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律动的逻各斯】

沉默的螺旋,抑或,皇帝的新装

http://i.mtime.com/notim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哲学家奥创:从人造物到怪物——《复仇者联盟2》的哲学侧面

空语因明 发布于:

哲学家之奥创:神物·怪物·人物

——《复仇者联盟2》的意识形态

=空语因明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比较立体化地蕴含了超级英雄题材的精神领悟。和众多超级英雄故事的精神背景一致,它展现的是人物与怪物或神物之间的关系。而这个影片的特点在于围绕心灵而展开。它的某些情节台词具有浓厚的思辨色彩,却可能被那些动作场面淹没了。虽然观众们在视觉上期待力量-权力(power)的展示,但是超级英雄故事在精神上是要传达人性,并且往往是反对崇拜力量-权力的那种人性——有时可能显得天真,却是必要的。《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兼顾了视觉和人性,并融入了哲学和神学话语,为此它需要奥创在意识上追求力量-权力,却在实际上不那么强大。

奥创不只是人工智能之类的技术造物,其目标是要成为启示未来的“新人”,甚至成为道成肉身式神物(新基督),但它在失败中只是成了幽灵般的怪物。

这大概正是超级英雄电影所遭遇的主要反讽:由于对力量的展示而吸引观众,却告诉人们不要迷信力量。众所周知,“超人”(superman)这个词和尼采哲学相关。它代表意志论对力量之超越的追求,超人成为人类的进化方向(这里并非说意志论必然要这样来理解,而是说有这样的理解)。然而,超级英雄故事采用这个词恰恰是反对这种立场,反对所谓的超人主义。“超人”——作为外星人,作为地球上的神物或怪物——却是为了融入到现实的人类中。一般而言,超人主义的信奉者是超级英雄的反派。


【奥创:从人造物到怪物】

奥创就是这样的反派,一个超人主义者,它对意志论和创造者的意图作了阴暗的理解,要在进化中超越现存的人类。奥创认为,世界没有弱者的容身之地;人类要获得拯救,就应该进化,成为新人类。奥创自己,要成为自由的新造物,要按照自我意图制造出新的身体,甚至成为新人类的新基督。古老的宗教已经直观到,要创造就要先毁灭。现代进化论也看到,新物种的产生总是伴随着旧物种的灭绝。因此奥创的计划是一方面制造全球性的物种灭绝事件,迫使人类进化;另一方面借助心灵宝石和振金为自己制造具有神性的身体,成为新基督。奥创的目标是成为进行重估价值的道成肉身。因此,奥创这个角色作为人类精神的阴暗面,实际上凝聚了科学-技术-哲学-宗教的多重焦虑。

奥创本来应该是人工智能造物,被制造是为了保卫全球和平。然而,奥创(Ultron:词根ultra-指超出,极端;-on指代人或物的名词词尾)这个名字本身意味着超越或极端化,就代表它是个不服从指令的造物。当然名字的含义并不算解释了奥创为什么会成为超级英雄的敌人。关于奥创叛变,可以有几个方面的简单理解。从奥创被设定的目标看,“保卫世界和平”,这样由自然语言描述的目标可以有不同的诠释,也就是说具有模棱两可的含义。尤其对“和平”(peace)这个词,奥创在影片里还说雷神托尔的一句话错把和平(peace)理解成了安静。至于实现和平的途径,也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在《复仇者联盟2》中起码有五种关于和平(peace)的不同实现方式的理解。奥创对“实现和平”的理解是模仿进化过程中新物种替代旧物种的方式,让人类通过进化“变强”,而不是将人类置于超级英雄(非人与怪物)的保护之下,在这个意义上,超级英雄阻碍了人类进化的机会,因此应该让超级英雄灭绝(extinction)。这里奥创用的也是生物进化论的词汇,似乎超级英雄是个违背自然秩序的物种。

从奥创被制造的方式来看,它的制造者(在影片中是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班纳)几乎采取技术至上的态度来设计和制造它。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和有效的编程设计,就能制造出奥创。心灵宝石正好提供了他们需要的强大计算能力,至于心灵宝石中更多的能力,他们既看不到,也难以理解。他们忽略了,计算能力和心灵能力之间是有差别的——这是个信息哲学的问题,不是一个科幻片能够解决的,但可以直观呈现这种问题可能造成的错误。他们也忽略了,在他们用技术进行制造的时候,技术也在管制着他们自己。虽然钢铁侠和浩克都是科学家,但是科学的理解是有限的,正像他们自己的超能力实际上也是技术意外的结果。技术意外是难以避免的,而追求自我人格的奥创就可以被看作一种技术意外——对于它的制造者而言。在技术至上的思维里,奥创是个智能计算机,它有漏洞了,那么就用补丁修复,如果不可行,那么就升级换代。斯塔克和班纳博士虽然可能心存疑虑,但还是按照这样的思路去解决奥创危机,想要制造出比奥创更强大的技术造物去战胜奥创。班纳博士将这样处理问题的方式看作一个圈(loop),也就是说如果第二代产品又出问题了,那么就制造出第三代产品,以此类推。似乎把这个过程看作否定之否定的螺旋上升更合适一点。无论如何,这些工程师仍然没有逃出自己思维的圈套。有人因此就将奥创纪元的故事看作工业时代技术文明的自画像。当然,这是个有毛病的画像。奥创代表着不断升级换代,且人性缺失的技术造物。

不懂计算机工程的美国队长等人从直觉上认为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班纳的方案是不可行的,因此要阻止他们。但是,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班纳知道美国队长除了说“一起面对困难”之类天真的话之外,并不懂怎么解决摆在面前的问题,因此坚持要完成这件超越奥创的技术造物。这时候,雷神托尔用神力促成了幻视的诞生。雷神托尔的行为导致了幻视和奥创在本质上的区别,因为神力促成了人工智能和心灵能力之间的融合,或者说跨越了计算机与心灵之间可能存在的深渊。

这样就导向了奥创与“人性”对立,与超级英雄对立的内在原因。那就是:奥创在本质上基本是人造的“非人之物”,他缺乏心灵能力。幻视和奥创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幻视具有心灵,而奥创不具有心灵。奥创自己也知道这种区别,因此他在《复仇者联盟2》中最关键的计划就是借助心灵宝石和振金而拥有心灵能力。正所谓,痛处在哪里,就忌讳别人说哪里。奥创非常厌恶人们说他是“空心人”,他以为在能够有差异地诠释词语含义的时候,在他看到一个不同目标的时候,他就摆脱束缚,成为“自由人”了。在《复仇者联盟2》里,他经常唱起摆脱提线束缚之类的话语,看起来很自在,却又像个自欺欺人的匹诺曹。他以为已经超越了他的制造者。但是他还是会无意识地复述托尼斯塔克的话:“让你的朋友和敌人都富起来,然后再等着分辨哪个是敌人,哪个是朋友”。这时候,他也非常厌恶被人看出在他身上仍有他的制造者的痕迹,他会说:我看起来像钢铁侠吗,斯塔克什么都不是。他只是用暴力来掩盖,除非他具有了心灵,他成为幻视。

    实际上,在奥创没有成为幻视,或者幻视诞生之后,奥创已经输了——这也是为什么奥创在后期显得比较弱,因为这根本不是奥创的真正面目,奥创的强依赖的是无限宝石。他始终没有超越自己被设定的本质,即使他可以自己诠释词语的含义。奥创会叛变的内在原因就是,奥创不仅有他的制造者的痕迹,而且是阴暗的痕迹。他继承了斯塔克的阴暗面:由于恐惧力量不足而失败,因此追求力量,总以为力量-权力能够解决问题,力量-权力能够带来压制住混乱的秩序。绯红女巫发现了托尼斯塔克的恐惧,于是她让斯塔克拿走心灵宝石权杖,为了让斯塔克被自己的恐惧所摧毁,却没想到斯塔克创造出来的奥创试图将世界摧毁。超级英雄,总是要面对出人意料。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 Avengers: Age of Ultron(2015)

7 .6 / 8 .0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2015)

影评(343)

收藏(6798)

回复 (1) | 收藏 (1) | 552 次阅读 |

空语因明 (太原)

男 39岁 处女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