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城之春之电工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世界上最悲伤的音乐》:悲伤,以及所有离我们越来越远的东西

小城之春之电工 发布于:

1   影像上的远离

胶片对影像的记录一般是忠实的。这正是电影架构自己与外部世界之间的某种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胶片,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个世界的负像。

 

然而,既然大多数人在拉近影像和世界的距离,那么就有少数人开始拉开这个距离。

 

首先是几个排除---------

 

动画不是。动画,一般地来讲,在影像上和现实世界的距离还是显而易见的。它只在意义上和现实世界构成一种比较紧密的关系。

 

道格码运动,虽然在影像上是颠覆性的,但是在影像和世界的关系上却是拉近的。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影像世界,但是却是更真实的世界。

所以,道格码不是我们说的这些少数人。

 

这些少数人都是些怪胎。

最早的皮埃尔-勒内,他的《屠夫》《童梦》《天使》,怪异的影像,是道具布景工序完成的,未经过电子影像手段的处理,所以严格地讲还不是我们说的这些少数人。

 

我们说的这种,是在影像在胶片(最终的记录媒体)上“显影”的过程中,影像与世界的关系被改变了。

不是在此之前,也不是在此之后,是在相当于传统的暗房工序中实现的。用电子的手段。

而且这种变异是从头到尾一致的。不是某些段落的。(如《红高粱》的红,《玛莱娜》里面的少年幻想影像段落)。它是一颗怪树,而不是一枝怪杈。

从技术上讲,大致有这么几种-----------

色度变异。清晰度颗粒度的调整。轮廓的渲染。抽格变形。

 

《半梦半醒》大概是第一部(?)这种意义上的作品。

还有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音乐》。

《悲》片粗糙的影像,仿佛让我们回到了照相术刚刚诞生的年代。这简直是对这个DVD时代的某种嘲笑:我让你买DVD!我让你买D9!我让你追求清晰度!我就是要折磨你这颗越来越贪婪的心!

 

总之,现实世界在这种鬼胎天才们的影像中,保持了和现实世界的一定的距离。也许是一种警觉。一种怀疑。一种冷漠。甚至是一种无聊。

这样做未必是有什么大意义,然而,至少是一种有趣。

 

2   故事上的远离

 

罗西里尼扮演的伯爵夫人也许是受自身体验的启发,发现了悲伤和啤酒之间的某种联系,于是她要举办一场“世界上最悲伤的音乐”比赛来推销“伯爵夫人牌”啤酒。这个商业秘诀几十年后启发了世界杯的举办者,足球和啤酒的关系更紧密,这个且按下不表。

 

一个军医出身的加拿大老兵,酷爱音乐,且有两个继承他伟大的音乐传统的儿子,一个去了美国,一个去了塞尔维亚。这样父子三人就分别代表以上三个国家来参赛。

 

没有悲伤的往事,怎么会有悲伤的音乐呢?所以,最悲伤的音乐的获胜者,无疑首先是有着最悲伤往事的那个人。

 

那么他们有什么悲伤的往事呢?

 

伯爵夫人的悲伤往事:加拿大老兵爱上了她,她却爱上了老兵的大儿子,好莱坞的潦倒的制片人,一个雪夜,她和老兵的大儿子喝醉了酒开车外出,出了车祸,车压在了她的一条腿上,军医出身的老兵要救这个心爱的女人,用的工具却很吓人,是一把锯!喝醉了的老兵不顾女人的痛苦嘶叫,熟练地锯下了她的一条腿,有点清醒的大儿子忽然发现,他的醉爸竟然锯错了腿--------。于是,多少年后准备举行大赛的伯爵夫人身下空空,坐在一个轮椅上,面对这两个前来参赛的男人。

 

老兵的悲伤往事:他怀念大战,但无疑他并没在战争中获得相应的荣誉,而且令人怀疑他到底参加的是什么样的一场战争,去的中国还是西班牙?(因为近代史上加拿大本土并未发生过像样的正义的战争)。他生下了两个天才儿子这两个天才从生下来就不合而且背叛了他的祖国去了两个不想干的国度,他的祖国没有一页悲壮的历史以形成足够的凝聚力。他爱上了一个的女人,那个女人却爱上了自己儿子。最可悲的是,他认为的最悲伤的音乐竟然是加拿大民歌《红枫叶》(是不是国歌?拿不准。要是国歌就更有趣了嘿嘿)。

 

大儿子肯特的悲伤往事:一个曾经忧郁的少年从好莱坞出来便成为一个玩世不恭的家伙,身无分文照样享乐人生,谎言和美色装在两个口袋里,他遇到了一个失魂女子便在对她的身世毫无情趣去了解的情况下接纳了她,即使在后来得知她是自己的弟媳时仍然无动于衷,对他来说女人就是女人,音乐就是音乐,别管是谁的女人、什么样的音乐。好莱坞,你的真相就是这样吧?你如何能在泥沼中保持你优雅的风度的呢?我服你。

 

小儿子的悲伤往事:最悲伤的大提琴演奏家。儿子死了,妻子娜西莎失去记忆离家出走,荒诞地投入到哥哥肯特这个花花公子的怀抱。在比赛中,他看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妻子,被自己的悲伤所击倒,绝的是,这个昏倒的人照样被狂呼的人们作为胜利者扔到了啤酒浴池里差点淹死。这个可怕的悲伤着的世界。

 

娜西莎的悲伤往事:她失去了记忆。这真是一件最庆幸的事。所以她抹去了一切往事,仅凭别人的叙述来指证她的身份和悲伤。她是快乐的,然而这快乐也蒙上了一层致命的悲伤。

 

故事里的每个人从自己的角度看,都觉得自己是最悲伤的。其实,最悲伤的人是发现自己连悲伤也没有的人。老兵,娜西莎,两个儿子,伯爵夫人,都是。谁都不记得别人的悲伤,都认为别人的悲伤没有理由。每个人都可以这么说:你应该是快乐的啊,既然你离开了我!

 

 

3    意义上的远离:悲伤,以及其他,离我们越来越远

啤酒是可以作为悲伤的符号出售的;

啤酒是有数量的,一杯,两杯,三杯;

啤酒是液体,悲伤是什么?

比赛的现场,台下起哄的,可以准确地说是一群喝啤酒的人,但如果说他们是一群悲伤的人,还准确吗?

 

悲伤是什么呢?

人人能感觉到它,却无法说出它是什么。

故事说不清,音乐也说不清。啤酒更说不清。

 

还有,什么是最悲伤?

或许悲伤我们还能触到一点点,最悲伤,影子也没有。

 

回到影片的开头:

大儿子肯特去算命,巫婆让他把手伸过来,让玩世不恭的肯特看到了童年忧郁的自己:一家悲伤的人在演奏一曲悲伤的音乐,母亲被悲伤击倒,昏厥在地,两个儿子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们的浑浑噩噩沉醉在音乐的快感里的父亲。

两个儿子似乎在说:快停止所谓的悲伤的沉醉吧!悲伤就是悲伤!最美最悲伤的音乐也不能带给人愉悦!

 

这是个狂欢的时代。早就该是了。悲伤其实是另一种狂欢。

 

写到最后,我发现这个故事我越来越说不清了。

 

附:

这部影片的监制之一是阿托姆-伊戈扬。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

比赛中的几场音乐对决,都是各大陆音乐风格代表性的作品。让我们也记住这个作曲的名字:Christopher Dedrick.

150 x 141 | 8.7KB

回复 (11) | 收藏 (0) | 1028 次阅读 |

小城之春之电工 (尼加拉瓜)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