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No.115 Revolutionary Road

本博仅作本人查阅电影/整理资料之用,欢迎微博交流

http://i.mtime.com/mrbi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连环画与小人书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结构主义

mrbig 发布于:

结构主义
(StrLJcturalism)


     结构主义在广义上是20世纪初开始酝酿,五六十年代达到高峰的一种哲学和人文科学的思潮和运动。其基本特点是在解释任何现象时,撇开其具体内容和单纯的因果关系,只注重寻找和描述其结构,即构成这一现象的内部各因素之间的关系,以及这现象与其他现象之间的关系。在狭义上,结构主义指作为思想和运动源头的现代语言学流派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美学、人类学和文学批评的相应流派思潮。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试图揭示有关的实际现象背后的系统结构,揭示这类现象的可能形式与意义;在他们看来,任何一个系统性的个别成份或单位,只是在它们的相互关系中才有意义,也即任何个别成分或单位的意义乃是由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决定的。关系即形成,即结构,它是结构主义的基本范畴之一。
     结构主义发端于“现代语言学之父”、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索绪尔在他的1916年出版的名著《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指出了结构主义理论的基本原则:第一,语言是一种符号的系统,应当将其作为一个特定的时间内的完整系统加以“共时地”研究,而不应只根据其历史的发展变化进行“历时地”研究。语言作为独立的符号系统有其自身稳定的内在关系结构。第二,每个语言符号都包括“能指”和“所指”两方面。“能指”是一个有声的或书写的语词,“所指”则是概念或意义。“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关系并无必然性。而是历史的、文化的、约定俗成的。每个“能指”符号是由于与其他符号的差异而具有特定意义的。第三,要严格区分“言语”和“语言”,言语是人们实际使用与进行交流的语言行为;语言则是人们言语活动底层的结构系统和一般规则,索绪尔说:“语言就是言语活动减去言语。它是使一个人能够了解和被人了解的全部语言习惯。”(《普通语言学教程》中译本第115页)语言学应当注重研究表示纯粹关系结构的语言系统,而不是实际的言语活动。由索绪尔开创的结构主义语言学一直是现代语言学的主流。当代美国著名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Chomsky)创立的转换生成语法理论就是结构主义的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受到索绪尔重要影响的俄国形式主义学派和捷克布拉格学派也被普遍认为是结构主义的两个重要流派。其中,最主要的代表是俄裔美国语言学家雅克布森(R·Jakobson)。他于1915年创造了莫斯科语言学派,是该派的领袖;1920年迁居捷克,又成为建于。1926年的布拉格学派的重要理论家之一。雅各布森认为,语言是一种人际交流的符号系统。一切交流都包含说话者、听话者、信息、使信息能够被理解的共通的代码、交流的接触点或物质媒介及信息所指的背景等六个要素。这六个要素中每一个都有可能在一种特定的交流中起主导作用。诗歌是起美学功能的语言。诗学是语言学的一部分。当语言交流集中于信息本身,而无视其他五种要素时,语词本身就凸现在人们面前,于是,语言的“诗的功能”就起主要作用了。这种“诗的功能”促进了语言符号的可感知性,打乱了符号(能指)与对象(所指)之间的通常关系,而给予语词符号本身以某种独立的价值。所以,“诗学”只有在语言被置于对自身的清醒认识时才能存在。雅各布森区分了暗喻和转喻:暗喻是一个符号对其中一个符号的“替代”,因而二者有相像性;转喻则是一个符号与另一个符号在某一点上的“联接”。现实主义小说倾向于转喻;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诗歌则倾向于暗喻。他还认为,日常说话与写作是选择大致相等的语词符号组成句子以传达思想,完成交流功能;做诗则不仅选择,更重“组合”,在组合中要对所用的语词的声音、意义、节奏和内涵造成的相同性、对称性、平行性等十分关注,它是交流功能减少到最小程度的结果。
     俄国形式主义学派又分莫斯科与列宁格勒两个分支。莫斯科小组除雅各布森外,还有鲍格特里沃(P.Bogatyrew)、维诺库尔(G.O.Vinokur)等。列宁格勒小组则有雅库宾斯基(L.P.1akubinsky)、艾享鲍姆(B.Eichenbaun)、什克洛夫斯基(v.Sklovsky)等人。形式主义学派把语言学的结构原则运用于文学和美学问题,特别注重于文学作品形式和结构的分析。如什克洛夫斯基认为艺术的目的是传达对事物的直接经验,艺术的手法是使事物陌生化,(疏远)、使形式受阻碍的手法,所以,诗歌的特点取决于对语言材料进行安排和加工的手法,诗歌因而可定义为“一种语言结构”,一种“受阻碍、被约束的语言”;艾亨鲍尔提出用“母题”来解释“情节”范畴,他认为,情节是借助母题的功力、母题的互相连结而构成的。特别要提到的是另一位俄国形式主义者普洛普(V.I.Propp),他于1928年出版了《民间故事的形态学》,该书把一切民间故事都归纳为七种“行动领域”和三十一种固定成分或功能的特殊方式的结合。这种结构主义分析方法后来对欧美,特别是法国结构主义者影响很大。
     布拉格语学派的代表人除了雅各布森外,还有杨·穆卡洛夫斯基(Jan Mukarovsky)、弗利克斯.伏迪卡(Felix Vodicka)、特鲁伯茨柯依(N.Trubetzkoy)等人。布拉格学派把俄国形式主义推进到现代结构主义阶段。如穆卡洛夫斯基认为,艺术是一种符号事实,在此意义上,结构主义美学可以看作一般符号学研究的一个部分。艺术是一种“功能的结构”,艺术结构的发展是连续的和以内在合法性为特征的“自我运动”;当然,艺术并不与社会隔断联系,也不只与创作者个人相关,它总是在某种社会环境中为了公众而被创造出来的,作者若离开了一定的条件(时间、地点、观赏评价者),就不可能具备美学功能。此外,布拉格学派比俄国形式主义学派更强调艺术作品结构的统一性,他们把作品的各种成分看成是一个充满省略的整体的功能,作品中某一特定成分起着决定性作用(主因),它“改变”着所有其他成份,使它们受自己的支配,并显现为作品的基本、统一的特征。
     结构主义的高峰是以法国学派为代表的。其中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四五十年代,第二个阶段为五六十年代。
     第一阶段以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Levi·Strauss)为代表,是结构主义人类学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雅各布森与列维·斯特劳斯在美国相遇,雅各布森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思想极大地启发了列维·斯特劳斯,使他系统地吸收了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原理、概念、方法,来建立其独特的文化人类学体系。他认为,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与语言现象一样,是各自深层结构系统的表现形式,正是深层结构制约着系统的功能,决定着社会、文化事物的外在形式和意义。他通过对南北美洲许多印地安原始部落的实地考察与研究,发现并描述了原始人类心智活动规律、系属关系、图腾制度和神话传说等的深层结构。他发表于五六十年代的《结构人类学》与《神话学》都是结构主义人类学的典范著作。他认为神话是一种语言,是具有语言与言语、共时陛与历时性双重结构的特殊语言。它由“神话素”构成。神话的意义不存在于单个神话素中,而存在于把神话素结合为一体的关系和方式中,即其内在的共时结构中。神话的深层结构和意义是稳定的常量,而在流传过程中产生的各种神话变体则是变量。对神话的结构分析就是要透过众多的变体找到其内在稳定的结构——两项对立关系及其“中间项”。结构分析遵循简化、三维阅读比较,及系统和转换三项原则。神话的深层结构归根到底是由人类先验的“下意识结构”决定的。列维·斯特劳斯对神话的结构分析以及他所建立起来的结构主义神话理论和原则对美学和文学批评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第二阶段以罗朗巴尔特(Roland Barthbes)为代表,是结构主义的文学批评阶段。在他前后的重要结构主义批评家还有茨维坦·托多罗夫(Tzvetan Todorov)、格雷马斯(A.J.Greimas)和热拉尔·热奈特(Gerard Genette)等人。托多罗夫曾对卜伽丘的《十日谈》作“语法”分析:他把人物当作名词,人物特征当作形容词,行为当作动词,因而认为其中每个故事都是这些“语词”单位按不同方式结合起来的句子。这样,故事的实际内容被排除了,剩下的只是干枯的“语法”结构。格雷马斯则把普洛普照对民间传说的“形态学”归纳进一步概括化,用主体与客体、授者与受者、副手与对手等六个“行动者”单元取代普洛普的七种“行动领域”,使结构分析模式更为简化。巴特尔把结构主义语言学系统地引进文学批评,认为文学作品就是一种语言行为,所以应借助语言学来建立文学批评的学科。他把文学作品看作是一个大“句子”,把句子作为一部小“作品”。语言学给文学作品分析提供了“描写层次”的概念,分析作品的第一步就应区分作品的“描写层次”。巴尔特主张用三个层次来描述叙事作品结构:(一)功能层,研究基本的叙述单位及其相互关系;(二)行为层或人物层,研究人物的行为及其分类;(三)叙述层,研究叙述人(不同于“作者”这个活生生的人,而只存在于具体作品的叙述符号中)、作者和读者的关系。文学作品本质上具有对话性,是作者与读者间的一种对话和问答。巴尔特认为,文学语言与自然语言一样,由两个基本程序所确定:在不同层次上语言的分割与归并,亦即形式和意义。分割导向读者的横向阅读,归并导向纵向阅读。他还认为,文学作品是语言行为,它不是模仿,而是受它所包含的逻辑(语言)的支配。罗朗·巴尔特把自己的理论运用于批评实践,对《包法利夫人》、拉辛的悲剧等都作了结构主义的分析,如他把拉辛的全部悲剧归结为“A对B拥有全权。A爱着B,却不为B所爱”的抽象主题公式。热奈特又在巴尔特的基础上有所发展,他严格区分了“记叙”(作品中事件的发生的次序)、“史实”(事件在实际上的发生次序)与“叙述”(叙述行为本身)三个范畴,并提出叙述分析的五个类型:(1)“次序”,指叙述的时序;(2)“延续”,指叙述对各种情节的剪裁、扩展、归并、悬置等;(3)“频率”,即对事件作叙述的次数;(4)“心境”,又分“距离”(叙述对素材的处理方式)与“角度”(叙述者的视角及其与人物的关系);(5)“语态”,关于叙述行为本身,指叙述者与被叙述者的不同联系方式。
     结构主义运动从索绪尔开始,经莫斯科——布拉格——巴黎而于60年代中后期鼎盛。结构主义派别林立,但有三点基本看法是一致的:第一,认为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取决于其内在结构(各成份之间的关系)及其在较大的社会、文化系统中的地位(与其他现象的关系);第二,社会、文化现象是有意义的客体和事件,因此可以将其作为由能指与所指构成的符号系统来分析;第三,结构主义具有反人本主义性质,反对把个人看作意义的创造者,相反,意义只存在于非个人系统的诸种关系之中。
     结构主义的优点在于:(一)打破了文学的神秘主义观念和纯主观主义的文学批评和美学理论;(二)结构主义的方法吸收了现代系统论的某些思想,具有一定的科学价值;(三)结构主义致力于寻找各种文学、美学现象背后的规律——关系、结构和功能,有利于理论的深化和系统化;(四)结构主义是对现代人本主义、特别是对把个人自由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的存在主义思潮的一个反拨,客观上包含着某些向历史唯物主义(个人受一定社会关系支配)回归的因素。但是,结构主义的缺陷也是明显的:(一)切断艺术同现实、同社会生活的血肉联系,表现出浓厚的形式主义倾向;(二)哲学基础根本上还是唯心主义的,如列维.斯特劳斯“下意识结构论”即是一例;(三)破除了浪漫主义的主观神秘化倾向,又陷入了客观主义的神秘化倾向,无视艺术创作的主体性;(四)简单地搬用语言学的现成规律来解释无限丰富的文学、美学现象,有削足适履,牵强附会等简单化的弊病。正因为如此,结构主义思潮在70年代以后就开始走向衰落。

回复 (2) | 收藏 (0) | 2448 次阅读 |
标签:

mrbig (摩洛哥)

男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