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羽都·习城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我爱格里高尔”之一:解读我们的《变形记

陸支羽 发布于:

      上台领奖的时候,我兀自觉得惶惑。整幕话剧演出过程中的N次笑场,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稀里糊涂地鼓捣了大半个学期,结果就在眼前。“我爱格里高尔”的誓言就该忘却了吧?或者对大家而言,会变成一种“恨”也说不定,呵呵……

 

      

       整个舞台(图)以门为界线被分割成两半。左边是格里高尔

     的黑色房间,右边是其他家庭成员的起居室。

  

   

      有人说,改编卡夫卡是需要勇气的。所幸,《变形记》小说原著并非纯粹的“意识流”。镁光灯下,“最佳编剧奖”捧在手中,我的心里忽而有了一种隐隐绰绰的感动。
      同样是探讨梦与现实,我们话剧版的《变形记》实验性地抽离了演员们的大部分话语权,甚而把第一幕鼓捣成了哑剧。事后细想,我们把话剧最重要的语言艺术投掷于次要位置了,真是在走一条危险的捷径啊。
      借着“导演”的名义,曾经无数次地想把《变形记》更名为《一只虫子的葬礼》,甚至想过用另一个更为诡异绝伦的名字——《门》。后来,想起李少红导演的同名惊悚片《门》(所谓的“向希区柯克致敬之作”),兀自惊出一身冷汗。再后来,时光网上的朋友跟我说,《门》的味道太细小了,没有话剧的气质。于是弃绝。

 

      关于意象


      1,门
      排练过程中,我一直跟演员们强调,“门”这个意象是整幕话剧的眼睛,“门”是活的,是凸现故事立体感的支架。表演过程中,有几次移门的动作引来了不少笑场。我自以为这是道具本身造成的硬伤,其中的意蕴却是到位的。简言之,格里高尔与其他家庭成员之间始终隔着一道门。“门”作为话剧的中心意象,它是实体,也是隐性的存在(从心理层面的“隔离”一词而言)。所谓“墨者革离”的苦痛大抵也是如此吧。
      2,甲虫壳
      格里高尔的壳终于还是做成了“黑底白斑”。当舞台上的光线打在壳背上,我看到那些白色斑点像一枚枚眼睛骤亮,深邃如狼眸。甲虫壳的存在对格里高尔而言永远不会是安全的归宿,只能是危险的枷锁。换句话说,甲虫壳就是囚禁格里高尔的笼子。
      3,围裙
      女佣那件黑白条纹的围裙是用一张白纸和一瓶墨水鼓捣出来的。从这条围裙开始,我们一发不可收拾地又自制了闹钟、甲虫壳、水果托盘等。这让我想起前不久鲁迅的《狂人日记》被改编成话剧版《鲁迅2008》搬上舞台。那真是行为艺术式的大手笔,舞台上自制火焰,照亮男人的裸体,狂人们拿着大勺在水缸里来回搅拌。比之于此,我们的《变形记》则显得寒碜而小气。
      4,口罩
      谢幕时所戴的白色口罩是另一种隐喻。人说,“拒绝说话”也是一种艺术。倘若非要解释,口罩就是另一道门。“这是一个黑色而荒诞的故事,卡夫卡的困境就是现代人的困境。”我在结尾时这样说过。

 

      关于色彩


      1,白与黑
      按照预想,剧中的“门”是把舞台割裂成两个世界的刽子手。格里高尔的房间是黑色的,通过床、披风及格里高尔的装束来表现;而一家人的起居室则是白色,通过白色桌布、白色药箱及其他家庭成员(父亲萨姆沙先生,母亲萨姆沙夫人以及妹妹葛蕾特)的装束来表现。倘若黑色预示着残酷,白色则彰显着纯洁,这是一种变相的讽刺。
      2,红色
      在舞台冷峻、凌厉的气息中,我装饰了一笔红色。餐桌上的红色玫瑰,药箱上的红色十字架,妹妹葛蕾特的红色帽子,父亲萨姆沙先生的红色领带。人说,把红色与黑白色凑在一起,会呈现出一种酱紫色的恐惧。而斯蒂芬·金说,恐惧是人类永恒的战栗。

 

      关于结尾


    “荒诞”是《变形记》的品质。剧本第四幕中的狂欢式群舞,配上《欢乐颂》大合唱,按某人的话来说,真是荒诞至极。这个构想源自安德烈·塔科夫斯基的电影《乡愁》,影像中的疯子多米尼克在罗马广场自焚,《欢乐颂》四溢而起,其中的疯狂感与虚妄的气息是异曲同工的。而《欢乐颂》最终在萨姆沙两夫妻把女儿葛蕾特推进门框的一刹那戛然而止。这个结尾一直争议颇多。我们姑且可以权当葛蕾特为“格里高尔第二”,而其实,《变形记》本身就是一个现代社会的牢笼。秉承“荒诞”精神再做个比喻,若把梦境比作一锅汤,现实就是一把把不长肉的肉骨头。

 

 

相关链接: “我爱格里高尔”之二:《变形记》道具单 

               “我爱格里高尔”之三:化妆间影像

               “我爱格里高尔”之四:《变形记》剧本

 

 

回复 (6) | 收藏 (0) | 1045 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