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诗歌

【致C.P.卡瓦菲斯】处暑·虚构之诗

我看见一个少年

2011-04-28 22:36回复(5)|收藏(0)|4123次阅读
?

【至安哲】雾中风景

孤筏上相濡以沫的老人/像一双鱼/安睡/爱神之岛的安魂曲呐/倏地响起/戛然而又响起/母亲说 我重回了她的肚皮/重回了她的梦

亲爱的安哲/我终于已经不存在了/就像亚历山大一样不存在了/消失了的/我的亚历山大/和我

2010-04-22 20:02回复(3)|收藏(0)|1903次阅读
?

祝凤鸣:这个时代,谁愿意沦落到哭泣里?

      最初得遇这篇访谈记录是通过朋友的口述。遗憾的是,一直不曾得见祝凤鸣本人。诗人的哭泣,我们究竟有多久没有听到了?那茫茫的乡村的雾,唯是阻滞了一个老父亲的视线而已吗?“在黑暗中才能看见外界的光亮”,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年初五,与朋友聚会。深夜,老同学驱车从县城送我。到处是开发区,诗在哪里?临进村庄时,突然起来大雾,车子不好开——浓雾里,70多岁的父亲打着手电筒来接我。老父亲感叹说:“这雾,像一赌墙啊。”我没有接过父亲的话,默默无声地走着。我想,那浓雾里一闪一闪的手电筒的光就是诗歌吧——好像是,只有狂野的大雾才能使一切交融,月光已经不够用了。

    当代最大的危机是人心的危机——核心价值观的无以确立,使整整一代人的诗歌写作气息微弱。必须加上精神的照耀,诗歌才能提升心灵;必须生存到那想哭泣的心境,诗意才会萌发,可是我们这个时代,谁愿意沦落到哭泣里?

2009-06-16 10:42回复(11)|收藏(1)|2058次阅读
?

【致姥姥】落

凉了 天欲雨

姥姥的围裙被炉火舔了个洞

扑火   时间水一般溜过

遗忘吧

林边小屋下的曙光

 

姥姥垂泪

是大榕树最爱的故事:

风   像刀一样削下

秋姑娘的第六个脚趾 

裹进姥姥烧焦的裙 

                落

2009-05-02 00:46回复(6)|收藏(2)|2702次阅读
?

【祭海子3.26】嫉妒的铁轨和低吼的收音机

从火车的门口  看见大风

 

云朵是鱼缸  嫉妒的鱼

 

哗哗的村庄的影

 

槐树空着肚皮站在晨雾里

2009-03-27 13:01回复(13)|收藏(0)|2058次阅读
?

致【被丢弃的瓶子】23:49 我爱你

稻谷的芬芳

岁月的残骸

奶奶的笑容里一卡一卡的美

绽开,绽开

我的爱在死去


老人的哭声像婴儿的呐喊

年轮在树的影子里发芽

2009-01-22 00:28回复(10)|收藏(0)|1645次阅读
?

足迹——那个风声满满的午后

      1989年3月26日下午,海子卧轨自杀。这一天既是他的祭日,也是他的生日。他在自己的尸体边丢下四本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涯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得小说选》,还有《圣经》。这是他唯一的陪葬品。他说他热爱红头发梵高,热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热爱“普希金和我诞生的”村庄。 倘若海子还活着,今年他正好四十岁。
 
                       
 
      那么多年以后,“80后”的孩子们再次讪讪地回忆起“海子”,那个不断出现在中学生作文本上的烂熟的名字。他们把话题集中到了海子用作陪葬的那四本书上。关于铁轨的诗人记忆却永远定格在那个风声满满的午后。有人甚而把那四本书替换成了四部电影:丹尼·博伊尔的《猜火车》,贾樟柯的《站台》,拉斯·冯·提尔《黑暗中的舞者》和王兵的《铁西区》。关于梦想的迁徙和断裂,关于存在的虚无和永恒,关于青春的无助、年岁的启迪,关于时光的漫溯、生命的弥留,一切,都在隆隆的汽笛声中悄悄沉淀下来。
2008-11-16 15:00回复(16)|收藏(0)|1754次阅读
?

没门

门丢了。

 

我的生命在小小的世界里荒芜。

2008-11-03 17:39回复(14)|收藏(1)|1908次阅读
?

我的神经如棕榈树一般纤弱

妈妈说我的心脏像何首乌

月光如水

我一簇簇长大

 

住在树杈上的孩子

的眼泪

砸伤了过路的斑鸠

2008-11-02 17:57回复(30)|收藏(0)|1923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