一天,然而那时他应该会在哪呢?我无法想象失去我的他的世界。因此,我用带了悲伤的眼睛去窥伺他的每一个小小的动作,我知道这使他腻烦,他会恨我的。

所以我们要抱在一起……我们像两个太阳,抱在一起,紧紧的,紧紧的,紧紧的抱在一起,互相融化。

 

我的女人叫叶子。

我爱她。

她爱我么?

在沉默的时候,叶子像一个带泳圈的鱼一样充满着惴惴不安的某种玄妙的感觉,那种感觉仿佛一经沉淀就再也无法浮起。

吸血鬼爬过沙漠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叶子也不知道吧!

叶子笑的时候,我也在笑,叶子从来不哭,我时常哭。

叶子走的时候,我跟着走了出去……她看着我,问我跟着他干什么,我笑了笑,但是没有回答她。“你真使我恶心。”我听见她无奈地说,我在心里笑得更大声了,她不知道,我就是要她恶心。

我爱她。 

她的爸爸真丑,可是她真美。

我在月亮上看着他们存在。

月亮里有一个尼姑,那里有口做太阳的井,每天正午时分她会抬水走到自己的门前,把水装在那只桶里,然后在晚上用它洗澡。

洗澡,水淋在身上,写满了欲望。

我听见这个尼姑以低低的声音呻吟,我听见万物花开的一瞬间,我听见水里流动着的情欲……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些其他什么存在,我是说,在月亮里,我的世界在月亮里。

在月亮里,我呆头呆脑,我一直笑呵呵……

我知道没有人需要对谁好,没有人需要谁对他好……所以我笑,使大家忘了我的存在,被遗忘的感觉真好。

有一天,尼姑过来对我说,你走吧。

晚上,我的铺盖被人扔到寺院外面,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于是,我看了看脚下的月亮,我想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进去。

我在我的世界没有犯规,只有一阵一阵的呻吟声,使我以为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于是,出发了,满身泥泞地行走在一个个逆境之中。我一直向西走,西方有个世界名为极乐,如果一直走下去,我会找到它。

路上飞鸟不停地飞过我的身边,我看见它们以奇怪的眼光注视着我,我不禁笑了笑,向它们挥挥手,我问它们,你们看什么呢?它们不回答我,一阵子一阵子地飞过,最后,我发现我的衣服被淋湿了,我惊奇地发现,原来每一只鸟都送了我一颗泪,我傻傻的停下来,望着远去的黑点,面色凝重……

我知道没有哪个房间会使我再次进入。

我看见月亮上面有紫红色的火苗在熊熊燃烧,我以为那是虚幻的海市蜃楼。

 

 

我的男人叫亚夫。

我的女人叫叶子。

我忘了我是谁了。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我住在北京城的三十三号街三十三号楼三十三号单元,在那个地方每个人都活在镜子里,最后我再也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喜欢三十三,背负堕落的数字,是我从月亮上堕落的日子。

我站在一片空旷,空旷的原野上,孤零零,就我一个。

我和一个人决斗。

我挥出右拳想用尽全身的力量将他一击击倒,然而我的拳头软弱无力,像团棉花一样砸在他身上,没见他还手,我便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用一种绝望无奈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生殖器伸入到我的身体内部,不停地抽插着我的直肠,他的喘息声很大,我感觉到一阵阵慢慢袭来的撕裂般的痛苦和潮水一样冲击的快感……

我大喊出声,我的阴茎勃起,直立,向天,我得到了一次短促而有激情的高潮……

突地,风起。

枯枝,沙尘渐起。

风越来越大,我眼前越来越模糊,茫然一片。

我的身躯如一片枯叶样轻而易举地卷入到空中,向着无边的黑逝去……我恐慌着,想抓住什么,任凭我怎样的努力怎样的四肢乱舞却终究空空如也,最后,我消失在了那无边的另人毛骨耸然的黑中。

“……好寂寞啊。”从前,散散步就总是这么说,他,或许是寂寞的吧。他说,他想和他爱的人浪迹天涯;他想爱上那个他不爱的人,他想强奸十二夜女神;他的獠牙如果还在,就好了,可以去刺穿一天的脖子;死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死不了,眼睁睁看着失去……

他说,他的足踝伤痕累累,脚底因为劳累和行走早已经生出了一层刀也砍不坏的皮。

他死的时候还在凝望窗外的晚霞,他什么也没说,等到最后一抹晚霞也消失在黑暗中他的时刻结束了。

他死了。

他终于可以飞翔了;他要安上翅膀……

回复 (18) | 收藏 (0) | 1995 次阅读 |

miumiu (北京)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