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经典

知行小荐:《七武士》

      谨以此纪念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导演逝世10周年。
      好多人开始一帧帧探究黑泽明经典的时候,“重新审视”的呼声占满了我这一年的影像生活。初次看《七武士》时,我曾暗暗惊叹于黑泽大师绝无冷场的出色调度。堪兵卫、久藏、胜四郎、平八、菊千代……一个个名字谙熟于心,包括那面胡乱涂鸦的武士旗,还有志乃与胜四郎骤然绽放的爱情。与强盗正面冲突,与农民暗暗对峙,武士的命运陷在时代的夹缝中,从一开始就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黑泽明钟爱的大风和尘雾意象贯穿全片,时代的泥淖和生命的窘迫酿就宿命的结局。三船敏郎饰演的菊千代更是成就了影史永恒的经典,嬉笑怒骂间,有一种憾人心魄的伟力。《七武士》之后,涌现了一大批跟风效仿之作,其中也不乏向大师致敬的精品,如《武士的一分》、《最后的武士》等。
2008-10-14 13:46回复(6)|收藏(0)|2019次阅读
?

《银翼杀手》:他们像布娃娃一样坏掉了

 

这是一部适合深夜品析的好电影。另有一种贴切的说法是,“这是一个讲述城市猎人与猎物的故事。”影像中的血腥镜头有一种撕裂般的质感,令我想起三池崇史(Takashi Miike)的《杀手阿一》,想起朴赞郁的《老男孩》,那些曾经使我战栗和反胃的知觉又汩汩涌上来,摁也摁不下。

 

影像中的整个世界就像一座扭曲变形的哥特甚或洛可可风格的巨型垃圾场,却全然没有哥特式的神圣宏伟,也没有洛可可式的精巧明丽。人说,这是一种黑色调未来构想与复古气质相夹杂的完美重塑。庞大的金字塔式建筑,废弃的楼群,雾气阴冷的街道,色泽诡谲的闪灯,人群像细碎泥石流一般的集市。这般抑郁而绝望的重塑,像撒旦的死囚之舞,包裹在厚厚铠甲之中的躯体如恶之花一般糜烂枯萎,甚而铠甲的外围也被淅沥不止的酸雨腐蚀殆尽。面对冷色调缔造的城市森林,昔日那些积极规划未来城市蓝图的电影工程师,想必不止一次地汗颜过。
 
面对《银翼杀手》的消极重塑,“回到未来式”科幻作品的主题一度被打入逼仄黑暗的后现代轨道。从这一点来看,《银翼杀手》与特瑞·吉列姆的《巴西》(又:妙想天开)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部电影的超前意识是历久弥新的,科幻骨骼内髓的气质在费解的神奇幻象中打开另一扇窗子,N年后每每回味都能激发出异于前一次的错觉。至好科幻的伟力大抵如此。比如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1968年诞生时看是一种心态,2001年拿出来重温又会是另一番感慨。这种心态上的转换与影像本身的费解晦涩无关,而是一种长在潜意识里玩味光影印记的思维遥控。至于《银翼杀手》,在遭人诟病的20几年后重新被人审视,却意外地成为科幻经典。这本身是一个传奇,也是一种隐痛。这跟中国经历文革迷狂之后的“拨乱反正”“昭雪平反”有几分契合。这样的“昭雪”是一种进步,却是踩着尸体走过来的,隐痛之痛不言而喻。
2008-08-22 00:58回复(46)|收藏(12)|4070次阅读
?

《一一》:从婴儿开始变老

 

最近总是听一些大人们这样夸奖小孩子:千万不要与小孩子搭戏,小孩子的演技太可怕了。或许亦是出于对小孩子的衷爱吧,我最初看《一一》就是因为迷恋上那张“洋洋手持相机”的海报。孩子演得真好,超然于同龄孩子又不失孩子气。现实中的孩子叫“李洋洋”,电影中的孩子叫“简洋洋”。杨德昌大概是怕洋洋演不出孩子式的天真,便只是把洋洋的“李”姓改为“简”姓。洋洋还是洋洋,电影与生活本身没有两样。及至杨德昌去世,再回头看《一一》,忽而又有另一番感触。或者洋洋只是在演他自己,甚而不觉得自己在演戏。也或者可以把杨导给他的那些台词理解成“童言无忌”。但看完整部电影,你又会觉得洋洋宛如一个小大人,就像有人对这个孩子的定位:心理年龄是生理年龄的两倍半。

 

简洋洋拿着相机拍了好多人的后脑勺,一一对应地拿给大人们看。“洋洋,你这拍的是什么呀?”洋洋说,“你自己看不到啊,我给你看啊。”这是洋洋自己摸索出来的“处世哲学”,看似简单,却“别出心裁”地暴露了人群的窘困处境。就像他对爸爸简南峻(NJ)的一连串提问。“爸比,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啊,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爸比,我们是不是只知道一半的事情呢?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后面,这样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NJ亦有自己烦扰揪心的事,他显然已经跟不上儿子成熟的节奏了。洋洋的提问亦不是谁都能给出答案的,杨德昌也给不出。我们唯一能够知道,《一一》讲述的是一群人的孤单。而这一群人就像是整个世界的缩影。昔日看伯格曼的《芬妮与亚历山大》,听到父亲奥斯卡对剧院(小世界)的演员们大谈大世界的残酷与纷扰,恍然就想到了杨德昌的《一一》。扼腕痛惜之余,又兀自觉得有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在作祟。两个导演死在同一个夏天。《一一》成了杨德昌的最后一部电影,而伯格曼在拍就《芬妮与亚历山大》之后也终于宣称这是他的收山之作了。两部作品的主旨与架构惊人般相似,只是伯格曼大谈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杨德昌似乎什么也没说。惟有简洋洋的最后一段话成了华语电影的经典。
 
 “婆婆,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我会想起你常跟我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2008-08-18 13:41回复(18)|收藏(8)|3550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