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城之春之电工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们文化中的符号还远远不够

小城之春之电工 发布于:
 

 

符号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正在变成最重要的部分。

黄绿灯在非洲很多地方是不存在的,因为它没有意义,因为它们的车少。

 

北京的车很多,但是黄绿灯还没成为一个百分百的符号。在很多的司机眼里,它很现实,很可恶。他此刻对符号的审美,完全异于看到麦当劳时的体验。在他身上,体现出了当下中国一个普通人对符号文化消费的功利性困惑。在对待看电影问题上他们也遇到这种困惑。

 

刹住。入正题。

 

农民的符号是很单一的,在影视作品中,在传媒中,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还是当年的《父亲》,是木刻年画,是红色的腰鼓,是镰刀和犁,是种子和果实,是衲(怎么找不到那个字?)于言也不敏于行但会猛地来一嗓子《山花花》,是坐在啤酒摊上肯烧饼的,。

 

所以,在写剧本翻一些设计方面的旧书的时候,无意中重新翻到张敏杰1993年的《城墙上下的舞蹈》《平原的舞蹈》系列,就又感慨了一下子。这样的符号化了的农民,还是农民吗?

是。

应该是农民心目中的自己,是农民想在外人面前展示的自己。

 

《黄土地》里那场求雨的腰鼓,也是符号化了的,但它的冲击性还是比不上这个系列。

腰鼓那段还是太写实,还是不够符号,不够美。

而张敏杰的抽象“不是形象的抽象,而是结构的抽象”。

因而你尽量不要去联想《红高粱模特队》。我联想了,我错了。拜托了。

 

在网上搜了两张他的图片。我觉得能说明我想表达的了。

 

我觉得,倘若中国这样的符号多了起来,那么人们对农民的认识就不一样了。

人们意识到农民也是有精神世界的,会对擦肩而过的农民大哥产生一些敬意。

 

倘若我们身边这样的能够体现出我们未曾觉察的国人精神的符号多起来,我们的生活和精神空间,也许会将丰饶很多。

倘若这样,我们的文化也会大起来。

倘若这样,我们的电影也会好起来。

补充:最后把主人公的职业定位在景观设计上,在网上查关于景观设计的案例时找到近几年有名的城市符号建筑几例
浙江金华建筑艺术公园,规划:艾未未,建筑:16位建筑师
沈阳建筑大学稻田校园  北京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  俞孔坚
08奥运“鸟巢”馆
回复 (6) | 收藏 (0) | 1273 次阅读 |

小城之春之电工 (尼加拉瓜)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