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马庆云

电影一周酣节目制片人,一些专栏的影评撰稿人,接受小说和影评约稿,qq:595626517

http://i.mtime.com/maqingyu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老马聊骚】从梁祝变迁看他妈逼的

马庆云 发布于:

【老马聊骚】从梁祝变迁看他妈逼的

/马庆云

    老马聊骚系列自开出以来,得到众多读者的认可。很多读者也给出选题建议。这个系列,在选题上有三点追求,第一,文人,第二,骚事儿,第三,能发当代牢骚。我非常尊重的学者赵增普老师在读到此系列文章之后,致电我,希望能为我代笔几篇,并声明:文章只做第二署名、文章内容可按老马聊骚风格任意改动。不久,赵增普老师便发来一篇。我赶紧开电脑、登邮箱、打开邮件认真阅读。通篇读罢,拍案而起,此文如酒浇块垒,当为老马聊骚系列上上篇!出于对文化的尊重,本文一字不改,原封不动地呈现给读者,以期更多交流。

 

又到大学毕业季。似乎自从大学生没了分配,分手就成了天之骄子们毕业时的中心话题,或者说得更残忍些:中心任务。完不成这个任务,拿不到顺利分手的学分,大学简直不算毕业,有时甚至真的会因此毕不了业,回忆回忆你听说过的殉情的悲剧,便可知我并非危言耸听,那些悲剧中的男女主人公很多不就是大三大四的学生么。说到这里我想起一出。记得是前年这个时候,某大学的音乐厅里,悠扬的琴声悠扬地停住,正是毕业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就在全体观众热烈鼓掌的时候,一位手捧鲜花男生健步跑上舞台,观众们都瞪大眼睛期待着浪漫的一幕,那姑娘的手也离开了钢琴准备接过鲜花,小伙子却突然从鲜花里抽出一把铁锤。转眼鲜血喷涌而出,花瓣洒落一地……

 

为什么啊?为什么四年朝夕相处却跨不过毕业这道门槛?为什么由学海踏入爱河易,从河里爬上来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却这么难?把这三个问题概括一下,也即从同窗好友到同床共枕(当然是法律认可的,日租房偶尔哈皮不能算)到底需要什么条件?

 

古人云,“鉴诸往,而知来者”,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不如去古代找找看。这就要提到我国第一部反映同学之间爱情悲剧的伟大作品,被誉为“东方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了。

 

说到梁祝,大家肯定都知道。虽然倘依据那句“所谓经典就是谁都希望读过但谁都不肯去读的作品”的定义,我相信真正读过明代戏曲《同窗记》原文的并不多,或者简直一个也没有。但大家应该多少看过或至少听说过香港大导演李翰祥在上世纪60年代拍过的电影《梁祝》。当然最为我们耳熟能详的还是50年代中期那部由陈钢、何占豪依据越剧曲调改编创作的同名小提琴协奏曲,对,就是“嗒——嗒—嗒嗒—嗒—嗒啦嗒——”那个曲子。可惜依照旋律没法做剧情分析,所以我还是得把梁祝的故事为大家简要叙述一遍。

 

因为较早记载该传说的一些笔记小说大多语焉不详,故我选择年代较晚的《同窗记》做研究的对象。那故事的大概是这样的。晋朝时上虞祝家的女儿祝英台,女扮男装和会稽人梁山伯一同到杭州求学,结为至交。同窗三年,英台早已暗恋山伯,而山伯却不知英台为女子。分别前,英台假称自己有一妹妹,要许给山伯,并暗示他十日后来提亲,山伯却误以为是三十日。一月后,山伯来到祝家求亲,英台已经被许给了马家,并订下迎亲日期。梁祝相见,悲恨交加。山伯积郁成疾,回家不久就英年早逝。英台正式嫁往马家,途中经她强烈要求,被准许来到山伯坟前祭奠痛哭。这时风雨大作,地上忽然裂开一个大缝,英台遂纵身跃入毅然殉情。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当然是在阴间。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在这个版本的梁祝故事中,最招人恨的自然是英台父母的专断。设想回家后的英台既已心有所许,并热切期待着心上人践约前来求亲,当她的父母执意要将她许给马家时,以后面情节所暗示出的英台刚烈的性格,她不可能未提出半字抗议就轻易听从。因此她很可能曾像《孔雀东南飞》里的刘兰芝一样,是大闹过一场的,只是最终没像河北梆子《武家坡》里的王宝钏那样离家出走与父母彻底绝裂而已。即便如此,碰上开明些的父母,按说也不该强行违背宝贝女儿的心愿。毕竟是关系到女儿一生幸福的婚姻大事啊!英台的父母真是要不得!事实上,后来改编的版本为了使戏剧矛盾更突出,大多选择在此处添油加醋。前面提到的电影版梁祝,就将马家设定为太守(大略相当于现在的地委书记),从而凸显了祝员外贪求权势,不惜牺牲女儿幸福的丑恶嘴脸。

 

可是这种理解完全出自后人的想象。

 

别说在明代之前关于梁祝传说的任何记载里,即使在这部产生于据说商品经济已得到极大发展、人心也大大不古的明朝的《同窗记》里,也找不出这种理解的确切依据。最关键的一点,请注意剧中特意写到的梁祝在杭州分手时祝英台用隐语约定求聘日期的情节。这个细节即使在前代记载梁祝故事最详明的唐人张读所著《宣室志》中也是看不到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出自《同窗记》作者的独运匠心。该细节在剧中的作用太明显了,它几乎把梁祝的悲剧完全归结到两人交流中的一次误会,而把祝英台父母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由于这个情节的存在,如果你非要挖掘悲剧的深层根源,除了梁山伯让人着急的数学功底和理解能力,恐怕就只剩命运无常有缘无分的人生感慨了。事实上,后者似乎就是全剧的主旨,如果说全剧真有一个主旨的话。

 

说到这里,可以插进一点题外话。就是大家高中时都学过的长诗《孔雀东南飞》似乎也被普遍误读了。以此诗产生的时代推测,其中是根本不可能表现什么反抗礼教压迫和包办婚姻的进步主题的。细读原文,再结合同时代的其他作品,不难发现作者只想讲述一个令人哀伤的女子故事而已。而且全诗对刘兰芝桀骜不驯性格的种种描写并不见得是赞美性的。结合上文,可以感到那句“黄泉下相见,勿违今日言”的最终导致两人殉情的盟誓,简直只是刘兰芝的一句气话罢了。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性格柔弱但又感恩重情的焦仲卿既不能背叛自己的爱人,又不忍抛下生养自己、一心只为了自己的老母,长吁短叹,痛苦不堪,最后简直是被这两个强势的女人尤其是刘兰芝活活逼死的。因此结尾那句“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也绝对不能理解为本诗作者在劝诫后世家长不要干涉儿女的婚姻,而应理解为是在劝诫后世的年轻人都应尊重父母,不可太过任性。

 

那为什么古人,无论汉末还是明朝,都必须听任父母全权操办自己的婚事呢?为什么吾国会形成这么一种“剥夺年轻人自由”且流毒一至于今的“罪恶的”婚姻制度呢?说来其实也不复杂。

 

还看《同窗记》。里面还有一个关键情节是前代的笔记中也有的,也就是说,是一直传承下来的,那便是梁祝尽管长时间同学且关系密切,但梁山伯始终没发现祝英台的真实性别。倘排除朱大可先生“梁山伯是同性恋”的根据并不充分的臆断(此处不细讲),就只剩一种最合理且符合历史事实的可能,那就是梁祝当时的年龄都还很小。祝英台很可能只是个第二性征还未发育顶多刚开始发育的情窦初开的少女,梁山伯则干脆只是个懵懂少年。据北大法学院长苏力先生考证,在我国漫长的封建时代,男女婚姻年龄的一般法定底线是男1513。由于直至1949年前,我国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才只有35岁,因此出于传宗接代延续家族香火的现实需要,古人的实际结婚年龄不会比法定底线晚多少。设想古人像我们这样到25岁左右才结婚生子,那父母去世时,孩子还未成年成家,岂不孤儿遍地,国家都要亡了。据此倒推,可知梁祝在杭州一同求学时,不过十一二岁,顶多十二三岁。我猜原先很多人想象中的梁祝形象可能近于比如浙大的大学生,起码也得是杭州中学的高中生。可你看他们的年龄,放到现在也就是初中生甚至小学五六年级的样子,也就是说,两人的爱情简直从头到尾都得归到“早恋”的范畴

 

“早恋”能算爱情吗?!你明白古代为什么婚姻一般都由父母做主了吧?设想有天你正上六年级的女儿突然表情严肃地告诉你,她想和班里某个男生私奔,你会做到无条件尊重她的选择吗?你肯定会先给她讲一番大道理,最后不管她愿听不愿听,最终还得是听你的。当然,古人由于进入社会早,也许比现在的同龄人心智要成熟一些,但哪怕是成熟很多,毕竟有年龄在哪里管着,不可能三年前还没有性别意识,三年后就成了熟女熟男。很可能也不过像现在早恋的小学生初中生一样,大多不过是源自荷尔蒙刺激下产生的一种朦胧好感。倘都以此做择偶标准,能不能完成皇帝和朝廷交给各个家族的人口生产任务(人口多寡在古代是国力强弱的核心要素)先放一边,能不能最终得到一个幸福的家庭都要画个大大的问号。而父母毕竟是过来人,在为子女选择配偶时至少会考虑得更全面更理性一些。(即使再贪财的父母,也几乎不可能在帮子女择偶时丝毫不考虑其他,如未来儿媳或女婿的相貌、体质、才干、品格,那不合人情。)而且父母包办,先结婚后恋爱同样可以造就美满的婚姻,并不见得就必然导致婚姻悲剧,我们的祖辈乃至父辈不都是如此么?难道都杯具了?至今还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东床快婿(郗鉴慧眼赏识王羲之)的故事,也是明证,也没听说后来书圣和老婆整天去法院闹离婚。反之,自由恋爱也并不能消除爱情悲剧。证据是现代社会尽管自由恋爱越来越大行其道,但离婚率却一路走高。前不久一档择偶的名牌节目还发生了一起由自由结合到鱼死网破的惨剧,又是谁之过欤?

 

根据上面的分析,可知古代的包办婚姻,从根本上说是当时人们由于历史条件的制约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自然而然做出的一种制度选择,有不得不然的因素在里边。这种制度虽然也造成了不少悲剧,如梁祝,如焦刘,但基本上还是适应和满足了宗族延续和国家繁衍的需要,不可一锤子打死。

 

但把常人的见解驳斥一通以示自己高明并非我的爱好。这篇文章真正想分析的核心问题其实是,为什么我们会对梁祝做出这种普遍流行的其实是错误的解读呢?为什么我们认为这部明明在文中各处都表现出对礼教制度的自觉遵守的作品里包含了反对礼教约束的因素呢?为什么我们甚至后来索性把它彻底改编成了一部向父母包办婚姻开炮的作品呢?

 

不管自觉不自觉,我们这么做肯定也是有充足理由的。克罗齐有句脍炙人口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若依我的理解,便是各个时期修著的史书,必定都会隐含着只属于这一特定时期的特有的哲学结构和精神状况,虽然表面写的是过往陈迹,但实质不过是借他人笔墨,抒自家情怀。说白了,我们之所以固执地把父母干涉看做梁祝悲剧的原因,看做《孔雀东南飞》悲剧的原因,甚至也看做《红楼梦》悲剧的原因(此处同样不展开),恰恰证明的是现代人自己在婚姻生活中亲历或耳闻的这类由于父母干涉造成婚姻悲剧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已经深深影响乃至塑造了我们对古代婚姻的理解和想象,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回到本文讨论的同学恋爱问题,很多没能最终结合的原因就是明明两情相悦,却被男方尤其女方父母生生拆散,光我耳闻目睹的案例就不胜枚举。

 

上文已经分析了,父母包办是一种产生于古代中国特定时空中的婚姻制度,(其实西方的情形也大体相似。)从道理上讲,中国经过一百多年的现代化进程,尽管至今还未修成正果,“驶出历史三峡”,但国情民情毕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进步,起码在大学 谈恋爱的男女青年并非梁祝那样的毛头小孩,而是生理心理均已成熟的适龄青年。我们根本没有理由怀疑他们寻找所爱的能力,更没权力剥夺他们选择配偶的自由!这个制度早该寿终正寝!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早该消失的情形不仅没有彻底绝迹,近年随着经济发展和贫富差距的扩大,似乎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注意,我说的并非偏远农村,而是繁荣的城市。在城市中,按我的观察,一方面家长对于孩子们自由恋爱乃至未婚同居已基本不太干涉,起码可以容忍;另一方面,只要儿子或女儿把对象领回家开始谈婚论嫁,父母却往往如临大敌翻脸无情,变得不通情理专横粗暴。

 

每年有多少青年男女缘尽于此啊,有多少同学恋的破裂要归咎于她妈逼的?!但问题并未消失,把准丈母娘视为万恶之源固然符合穷屌丝男青年的心理,却不能赢得女方的同意。她会说,妈妈这么做也是为我好,也有她的道理!那丈母娘的道理又在哪里?同样出于为子女未来幸福的考虑,可以作为参照的是,据有关研究,在欧美国家,这种由父母出于功利性考量,替子女决定未来婚姻的情形比中国少得多。这暗示我们,父母僵化保守的择偶观念并非问题的根源,尤其对于一个几千年来都信奉实用理性的民族来说,为什么如今的父母依然继续“选择”僵化和保守才是关键!

 

倘在这里引入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概念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几千年来父母在为子女包办婚姻时绝对都是有意识的,有明确目的的,甚至这选择里都多多少少包含着他们对自己婚姻缺憾的反思与经验总结,乃至血的教训。父母们为子女择偶的目的就是让子女过上更幸福的生活,而其中的决定性因素自然是更多的金钱。欧美国家的父母难道不懂得这一点?当然懂得,但欧美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保证了每个年轻人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从而造成了活跃的社会阶层流动。所以哪怕亲家条件不好,女婿依然未可限量,他们凭什么冒然反对?你看现在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出身平凡又有黑人血统,却能在一个据说种族歧视极其严重,白人占比高达74%的国家竞选成功,而且当时才48岁。什么是美国梦?这就是。而这在我国的漫长历史上,大约只有朱重八和毛太祖的经历与之近似,可惜两人都生活在社会流动比较剧烈的乱世,都是借助了乱世才实现了身份的剧变。他们的登基与奥巴马依靠和平年代公平公正的民主选举上岗有质的不同,而且根本“无法复制”。而在现在这个官本位、向钱看,权贵一体,赢家通吃,拼爹拼爷拼关系,处处讲究潜规则,房爷坐拥千套豪宅,蚁民成对集体蜗居,武松给西门庆当保镖,喜儿主动找黄世仁求包养的和谐盛世盛世中国,在这个“前现代”又“后集权”的“丛林社会”,中国的父母如果想让子女婚后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也让他们自己增加一点安然度过晚年的保险系数(众所周知,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目前还没有建立起可靠的养老制度,因此父母晚年生活质量几乎全押在子女的经济前景上,子女的婚姻几乎就是老两口的养老保险),能不功利么?能不势利么?能允许自己二十多年付出才买好的养老保险单因为一个穷屌丝打了水漂么?须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他们也是被逼的。被她妈逼得梦碎心死的穷屌丝们啊,别恨她妈逼迫,你还是恨自己父母让人着急的挣钱速度,恨命运无常有缘无分吧!这个现实说来残酷,但真相如此。

 

因此,从同窗到同床的这条路之所以这么艰难,在于中间阻挡着一个两千年来未变分毫的中国。

(本文灵感及论据、理路多受苏力先生的杰作《法律与文学》第二章启发,限于文体,未一一注出,特此鸣谢。)

 

 

回复 (0) | 收藏 (1) | 263 次阅读 |

马庆云 (石家庄)

男 38岁 天蝎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