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希腊电影

《狗牙》:“黑屋子”里的啮齿游戏

    于是,一切都像是荒谬而可卑的玩笑,唯身体与身体间的碰触和爱抚才显露出看似正常的一面,只因“性”才是取决于人之本能的欲望诉求;即便这种释解需要通过乱伦或者滥性的方式来达成。于是,影片中的每一次插入都成了干涸而荒芜的习惯,却纵然缺失了所谓的“鱼水之欢”。于是,人心所畅往的“鱼水之欢”唯能借助在游泳池里放养几条鱼的方式来予以外化。细想来,确又是一场奢庞而古怪的悖论。

2010-11-11 16:20回复(8)|收藏(6)|8080次阅读
?

《时间的灰烬》:过境!又过境!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主演:威廉·达福,布鲁诺·甘茨,伊莲娜·雅各布 等

 

    过境!又过境!这就是安哲罗普洛斯的漂泊。“继而相聚转又分离”的苦痛亦唯有安哲的镜头才能如此诗意地捕捉。作为“希腊三部曲”第二部,本片不若《哭泣的绿地》那般悠扬清远,而更像是贝多芬“D小调第九交响曲”的悲伤变奏。——陆支羽

 

      安哲已经没有力气再使用太长太长的长镜头了,安哲真的老了,他从他的长镜头开始老去。有人说,于过去的安哲而言,这125分钟的片长只能算是半成品,而今,却照样令安哲觉得吃力;虽而折选了希腊神话的奥德赛航程为故事蓝本,却多多少少锐减了本该具备的史诗气息。更可恨的是,即便再浩大的篇幅,也都无力再汇聚起那些悄然逃散开的艺术精魂。
      于中国影迷们而言,《时间的灰烬》这一片名无疑会令人怀念起王家卫的《东邪西毒》,The ashes of time,就像直面一段过往的回忆,被埋没在古旧的尘埃里。影像中,哥哥的每一帧面容,每一寸棱角,都清晰得像一把把锉刀,刃口锋利、尖锐,沾满着宿命的碎末和虚空的叹息。那些被刀锋划伤的回忆与奠念,契如荏苒的青丝华年,疏离而又疼痛。及至安哲的这一部“时光之尘”,虽而无论历史感抑或文化气格都彼此迥异,却同样牵系着太多被尘封的想念,关及历史的裂痕与岁月的捉弄,关及两地相隔的遥望与战火纷乱的叛离,关及命运的无奈悲叹与现实的分崩离析;而契如安哲所说,“希腊人就是在抚摸、亲吻那些遗迹和文物中长大的,而我则一直努力着想把那些神话从至高的位置上拉下来。”

2010-08-02 17:03回复(14)|收藏(2)|1850次阅读
?

《塞瑟岛之旅》:爱神之岛的“安魂曲”

《塞瑟岛之旅》(1984)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Theo Angelopoulos

 

关于梦境,关于乡愁,关于孤独与狂欢的一场永恒的对峙。——陸支羽

斯皮罗心中的故乡犹然是那番模样吗? 那何尝不是一场盛大的涅磐式的漂泊呢?

“树”这个意象在之后的《雾中风景》中再次被“发扬光大”

 

时晴时雨的三月,离安哲新片的柏林首映已然过去老长一段时间了。《时间的灰烬》,我不止一次把它想象成墨镜王《The ashes of time》的希腊版。想必这种莫名的浅浅的体悟将一直持续到“春蚕到死、蜡炬成灰”。汩汩风声中,我听到安哲苍老的叹息,若洞穿时光的钝响:“过去,我们总是习惯于认为自己是历史的经历者。现在,我已经无法分辨,我们究竟是历史的缔造者,还是已经背叛了历史的旁观者。”纵观安哲的一系列影片来看,我们发现,《塞瑟岛之旅》是其创作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的电影描述个体如何受困于历史的巨变,而在此之后,他的电影则专注于呈现或而内在或而外在的漂泊。,《塞瑟岛之旅》结尾处漂泊于海面的两个老人,时不时地勾起我对《雾中风景》的细细回忆。那是许多年以后了,安哲对他的小女儿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重新创造这世界。就像这样,手轻轻一挥,雾就会消失。”那是在水一方的《雾中风景》。浓雾中悄然隐现的孤树,像一场残酷的成人礼。而《塞瑟岛之旅》中的两个老人何尝不像《雾中风景》中的两个姐弟呢?唯独不同的是,“雾中”自有“风景”,而“塞瑟岛”的爱神永恒地被蒙住了面纱,那永恒挥散不去的浓浓的大雾恍如人心的一抹孤独的屏障。

2009-03-31 12:42回复(10)|收藏(1)|2399次阅读
?

《亚历山大大帝》(上):不过是安哲的一个幌子

《亚历山大大帝》(上)(1980)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全片恍若一场盛大的仪式。在我杜撰的梦里,手持镜子的安哲站在骆驼山拦腰贯穿的独木桥上,山坡上聚满了黑色长袍的人群。那是影像世界里的另一种宏大,宏大若风。 

 

片名中的“亚历山大”,不过是一个幌子,抑或是安哲手头的一出木偶戏。(安哲的电影里出现过多少个“亚历山大”啊,仿佛恨不得所有的男主角都叫“亚历山大”才好呢!)而那位真正的征服过大片疆土的年轻大帝,亦绝然不是安哲所热衷的。(或许,奥利弗·斯通的同名影片《亚历山大大帝》才算是真正能入主流观众法眼的历史巨片吧。)唯有安哲的影像,还是一如既往的空阔辽远,长镜头的游离像栓于悬崖的缰绳,喑哑作响。相较于“沉默三部曲”(《雾中风景》《塞瑟岛之旅》《养蜂人》)而言,《亚历山大大帝》的影像则更多了一份肃穆与凝重。关于对视与仰望,关于疏离与毁灭,关于狂欢与屠戮,爱琴海的希腊方舟终究载不下诺亚的一片赤诚!到头来,便又是一场理想主义者的悲剧。

2009-01-31 03:18回复(28)|收藏(0)|1548次阅读
?

《养蜂人》:他死在“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养蜂人》(1986)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面对《养蜂人》,我就像一个捅了蜂窝无路可逃的孩子。安哲的疏离和忧伤,恍若爱琴海里的微火。幽蓝。冷涩。用微火炙烤的灵魂该是怎样一种煎熬啊? 

 


斯皮罗与他的养蜂之旅的同行者女孩。有人说,这个女孩并不存在,她只是斯皮罗心里的影子

 

看片过程中,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洛丽塔》和《末路爱神》的影子。突然发现,生命是一堵永恒不倒的墙。当所有的墙壁上的涂鸦慢慢老去,你也跟着慢慢老了。剥落了肉身,灵魂却犹然屹立。这样的屹立是孤独而寒冷的。你的心当真不曾老去吗?你错了,亲爱的老小孩,当你习惯于怀念年轻时的岁月,你便已开始弥留。

 

2009-01-20 02:43回复(25)|收藏(4)|1981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