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妙介子 断刀 圣堂

所谓真相就是利益最大化的说辞。              I do not agree with what you have to say, but 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http://i.mtime.com/miaojiez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隐晦的宗教战争——《哭声》

妙介子 发布于:

 

 

隐晦的宗教战争——《哭声》

*《哭声》片名The Wailing(2016),别名哭城/谷城。

 

韩国悬疑惊悚电影。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近几年来,唯一一部令我感受到惊吓的影片。和那些稀松平常的堆砌血浆或者一惊一乍的闪出画面和诡异音效不同,这种惊吓是随着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潜移默化进入你骨子里的,通过激发内心深处对未知的天然恐惧达到惊吓效果。

 

看了那么多韩国电影,观众们对韩国电影的认识肯定贴上“大胆”这个标签,政府官员警察时政人性娈童同性……没有韩国电影不敢拍的,哪怕当局在片中被黑出翔,也从未见过禁播,足可见韩国电影拍摄题材的广泛和拍摄环境的宽松。其实韩国电影还是有一个禁区的,这条大家都小心避开的红线就是宗教。仔细想一想,韩国电影这么多,拍摄宗教题材的有几部呢。

 

没点宗教知识和历史知识,看的会很恐怖加蒙圈。而了解了片中相关的宗教知识和日本侵略朝鲜半岛历史,看完会恐怖加惊叹。能够把宗教意识形态斗争拍的这么味道,导演罗宏镇真是厉害。影片中没有废镜头,也没有废话,从一开始的《圣经·新约·路加福音》字幕开始,都是理解影片真实含义的关键。

 

【以下会有剧透】

简而言之,影片讲述的是韩国天主教和日本神道教的资源争夺战。

 

当年日本人侵占朝鲜半岛,除了武力镇压外,最重要的就是利用神道教给民众洗脑,迫害韩国天主教徒。这是整件事件的背景,但故事不能直接表现当年的情形,于是借用鬼神的形式在现代社会演绎,目的就是警示世人,警惕日本极端势力,批判韩奸。

 

片中出现的几个重要人物分别是日本人国村隼,萨满巫医黄政民,小村女鬼千禹熙,小村警察郭度沅。一个一个说他们的故事,串起来就会明白真相了。

 

日本人国村隼的目的就是一个,想将这个村庄的人转变成神道教的教徒,并且要严重打击当地天主教势力,利用神道教的法事,在小村制造血案,直到小村村民信仰崩塌。

国村隼的身份是一个旅行者,原本并不属于这个村庄,而是来到这里不久的外国人。郭度沅在检查国村隼的护照时,护照样式是1990年之前的,查证护照后发现他来自日治时期。只不过导演把查证护照这段剪掉了,让国村隼是厉鬼的身份没有那么明显。如果国村隼查出了国村隼的可以身份,观众们也就不会对恶魔产生疑惑了。而且,后面黄政民还忽悠郭度沅,说日本人不是鬼,是帮助大家对付女鬼的好人,这种烟雾弹让观众们更加难以分清厉鬼的真实身份了。

恶魔不一定有獠牙利爪,却是善于欺骗的。国村隼的主要手段是给老百姓下降头,让人变得疯狂,杀害全家后自尽,达到制造恐慌的效果,一方面摧毁天主教徒的信仰,一方面动摇无神论者的世界。就像当年日治时期日本鬼子搞的那一套一样,只不过换成了一种恶魔的方式,本质都是信仰摧毁思想同化。

索性国村隼的国籍还是设定成了日本人,没有加一个弯儿,改变成其他国籍。以此看来,他代表的就是当年入侵的日本及其神道教。

 

萨满巫医黄政民和国村隼俩人玩的是双簧戏码,而且俩人的合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黄政民在邻村很有名,连郭度沅老妈都只要去请这个大师驱鬼。从这个小村的悲惨下场可知,黄政民和国村隼早已祸害完了邻村了,开始拿这个小村下刀了。

黄政民主要负责做法驱魔,在村子里加深人们对闹鬼的印象,一边做法敛财,一边制造舆论。就像在路上撒钉子的修车匠一样,黄政民制造恐慌混乱,然后以萨满巫医身份开始驱魔,不要太坏。

黄政民就像日治时期的韩奸一样,和日本侵略者沆瀣一气,为了蝇头小利出卖自己的同胞。就像在中国抗战时期,对同胞比日本人还狠的是汉奸,在韩国也一样,对同胞比日本人还狠的是韩奸。黄政民对乖乖听话的百姓收钱了事,对不听话的百姓就痛下杀手逼上死路。

 

小村女鬼千禹熙是一名日治时期被迫害致死的天主教徒,成了鬼后想用自身法力阻止日本人的诡计。

关于千禹熙的立场设定其实早已说明,在她初次登场时,她采用了扔石头的方式引起郭度沅的注意。了解《圣经》的话,就会对扔石头这个出处有所了解。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八章

行淫时被捉的妇人

1.于是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稣却往橄榄山去,2.清早又回到殿里。众百姓都到他那里去,他就坐下,教训他们。3.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4.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5.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他怎么样呢?”6.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7.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8.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9.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10.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11.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能够扔石头的都是无罪之人,千禹熙就是这样一个无罪之人,为了阻止国村隼和黄政民的诡计,为了小村的安危,千禹熙显身,给郭度沅指出案件的超自然之处。当然了,这些线索被无神论者忽视是郭度沅的问题。扔石头的人是无罪的,天使不一定有翅膀,但天使一定是无罪的,虽是鬼身,千禹熙却是片中唯一一个立场坚定的抗争者。

天主教倒了,信仰迷失的民众会何去何从?自然是去了神道教的怀抱。这些都是日本人的如意算盘,也是千禹熙极力反抗的点。千禹熙干扰国村隼施法,逼走黄政民,都是她正面战斗行为,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更主要的还是民众们的反抗。

千禹熙代表的是当地天主教反抗势力,在一大堆人面对危机置若罔闻时,少部分惊醒的人开始为了自救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势力。

 

小村警察郭度沅是一个无神论者,认为世上并没有鬼魂,但是天生胆小。郭度沅对小村里发生的多起凶案中所展示出的超自然元素并不在意,无神论者很容易就将这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忽略了,加上自己胆小也不愿意深究,每天混混日子过得也挺好。

当恶魔找上他女儿时,他才发现躲无可躲,默许了老妈找萨满巫医驱鬼的提议。当然他还是不认同巫医恶魔这套说辞,第一次巫医驱魔时,看到女儿痛苦万分就想阻止,第二次驱魔时,忍无可忍,打断了驱魔仪式。

无神论者遇到各种神怪势力,很容易迷失,分不清哪边是真话哪边是假话,这是他日后被人利用的根源。有坚定宗教信仰的人都会被恶魔蛊惑,何况这些一无所知的人呢。不信教并不是罪,但在两派宗教斗争时,很容易就沦为牺牲品。郭度沅的弱点就是女儿,为了女儿他可以独闯魔窟,甚至直面厉鬼,但没想到恶魔玩弄人心的手法太超高,自己被玩的团团转,最终躲不过悲剧。

《圣经路加福音 22:34》彼得三次不认主

54·他们拿住耶稣,把他带到大祭司的宅里。彼得远远地跟着。 55·他们在院子里生了火,一同坐着,彼得也坐在他们中间。 56·有一个使女看见彼得坐在火光里,就定睛看他,说:「这个人素来也是同那人一伙的。」 57·彼得却不承认,说:「女子,我不认得他。」 58·过了不多的时候,又有一个人看见他,说:「你也是他们一党的。」彼得说:「你这个人!我不是。」 59·约过了一小时,又有一个人极力地说:「他实在是同那人一伙的,因为他也是加利利人。」 60·彼得说:「你这个人!我不晓得你说的是什么!」正说话之间,鸡就叫了。 61·主转过身来看彼得,彼得便想起主对他所说的话:「今日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62·他就出去痛哭

千禹熙给郭度沅指出了战胜恶魔的提示,可惜郭度沅意志不够坚定,无法理解背后的含义,功亏一篑。

郭度沅代表的是日治时期那些被统治的民众们,不信教的人被逼着要求信仰神道教,或者被杀。郭度沅的小侄子是天主教徒,代表的就是日治时期被统治的天主教徒,要么改教要么去死。

 

当然了,打着鬼神幌子作恶的主体还是人。真的有神吗?如果天主教真的有用,耶稣为什么不来阻止敌人的疯狂行径。为了那些鬼神们不先分出胜负再划地盘,非要搞得人间生灵涂炭。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主不在乎。

 

影片主要是用现代恐怖元素的外衣借古讽今,讲述了当年的一场宗教迫害,希望现代人能够以史为鉴,摈弃自身的不作为,警惕韩奸,阻挡日本极端势力的渗透,或许这是看懂影片最大的意义。

 

神道教大肆入侵,伙韩奸生灵涂炭,

天主教被迫御敌,联民众奋力一搏。

哭声 The Wailing(2016)

8 .8

哭声(2016)

影评(69)

收藏(459)

回复 (6) | 收藏 (0) | 410 次阅读 |

妙介子 (泰州)

男 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