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散文

我眼中的周作人

     

 

      再说点题外话。同为浙东人,周作人曾为备受责难的郁达夫小说集《沉沦》驳难辨诬过。这段小小的往事藏匿在那个时代纷繁错杂的“众文人互相抨击”的逆流中,显得格外珍贵。

      时过境迁,我每凡跟人谈及周作人,都会把他和林语堂放于一处。两者平和冲淡、亦庄亦谐的“闲适小品文”的格调,是大大囧异于同时代的那些冲在前头的呐喊者的。而据说林语堂旅美期间差点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换句话说,这样的荣誉,周作人也是够格的。
      之于鲁迅先生对二者的侮辱责骂,按李泽厚的话来说,是其“不从文本出发”所导致的错误。
 
2008-11-09 13:29回复(2)|收藏(0)|1754次阅读
?

豫东细牙塔

“备御东南,则九州之奥区;广衍沃壤,则天下之膏腴,襟带河济,屏蔽淮徐,自古争在中原,未有不以商丘为腰膂之地者。”

    诗人戈麦的南方想像揉碎在我对北方的虚构里。我说,北方的村庄是一排排细密的梳齿,人群像蚂蚁一样涌进涌出;还有大片大片的麦田,披着秋风,吟诵我的梦。
——引子

 

 

2008-10-14 13:51回复(12)|收藏(1)|1665次阅读
?

慢车,去江南

犹记得小说的结尾,男人用这样的方式祭奠逝去的女人:活着。
 
“……她不在了,一半的记忆也已经不在;如果我不在了,那么所有的记忆都将不在了。是的,他想,在悲伤和虚无之间,我选择悲伤。” 
 
日光穿过密匝匝的水杉叶,从锈红色的天窗落下。车厢晃晃悠悠,光线从左手跳至右手,一明一灭。我隔着尘灰斑驳的车窗看见你透光的肉体,通身洁白,纤细如发,淡粉色晃动的内脏像微型的钟摇。先哲们说得对,你是时间的墙。弹指的芳华,若精灵一般从光影的罅隙间打马而过。
(启〈启门声〉——茶叶蛋香。老人挽着扶手咳嗽,掏出九宫格花纹的手帕细细擦拭蒙灰的怀表。)
 
我若初晨乍醒的孩子,陷入微小的回忆。
 
——晨光贴住纱窗一格一格地亮起来。母亲对我说天亮了。嘿,天亮了,城东的铁轨鼓响了第一声汽笛。
2008-08-28 11:28回复(15)|收藏(0)|851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