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面包

这个孩子是一只没有放过酵母的面包,自身发酵到现在......

http://i.mtime.com/ly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江西行散记之槛外长江空自流

面包 发布于:

大约是八十多年前的样子,人不同,事不同,秦淮河畔尤能听到女子的歌声,朱自清和俞平伯二人,一为重游,一为初见,一起揽顾了秦淮河两岸的风光,事后两人均写了一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性格不同,写出的文章自也是不同。我和一位好友格外喜欢这段同游一地各写文章的妙事,三年前有一次一同出游,相约要各写一篇游记以做比较。但这等附庸风雅的事情,想得美妙,做起来却每每半途而废,对于黄鹤楼、岳阳楼的记忆,仍是落在相纸上、记忆中。两日前,赣江边风雨交织,腾王阁雾气弥漫,感慨之余突然又想起了这段写文的旧事,并忆起另外两处胜景,江南三大名楼,叫我又从何说起呢?

 

“离开晴川阁,也就离开了汉口,过了江就是武昌,黄鹤楼就在眼前。远远看黄鹤楼的时候,觉得它气势恢弘,走近看了,仍是如此,我们伸直了脖子,也未能看清楚高悬于顶的黄鹤楼三个字是谁题的,妙的是,转了一圈问工作人员,居然无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最不可思异的是,黄鹤楼上居然安装了电梯,而最为耻辱的是,我们是乘电梯上的黄鹤楼。我非常感慨,到底是获过鲁班奖的作品。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留下的却不是我心中的黄鹤楼。这确实是令我觉得伤感的一件事,我想,现在的黄鹤楼如果少盖两层,都会靠近一些我的想象,而现在的它,太大了,也许是武汉人的骄傲,建筑界的骄傲,却不再是永远活在唐诗和喜欢那首诗的人心中的黄鹤楼了。”

 

——这段话,是三年前游黄鹤楼时写下的一段文字。至今回想起来,黄鹤楼给我的印象仍是高大宏伟。安装了电梯的黄鹤楼因依山而建,更是高上加高,但凡喜欢那句“烟波江上使人愁”的人,都不会太喜欢如此高大的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崔颢的《登黄鹤楼》寥寥数笔不仅描绘出了黄鹤楼,而是将江两岸的景致全部勾勒了出来。现代人最为愚笨,只顾把黄鹤楼整治的卓然屹立,却忽视了古诗中的意境,好好的黄鹤楼,却正应了“鹤立鸡群”四个字。我们下午时分登的楼,日暮乡关,愁的却是白云千载,总见不到能让崔君写出千古绝唱的黄鹤楼了。

 

岳阳楼与其他两座名楼相比,乍看寒酸,却最为符合我的想象。到岳阳楼的那天是大年初二的上午,街上人迹罕至,洞庭湖烟波浩淼,初见刹那,便想起柳毅传书的掌故,更觉得那样的故事,唯有生在这样的地方才是贴切。登上三层木楼,凭栏远望,虽不见江水流淌,但洞庭之大,没有见过的东海的人,真会以为到了东海。传说当年大将鲁肃立身楼上阅兵,不知看那阵容齐整的东吴水军是何感想,千年之后的我,单是想象一下,便已有“男儿何不戴吴钩”的惆怅了,直与朋友笑谈:“生晚了,生晚了。”

 

岳阳楼与黄鹤楼、腾王阁一样,都因文而出名。公元1046年,北宋庆历五年,范仲淹应当时的巴陵郡守滕子京的邀约,为其酬资重新修葺的岳阳楼做记。范仲淹既是文人,又是政客,托古怀今,借景抒志,将一篇《岳阳楼记》写得大气磅礴。相比之下,用词不若《腾王阁序》华丽,但意境沉着深远,大抵正体现了中年人和少年人的心性之别。

 

我比古人幸运,当年能一夜之间遍览两座名楼,但不幸在于,为着五斗米,一直没有机会游那曾为歌舞场的腾王阁。正应了“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等待的时间越长久,越是对腾王阁另眼相看,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脑袋里恨不能生出千百种对腾王阁的想象。

 

到腾王阁的那天,南昌暴雨,早不辨东西,尚未在心里做好准备,便已被车拉至赣江边。原本大雨如注,最会令人惆怅,但当时的情形却是,透过雨水看腾王阁,反倒惊喜于这方难得的飘渺。遗憾的是,待我下车行至楼前广场,仰头观望,才发现,这座琉璃飞橼的腾王阁实在气派得紧哪。

 

国人自古便有名胜情节。当年李元婴任洪州都督时修建的腾王阁乃一高档娱乐场所。《旧唐书》和《新唐书》上对这位李世民的胞弟腾王元婴的评价都不高,说他品行不端、骄纵失度,但又有文献表示他恃才傲物,被侄子李治,也就是后来的高宗厌恶,而元婴本人并不因此颓废,处乱不惊,反在艺术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究竟元婴失宠于高宗是因为他品行不端还是因为皇帝的叔叔不好当,是真的品行不端还是经由皇帝大人授意记载出的历史,这个就不太好说了。公元675年,洪州都督阎伯屿重新修葺了腾王阁,王勃得以有机会写出了脍炙人口的《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公元1989年,官方又斥巨资第二十九次修建出了现在这座现代化的腾王阁,并且,很人性化的为它安装了两部电梯。

 

客观地说,今日之黄鹤楼与腾王阁,从建筑学的角度和资金的投入来看,都称得上用心良苦,但究竟是保固期一百年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好呢?还是用不了太长时间便吱吱做响的木楼好?是要与周围的摩天大楼比肩好呢?还是三四层小楼一揽风月的好?我会坚定的选择后者。

 

黄鹤楼、岳阳楼、腾王阁的重建,让我们这些后世俗人有了一个怀古的处所,思起那些妙文佳句,也可摆出几分风雅的姿态。大概,真正叫人怅然若失的是,槛外长江空自流,你我,皆是看客而已。

 

欲知三座名楼的妙处,还请阅读有关文献:《登黄鹤楼》唐朝·崔颢,《岳阳楼记》北宋·范仲淹,《滕王阁序》(《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之简称)唐朝·王勃。

回复 (3) | 收藏 (0) | 593 次阅读 |

新月面包 (北京)

女 41岁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