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泰国电影

《极乐森林》:抚慰伊甸园的神隐之手

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主演:Kanokporn Tongaram,Min Oo,Jenjira Jansuda 等

 

    “脱衣”和“采浆果”这两个细节着实有着返璞归真的“伊甸园”之意,而“蚂蚁”和“虱子”的介入则援引出关于生存的孤独。想来,阿彼察邦之所以择选泰缅边境的丛林来摄制此片,定然也是为了应景这份边缘的孤独。而由可怕的皮肤病推及人之原始本能的蠢蠢欲动,架构上着实很像《热带疾病》,不过是把舔舐置换成了抚慰,把诅咒置换成了祝福。——陆支羽

 

  影像中的缅甸人Min被塑造为跟两个女人在林中游移的某种物体或精灵。

 

      或许,这世间的所谓“极乐”,果真只关乎七情六欲的延拓;从阿彼察邦的这一部《极乐森林》里,我着实看不见真正的心的熨帖,我只是遗憾地感触到个体的孤独宿命。那些藏匿于神秘主义暗匣中的分裂式的孤独,终于没能找到真正的发泄豁口。你说是性吗?抑或是这一片森林?或许是这样,但性的快感注定只是短暂的涌动;而森林,即便他们如此堂而皇之地身处其中,却为何犹然会陷入辗转反侧的困境呢?片尾处那组全景式的长镜中,年轻的Roong与Min躺于画面左侧,而年长的Orn则独自躺于画面右侧;这番2:1的失衡场景,令我如此寂寞地想及凯瑟琳·布雷亚的《姐妹情色》。无论Roong的焦躁难眠,抑或Orn的哭泣莫名,其实都无关神秘本身,而是人性内里的蠢蠢欲动的作祟。就像记忆和话语的无法抹去一样,即便你放弃回忆抑或保持缄默,但一切并不会由此丧失,它还是一如既往的存在在那里。

2010-07-16 15:10回复(6)|收藏(0)|1438次阅读
?

《综合症与一百年》:医治无效的神秘变奏

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主演:Arkanae Cherkam,Jaruchai Iamaram,Sakda Kaewbuadee 等

 

    着实看不透彻阿彼察邦的意图,据说这是从物理学的角度在研讨生存本身,而那些穿插于正常叙事中的缓慢长镜,在听似圣洁孤冷的配乐中亦昭示出一些或须臾或永久的谜,镜头所掠之处的黄袍僧侣、铜制雕塑、白墙、医疗器械,仿佛都被涂抹上了迷雾森林般的神秘气息。——陆支羽


      兀自觉得,阿彼察邦电影里的建筑都有着一种森林般密匝匝的质感,而不若安东尼奥尼的荒漠式建筑美学,两者唯一同质的是,他们都在探讨着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淡漠,并以建筑群落间的空隙与填充物来测量人心的深浅,若剖其本质,想必亦同是关于孤独。另外,阿彼察邦也如安东那般迷恋着中途变奏的恣意。安东曾在《奇遇》中沿路丢弃了女主角,并化其为虚妄的乌有;而阿彼察邦亦在《热带疾病》中运用了此番招数,原初好端端的同性故事却于中途发生断层,镜头被硬性扭向了热带丛林,以致影片后半段过度“失语”。

2010-07-01 16:02回复(1)|收藏(1)|1222次阅读
?

《小情人》:小正太的不老童年

导演:Vitcha Gojiew
主演:查理·哲华,霍嘉丝·芝华顾 等

 

    时空仿佛一下子缩小了,阿捷重又看到了小奈娜一甩一甩的麻花辫和红扑扑的脸颊。在阿捷细小的念头里,奈娜永远都是他的小情人,而绝不是这个即将成为别人新娘的她。或许,奈娜回转身的那一刻,多少有点时过境迁的残酷,但兀自想来,却又何尝不是一种青春无悔的永恒?——陆支羽

 

      有人说,《小情人》其实就是讲一个小正太的不老童年,而之所以“不老”的最好明证正在于他的小萝莉永远不老。毋庸置疑,她是他最美好的童年参照物,亦是他最讳莫如深的细小念头。那一刻,他仿佛又看见了她漂亮的大眼睛和长辫子,仿佛又听见了她那甜腻的小嗓门,就在楼底下喊着,“阿捷!阿捷!”恐怕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两小无猜”了,当零零后的孩子终于长大到十岁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像阿捷和奈娜一样靠得那么近,就像老祖母所感叹的,现在的孩子,个个都是人小鬼大的小人精。于是,我们终于发现,阿捷和奈娜的这种靠近,绝然无关于对“男女授受不亲”的懵懂无知,而是一种从小耳濡目染的最淳朴的默契。或者说,这种默契实而正是80后这一代的童年写照,亦像是一曲挽歌。

2010-06-28 13:59回复(21)|收藏(2)|1948次阅读
?

《暹罗之恋》:谁能送我遗失的红鼻子?

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但是这不代表,我不爱你。”
(“เราคงเป็นแฟนกับมิวไม่ได้นะแต่ไม่ได้หมายความว่าเราไม่ได้รักมิวนะ
We can't be together anymore, but, but it doesn't mean I don't love you...”)
                 ——《暹罗之恋》
 
 
 
Order:连夜看完《暹罗之恋》。像面对一个神话,我的心突然格外柔软,就像亚当被抽取了肋骨,有一种暖洋洋的疼痛。深夜的城市开始落雨。那般纯净无暇,那般澄澈透亮。
 
我钻进了一座爱的桃花源。洞有微光,入内极窄,遂而豁然开朗。生命的迹象同样那般美好地存在于我们的臆想中。就像电影中那一尘不染的爱情。
 
Mew和Tong的爱情,总是那样淡淡的悬浮在温暖的气流里。他们如此恋恋不舍得分开,却又像谁也无从介入那般,笑中带泪,填满浓郁的忧伤,一格一格。男孩之间的柏拉图之恋,究竟是短暂的分别,还是永恒的不可能?
 
 
 
评论这部电影的人实在太多了,就像一场赶集。而向来忌惮偶像影子的我,却兀自开始醒悟,原来好电影也可以是这样,可以用这样清冽纯净的面孔来装饰银幕,可以这样让人沉浸于简单纯粹的故事中。从来没人跟我说过,电影中的面孔都应该是胡子邋遢、衣冠不整的,而是我自己禁锢了自己,一直都是。我的象牙塔原来一直都是那么脏兮兮的,从来不曾细细擦拭过。看惯了老贾的纪录片,看惯了法式情色和荤段子,看惯了武侠世界的光怪陆离、爱恨情仇,就欣欣然忘却了童话。人或许就是这样迷惑起来,开始不记得纯真年华的小细节、小感动。田野上一垛垛的草堆,天空里高高的鹞子,奶奶扎成的狗尾巴草玩具,蚂蚁一排排爬进树洞躲雨,小蝌蚪被重新放生到阴沟……关于童年的思绪开始翻涌,我唯有写下它们。内心的空白竟然这般吓人,我要拿出蜡笔重新涂鸦了。
 
东边现出了鱼肚白,我默默关上电脑,却毫无睡意。思绪还沉迷在电影里。那个熙熙攘攘的暹罗广场,那里的玩具店有不断涨价的小玩具,还有闪闪发光的圣诞树,漂亮的男孩女孩成群结队地走来走去……
 
狂欢中的孤独涌上来,那也是MEW和TONG心里的孤独,他们学会了如何去爱,却依然孤独如初。
 
寂寞
 阿嬷的房子里那架古旧的钢琴是MEW最早的音乐记忆。阿嬷怀恋阿公,镜框里的阿公的影子在琴声流淌中渐渐清晰,而年幼的小MEW似懂非懂。这样的诗意氛围就像侯孝贤镜头下阳光充沛的午后,人在静静忧伤,而生活依然美好。
 
直到阿嬷辞世,MEW的心开始陷入了恐慌。大大的孤独笼罩着他,唯有独自专注于音乐创作才能排遣寂寞。我们无法知道MEW是怎样深深惦记着儿时的玩伴?房间最显眼处的木偶,还有他和TONG小时候的甜蜜合照,在光线里散射微光。记忆尚未尘封,男孩心里的影子一直隐隐存在。
 
多年后的偶遇,使MEW的心里打开了窗口。那夜的默默相偎,印刻在MEW的心田。TONG的胸口是否有一种别样的温度,使MEW睡得那么香甜。那种温度不同与阿嬷的气息,却是另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
 
两个男孩的深夜长谈,在MEW对阿嬷逝去的苦痛中拉开话头。而TONG自从姐姐失踪后的这些年,更是深陷在家庭的苦痛中。MEW说起他的寂寞,而TONG何尝不是呢?TONG只是习惯了沉默。
 
“小时候,寂寞就是没有朋友。长大了,寂寞就是……比没有朋友更寂寞。有时我在想,如果我们真的很爱一个人,我们能接受这种事吗?如果有一天,他不再了。离别这种事,也是生命的一部分,TONG也知道。但是我们真的能释怀吗?我们真的很爱一个人,不会害怕他离开我们而去吗?还有就是,我们必须接受。无论我们在哪里,爱的人不在身边了,这样吧,就是寂寞。”
2008-08-01 05:41回复(181)|收藏(86)|21993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