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羽都·习城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被孤独啄瞎的眼睛

陸支羽 发布于:
      不要再跟我谈论天蝎的神秘、执着或者艺术气息,都不过是独立影像实验者的邪门把戏罢了。更何况,一部电影的时间从来就像是一支烟的时间那般没有实感。一切都是虚渺的,都是马克思主义者眼里的精神垃圾。莫名的QQ中毒,某些朋友抱怨说我在不停地给Ta发图。我说怕是染毒的原因罢。继而Ta便说,那得躲着点你了。我说,躲吧,反正也没人理我。兀自以为不痛不痒的寒暄,却真的触痛了心绪。
秒速5厘米 5 Centimeters per Second(2007)

8 .3 / 9 .3

秒速5厘米(2007)

影评(1809)

收藏(4402)

回复 (57) | 3356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独唱团》小记

陸支羽 发布于:
注:是为几天前的一次随性小讨论。
回复 (34) | 829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被本本谋杀的时间

陸支羽 发布于:
本本硬盘烧了,细数丢掉的东西,真的害怕。
回复 (27) | 1134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世界杯小记

陸支羽 发布于:
      真有福,世界杯前就在围脖上猜西班牙会赢,居然真中!要知道,我最初只是爱上西班牙国旗上的那一抹黄。PS:喊我“章鱼帝”吧,我不介意。
回复 (18) | 879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围脖:丫就是一随身携带的码字机

陸支羽 发布于:

      终于耐不住寂寞赶上了“围脖”的趟。人说,那是重口味的流行。而在我想来,那更像是一个随身携带的码字机。说真的,用短信写“围脖”的感觉真好。无论怎样,就权当开这个“围脖”是为了纪念前天《布米叔叔》拿到金棕榈的吧,或者是为了纪念我小宅弟弟的二十岁生日,咔咔,尽管最初的蛊惑唯是来自于“迷幻王子”林宥嘉的一个粉丝。

回复 (21) | 2100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致知行】抵达书架顶的梯子

陸支羽 发布于:

    身处“知行”的这两年时光,就像一场梦的开端,体悟了一些苦处,结识了一些挚友,亦使我越发需要一把抵达书架顶的梯子,去拾掇一些久已遗忘的念想。而离别前的最后一桩心愿,便是将这一把“梯子”送给犹奋斗于“知行”前线的朋友们,谨希望诸位的未来亦如我所执望的,“我们坐在灯上,我们火光通明。”——陆支羽

 

      我曾经跟父亲说,我要打制一把抵达书架顶的梯子。父亲请来木匠帮我打制。梯子做好了,木匠说,不要一次拿太多书,梯子承受不起。我不听。直到梯子真的被书压坏了,我才终于相信,我是那么得轻,甚至轻得可怕。

      有一段时间,我把一只小白鼠养在我的书架上。夜里,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月光隔着纱帘漏进来,书架顶上锃亮锃亮的。翌日清晨,我发现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丢失了七页,卡夫卡的《城堡》丢失了十三页,而卡尔维诺的《阿根廷蚂蚁》更是连封面都丢失了。渐渐地,我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文学在我的书柜里悄无声息地消失。母亲说,那是你心里的小白鼠呐。

回复 (12) | 1788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海之南】捡贝壳

陸支羽 发布于:

      04月30日,原初是打算清晨去赶海的,可惜晌午才懒懒地起来,便错失了低潮时的光景。更遗憾的是,那圈凸显于海中央的沙地亦不曾有幸得见。思忖再三,我们又一次放弃了远礁的红树林之行,却转而去临近的鱼排看鱼。大抵是有些失望的,阳光也灼人得很,所幸微有些风。

回复 (28) | 1502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海之南】东坡书院

陸支羽 发布于:
      皆闻儋州是不容错过的苏轼谪贬之地,一如不容错过的西子湖。04月27日,我们兜着一车的风去往东坡书院。沿途有稻香,有虫唱,还有许多放鹞子的孩童和晒太阳的老人。我心想,原来这曾经的蛮荒之地,已然变得如此葱茏可爱。
回复 (10) | 1318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四月,我的小说零字稿和想念

陸支羽 发布于:
    雨下了一整个白夜,屋内的湿气裹挟着我的默思,沉迷,兜转。灯下的文字像一团团偃旗息鼓的火,没有任何迷狂的热度。——陆支羽

      月末的海南之行,不曾尽至,小说中的那一大群孩子却已经死了。究竟要怎样,我才能救活我的孩子?我的梦里一直挟藏着的匕首又究竟戳瞎了谁的眼睛?他说他看不见黑夜中的光,唯看见白雾中的黑斑,像布绸上的污点一般令他害怕。《蚯蚓》,我如此笃信着我的小说的名字,那一枚枚雕刻着羽毛图案的钱币,那荒原上废弃的火车厢,那拴于楼顶的若新娘纱巾般的塑制桌布,他们如此执拗地涌动在我的脑海里,他们像鲁先生一样对着我喊叫:救救孩子!
      那座经由渡轮漂来的电影院究竟该置于广场的何处?那个同样信奉水葬的半岛之国究竟还有没有更高贵的信仰?那些如玩偶般被肢解被拆分的孩子究竟还有什么是完整的?就像一枚不属于你身体的刺扎进你的脚底,一经不慎,你就需踩着一辈子的隐痛渡罢余生。
回复 (13) | 1929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细爱】《国家地理》杂志36图

陸支羽 发布于:

看得见白夜,融得进黑天,耐得住寂寞。——陆支羽

回复 (16) | 1928 次阅读
标签: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