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轻盈的沉重-------梦易多情人易老,文须放胆酒须狂......

已然之事,不悔;未来之事,不惧... ...生而乐其道,可以无憾... ...

http://i.mtime.com/maomao2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贴我朋友三郎大人的《黑色的对面》

轻盈的沉重 发布于:
黑色的对面

“除了白色,所有的颜色和在一起就成了黑色”
我站在铁一般的黑色里
努力地回想生命中曾经拥有过的色彩
但此刻我确实已经记不清了
那些鲜艳的色彩是否
曾经属于自己
我的视线里只剩下一个
似我而非我的影子
飘荡于十丈软红内
那影子不时地向我传递
模糊的前世的果与因
而我是站在铁一般的黑色里
也许我会懂了
然后
就睡着了
除了铁一般的黑色
没有人听到我的呓语声
包括自己的灵魂与躯体

在铁一般的黑色中
除了黑就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我只能听见
自己血液循环时发出的声响
而此时的血液
已经被黑色融合
已经象蛇一样的冰冷
那流动的声响
仿佛是高原上冬夜的风
以独特的节奏
在敲击我的窗门
但我仍依稀记得
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 不是
于是我想起一种曾经以红命名的颜色
仿佛是这种颜色
构成了初始时我体内的风景
我开始猜测自己的前生
体内的血液
曾经像冬天的夕阳一样鲜红
苦难与欲望交杂混合的因子
沿一条红色的河流延续到我的前世
然后在这铁一般的黑色前
嘎然而止
曾经奔突的河流
在我的今生已停息
已消失
我的今生被自己或别人
隐藏在黑色里
麻木地漂浮着
或重或轻
在铁一般的黑色里
我却做了一个与红色有关的梦
是五月里红红火火的石榴
是午夜我身下女人缓缓流淌的液体
最后
是我出生时的血衣
所有的梦都消失了
我站在铁一般的黑色里
无所归依

父亲说麦子稻子熟了是黄了
母亲说李子梨子熟了是黄了
在我懵懂的时节
黄了=熟了的公式
便嵌进了我的大脑中
我入梦的时候
太阳黄了
大地黄了
蒲公英花也黄了
镜框里祖父的面孔
也由黑白变成了黄色
我流浪在无边的世界
从故乡的稻田
走进远方冬天的斜阳
祖先从远方向我遥遥走来
歌声缭绕:
“天玄而地黄”
天玄而地黄
我附在老屋檐下金黄的麻绳上
麻绳打了上千个结
在风中摇晃
天玄而地黄
我流浪到沙漠的中央
沙漠上悠远的驼铃
带着我飞扬
天玄而地黄
金黄的佛微笑着来到我身旁
佛微笑着说
前面山茫茫水茫茫
天玄而地黄
我忽然停顿在梦中央
梦醒时我居然拾不起一串金黄的稻穗
梦醒时我把母亲给我的梨子遗落在梦乡
梦醒时蒲公英花已满世界飘荡
梦醒时我在铁一般的黑色中迷失了方向
一脸的惊慌

在铁一般的黑色中
我回想起自己
曾经站在一片黄色的土地上
仰望晴空遥想蓝色的海洋
那时的风是很轻柔的
大地上蜿蜒交织的路
将大地温柔地缠绕 覆盖
那时我相信
天空是最大的海洋
一滴臆想的海水
泛着蓝色的光
将我击倒
那个夜晚的月光
便如海水般倾泻而下
我记起那双轻轻撩动的眸子
将黑色的夜晚
燃烧得如此灿烂
从此带着被灼伤的印痕
我悄然放逐一生
还是在前世
少年时
那朵被掐断的蓝蓝的野花
成了那一生背负地方寓言
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几根手指将我积蓄半生的烟花
随意燃放
所有的啸叫都已停息
谁又哼起那蓝色的小调
鱼在海里流淌着泪水
流淌着蓝蓝的忧伤
冷冷的肌肤被白云的倒影包裹
沉入海底化着千年的冰泥
午夜的孤狼又在长嗥
我梦见自己漂离那片坚实的土地
走进蓝色的大海 蓝色的夜空
走进蓝色的月光

遥望蓝色的天际
我放飞灰色的鸟群
投向久远的黄昏
塞外的朔风
在这个冬天夹杂着风沙
向着我的来路
漫天飞扬
把我的前生与后世
在这荒凉的地界深深埋葬
我匍匐是躯体
窥见了山顶皑皑的白雪
那被千百代先驱吟咏过的
圣洁的灵魂
此刻将我牵引
走向白色
走向山巅
走向零下冰寒
阵阵梵呗盘旋于顶
一块巨大的抹布
将所有的颜色揩净
让时间和空间渐渐消弭
红、黄、蓝、白。。。。。。
万紫千红的花朵
跌坠红尘 香魂断绝
来世与今生
只是无法复制和记忆的胶片
被万能的手一次性毁灭
远处飞来肥硕的鸦群
魔障顿生
上升的灵魂向地底跌去
一路上回忆起那午夜忧郁的红酒
五月里红红火火的石榴
鲜红的血液
凉凉地滑过褐黄的肌肤
浸湿黄色的泥土
淹没我来时的足迹
梦见一颗流星
划向夜空的边缘
梦见一滴蓝蓝的泪水
坠向地心的黑暗
遥想那尸体旁
野狗逡巡的地方
原来是如此的
白茫茫一片
不干净
始终不明白是什么
欺骗了自己
而此刻等待我的
是再一次的沉睡
是再一次的忘却
我又睡过去了
仿佛带着幸福的笑容
在地心这永恒的黑暗中
(完)
2002、1、3于拉萨
回复 (1) | 收藏 (0) | 444 次阅读 |

轻盈的沉重 (布拉格)

女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