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荼蘼泡沫

暗,北方女子,现居北京,从事IT行业。生活方式随性,不是为了小资而小资。对于文字图像有超乎寻常的狂热,认为能有这样一些事情让人抱有热情,是很好的事情。 快乐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狂欢,成熟就是淡定而客观地看待身边发生的一切。

http://i.mtime.com/lustlil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棚户往事

荼蘼泡沫 发布于:
棚户区的天空和其他地方不同,好似从狭窄而逼仄的屋顶上长出来一般,透出来的,是一种无奈的灰蓝。南方五月的梅雨天气里面,天空更加成了雾蒙蒙的,偶尔有住户趁着不下雨的空档晒衣服,飘在那样的天空下,好似塑胶袋一般,给风雨一抓就能带走。这样淫雨不断的五月,淋得人面目枯索,记忆空白。

街角的路灯歪歪斜斜地伸出来,招招摇摇地向天空挑衅似的。若要真的用一个词来描绘如斯情境,那就是鸟。鸟极了。

说它鸟,不仅因为这里看不到时间更迭,更加因为亦看不到这世界变化得日新月异——这里仅有的娱乐项目是桌球,而且即便只是这样的娱乐仍然仅有一家。陈年老月地就是那个老不死的瘪老头子睁着半梦半醒的眼睛蹲在一张破旧的黑板旁记分收钱。而且那六张经年磨损的绿布台——说是给幼儿园小班的孩子玩的也不会有人怀疑——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绿色绒质,上面还流露出很多可疑的污渍。甚至球滚过来会因为磨损的台面改变了原本应当的行进方向。

矮矮一间石房子,挤了五六个高大男生。扣扣哒哒的撞球声音空而且脆地响在这个阴雨绵绵的寂寞下午,叫人懊丧透顶。

泡,泡得起沫,再泡下去就要打架了。小繁把球杆一丢,顺手从冰箱里面捞三罐可乐,像抛三个手榴弹一样的抛给阿荣阿武,一口气干掉,零零落落走出桌球室。不然就拎着空的可乐罐子到街上,比谁踢得远踢得响。哪个倒霉哪个输了就到街对面的小商铺里面和素有棚户之花称号的女服务生阿娇插科打诨,鞠个九十度的躬:喂,喂,晚上能不能一起去喝酒?漂亮的阿娇嗔道:你们从前在这里的帐还没有结清呢。

阿娇可不含糊,别看有张精致小小面孔没读过什么书,但并不是个银样蜡枪头。把他们的欠帐记在墙边日历上,被机车,水泥,肥料的广告占去大部分空白的日历,密密麻麻,横的竖的写满了不晓得她的哪国文字。某月某日啤酒几瓶,香烟几包。难怪店主放出话来说阿娇是他店招牌,只是这样的精明,最终,落到自己手中的也是寥寥无几。

代表小繁他们这一伙的是几个类似于象形文字:某月某日啤酒几瓶,某月某日香烟几包。隔些日子就会扭动着她娉婷的腰肢送到家里来,算算多少钱。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繁的妈妈连骂他的力气也都没了,把钱如数数给人家,听着阿娇甜糯米一般的软语道谢——心里面多少受用了一些——只得摆个暧昧不清的笑容出来。碰巧小繁在家,就像仇人一般地狠狠瞪他一眼。

每次小繁看到母亲佝偻着背窸窸簌簌走向床边掀起褥子的一角颤颤微微地掏出钱来数的时候,他就想跑出这间黯无天光的屋子,跑到外面大声撕吼,让光塌塌的太阳洗掉身上永远散不去的潮气——如果太阳足够充足的话,即便晒瞎,晒干,也是好的。

晃荡,这个棚户区如此的狭长,拖下来的影子都是暧昧不清的。这里如此的狭长,小繁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

常常他就是这样,跑回来,家里已经吃完饭,饭桌上收拾得很干净,了无痕。他跑到厨房看锅里面剩下的饭底,将热水瓶的开水泡了饭,也不找菜,也不坐,就这样的唏里呼噜地扒完饭,碗筷一丢,又出去了。站在光线狭长暧昧的里弄,光是发慌,没道理的就是慌。他不难在阿娇的杂货铺旁边找到阿荣阿武,一票人色痨痨地坐在城隍庙前面扯淡。无聊了就打赌谁敢脱下裤子走进店里,问阿娇赊花生米来吃。阿武当街脱掉长裤,剩一条肥大无比的短裤头,露出一圈腰上的肥肉,白白腻腻的。如果谁看到他短裤上突然出现“面粉”两个硕大无朋的墨黑大字,相信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看他走路那德行,着实应该换一双木屐,咕嗤咕嗤把整条巷子踩得又老又丧气才爽!然后他们蹲在庙前磕掉一下午的花生壳和烟蒂,站起身拍拍裤子,走了。把满地的花生壳踏得尘归尘,土归土。

回到家里父亲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坐在唯一能见点阳光的太师椅上,迎着门外的亮,形成一廓沉默的剪影。也许在思索人生无常,也许什么都没有。很远之前的事情,在父亲还没有被迎面忽然落下的钢管砸到头的时候,也是经常会在收工之后给他们带一些好玩意的:哥哥是一个飞机模型,姐姐的一盒蜡笔,他分到些糖果和几本小人书,母亲的则是一块布料。晕乎乎的灯光下,母亲把布料抖开,湖水绿或是天空蓝,记不得了,感觉真像是一湖温柔死人的水把他们包围起来了。

根本是个童话故事的光明快乐的结尾是罢?假如小繁自始至终都没有遗失掉他自己,那是在他的人,他的身体里面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点微光偶尔会探个头出来。一个梦,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梦。

他在梦里被人摇醒,阿荣叫他快看,他伸个大字型懒腰,看看。久违的太阳终于露了头。刚才瘟鸡一般的家伙们,都像是磕了药打了兴奋剂,吱吱喳喳的,闹腾。

也好乐成这德行!一群大小伙子,胡天胡地的这种泡法,实在也蛮可耻。

小繁似乎感到生命一丝丝,一涓涓地,都流走了。像是泥巴化在河里面,稀黄的泥汤子,被河水带走,流流流,过去了。他摊成个大字型,唯一希望不停止的雨水把自己的身体溶化掉,冲走,快点再快点,不成形了,然后翘掉。

可是雨停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小繁翻个身,用似有若无的低远声音说道。
回复 (1) | 收藏 (0) | 388 次阅读 |

荼蘼泡沫 (北京)

女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