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羽都·习城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一一》:从婴儿开始变老

陸支羽 发布于:

 

最近总是听一些大人们这样夸奖小孩子:千万不要与小孩子搭戏,小孩子的演技太可怕了。或许亦是出于对小孩子的衷爱吧,我最初看《一一》就是因为迷恋上那张“洋洋手持相机”的海报。孩子演得真好,超然于同龄孩子又不失孩子气。现实中的孩子叫“李洋洋”,电影中的孩子叫“简洋洋”。杨德昌大概是怕洋洋演不出孩子式的天真,便只是把洋洋的“李”姓改为“简”姓。洋洋还是洋洋,电影与生活本身没有两样。及至杨德昌去世,再回头看《一一》,忽而又有另一番感触。或者洋洋只是在演他自己,甚而不觉得自己在演戏。也或者可以把杨导给他的那些台词理解成“童言无忌”。但看完整部电影,你又会觉得洋洋宛如一个小大人,就像有人对这个孩子的定位:心理年龄是生理年龄的两倍半。

 

简洋洋拿着相机拍了好多人的后脑勺,一一对应地拿给大人们看。“洋洋,你这拍的是什么呀?”洋洋说,“你自己看不到啊,我给你看啊。”这是洋洋自己摸索出来的“处世哲学”,看似简单,却“别出心裁”地暴露了人群的窘困处境。就像他对爸爸简南峻(NJ)的一连串提问。“爸比,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啊,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爸比,我们是不是只知道一半的事情呢?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后面,这样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NJ亦有自己烦扰揪心的事,他显然已经跟不上儿子成熟的节奏了。洋洋的提问亦不是谁都能给出答案的,杨德昌也给不出。我们唯一能够知道,《一一》讲述的是一群人的孤单。而这一群人就像是整个世界的缩影。昔日看伯格曼的《芬妮与亚历山大》,听到父亲奥斯卡对剧院(小世界)的演员们大谈大世界的残酷与纷扰,恍然就想到了杨德昌的《一一》。扼腕痛惜之余,又兀自觉得有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在作祟。两个导演死在同一个夏天。《一一》成了杨德昌的最后一部电影,而伯格曼在拍就《芬妮与亚历山大》之后也终于宣称这是他的收山之作了。两部作品的主旨与架构惊人般相似,只是伯格曼大谈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杨德昌似乎什么也没说。惟有简洋洋的最后一段话成了华语电影的经典。
 
 “婆婆,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我会想起你常跟我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简家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一座孤岛。
 
NJ(洋洋的爸爸)与大田的友情,在大田弹奏的贝多芬的《月光曲》中显得那样脆弱。包括大田熟捻的魔术和他张口就来的日本歌《Sukiyaki》,最终都只是NJ记忆中转瞬即逝的“狂欢”。就像NJ念念不忘的初恋,到底还是被时间打败了。除了他经手一辈子的事业,他失去的太多,连弥补都来不及,就已经开始遗忘了。“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怎么会快乐呢。”
 
敏敏(洋洋的妈妈)与NJ的爱情又算什么?心与心的陌生几乎是可以诋毁一切的。生活为什么波澜不惊?周而复始周而复始,岂不可怕吗?敏敏的哭诉是无比绝望的。“我觉得我好像白活了,我每天像个傻子一样,我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我的人生那么少,一下午就说完了?”
 
婆婆,出离于阿弟和小燕的婚礼之外,只是因为云云闹场吗?有人说,更因为婆婆是葬礼的主角。婚礼开始,葬礼结束,生活本身就是一座“危楼”:倒置的结婚照,大肚子的新娘,洋洋捏爆的气球……一次次喧哗与骚动过后,人老了,开始白头,被病床围困住,然后死去。抑否还记得亲人们在你床头说的话?关于钱,关于一下午就说完的家务事,或者真的无话可说,只是难熬的沉默。
 
婷婷(洋洋的姐姐)终于俯在婆婆怀里哭了一回。莉莉和胖子和自己,是少年的懵懂爱恋在搅局,还是生活本身的纠葛不清?青春是在继续发芽,还是已然开始老了?莉莉还有心爱的大提琴可以慰藉,而我什么都没有。
 
《一一》所谓的“孤独”真的太残酷。倘若不是因为洋洋的后脑勺照片,我们还要虚妄多久啊?固自以为有多么多么了解自己,其实竟甚而连自己的后脑勺都看不到,就像追着自己尾巴疯跑的傻狗一般。尾巴和后脑勺都只是有限的形象的外部物件,尚且不可及,更何况那内在的思想性的出离于身体之外的东西,无限,抽象,未知。因而,贯穿《一一》全片的是一种抽丝剥茧般的疼痛,它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支离破碎的,每个人的意念都是硬生生的囚牢,谁也无法理解谁。“沟通”在杨德昌的哲学里成为了不可能。而那种疼痛亦有一个并不好听的名字,叫做“孤独”。
 
《一一》,A one and a two。再也没有比这更简洁的片名。有人甚而称说“一一”二字是一种生命密码,削去了所有枝节和附缀。它恍若是讲了整个世界的孤独,却仿佛又只是一个人的。犹记得阿桑那首叫做《叶子》的歌,有两句词写得真好。“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把它作为电影《一一》的注脚,真是再好不过。
 
 
 
 
 
 
 
 
 
 
 
 
 
 
 
 
 
 
 
 
 
一一 Yi yi: A One and a Two(2000)

8 .7 / 10 .0

一一(2000)

影评(1321)

收藏(5849)

回复 (18) | 收藏 (8) | 3551 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