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不一定知道的正是我所好奇的

分享电影背后的故事

http://i.mtime.com/msr01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姜大卫:《保镖与我》 全文

游牧人·芳汀 发布于:

这是姜大卫本人亲自撰写的一篇拍摄手稿

鞭炮一响大吉大利(一)

四下里静得连根针掉到地上,都会有如晴天霹雳(抱歉,吹牛吹惯了,总忍不住夸张)。我昂首阔步(其实心里真有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直向无敌庄大厅里走去。

大厅里,长方案后面,坐着井伯伯(井淼),李菁跟狄龙,我---姜大卫,得蛮不在乎,吊儿郎当地穿过无敌庄天井,进入大厅,直趋方案的面前。

平常这点路在我脚底下,三步两步就走完了,这会儿却突然变得像有十万八千里之遥。我蹩着气直往前走,心里想,快点放鞭炮,快点放鞭炮。

「卡……」「劈哩叭啦,乒乓……」

在长方案面前,我及时煞住了车。感谢上帝,总算OK了,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有要瘫痪的感觉。

这是拍「保镖」的头一天的头一个镜头,也是我拍戏以来,头一次有这么严重的紧张的感觉。

电影圈最迷信,一部戏的第一个镜头--所谓开镜--一定要一气呵成,不能吃NG。假如不幸吃了NG,那大伙心里对这部戏,就会蒙上一层阴影。

一个镜头拍下来,顺顺利利的OK了,就放一串鞭炮,以示大吉大利。我虽然不是初跨进电影圈,也不是头一次当男主角(「死角」里我是第二男主角,游侠儿里我是第一男主角)。可是,让我在一部戏里的第一个镜头里,唱如此长时间,近距离的独脚戏,可还是有生以来的头一遭。



我们的张导演 (二)

我真幸运,我常想。

凭我既瘦得猴,又不学无术(老友狄龙对我的评语),怎么也不敢作当大主角的美梦。自己衡量衡量自己,想想充其量爬到个二,三流武师的地位,已经很不得了(当时我是在银幕上连正面都拍不到的「幕后打手」)。

老天爷安排了我认识了一个人--心目中的偶像,武侠片首席百万大导演--张彻。

我跟张导演,说得俗气点,真是有缘。(他属猪,我也属猪,张导演比我整整大两轮)。说不出什么原因,我们(包括狄龙)在一块,真是无语不谈,他告诉我们武侠秘诀,教给我们电影理论,纠正我们的表演方法,他跟我们畅述他的过去,他的未来,也倾听我们的谬论,忍受狄龙的不咸不淡国语,于是(我不知道我在张导演眼里,究竟是什么模样),「铁手无情」,「独臂刀王」,张导演都给了我机会。

「死角」,让我做了第二男主角。「游侠儿」更让我自我发挥。「保镖」的剧本派下来,我演男主角骆逸,是个善良正直,情感丰富的游侠。张导演告诉我,这次让你试着试着扮演一次你自己。

我没敢告诉他,演别人容易,演自己难。

演别人嘛,演戏就是演戏,加点「帅」的小动作,夸张夸张表情,揣摩一下别人的心情,意境,把自己溶进去就是了。假如演自己,那可够麻烦的,不能做作,不敢夸张,自己就是自己,唉!难。

虽然,我跟张导演情同父子(我完全认为),可是我还是有些话,不敢坦白招供,其实,凭良心说,我那儿有「保镖」里的骆逸那么可爱?说我像「游侠儿」里的游侠儿,那还差不多。


狄龙这家伙(三)

狄龙这家伙真无聊,不知道他活着是干什么的,说演戏不像演戏,说打斗不像打斗,一天到晚四处闲荡,活像个「四不像」。要气狄龙很简单,就照着这几句唱,准保气得他只知道笑。

我跟狄龙,可真是地道的老友记,打从拍「死角」起,俩人就完全以「死党」姿态出现。后来他拍他的「鹰王」,我拍我的「游侠儿」,虽然拍的戏不同,可是还三天两天地碰一次头,出去疯一阵,或者是关起房门躲在屋里鬼扯一通。

现在可好了,我们的张导演又让我们合拍「保镖」,这下子,我跟狄龙,可又有乐可逗了。

我跟狄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我记忆所及,我们俩是一见如故。他爱骑摩托车,我酷爱八百年前的陈年汽车(「死角」里的「老爷」,就是我的理想(现在可被我买过来了),我们俩第一次约着一块儿玩的,就是他的摩托车跟我的老爷汽车飞车比赛(当然这种比赛,现在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

我跟狄龙,有很多共同的爱好,比如,爱赚钱,爱花钱,爱没事打抱不平(自以为),爱吹牛,爱整人(非恶意),可是唯一有一点不同的,就是交女朋友。

狄龙说:交女朋友多麻烦,又花钱, 及受气。这点我跟狄龙相反,交女朋友嘛,从一而终,情要专。看我,交的女朋友多好,又替我省钱, 又替我出气(听我的废话,唠叨,怨言而不插嘴)。

在「保镖」里狄龙为了爱李菁,不惜跟武功比他强的我大打出手。而我呢?本来还没有什么,可是日子一久,由于天天面对着温柔甜美的李菁再加上狄龙没完没了的歪缠,于是,潜伏的情感,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居然把命都赔了进去(生命虽可贵,爱情价更高)。伟大的爱情!


物似主人形 (四)

说到爱情,我在「保镖」里倒有两段,一段是对李菁, 一段是对马。

我从小就爱马,爱到什么程度呢?爱到骑到马背上还不算,总希望能拥有它。这个希望始终没有实现,一来养马费用惊人,我没钱,二来我这爱马之人,虽爱马,却不懂马。

自从参加拍武侠片之后, 我才开始正面地接触马,可是跟我在一块的马,总不是固定的哪一匹,所以把我对马的热爱,都几乎磨灭了。没想到拍「保镖」,倒使我过了一次养马瘾。

在「保镖」里,我饰演一个四海为家的游侠,全部家当,就只有一把长剑,和一匹千里马。这匹马跟我情感深厚,我也宁可自己饿肚皮,也得让马先吃饱。我们同甘苦,共患难,彼此虽无话可谈, 可也无所不谈(当然是它听我的)。

为了要让这匹马跟我真有感情,所以拍「保镖」的这段期间,我几乎天天跟这匹马为伍。这是一匹怎样的马呢? 说起来来头不小,就是当年跑马地的英雄好汉——「丰收」是也!

「丰收」,全身灰白,夹着黑圆班点,四肢挺直,身形英俊(一如它的主人——我,嘻)。踏起小碎步来,抬头挺胸,神气十足, 跑起来更疾如闪电,迅如流星(难免夸张)。我能跟它「出双入对」,真是荣幸之至。

「丰收」真冇得顶,我到那儿它跟到那儿(在戏里),不用绳拴,不用「物质」引诱(坦白说一句,它谁都跟)。可是它实在令我生气,我天天用方糖贿赂它, 结果, 我拍「保镖」,两度受伤,,全是「丰收」所害。

人说「物似主人形」,我可不承认,「丰收」那一点像我?


卖马记(五)

为了宝贝「丰收」,我实在受不了冤枉气。

在上水拍外景,一拍就是一个多月。有我的戏的时候,我自然是忙于看剧本(先声明,剧本一发下来,我就用过功了,再看只是复习)又忙于化妆的,没我的戏的时候,假如老友狄龙闲着,我们就来个小型赛马会。俩人各骑各的马,在上水的山坡上,公路边大跑特跑。

坏就坏在不拍戏的时候,「丰收」也跟着我,而这个不识相的「丰收」,又常乘人一不留神,它就往镜头前面站。于是,马上就可以听到有人叫:姜大卫,把你的宝贝带走。

「丰收」虽然如此「可恶」,但是我对它「爱苗深种」,却是拔也拔不出来了。

在「保镖」里,有一场感情最浓烈的戏,就是卖马。
我是个四处流浪的侠士,想找份固定的职业,却怎么也找不着。想当镖局的保镖,人家提出来的要求就是人保或铺保。我是个流浪汉,谁肯保?

好,找不到工作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饭吃。我自己没饭吃倒还事少,「丰收」没饭吃就可怜啦!眼看着「丰收」一天瘦似一天,我还真小刀挖心(心疼)。为了马儿好,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卖马。

我把「丰收」牵到镇上一家卖牲口的地方,那掌柜的把「丰收」批评得一钱不值(我真想揍他),然后给了我四钱银子,「丰收」就属于他了。我看着「丰收」,「丰收」也看着我,可是,为了「丰收」能有粮草吃,我一狠心,扭头就走。

当时我鼻子好酸,想哭,可是,英雄有泪不轻弹,男子汉大丈夫,岂可哭哭啼啼婆婆妈妈?我把心一横,拿起四钱银子就往客栈里一钻,喝老酒去了。

武林高手(六)

有人说,跟好的演员演对手戏,能把自己的戏带出来。我举双手赞成,可是得有所说明。

像在「保镖」里,开头有一场戏,是我跟井伯伯(井淼)、李菁、狄龙共进晚餐。这场戏好是好,可差点要了我的命。

他们三个都是武林高手。井伯伯是银坛老将,演技精湛(「烽火万里情」、「故都春梦」是有目共睹的。李菁是当代影后,演来生动自然,自是不在话下。狄龙这家伙跟我老友一场,平时常挨我「臭」,我可不得不承认他之能数度担任男主角,自是有他过人之处。

好了,我是为了求职,夜闯无敌庄的嫌疑犯。李菁跟狄龙都以为我是施行反间计的歹徒。井伯伯呢?则冷眼旁观。四个人言来言往、针锋相对。我被夹在三个武林高手中间,实在穷于应付,真巴不得地上有个洞,好让我钻下去。

这场文戏拍了四天,我不但受了四天的精神威胁,还挨了四天吃鸡苦。

「保镖」里这餐晚饭,是我饿了四天四夜(钱都买了马饲料,喂了马)之后的首次进食,照理应该是狼吞虎咽,霸着桌上的全鸡据案大嚼,可是这四天戏拍下来,天天吃鸡,时时吃鸡,我这会已经创下了连吃十二只鸡的记录了,那儿还狠得起来?早就望鸡生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场戏之能够四天拍完,我畏鸡之余,还得感激它们。因为,假如不是有这些鸡在我面前做缓冲,那我被夹在三个武林高手中间,恐怕戏还没演出,人已经紧张过度,晕倒了。



三角恋爱(七)


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吊儿郎当,凡是一涉及感情,我可是很认真的。这一点,《保镖》里的我,跟我本人很像。

在《保镖》里,我——骆逸,无意间插进了李菁——云飘飘、狄龙——向定之间,我一直压抑自己,不让自己的情感泛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认识云飘飘,是我和尚定的一场械斗里。向定在剑术上,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云飘飘看出来了,可是云飘飘为了顾全向定的面子,没说出来,只是用她的温柔和微笑,制止了我们。

我当时心头一震——这个女孩子,好完美。我走投无路之际,把爱马卖了。这在我,是一个深沉的打击。我走进客栈,用卖马的钱,光填饱了肚子,再用酒精麻醉自己。一切都看在云飘飘的眼里。她替我赎了马。

当她把马送回到我面前的时候,刹那间,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在喉咙里,挤出了,你…………为什么…………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她,可是,我知道云飘飘是向定的未婚妻。虽然向定老找我麻烦,看我不顺眼,可是我也知道向定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爱云飘飘。所以,歹徒(陈星)欺负云飘飘,而我适时而至,打跑了歹徒,在向定的直觉上,完全是情敌在采取争夺战术。

我不怪他。云飘飘、向定和我,我们三个人之间的情感,已经逐渐明朗化了。我不敢肯定云飘飘对我的情感,但我对云飘飘的情感,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我关怀云飘飘,为了云飘飘将来的幸福,我也关怀向定。为了保护云飘飘,为了向定,我————这个在情场上迷惘的流浪者,只有牺牲了自己。


七层高塔救狄龙(八)

说起牺牲了我自己,我得把我的牺牲地点和经过,大大地描绘一下。

我这个为爱情铤而走险,做了外团保镖的保镖,为了救情敌,在古塔前被上面的歹徒围住了,这个古塔高达七层,里面幽暗阴森好不恐怖。

我在塔外跟歹徒打了将近一个时辰,好不容易把歹徒歼灭了,可是发现向定(狄龙)被歹徒逼进了古塔,陷在重重包围之中。

于是,我飞身上古塔的第三层,先调开向定背后的敌人。众歹徒一见我插手,就转移目标冲着我冲杀而来。我施展神威(不怎么样),打完第三层打第四层,一直打到第七层,跟我打的人越来越少(全被我打死了),到了第七层,我已经负了伤(非铜皮铁骨之故),还跟贼头谷峰大决斗。

向定还不知道好歹,拼命喊不要我帮忙,他要自己动手。其实他早受了伤,那儿打得过谷峰?我要不为了云飘飘,才不帮这个忙呢!

我忍着痛,挂着谷峰掷过来穿我胸膛的棍尖,把谷峰从古塔顶层踢了下来。我满身的血,踏过塔里满地的死尸(向定要扶我,被我拒绝了),连爬带滚的出了古塔。云飘飘赶了过来,可惜她只看到了我挂在嘴角的仅存的微笑。

这是主戏,也是「保镖」里最高潮。而这个古塔呢?也是所有古装外搭实景的最真实昂贵的一场景。

据说这么一个七层高塔,居然花掉了邵氏十二万港币,吓人。不过这个古塔搭得可真好,厚厚实实的,比很多正式的塔,要坚固得多呢!


张导演特殊手法(九)

花钱得花在刀口上。像公司花了十二万港币的高塔,就非常非常的值得。

我们的张导演,在这七层高塔里所安排的几场打斗,那可真是「犀利到极」。七层塔里,每一层,每一组的打斗都不同,层出不穷的变化,不但到时候会让观众目不暇给,就是我们这些个「当事人」,当时都打得眼花缭乱,非常辛苦。

张彻导演对「保镖」的处理手法,有很多地方,是非常大胆的。像-----

我第一次看到云飘飘,张导演用EOOM镜头,表示我和云飘飘之间,将要产生微妙的情感。之后,我们每在一块,EOOM镜头就把我们带到一个轻柔美丽的境界里。

凡是遇到打斗里有新奇的招数,张导演就用快格拍(放出来就是慢动作),打斗的过程,就会很清晰的摆在观众的眼前。一般武侠片里的打斗,都是用慢格拍的(放出来动作的速度会加快),看起来虽然打得又快又狠,可是有的时候,一些个好招数,会让人在来不及看的时候给错过了,那多可惜。

张导演的设想真周到,他安排设计的打斗,不但要人看到,还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只可怜我们拍的人,在拍的时候可苦啦,非但不敢马虎,还得特别小心,否则打错了可贻笑大方。

噢,对了,张导演还给我安排了一段非常「罗曼蒂克」的回忆,这段回忆虽然是在我临死的时候产生的,可是,由于它的美,使我的死,却蒙上了一层粉红色的色彩。


死出风头(十)

记得我小时候,怕死怕得简直没出色,做梦也不会想到,长大了会跟「死」结了不解缘。

小时候,哥哥(秦沛)跟我,常穿着大人的衣服当古装,学京戏里的人走台步。有一次我老哥跟我说:「咱们别学古人了,古时候的人都死啦,我们一学,不都成了死人了吗?」

我这位老哥是信口开河惯了的,可是我当时一听到死人两字,吓得腿都软了,赶紧脱了衣服,就哇哇大哭。现在想想,我几乎在每部戏里的演出,都逃不过一死,真是不可思议。

小时候不算,长大了进了电影圈,几乎天天「死」好几次。做武师的时候,要不就替人打,要不就做小兵,总是一出场就死。假如一天赶好几部戏,可不就「死」好几次?

后来演「铁手无情」、「独臂刀」又「死」在别人的刀下。演「死角」,为了朋友(就是老友狄龙),为了正义,年纪轻轻的活活被人打死。「游侠儿」里呢?这个游 侠儿一向寻人开心,整人冤枉,结果没想到最后自己做了个圈套,把自己给套进去了,也少不了一死。现在的「保镖」,为了爱情,也为了正义,甘愿牺牲小我,完 成大我,死,还是死。

不过看看自己死了那么多次,倒也死得挺有价值,起码给了我些感触。我觉得我在「死角」里,死得很可怜,一个牺牲在畸形社会的年青人,死得冤枉而没有价值。「游侠儿」里的这个游侠儿,却死得值得,他为伸张正义而死。

「保镖」里呢?我死得好,死得伟大,为正义,为爱情!
自己说自己死得伟大,不能作数,还是等各位看了「保镖」,以后再说吧!嘿,难为情,「死」出风头。


(全文完)

保镖 Bao biao(1969)

7 .6

保镖(1969)

影评(12)

收藏(53)

回复 (3) | 收藏 (4) | 332 次阅读 |
标签:

游牧人·芳汀 (河池)

女 31岁 双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