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面包

这个孩子是一只没有放过酵母的面包,自身发酵到现在......

http://i.mtime.com/ly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漫步法国路1——最后一个故事

面包 发布于:
漫步法国路1——最后一个故事
 
在语言出现之前,人类,或者说是原始人,用手势、舞蹈、叫声来进行交流,表达自己的感想,在文字出现之前,人类将想表达的话语变为歌曲传唱流传。文字出现后,多少人挥舞着文字的魔法棒向我们展示出一个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如果我会挥舞魔法棒,我愿意将这十四天的经历变成一段奇妙的文字之旅,如果我会唱歌,我希望将这段曼妙时光谱曲填词唱给朋友们听,如果我擅长跳舞,我会伸展双臂将这段旅程重现。遗憾地是,我什么都不会,我只会讲故事,就让我们从最后一个故事说起吧……
 
九月底十月初的法国、荷兰之旅从机场开始,又是在机场结束。同样的,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机场。
 
旅行的疲惫和时光不可名状的转换令我和阿七在重新踏上首都机场熟悉的水泥砖地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当我们呼吸着中度污染的空气等车时,一个含蓄地说比较黑胖的男人挥着手中的五圆大钞对我们说:我出五块钱,借我打个手机?我和阿七有点愕然,公用电话就在不远处。我们指出公用电话的位置,黑胖男说:那个得用卡,就打一个电话买卡不划算。我和阿七异口同声地说:抱歉,手机不能借你用。
 
黑胖男失望离去,我和阿七无奈的对望了一眼,他也许并不是个坏人,我们不肯当雷锋的行为颇有些不光彩,但新闻中太多的社会案件又教育我们得时刻保持警惕。那么,如果我们现在仍然身处法国,我们又会怎么做……
 
早去法国之前,看到网上对巴黎的治安状况褒贬不一,临行的前两天,居然见到一张贴子,一个单身旅游的MM在地铁七号线被公然抢劫,周围竟然没有一个路人援手。于是,心里更加打鼓,立定主意,说啥也不去十九和二十区,说啥也要在天黑前回旅店,说啥也要看好自己的包包……做了一番思想动员后,我们上路了。
 
到巴黎的第一天,我们像两只警戒的兔子,出门前把旅馆的窗户全部关严,值钱东西一会想着全背身上才保险,一会儿又觉得放在旅馆才保险,走到大街上,遇到人总是绕开,生怕我们这身游客的打扮引起某些人的歹心。这样劳顿了几天,发现,旅馆在打扫卫生时总顺手将窗户大开;沉重的背包除了搞得俺肩膀酸痛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近十二点从香街上归来,路口遇到一对手持玫瑰的情侣,他们在前,我们在后,俺想着跟着情侣走夜路应该安全些,雌雄双煞并不多见,于是,与阿七倒着小碎步,好赖也要跟上那两双长腿。这样一直跟到旅馆大堂,想不到住得是同一家旅馆。我俩松了口气取出钥匙上楼,不经意间,发现那拿着玫瑰的高大女孩,在看到我们取出钥匙后居然有点如释重负的样子。看她男友的猛样,我们这么瘦弱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打劫他俩啊?!
 
后来的一段时光,我们越来越入乡随俗,游览到一地,将包包往地上一扔就举着相机四处狂拍,既不担心包会被拿走,也不担心会蹭上什么莫名其妙的液态物体,有土,拍拍就好了。在阿维尼翁,我们刚下火车,正在车站研究地图的时候,一把小心翼翼的男声传来:两位是来自中国的吗?太多次被当成日本人的阿七和我,一起转过头,原来是个背着大背包的消瘦的中国男子。我那短路了好些日子的警铃一下子大响:突然跑出来认同乡,是想哭诉旅费被偷,还是想把我们两头美女拐卖到巴不亚新几内亚挣出他的差旅费?还未等我用“思密麻三”(日语:抱歉,对不起)阻止时,阿七就已经热情地说着标准普通话:是啊是啊。消瘦男的表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微笑地向我们讲述他刚从NICE归来,那里阴天,景致差了许多,但EZE实在是美。据说那里的日出和夕阳是世界上最美的,但想看日出必须住在山上。山上的旅馆贵极了。他略有些惆怅的告诉我们,为了赶时间,只能放弃了那“世界上最美的日出”。我被他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和我们说了半天不标准的国语,就为了介绍EZE的日出?!热爱EZE日出的青年,用一把软软的声音讲了一遍他在地中海沿岸旅行,礼貌地祝我们旅途愉快。我实在有点按捺不住,问他是香港的,还是台湾的。他笑着告诉我们来自台湾,并问我们是否来自大陆。我和阿七点头回答说从北京来的。他有点小吃惊,告诉我们在这里碰到来自北京的中国人实在是难得。消瘦男离去后,我们按照他的指点很快找到了阿维尼翁的旅游中心。在旧城不知年数的小路上,我边走边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不过是期望在异国碰到同乡的孤独旅客,我的警铃却又白响了一回,把人家的好意当圈套。
 
在NICE,我们准备寄存行李到海边玩,旅馆没有给我们任何凭证,等我们去取行李的时候,旅馆也二话没说,打开库房让我们自己指出哪件行李是我们的,随后很周到的将行李交我们手中。整个法国的行程,几次寄存行李,没有人看证件,没有人给凭条,也没有人要求出示什么证明,对于这样的行为,我说不出是好呢,还是不好?万一有人动心眼,骗走几个行李,实在是容易得紧啊。
 
后来,即将离开法国的时候,碰到那个主动要求帮我拎行李的法国青年,我除了连声用英语道谢外,再无其他想法,那个法国南部小城的黄发青年,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俺的中式英语,只是一径地微笑。
 
又回到了北京,如果再有陌生人管我借手机,我到底该不该借呢?
回复 (4) | 收藏 (0) | 484 次阅读 |

新月面包 (北京)

女 41岁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