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德里克·加曼

《英格兰末日》:临死前的思绪“大暴走”

导演:德里克·加曼
主演:Tilda Swinton

 

    贾曼,你是一个我不认识的诗人,在你的影像里,我读出你的图腾正在穿透纸背寻找栖地。——折录自独立影评人{卡夫卡·陆}之笔

 

      影片在黑白、昏黄、彩色几种色调中来回叠换,一如现实、历史与幻想的一格格轮转。加曼的镜头灌输给我们一系列诗性的意象:火焰,水洼,花园,荒地,废墟,大海,燃烧的房屋,广场的人群,还有黑暗。这些意象呈现出一种彻骨而绝望的末日感,一如片名所述的“英格兰末日”。然则,意象中的些许光亮还是无可遏制地涌将上来,那是闪光的回想缀连成的珍贵的胶片记忆,那是潜藏在英格兰废墟中的诗性的存在。

2009-10-09 19:44回复(13)|收藏(2)|2530次阅读
?

《爱德华二世》:以古典之名,染红那洁白的床榻

导演:德里克·加曼
演员:史蒂芬·威丁顿,Kevin Collins,安德鲁·蒂曼等

 

    借着爱德华二世这一历史契机,加曼的眼神又一次融亮了。他可以更加坚定地仰望那样一座“男孩只爱男孩,女孩只爱女孩”的城市。——陸支羽

 

      关于背景的简陋处理,是加曼一以贯之的风格,有人或而觉得无力承受,那是因为尚未参透其中妙处。简化背景有助于强化人物,增强戏剧冲突。纵观加曼临死前的几部影片(《维特根斯坦》《史密斯乐队全景》《蓝》),我们会发现,他的影像往往都呈现出一种强烈的舞台效果,甚至更像一种格调圣洁的宗教仪式。
      懂得简化背景的导演亦不止加曼一个,拉斯·冯·提尔和卡洛斯·绍拉也都有过类似尝试,其中不乏《狗镇》、《卡门》这类精品佳作。而他们与加曼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往往是为了顺应故事整体架构的需要才如此简化,带有一种明晰的实验性质;而在加曼的电影中,这类处理却已然形成了一种特立独行的格调,它更关乎影片的本体气质,更关乎导演的内心。

 

2009-08-25 05:56回复(3)|收藏(1)|1977次阅读
?

《蓝》:和加曼的眼睛一起念诗

《蓝》(1993)        导演: 德里克·加曼 Derek Jarman

 

 

大西洋的风掠过花园边的棕色栅栏。H.B.精心修剪过的枝丫散发着久违的香气。屋顶

上的黑猫睡着了,正梦见沙丁鱼。小狗在园子里追赶自己的尾巴。蓝格子衬衫晒在阳

台顶上,一鼓一鼓灌满了风。草垛里有虫子的声响。妈妈说过,蛐蛐的嘴巴上有尖尖

的利刺。蜗牛爬过的墙壁会闪闪发光。蒲公英是一簇簇白颜色的小飞虫。那些没有星

星的夏夜,我和H.B.相偎在草地上,萤火虫用翅膀和肚皮为我们歌唱。

 

沉淀在灵魂深处的回想,大片大片地绽开。光线像盛开的藤蔓。

 

男孩。矢车菊,手电筒的光亮。艾滋。蓝蝇和蝴蝶。影子。莎士比亚。疯子。沉默。

少年。死神。海岸。没有光。滑铁卢。镰刀。混凝土堡垒。红头发梵高。向日葵和乌

鸦。吻和吻。大理石花纹。泰姬陵。象牙麻将牌。鞋子。海。死亡的岛屿。男孩。男

孩。爱的坟茔。。。

 

这便是加曼的《蓝》。一屏幕彻骨的蓝。

 

2009-02-06 00:07回复(32)|收藏(9)|3594次阅读
?

《维特根斯坦》:《》——从他是一个同性恋说起

文【陆支羽】

 

“凡可说的,都是可以说清楚的;凡不可说的,应当沉默。”——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倘若德里克·加曼尚且在世,你要他提及维特根斯坦,他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我对此猜度过无数次,甚而因为太喜爱加曼而去研究维特根斯坦。但这过程是颇费周折的,就像当初看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看到头晕。面对哲学,我断然做不了维特根斯坦后期那样的“反哲学”,他的大声疾呼,他的暴虐与不可理喻,抑或躲在思想笼子里的沉痛感怀,我们能真正懂得的又有多少呢?
 
你从无知中来,而哲学的未经之地却深不可测地横亘在你眼前,就像生命沿途的沼泽。你每天触碰到的不过是沼泽地边缘的芦苇丛,指尖从苇叶上轻轻掠过,微微酥痒之下,犹然不求甚解地继续前行。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姑且称我们这些热爱文学热爱电影的孩子为 “艺术爱好者”,然而真正知晓艺术原味的人又有多少?我们可曾真真切切思索过“人之活着是为何”这样的问题?余华在他的小说《活着》中坦言“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真正的情状究竟真的是这样吗?昔日在看塔可夫斯基的自传《雕刻时光》时,也见他探讨过“生命的价值问题”。但至终没有人能摸透生命的形状。你越想发掘一点什么,却越是陷入虚无之地。
 
在革命年代,很多人视胡适的话为名言,他说:“生命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你要能给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作点有意义的事。”如今看来,我忽而无法苟同胡老的后一句话,我迫切地想弄明白,汝之所谓“意义”究竟为何物?倘若把那些种种所谓的“真理”归结为“谬误”,说到底就是叫我们“拒绝思考”。回到维特根斯坦身上,便涉及他那句著名的话:“凡不可说的,应当沉默。”
 
初始听到这句话时,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窃喜,然后陷入绝望。
 
维特根斯坦之所谓“不可说的”究竟指什么?那“可说的”又是什么呢?
 
有人定义其所谓“可说”者为物质领域的存在;定义其所谓“不可说”者为精神领域的存在。在我以为,这样的定义是切合话语本身的,亦是简洁可观的。
 
然而,正是这样的定义使我陷入了绝望,或而更多的是昔日艺术家们的绝望。
 
维特根斯坦哲学像一把枷锁一样禁锢住人的内心。命运,情感,幻想,宗教,价值,艺术等等,甚而思想本身,这些通通都“不可说”吗?那哲学呢?维特根斯坦对哲学本身的反观和摧毁又是多么可怕的事实!而这一切又真如真理一般令人无法反驳。甚而与维特根斯坦同属大哲学家行列的罗素与摩尔也无法明晓。
 
人说,维特根斯坦的伟大,恰如他的哲学一般隐晦而神秘。这种神秘有时候甚而贴近于东方的禅宗。但比之于禅宗的“宁静致远”,维特根斯坦的心念却是出离于此番境地的。那个时代的欧洲哲学大声疾呼“思想解放”,便绝然不会有第二个人像维特根斯坦一样回归内心。便也注定了他一生的孤独。
2008-08-14 23:50回复(20)|收藏(11)|2314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