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丑♂♀ 馬戲團的眼淚

Love is too young to know what conscience is,yet who knows not conscience is born of love.

http://i.mtime.com/luzhiy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虫子 - 韩国电影

《春香传》:苍悯底色下的古典“杯洗具”

导演:林权泽
主演:曹承佑,李振宪,朴吉秀 等

 

    此番旷达的秋瑟之景,曾无数次出现于林权泽的心念之中,《醉画仙》中的野合,《千年鹤》中的绝唱,《悲歌一曲》中的恸哭,都被打点上悲悯的底色。若说林权泽是韩国电影界的大师,倒不如称其为“东方古典美学的导盲者”。——陆支羽

 

      深谙朝韩古典文化的林权泽,一度融民间古乐入得自己的作品,营造出一种古韵悠远、情意放达之效,如《醉画仙》中的天高地远,《千年鹤》中的仙风道骨,都影射着一个时代或而宏大或而微渺的伟力,契若“独怆然而涕下”的悲涩之情。而这番耐人寻味的古典情怀,亦同样深植于其颇负盛名的经典力作《春香传》中;回溯那时而热忱时而冷仄的“盘索里”唱腔,自始自终都昭显着一股力透纸背的魄力,缘合故事发展的棱角,一簇簇涌过影像的光幕。

      影片以一种名为“盘索里”的民间说唱曲艺贯穿始终,以此作为故事的艺术解说;而韩国第5代清唱传人赵尚贤亦借此一展声喉,缘着故事的轻重缓急,抑扬顿挫于其间,声情并茂,兜转自如。在我以为,这番“以曲艺架构故事”的形式恰与黄蜀芹的《人·鬼·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生”与“戏台”合而为一,引申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悠远况味;而作为故事第三方的“盘索里”说唱则成了一帖叙事的良药,缔造出更为执烈而悲怆的艺术情怀。

2010-01-29 17:02回复(2)|收藏(0)|5384次阅读
?

《母亲》:走在你身边的第三个人是谁?

导演:奉俊昊
主演:元彬,金惠子,秦久,尹宰文 等

 

    T.S.艾略特说,走在你身边的第三个人是谁?我说,是真相。——陆支羽

 

      奉俊昊的《母亲》注定是一个解不开的谜,一如当初的《杀人回忆》一般,甩下了太多的留白。《母亲》的好就在于你难以真正进入它,却犹然兀自觉得它好,于是,决定一次次回至影像中,细细揣摩。有人说,奉俊昊在剧本架构上过分开放了,用力太深,而致使观众觉得晦涩难懂。在我想来,这或而正是一种天才的叙述方式;又或而,这样的“大师”姿态亦会让人觉得太过疏离。影迷们曾试图以弗洛伊德的心理暗示去阐释影片中人物略显怪诞的行为模式,至终却犹然处于半梦半醒的虚妄中,不能自拔。真相到底是什么?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亲情的救赎究竟意义何在?又究竟是谁真的疯了?是一个人,还是两个?抑或是除却这两个人之外的一整个世界?

2009-10-13 21:19回复(2)|收藏(1)|1929次阅读
?

《仙人掌旅馆》:拾荒于沧浪之水的情欲之刺

导演:Ki-Yong Park
演员:Woong-soo Han,陈熙京,郑宇成等

 

    “水”在此片中是为情欲的催化剂,它为孤独之人的心灵解渴,为孤行的旅人寻求着最后一方人心的绿洲。然而,矛盾的是,屋外连绵的“雨”却又成为他们必须避开的意外。——陆支羽

  

    《Motel Seoninjang》,仙人掌旅馆。全片充斥着一种昏黄而潮湿的清凌凌的纯粹感,有时候恍而觉得清晰地看到了一个针孔般细小的现代化爱情缩影,有时候又恍而什么都看不清晰,一如隔着一面蒙尘的玻璃。三段情感故事一如是初地发生在仙人掌旅馆的同一个房间中。导演择选了三对不同年龄的男女,勾勒出一幅后现代的爱情图景,如同漫漫人生旅途中一场“情感长跑”的隐喻。
      在这狭小的仙人掌旅馆中,情欲总是无可避免地多于情感,它们一寸寸溢将出来,如若细织而成的绵密的水纹。这究竟是宿醉的粘腻之吻在作祟,还是徘徊在干涸与潮湿之间的仙人掌般诡秘的心?我终究不甚清楚。我只看到,一个关于“荒漠”与“水源”的三段式情感故事一卷卷展开。

2009-09-11 17:27回复(20)|收藏(2)|2363次阅读
?

《王的男人》:又忆《霸王别姬》

看那年华。若花

——关于两个戏子的记忆

生活最终都将处于生命的临界点,或许只有记忆叫人无法忘却。文中将提及的两个戏子,一生一死,试问:此乃人世之喜,抑或人世之悲?
戏子1:孔吉,男,演员李俊基[韩]于《王的男人》中的化身。感其生如夏花。
戏子2:蝶衣(又名:小豆子),男,演员张国荣[中]于《霸王别姬》中的化身。叹其死若秋叶。
 

孔吉 

蝶衣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戏外的小豆子不停地念错《思凡》的道白;陷入戏中,他却落泪道:“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夜落之际,默然看完李俊益导演的《王的男人》,我竟又莫名平添了一份重温《霸王别姬》的冲动。犹记得,是日的窗外莫明下起大雪。那是2006年的第一场雪,许多人如是说。瑞雪兆丰年哪。视为古训。套用一句宋丹丹的台词,“那场面是相当大呀”(小品《昨天今天明天》),胜于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之类的话。试问:是电影的盛宴还是孤独?是一群人的狂欢还是一个人的寂寞?该为之振奋还是怒其不争?
 
2006年,我心存疑虑,却又开心异常,因为有幸见证了两部小电影慢慢强大再强大的过程。其一系《疯狂的石头》,其二就是《王的男人》。前者是中国的“黑马”,后者是韩国的“黑马”,并驾为亚洲的“黑马”。听说05年的《断背山》也是从小范围试映开始起步的。于是,张伟平先生也开始用“点映”的方式为《满城尽带黄金甲》造势赚人气,实乃明智之举,身为大片更该这样搞宣传才对。于是,冯导的《夜宴》也乐癫癫地跟了风,招蜂引蝶地“笼络”了一大堆媒体,不赚票房才怪。想见昔日的各路选秀活动何尝不是这样做大做强的?梦想中国超级女声我型我秀加油好男,有时候觉得规则真不公平,但谁让他们演变为全民娱乐呢?一开始便沦为赚钱的游戏,一开始就有了变质的苗头。
2008-08-25 19:42回复(41)|收藏(3)|3790次阅读
?

《马拉松》:其实我并不孤独

 ——献给不怕孤独的长跑运动员
 
 
费里尼在《大路》中借小丑马托之口说出这样的话:“据我所知,世界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很有用的,小石头也很有用。”一如片中散播于大路的渺小而又强大的人群,正契合了生命的可贵之处。
 
大凡“低成本,高票房”的电影往往会备受瞩目,典型之作有李安的《断背山》、宁浩的《疯狂的石头》。《马拉松》亦如是。作为郑允哲导演的第一部长片,它的成功是一场喧嚣的梦。该片在“韩国百想艺术大奖”中荣获七项电影奖,其中更包括了电影最高大奖、最佳剧本奖。而曾在《春香传》(导演:林权泽)中有过惊艳表演的赵承佑亦凭此赢得了“最佳男主角”。这样的荣誉却并不属于电影中的孩子。到底是角色成就了演员,还是演员刷新了角色的灵魂?原本平凡的故事,就这样成为传奇。
 
光影婉转若细沙,漏过指缝。是谁说过,时间是接不住的。可怜的孩子,他叫草原,20岁了,却始终停留在5岁的童年记忆中,自闭得像一个沉默天使。5岁那年,妈妈第一次放开了草原的手。在湿漉漉的公园长凳上,女人的心里大雨倾盆,草原的固执和沉默让她绝望,她想听他喊“妈妈”。牵着气球的草原一声不吭地跑去看他最爱的斑马。同“一根筋”地热爱斑马一样,妈妈的放手也让他固执地惦记了一辈子。
 
妈妈景淑是这般要强的女人,接受了草原得自闭症的事实后,她开始手把手地把草原带入生活,带入所谓的正常人的生存轨道。她其实并不知道,最不懂沟通该是她自己。正如她的小儿子(草原的弟弟)所抱怨的,你从来没有为父亲和我着想过,一切只为了草原。
 
十九岁的时候,草原在一次十公里的马拉松比赛中夺得第三。于是,“进三”成了母亲对孩子作下的赌注。那个满口脏话、随地吐痰的冠军级教练第一次出现了。他是粗俗的,粗俗得远离尘世,远离“蹬马蹄”挣生活的人群,其实他的心却最为透亮。母亲景淑把草原带到他跟前,他指责她不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孩子。他体验过,他最明白长跑运动员的孤独。于是,他发狠劲让草原跑一百圈,试图以此累垮草原的身体和他母亲固执的期望。然而,当孩子站在一百圈的终点对他微笑时,他惊喜地发现,草原是热爱长跑的,一如孩子最喜欢的斑马和巧克力派。
2008-08-12 19:59回复(11)|收藏(1)|1910次阅读
?

陆支羽 (宁波)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