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律动的逻各斯】

沉默的螺旋,抑或,皇帝的新装

http://i.mtime.com/notim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知识的诅咒?或不及格的诅咒?——灭霸的生态恐怖主义

空语因明 发布于:

萨诺斯的生态恐怖主义及其命运悖论

——从《复仇者联盟3》看萨诺斯的定位

——知识的诅咒?或不及格的诅咒?

=空语因明

 

萨诺斯=灭霸,作为漫威电影宇宙目前反派里最被熟知的陌生人,应该是《复仇者联盟3》当之无愧的主角。然而,他却似乎没有之前风闻的那样强大。当他出现的时候,时强时弱,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灭霸和他的势力的表现,似乎败给了制造风闻的想象力。似乎,终究,复仇者联盟并非如热血动漫那样,让人们去观看单纯的力量释放,避免让人以为它只是要满足浮浅的畅快,而是融进人文情怀。

人文情怀中内在的正义观是要反抗任何超越常人的力量。萨诺斯作为这种力量,采取了科学和神话的双重名义。大致看来,这样的双重名义分别对应的是:生态恐怖主义和古典悲剧设定。它们可用于解释萨诺斯的动机和人格。

萨诺斯收集无限宝石,消灭半数生命的做法,是一场生态恐怖主义行动。生态恐怖主义是依据或为了实现某种生态理想,而采取极端行动。萨诺斯不是超级英雄电影里的第一个生态恐怖主义者,DC电影里的毒藤女和复仇者联盟2里的奥创,都算是生态恐怖主义者,不过萨诺斯确实比他们要强大。萨诺斯依据和要实现的生态理想是生态平衡,或生命与环境要达到平衡。

萨诺斯的做法似乎并无多少“深刻”可言,他所依据的科学原理已经在中学生物课本里了。正如中学生物课本讲到的那样,自然界达到生态平衡,有多种方式去限制种群的扩张,比如疾病,天敌,消耗资源的能力等。而人类——智慧生命的发展是在努力打破这些限制,从而会打破平衡。结果是种群过度扩张,当消耗资源的能力超过了资源更新的能力,自然就走向了“衰坏”。当人类之外的其它物种的种群破坏生态平衡的时候,人们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屠杀”那种种群。比如近几年的“美国大鲤鱼”,还有中学课本上讲过的“澳洲野兔”。人们甚至会带着欢喜,享受这种“屠杀”。然而,在更大范围内“破坏”自然平衡的,似乎恰恰是智慧生命——人类。他们肆无忌惮地赞颂自己的生命欲望,把尽其所能的生育当成一种权利,造成人口泛滥。这时候人们会意识到,限制自身的做法是“邪恶的”。于是,灭霸就作为“邪恶的”出场,消灭半数人口,以保卫生态平衡法则。

萨诺斯要实现的是“生态法则的正义”,却要被当做“邪恶的反派”。这大致就是所谓“知识的诅咒”。灭霸自以为是因为领悟到了生态平衡法则的科学,见识过破坏这种平衡所造成的生态灾难,所以他认为消灭半数人口,避免对生态平衡的冲击,实际上是站在生命的立场上为生命的利益而利用无限宝石。故而,作为生态恐怖主义者,灭霸的动机实际上与毒藤女和奥创比起来,是截然不同的,后两者是反人类的,而灭霸却是“为了人类”。灭霸应该被看作是在大尺度环境里强行推广“计划生育”政策的公益工作者。站在人类立场上,灭霸依据的是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人类的生殖欲望和消耗资源的欲望的扩张,倾向于超过环境的负载能力。具体的人总是自私的,人类有这种知识,却不甘愿放弃自身的欲望,为了所谓的“平衡”。因此,站在自私的立场上,灭霸才是“邪恶的”,而灭霸要带来生态法则的教训,对于他而言,自私的生命种群,应该才是邪恶的。

萨诺斯和人类之间的正邪关系,就像美国人和“美国鲤鱼”之间的正邪关系。正如《寄生兽:生命的准则》里讲到的,“保护环境”是个虚伪的概念,实质只是保护人类自己;人只是看到把人当食物的种群是邪恶的,但当人成为捕食者时,人自己也将是那样邪恶的生物。当然,《寄生兽》里的这些话是站在寄生兽——捕食人类的生物的立场上来说的,道理是通用的,但立场是不同的。普遍的是,人类的自私性会歪曲法则(逻各斯)。不同的是,灭霸并不是代表某个具体的捕食者,并不想在生态链里占据某个生态位,他想要代表的是超越的法则。不过,“保卫”地球的超级英雄们并不会这样看,对他们而言,灭霸并不代表法则,而只是占据了某个奇怪的生态位:灭霸要消灭半数人类,却不需要为此获得什么利益。无限宝石只是灭霸实现“生态正义”的工具,不算什么利益。从《神盾局特工》第五季可以看到,灭霸之外有个外星人联盟,想要的是在灭霸打击地球之前,尽量从地球获得他们想要的资源和利益。与那些外星人(典型的是克里人)相比,灭霸的规划显然要“高尚”得多。也怪不得灭霸在《银河护卫队》里会贬低指控者罗南的“政治”。那些星系政客们,所想的总是获得他们自己或所属家族社会的利益,而非像灭霸那样维护自然法则的尊严。无论如何,依然,在灭霸不符合人文理想的意义上,他是个恐怖主义者。

作为邪恶的,萨诺斯似乎显然是错误的。只有邻近达到破坏生命与环境之间平衡的临界点的时候,可能才需要降低种群大小,即降低种群中个体的数量。灭霸并没有对地球人类进行这样的调查,因此他消灭半数人口的做法看起来就是依据了片面理解的“法则”。这样看,灭霸不是承载着“知识的诅咒”,而是“不及格的诅咒”——他要是参加“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学”这门课程考试的话,应该会不及格。如果他做过调查的话,他应该看到,早已经有个国度——天朝,在施行计划生育政策了,再对这样有未来主义意识的国度进行惩罚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因此,至少,灭霸应该让天朝维持现状,消灭其它国家的半数,或多一点人口。比如欧美明显消耗了更多资源,所以应该死更多人;日本的人口太多,资源太少,所以也应该死掉更多人口。而且,资源消耗不只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也是制度问题,资本主义制度鼓励人消耗更多资源,因此应该用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灭霸似乎也不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道理,因此他的思政课考试,应该也会不及格。

萨诺斯虽然在人文理想的意义上是“邪恶的反派”,但是他却在实现“生态正义”的过程中尽量符合“人道主义”标准。按照人道主义标准,人们在满足自身欲望,而去杀害其它动物的时候,应该尽量减少那些动物的痛苦。灭霸在“无限战争”里的表现似乎是相当克制的,除了为获得无限宝石而进行的杀戮之外,灭霸并没有扩大杀戮的范围。灭霸用无限宝石手套去消灭半数人口的时候,就像是对半数人口施行了安乐死。这相比人类在面对生态灾难时所设想的做法要“人道”得多。比如电影《2012》,在面对全球生态灾难的时候,人类的政客们想到的是“救生艇伦理”的做法,就是:有钱人有资格得救,穷人去死。奥创在《复仇者联盟2》里设想的方案与此类似,就是:变种人有资格得救,其他人去死。这样的做法是相当偏颇的。灭霸的做法是尽量“公正”,采用随机消灭人口的方法。

不过,即使再“公正”,萨诺斯带来的仍然是生命所恐惧的“死亡”。死亡作为生命不可避免的命运终点,是生命法则的必然侧面,是被所谓“自由人”所忽略或克服的那种必然侧面。故而,哲学家说道,“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关于生存的沉思”。还有所谓大哲带着军国主义的意味宣讲“向死而生”。其实,古老的哲人早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还是有现代的所谓大哲把这种老调重弹,宣传得好像多么高深似的。死亡在本质上限定着生命,就像法则在本质上限定着自然界。人们却在乐观的遗忘精神中幻想生命的崇高。之前在《奇异博士》里,那个堕落的法师也说到,死亡是对人类生命最大的侮辱,因此他幻想着实现永恒——只是他没有意识到永恒的不是个别的生命,而是普遍的死亡。萨诺斯-灭霸,看到的大概是,藐视死亡而过分赞颂生命,恰恰带来的是不自由。只有把“平衡”纳入到生命中,才能实现“自由意识”。

    那个在科学意义上的“自然法则”,和古典的命运法则是对应的,萨诺斯因此代表的是命运。萨诺斯将自己看作是命运的具身。他是古典悲剧中神灵的代言人。命运(逻各斯)的悲剧在他的动机和行动中凝聚,虽然采取的是命运-法则的名义,但拥有的却是悖论的形式:他的善是恶,同时他的恶也是善。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Avengers: Infinity War(2018)

8 .1 / 7 .4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018)

影评(162)

收藏(2327)

回复 (52) | 收藏 (17) | 970 次阅读 |

空语因明 (太原)

男 39岁 处女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