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No.115 Revolutionary Road

本博仅作本人查阅电影/整理资料之用,欢迎微博交流

http://i.mtime.com/mrbi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连环画与小人书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通向电影圣殿】之伊万的童年

mrbig 发布于:

伊万的童年
苏联莫斯科电影制片厂1962年出品
根据符·波戈莫洛夫的小说《伊万》改编
编       剧:符·波戈莫洛夫
                 米·巴巴瓦
导       演:安·塔尔柯夫斯基
摄       影:伊·尤索夫
主要演员:格·布尔里亚耶夫(饰伊万)
                 沃·祖布柯夫(饰霍林)
                 叶·克雷洛夫(饰哈尔采夫)
                 沃·玛丽雅维娜(饰玛莎)


      伊万是个孤儿,12岁时,他的父母就被德国鬼子杀害了。他带着对德国法西斯的刻骨仇恨,加入了苏联红军,当一名小侦察员。他利用自己是个孩子不易被敌人注意的有利条件,潜入敌后,侦察敌人的火力配备和兵力部署。一次,他带着情报,在深秋的河水里游了6公里才回到队伍。中校认为战争不是孩子的事情,决定送他到后方的苏沃洛夫军校学习。伊万听了很恼火,竟然离开这里,去找游击队。中校亲自把他找回来,只好答应他再去敌后侦察。可是这次去侦察,伊万再没有回来。苏联红军打到柏林,在敌人的材料堆里,发现了伊万的档案——伊万被绞死。
     这是苏联六十年代出现的一部诗电影。
     这部影片的编剧,除原小说作者符·波戈莫洛夫,还有苏联著名电影剧作家米·巴巴瓦。正如苏联作家康·西蒙诺夫说的:“这部影片是以符·波戈莫洛夫那个对战争作了许多真实可信的细节描写的,出色的短篇小说为基础的。我不想对这一点估计过低。如果没有波戈莫洛夫所描写的关于一个12岁的小侦察员伊万那样惊人、那样真实、那样充满悲剧色彩的短篇小说,也就不会出现《伊万的童年》这部影片了。”将小说改编为诗电影,这中间确有许多可研究的,但是我们在这里应当着重介绍的,还是塔尔柯夫斯基和这部诗电影本身。
     安德烈·塔尔柯夫斯基1961年毕业于苏联国立电影学院,是苏联电影艺术大师罗姆的学生。《伊万的童年》是塔尔柯夫斯基毕业后导演的第一部影片,也是继《雁南飞》、《士兵之歌》等优秀影片相继问世后,又一次震动世界影坛的杰作。影片于1962年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获大奖——圣马可金狮奖。这部影片不仅确立了塔尔柯夫斯基的导演风格,也奠定了他在世界影坛的地位。西方电影理论家将意大利的费里尼,瑞典的伯格曼,苏联的塔尔柯夫斯基并列为世界上三位最有才华的电影艺术大师。
     电影文学剧本所叙述的关于伊万的故事本身并不新鲜,但是塔尔柯夫斯基从这个故事中发现了他所追求的主人公。他说:“使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外表文静、但是充满内心紧张活力的性格在我读过的小说中,伊万就属于这个行列。”伊万的形象和性格对塔尔柯夫斯基是至关重要的。这里有着作者与剧中主人公的某种不可言传的默契、吻合、认同、也许应当说是理解。不过,这不只是未来影片的基础。应该说,这部影片的成就,主要应归功于塔尔柯夫斯基赋予影片以深刻的思想内涵,诗的电影语言和风格,或者象作家西蒙诺夫说的,“波戈莫洛夫在他的小说中,以一个散文作家的准确而专注的眼光描写了战争。塔尔柯夫斯基则是以诗人的眼睛阅读了小说。他吸收了所读的一切.然后以电影的语言在银幕上写出了一首诗——描写遭受战争摧残的‘伊万的童年’的悲剧的诗篇。”
     塔尔柯夫斯基对诗电影的追求是有意识的,又似乎是和作为诗人塔尔柯夫斯基的儿子的天性有内在联系。塔尔柯夫斯基说:“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受着散文的约束,而这就带来了越来越不好的后果。”他认为电影“应当向诗学习,如何只用少许手段,少许词句就表达出大量的情绪内容。”我们不一定同意他对诗电影的推崇和对散文电影的否定,但是他说的诗电影的长处确实存在,《伊万的童年》也因此获得很大成功。这部影片中诗的“情绪内容”主要就表现为伊万的梦。“梦”构成了影片的第二个时空,并和现实时空,即第一个时空有机地交织在一起。它们造成的效果不是和平与战争的并列或对比.而是把和平推到可怕的战争中去。
     影片一开始就是伊万的梦,立刻就确定了影片的诗的风格:阳光明媚,布谷鸟在叫,伊万趴在桶边喝着妈妈打来的水。突然出现的枪声,使伊万从梦中惊醒,回到现实。他从草棚上爬下来,涉水过河去找部队。第二次梦。是他在营房里唾下,梦见和妈妈在井边打水,伊万到井水里去捞星星。又是枪声,吊桶象一颗炸弹直冲井底。井边,桶里的水慢慢泼洒出去,好象妈妈的灵魂随着洁净的水飞走了,妈妈倒在井边——她被德国强盗枪杀了。影片中间多处穿插了伊万的梦,那是他和小姑娘坐在满载苹果的汽车上奔跑着,苹果撒了一路,马儿过来吃苹果的和平景象。特别应当提到的是,苏联红军攻克柏林,找到伊万被绞死的档案后,又出现伊万的梦境,他沿河边追赶跑在前边的小姑娘的长长的镜头。他追过了小姑娘,继续朝前跑,跑着跑着,突然一棵象征战争与死亡的大枯树塞满了画面,影片也到此结束。如果严格按现实生活的逻辑,这个梦是讲不通的,人死了怎么还会做梦?但也许是伊万的灵魂对祖国的眷恋,就象《安德烈·鲁勃廖夫》影片中飞上天空的农民又回到大地;也许是作者借伊万的梦表达自己对和平与战争的思考和忧虑。
     影片中除了伊万的梦,还有许多诗电影特有的寓意深刻的象征镜头,如战壕旁边斜插着教堂的十字架——战争亵渎上帝,毁灭人的信仰。几棵烧焦的枯树和一台康拜因之外没有任何东西的死寂的大地。——战争使和平的丰收的大地满目疮痍,欲泣无泪。霍林大尉两脚横跨战壕、抱住军医玛莎接吻——他们脚下是战壕,又象刚刚挖好的墓穴。还有玛莎内心洋溢爱情时的白桦林之舞。在《雁南飞》、在《士兵之歌》影片中,白桦都代表着美。鲍里斯中弹后是抱着白桦树旋转着慢慢倒下去的。舒拉站在车站站台上,送走阿廖沙之后,一片片白桦林从她跟前掠过,好象她的心和阿廖沙一起乘火车穿行在俄罗斯美丽的白桦林中。可是白桦林在《伊万的童年》中却显得形影相吊、黯然神伤。

     如果说,作者将梦幻与现实两个时空连接得水乳交融(此片的蒙太奇很值得研究),更难能可贵的是,影片靠近结尾,插进来一组新闻片镜头——戈培尔及其一家服毒自杀后的尸体。故事片中插入新闻资料,在当时也不算新奇,不过这类影片都有意或无意让观众明显觉察出那是新闻片镜头。而《伊万的童年》中的新闻片与整部影片的其它部分连接的几乎天衣无缝,也许只有诗电影才能创造出这般奇迹。

     这部影片令我们感兴趣的还有通过摄影机的方位、角度和移动;通过风格化的布景,通过不祥的音乐和音响等多种电影手段营造的战争氛围。影片中那些树木、十字架、河水、马匹、绘画,在塔尔柯夫斯基的影片中都象人物一样,是充满了生命的。塔尔柯夫斯基都赋予他们以特殊使命与涵义,例如伊万在掩蔽部里看一本德国画册,上边有穿铠甲的骑士。与此同时,掩蔽部里正放唱片——夏里亚宾在歌唱,借以表示俄罗斯文化与敌人的侵略文化进行殊死决斗。夏里亚宾唱的歌词里有这样的句子:“不要让玛莎过河去”。女军医的名字叫玛莎,伊万正准备过河去侦察——这有点儿象灾难降临前的预言。假如我们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夏里业宾的歌,没有一次是唱完了的。
     《伊万的童年》继承了苏联早期诗电影的优秀传统,又向前发展了诗电影的语言。

伊万的童年 Иваново детство(1962)

8 .4

伊万的童年(1962)

影评(85)

收藏(705)

回复 (1) | 收藏 (4) | 573 次阅读 |
标签:

mrbig (摩洛哥)

男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