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变形金刚》技术展示会:科技的饕餮盛宴

Variety 发布于:

  来源Variety

 

      翻译叶子

 

  周四晚,《变形金刚》导演迈克尔·贝回到索尼工作场,观看今年入围奥斯卡的候选者采用的声光科技技术展。闻讯而来的电影工程师们把场地挤得水泄不通,急切地盼望能亲眼目睹科技史诗电影《变形金刚》片中采用的机械设备和技术。

 

 

  贝在展览后承认,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么一次展会对他来说非常困难,因为他现在还正紧张忙碌于《变形金刚续集》的前期拍摄准备工作。该片将在6月2日正式开拍。贝没有让好莱坞的编剧大罢工耽误自己的工作进度。“罢工的确影响不小,”他说,“不过其实我也喜欢写点儿东西,所以我就自己写了大约60页的剧本,拿给编剧们讨论。周一我们又要进入无休止的剧本讨论地狱了。”《变形金刚续集》将深入刻画不同机器人角色的内心世界,还将加入大量的幽默元素。贝说,“机器人的拍摄戏份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算演员们也加入罢工行列,也不会对拍戏造成太大阻碍。”(该片预计于2009年6月26日上映。)

 

  拍摄完电影《世界末日》、《勇闯夺命岛》、《珍珠港》之后,贝和五角大楼的关系可以说相当亲密。

 

  对他来说,打个电话给五角大楼,借一艘新式军用C130飞机来协助拍摄一点都不成问题。“当然我们得出燃料费。”贝说,“军方觉得这是宣传征兵的好机会,片中的台词也的确得到过军方的认可。我告诉他们情节怎样怎样,然后他们说,嗯,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说什么什么。我把电影拍得好像纪录片一样。”

 

  业内传言贝对手下非常严苛,不过,在科技展上,贝很无奈地听着一干手下们不约而同地调侃自己。希安·拉博夫,音响工程师,编剧,以及很多工程技术人员,都讲了不少贝的笑话。虽然电影拍摄花了老价钱,不过贝很骄傲,自己的《变形金刚》物有所值。“我们拥有最棒的团队!”

 

  对导演贝来说,声音构成了一部电影的一半内容,而整体视觉效果简直可以凌驾于其他电影元素之上构成完整的一部电影。在实地拍摄中,他尽可能地多拍些素材,然后再用数码技术一一精心处理。对比另一部电影《星球大战》,《星》全片大量使用虚拟背景,而《变形金刚》在全部拍摄中只有两天采用了虚拟技术拍摄(小演员们爬到机器人肩膀上一幕)。

 

  片中有一幕令人瞠目结舌的场面:一部大客车被机器人一撕两半。这幕戏也是实地拍摄,用两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客车和一部机器人的画面合成。“电影中有成千上万的细节。”视效工程师弗雷泽说,他必须尽可能在拍摄中为日后CG动画工程师们需要加入的人物或景物留出空白来。

 

  对于拉博夫和其他演员来说,“对着一片空白表演,想象那里其实有东西,这可是个难活计。”贝说,“没有环境配合的确不容易引动真情实感。”拉博夫说当时拍摄时,有一个拍摄助理会挑一根竹竿出来假装那就是变形金刚。“现在,剧情中的变形金刚生气了,于是拍摄助理们把竹竿疯狂摇动。”工业光魔公司视效总监斯科特·法拉(Scott Farrar)向演员们展示了一幕幕动画草图,显示电影拍摄完毕后画面将会是什么样。贝说,“我总是强迫演员们干这干那。”拉博夫说,被吊在20英尺高的大楼上和威震天说话,或是在四面爆炸烟雾中夺路狂奔都是家常便饭。可气的是,往往这种情况下连摄像机受到的保护都比他们演员自己要严实安全。

 

  不过,视效专家们对此又是另一番见解。“因为摄像师们要找光。”贝说,“每天我们都能见到各种各样的光,如果我们弄点什么东西出来假装,哇!那里在爆炸!观众脑子里一定会反映:切,骗人!”在拍摄中,贝常常飞到旧金山的工业光魔公司,也经常通过卫星电话和工业光魔的视效工程师们交流。他以前没有接触过动画处理。“很累,非常累。”他说。

 

  斯科特·本泽(Scott Benza),动画总监,负责“让机器人们动起来”,他如此描述自己的工作。他的团队有30位动画工程师,处理16名角色以及47幕变身画面,每一幕都必须创意独特。“工作很复杂,从处理小的细节,到整屏幕的机器人打斗,方方面面都要考虑。我们让工程师们自行发挥。”擎天柱的组成画面足有10108部分,所有部分都有4到16层考虑:画面细节,线条,金属光泽,还有完整外壳设计等。

 

  机器人们的外形巨大恢宏,而组成机器人的细节又是如许细小繁琐。“这些机器人必须看起来就有分量感,沉重,很酷。”法拉说,而机器人变身的画面是怎么来的呢?工程师们天天弄些拼图过来找灵感,把这部分这样插到那里去,等等。每天都有人崩溃掉,直到有人说,‘行了!电影终于完成了!’”

 

  机器人们的面部表情也相当丰富,他们甚至还有面部器官!眼睛,鼻子,嘴巴,人人都不一样。工程师们把大黄蜂的眼睛设计改动了三次,让他的眼珠上下滚动,直到有一天大家不约而同地认为“我们看到了大黄蜂的灵魂”,才算罢休。

 

  视效组还想尽办法,让实地拍摄的镜头和虚拟的CG环境衔接得格外天衣无缝。法拉说,“难就难在如何让这些大家伙们看起来格外真实,让他们和环境配衬得自然生动。什么东西不好拍或是拍不了,我们这些人的活儿就来了。”

 

  鲁塞尔·厄尔(Russell Earl)负责声光部分,为机器人出场的各种画面加上灯光、阴影、四处乱飞的残骸、淤泥、碎片等。把这些元素统一成一幕幕既有焦点又有细节的画面委实难度很大。

 

  贝和这一班人马已经一起工作了12年。他充满感情地称赞音响工程师凯文(Kevin O'Connell),说“他没有获过奥斯卡奖委实是奥斯卡的耻辱。”凯文曾经获得过19次提名,却无一获奖,今年是他第20次获得提名。

 

  展会上,音响工程师们还展示了他们是如何分别录制各种音响效果(对话、飞机轰鸣、爆炸等),然后再混制成功的。“我们大约用了上百条声音素材。”凯文说,“当然,最后还得择精去粗。因为观众想听的是某种环境下的特定音响,而不是单独一条‘车体破碎的声音’。”

 

  音响工程师们必须为不同的机器人设计不同的声音,以体现他们各异的性格。比如,擎天柱的声音听起来会有种钟鸣般的空洞感,而大黄蜂的声音就混合着嗡嗡峰鸣。音响工程师们请一位志愿者上台,录下了他的声音,然后通过现场技术处理,音箱里出现了志愿者配出的大黄蜂的声音。效果居然很棒!现场掌声雷鸣。

回复 (3) | 收藏 (0) | 3882 次阅读 |

MichaelBay (洛杉矶)

男 54岁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