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重建—重建—

你的回复和留言我都会认真查看,只是不一定每个都回复。谢谢!

http://i.mtime.com/orangewat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残酷青春物语》:……的灰

涂鸦刀 发布于:

青春残酷物语 A Story of the Cruelties of Youth (1960) 海报 #1

    在大岛渚那一代中人,其实这样描写残酷青春的人并不少见。在美国有迷惘颓废的一代遥相呼应,在欧洲有学生运动,有革命的虚无与激情。日本经历了战后重建,但高度亢奋的全社会刻苦奋斗与日益走向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后工业的疾速社会更迭,势所必然地造出了被异化的一代。本片所描述的正是这样一个时代的悲哀产物中之一员的残酷青春故事,残忍,冷漠,暴戾,混乱,自我放纵,空虚,绝望……,大岛渚所塑造的这个主人公,就像一头野兽,对整个社会整个人生透露着弃置不顾的冷漠与拒斥。在其对待女友的一系列残忍行为中,充分显露了这一人物所承载的无名愤懑与叛逆的社会情绪,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恨所有的人。动辄滥用的暴力,像一头躁动的兽一样的破坏欲,放纵的缺失道德感的性,人物行为的发泄式失常,革命激情的灰,终至惨死毁灭的结局……这一切,消极的一切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大岛渚对那个灰色青春时代的残酷写真。影片中两个迷惘者的爱情就是一场蚕食游戏,谁都还没有意识到彼此能从对方身上获得到的是什么。影片的叙述手法是相当简练的,人物关系与情节以两个主人公混乱的交往与同居过程展开和推进,但在气氛上却始终弥漫着一股压抑性的紧张,这固然是由于男主人公让人不明所以难以预测的暴力倾向,但也与两人所面对的整个不安混乱的社会环境有关。在许多镜头中人物的脸被人工地半掩在了灯光的阴影中,似乎暗示着人物内心的焦虑,恐惧,残忍与绝望。音乐是特定时代的风格,且有一种寥落与悲伤。在整体氛围上,影片比较精湛地营造出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病态和人物情绪富于攻击性的躁动。作为大岛渚的第二部作品,在思想性与艺术手法上能达到这种水平已难能可贵。

残酷青春物语

导演:大岛渚
时间:1960年
主演:川津佑介/桑野见雪/渡边文雄
片长:96分钟
国家:日本
剧情:
     高中生真琴和朋友在东京夜晚的繁华街头游玩,然后想搭便车回家,一个中年男人答应送她回家,却把她拉到旅馆。真琴拼命反抗之时,恰好被经过的阿清所救。第二天,影院正在上映南朝鲜学生暴动的纪录片,街头正在举行劳动节游行和反对“安保”的学生示威,阿清与真琴百无聊赖地来到水边的木材厂。阿清冷酷的强奸了真琴,却在事后亲切慰抚。阿清勾搭了一个中年富婆,但还是发觉自己爱上了真琴,于是两人同居了。真琴不久怀孕,阿清没有办法,只能用美人计勒索中年男人。真琴厌倦了这种生活,和一个男人上了床。阿清勒索了男人,拿钱为真琴堕胎。后来两个人被警察逮捕,阿清被富婆救出,真琴被送去感化院。阿清狠下心来与真琴分手,却因得罪了流氓团伙而被打死,真琴被一个男人诱骗上车,试图逃走时跌落车下摔死。

“菊花与剑”的艺术导演

  1932年,大岛渚生于京都,父亲在渔场任职,据说是武士之后。6岁时,父亲去世,他在母亲的抚养教育下长大,1950年进入京都大学法学部学习。1959年,他导演了第一部影片《爱与希望的街》,《青春残酷物语》是他的第二部电影。他的电影作品较多,比较出名的有《日本的夜与舞》、《绞刑》、《感官王国》、《爱之亡灵》、《马克斯,我的爱》、《御法度》等。作为日本左派导演,大岛渚比较关注社会。大岛渚既是日本“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也是日本反传统电影的代表,曾经创建过“创造社”拍摄低成本电影,被誉为用武士道精神雕刻着“菊花与剑”的艺术。

演员

  川津佑介演过一些电影,后来也在一些日本偶像剧里演出一些配角。桑野见雪曾和大岛渚合作过几次,曾在大岛渚的另一部影片《日本的夜与舞》演出。渡边文雄曾演出了大岛渚的第一部影片《爱与希望的街》,以后很长时期都曾和大岛渚进行合作,参与了他很多影片的拍摄,如《太阳的墓场》、《日本的夜与雾》、《绞刑》、《少年》等。


  青春的叛逆,肉体的激情

  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阿清对姐辈们说。相对于比他大几岁的姐辈们,阿清对学生运动表现出冷漠的态度。他不仅对学生运动冷漠,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很冷漠,即使和真子做爱,让她堕胎,他都冷漠到残酷的境地。精神如此冷漠,只剩下肉体的激情。这种肉体的激情也很快变的不耐烦,他为了钱和阔太太交往,但很快就厌烦了,想摆脱掉她。这与姐辈们那种革命理想主义激情形成强烈的对比,突现出了个体人性在社会中的残酷。

  阿清和真子肆意放纵着欲望,对性超过了对世界其他一切的关注。这不是他们的错,阿清这样自我辩护。是时代要求他们这样,他们选择了用性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对社会的不满;用做爱的激情来替代对生活、理想、政治的激情;用残酷、勒索、通奸来替换工作赚钱。性成为他们对抗青春、理想、自由的武器,然而却是注定要失败的武器

回复 (0) | 收藏 (2) | 5294 次阅读 |

1297322 (苏联)

男 37岁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