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阿巴斯·吉亚罗斯塔米

从《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看中国儿童电影现状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Kiarostami,Abbas)有一组“村庄三部曲”,分别系《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生生长流》(And Life Goes On…,1992),《橄榄树下的情人》(Through the Olive Trees,1994)。重新品味之际,我惊异于它们的同向性:异曲同工的“寻找”主题,坚守背后的铿锵之泪。

 

1987年,全世界的眼睛看到小男孩阿默德在伊朗的土地上跑来跑去。动机是为了归还同桌的作业本。夕阳下,帕施塔青翠的山岭,暖黄色的柯克(Koker)村庄,伊斯兰土坯的房屋,闲坐在黄昏里不住唠叨的祖父,一幕幕生动地掠过。这份来自伊朗的简单之美漫不经心地挑逗了复杂的城市化人性,冷冷地剥离了机械化生活的金属外壳,潜在的呼声开始苏醒。阿巴斯式简朴的故事,温暖的构图;极力捍卫长镜头对安静的尊严;对主角人道主义式的关爱:这一切,感动了多少善良的影迷啊!那一年,德黑兰的国际电影节盛传着一句话:Where is my friend’s home?
 
十多年以后,人们争先恐后地盛赞起《放牛班的春天》。诚然,那是一部“让人因为喜悦而泪流满面的电影”,而我,却独自躲在暗处想念十年前的阿巴斯,想念柯克村庄,想念目光坚定的小阿默德,想念在伊朗的土地上关于“寻找”的那些琐事。
 
 
PS:看过阿巴斯之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张艺谋可以两次从威尼斯电影节牵走金狮。老谋子凭这两部表现“一根筋”精神的作品(《秋菊打官司》和《一个都不能少》)两度征服威尼斯评委,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我们可以看不惯他的华丽,但不可以否认他的成功。就比如他被聘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这件事。人们发议论说,我觉得张艺谋不好,但又想不出还有谁可以胜任。
 
有人说,著名的伊朗儿童电影,就是从《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这部电影开始享誉全球的。影片中的小男孩阿默德也是“一根筋”的,他有着迥异于成人的执拗、憨厚,甚至傻气,正是这种特质感动了人。崇尚人性的人道主义不再是被呐喊出来,而更应该是长镜头掠过的静静的山岗和孩子跑动的身影。《纽约时报》说只有阿巴斯的双眼“永远是睁开的”。黑泽明说,“萨·雷伊(印度著名导演,即萨蒂雅吉特·雷伊<Satyajit Ray>,名作有浪漫悲剧《阿普的世界》<Apur Sansar,1959>)去世后的空白,我认为已经为他所填补。”我们无话可说,那种“对生活的热望”是言语无法转述的。
2008-08-19 12:41回复(15)|收藏(13)|2055次阅读
?

《生生长流》:珍藏在地震废墟里的永恒记忆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5·12汶川大地震”中丧生的“孩子”。

 

—活着的人最怕什么? —最怕闭上眼睛后再也无法醒来。
 
 
在大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孩子”。不是耽其渺小,而是誉其纯真。我们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了太多生命的奇迹,奇迹背后的互帮互助就像世人心心念念的关于“人性的复苏”。
 
早前就买了《生生长流》(And life goes on)的碟,被我搁置了好久,如今再拿出来看,忽而哀恸不已。
 
是为伊朗世界级电影大师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作品,其定位介于纪录和剧情之间,晃晃悠悠,如缚重履。
 
关于1990年的伊朗大地震,我们的记忆是模糊的,唯有光影的纤维粘腻得令人窒息。究竟为何,灾难从来不肯消失?
 
犹记得阿巴斯先前的一部电影,《何处是我朋友的家》。暖暖的夕阳,漂亮的土房子,沙沙作响的门头风,还有老爷爷颤巍巍的笑。故事中淳朴可爱的小男孩在名叫库克的小镇上不知疲倦地奔跑,只为了找到朋友的家,以便使朋友的作业本“完璧归赵”。这一次寻找,源于孩子之间的小小心意,却深深打动了整个世界的心。直至伊朗地震,导演驱车赶往库克,带着映有小男孩图片的电影海报四处打听,只为了确认曾经的男孩是否还活着。这一次寻找源于对美好生命的怜惜。
 
然而,至终都没有找到男孩。看着镜头形成电影,看着《生生长流》被誉设为“人道主义之作”。而男孩,却不见了。
 
静止的长镜头中,伊朗高原利刃般的裂缝刺痛人心。阿巴斯的镜头轻轻掠过无助的人群,却又蓦然惊奇道,人群并不是沉溺于悲伤无法自拔。重建家园吧,神主的旨意,亦是死之所念生之所倚。山风流淌,一次次听人说起那样的话:“没有推到又重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略带调侃,却若一出充满真谛的洗礼,熏透人心。
2008-08-16 22:44回复(7)|收藏(0)|836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