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迈克尔·贝访谈

Variety 发布于:

  来源:综艺

      作者:迈克·弗莱明

      译者:叶子


  《变形金刚2:卷土重来》首映当天,票房吸金六千万美元,推高历史纪录。百忙之中,导演迈克尔·贝仍然抽空出来,和记者聊了一会儿。

 

  记者:首映夜你是怎么过的?

 

  贝:晚餐时间么,我向来都是去"周记私房菜"(Mr.Chow's,纽约著名中餐馆,明星及名流最爱流连的地方)打发。当然罗,还要约上制片人、摄制组和推广部同事、我的客户,还有律师一起去。当时要是你也在场,就会看到人人兴高采烈,笑得合不拢嘴。昨天晚上,我本想偷偷从一侧的通道溜到座位上,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忽然间闪光灯从四面八方亮了起来,有人高喊:"说几句吧!说几句吧!"结果我得向900人做即兴演讲。

 

  记者:现在到处都在欠薪拖薪,你拍《珍珠港》的时候是不是也被拖过薪水?那部片子之前你赚了很多很多钱,不过当时你说:"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贝:那是因为当时太不顺了。为那部电影没日没夜拼了9个月,首映前老板乔·罗斯说,对不起迈克,我得扣你点钱。感觉很糟。

 

  记者:所以《变形金刚》系列你就一直拖着没答应拍摄。洛杉矶时报推测说单部作品的平均收入你会超过任何电影导演。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贝:拍电影方面我一向精益求精,严格控制预算,最后还节省下来400万美元。拍电影很费钱,尤其是像变形金刚这种大场面电影。我们花了不到2亿美元,本来这种电影要花掉2.3-2.7亿美元的。我的摄制组是天下最出色的,我们每天工作12小时。像什么花掉300万美元布置场景,然后导演大手一挥说"拉倒吧,这东西用不着了",类似情况绝不会在我的摄制组内出现。我从摄制组同事中听到很多很多逸事,都是有关其它电影摄制组如何如何挥金如土的。当然,那些导演一天只工作6-8小时。有些导演会直视制片人说"我肯定能控制住预算。"但实际上呢?他们花钱如流水,简直比恐怖分子还像恐怖分子,毫不可惜钱财。最终他们就会陷入预算约束的泥淖,左右为难。《珍珠港》教会我,你必须和整个工作组配合,扣薪让你更加投入这部电影,真正设身处地,像花自己薪水一样花制片人的每一分钱投资。我觉得这很重要,而且,和合作者保持坦诚也非常重要。

 

  记者:作为制片人和导演,你对电影拥有最终决定权,但这也有副作用。你怎么平衡其中的关系?

 

  贝:大概就像你背后藏着一根棍子用以防身,但你希望永远也用不着它。很多人一听导演的最终决定权就火冒三丈,认为是对自己的侮辱;也有人觉得这东西把大家都弄得筋疲力尽。我从来不打算把最终决定权交出去,那么做非常荒唐,现在我就能给你举出几个活生生的例子。摄制组表现非常棒,从来没要求我放弃过想法。他们甚至建议我拒绝他们的要求,看看其他人会不会笑。有时候你真的需要更多笑声!我曾经被人建议"变形金刚第一部最好别谈太多机器人的事。",但是你真的需要说点什么,看看观众和制片人怎么想,然后你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几位编剧是绝对的人才,天底下所有导演都会不惜一切得到他们。我觉得要是再给我两周时间,变形金刚电影会更好一点。没办法,时间永远不够用。我的信条是:什么是完美的电影?完美的电影就是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下每个镜头。在摄制组里,人人都自有安排,你不能把大家压迫得太狠,要想办法揉合起大家的工作。

 

  记者:在首映前,派拉蒙公司重组了电影部。这对你有没有影响?对下一部电影呢?

 

  贝:没有任何影响,真的。派拉蒙公司的惯常做法就是:"给你你要的经费,再见。"他们相信我能控制好预算,不出意外我不会多要钱。我也不会向他们汇报每日进度。我会把原始镜头剪辑一下拿给他们看,配上简单的音乐,让他们看个大概,了解电影最后能拍成什么样就行了。

 

  记者:虽然投资方并不紧密关注每日拍摄进度,但在拍摄变形金刚系列电影时,你有没有感到投资方的无形压力,即严格按照他们最初的设想拍电影?

 

  贝:我只能把拍摄的情形和我当初第一部作品时的情景对比。导演最难的就是按照别人的基调完成自己的作品。我想拍一部电影,对大孩子来说很酷,小孩子看了也很高兴,妈妈们也愿意看,而且人人都觉得很有趣!我们做了很多素材,聘请了很多具有奇思妙想的演员,让他们帮助构思搞笑情节台词什么的。斯皮尔伯格有一次把我叫去说,迈克,你怎么拍了很多剧本里没有的东西?我回答说,确实拍下来的东西一部分挺傻,但有些会在电影里出彩呀。我的方式就是这样。当然,我承认这让大家都很紧张,直到他们看到最终结果,看到观众有多喜欢那些东西才相信我的做法。

 

  记者:这些出彩的地方,举个例子?

 

  贝:比如在变形金刚第一部里,有个关于自慰的打趣。那句台词原本没有,是演员们临时想出来加进去的。一般我在现场拍得很快,节省下来的时间会和演员们在一起琢磨这种东西。那个场景拍得比原剧本生动多了。

 

  记者:你当时担心变形金刚恐怕会栽在推广上,没办法赶上夏季档,现在你怎么看?

 

  贝:非常感恩,因为他们创造了奇迹。当时他们正在全力以赴推星战电影。我当时可怜巴巴,跟他们唠叨什么"给我点关爱吧,再多点关爱吧"之类。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派拉蒙的人经验丰富,他们干得非常漂亮。我们开了一次大会,除了国内组,海外同事也全参加了。很多人参与进来,全体动员!

 

  记者:珍珠港是你的一次赌博,变形金刚也是。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不会为了自己的事业抛弃现在的摄制组?

 

  贝:我一直和自己的摄制组拍电影,因为人和人之间需要磨合,他们已经熟悉了我的方法。当你拿到足够经费的时候自然没有问题。但当你的经费只够给一半人付薪水,另一半人必须得自己掏腰包的时候,就不得不认真考虑是否还要坚持原来的做法。对这件事我现在头痛万分,因为不仅是我,其他摄制组也渐渐拿不到像原来那么多的钱了。我很想认真解决这件事。


  记者:说起你的发展,听说这部电影曾经被好莱坞编剧大罢工耽搁过进度,当时你冒着很大风险,电影随时都可能被勒令停止拍摄。你觉得变形金刚2的拍摄过程中什么让你最难受?

 

  贝:就是这件事。我本来和编剧们亲密无间,合作愉快,突然他们罢工了!我说,"咱们先把电影中可能用到的外景镜头都拍一下,然后看看我们能弄出什么来。"当时演员可能也要罢工。但我豁出去了,告诉摄制组按期开机,是死是活就赌这一回了。我赌的是编剧们会在罢工结束后回到摄制组照常工作。当时,我们这个摄制组大概是全国唯一还在开机的了。但我必须得赌。我的人对我无比忠诚,我给了两千多人饭碗。让这么多人失业是件很难受的事,你愿意听到你的同事说"我得卖掉房子了"这种话吗?责任感逼迫你不得不干。

 

  记者:工会的合同2011年就会到期,派拉蒙和梦工厂想在2011或2012年拍变形金刚的第三部。你觉得劳动纠纷会不会影响下一部电影?

 

  贝:坦白说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得做点别的什么,暂时先抛开这些机器人。我觉得这样会更好。说到罢工,上次就已经影响了电影拍摄。电影公司都很担心,希望千万不要再来一次。我自己觉得应该不会再出现罢工了,因为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你怎么可能再去罢工?要是真出现罢工,逼得我们不得不停机,那就别拍好了。

 

  记者:电影公司喜欢你拍出来的电影,但他们到底还能支持你的创造欲多久?

 

  贝:真是一针见血。现在商业不景气,正在萎缩,我很忧虑。我喜欢很多类型的电影,有些出自一些小的独立制片公司。我也有些项目,但受到了阻碍。市场应该既能接受我的电影,又能接受斯皮尔伯格那种类型电影才对。但我很担心,经济再这么下滑下去,恐怕市场上就会只留下一类电影了。那样就太无趣了。

 

  记者:电影《国家要案》票房惨遭滑铁卢,大大影响了电影的发行。对此你怎么看?

 

  贝:我总是先反问一个问题:如果人人都可以从网上或其他途径轻易搞到电影看,那他们为什么要去电影院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电影业经常搞"事件营销",搞什么夏季大片圣诞大片之类。因为那时候人们更愿意走出家门去电影院。我也不知道正确对策是什么,有时我听说别人在拍电影,心里就想"这种货色怎么把人们从家里吸引到电影院去?"我也有些低成本的电影,不少大明星在找我商议合作。但我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我不像斯皮尔伯格,他是一心多用的高手。

 

  记者:进入斯皮尔伯格的交际圈,为你带来了什么?

 

  贝:和斯皮尔伯格成为朋友的好处是,他会给你提很多睿智的建议。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也获得了很多支持,能够从容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奇妙,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看《壮志凌云》的时候,想"我要做这种事"。看到《侏罗纪公园》的时候我又想,我得干这个!现在,这两部电影的导演都成了我的哥们,看看我的Email,你就知道我和他们有多熟络。

 

  记者:电影业受到了严重影响,你对这个行业的其他担心是什么?

 

  贝:盗版。它会毁了这个行业。我经常和采访者语重心长地这么说。在挪威的时候,有个家伙盯着我说,你不觉得盗版使得人类的智慧成果更充分得以分享么?我说不,它是盗窃。他们真以为自己在劫富济贫替天行道,而且,一个人想法会影响很多人。电影公司们必须拿出对策来,即使这些对策让人很不愉快。

 

  记者:例如什么对策?

 

  贝:你能想到有多不愉快就有多不愉快。比如你可以在系统里植入些东西。这种盗窃快要演变成全球行为了,蔓延非常快,简直是以爆炸的速度飞快发展。这就是我最大的忧虑,可能表述得还不够清晰。几年后,盗版会最终毁了我们,不仅仅是电影业,包括所有的文化事业。

 

  记者:盗版会不会让电影公司推行DVD受到很大阻力,从而改变做法?

 

  贝:有些公司反盗版搞得声势浩大,弄得人人信以为真他们真的要做出点什么来,结果只是为自己的发行弄到了更多实惠而已。《变形金刚》系列电影计划在DVD发行上搞到一大笔收入,但盗版很可能切走我们的最大一块蛋糕。

回复 (4) | 收藏 (2) | 20733 次阅读 |
标签:

MichaelBay (洛杉矶)

男 52岁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