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重建—重建—

你的回复和留言我都会认真查看,只是不一定每个都回复。谢谢!

http://i.mtime.com/orangewat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在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看了两部纪录片

1 发布于:

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正在举行西班牙-中国纪录片交流,有些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一些当代的独立纪录片,恐怕很长时期不会有机会在商业影院放映。就近的人应该尽量去看看。昨天,急赶慢赶才没把上午的那一场《肖像》误了,这还多亏了现场设备出了问题因而延误了半小时的原因。这是一部记录父母关系和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归属感受的纪录片,镜头有很多的呆照,连接一些宁静妇肃穆的日常场景,但是我认为有些镜头中人物姿势太硬了,或者,这样的姿势的镜头太多了。这部影片放映时前面一大段时间,现场失了声(音响问题),倒意外给了我一种奇特的感受。我还以为导演是有意这样设计的。旁边太刺眼的红色字幕与这部黑白纪录片的搭配也让我很不舒服,因此理解上应该不是很完全。不过,这部影片网上是有下载的,有时间应该会再认真看看。我去的时候,看这一部,实际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的,我非常想了解各国关于这种“家庭电影”的连接手法,这部电影就我这次不充分的观看中我没觉察到独特的连接特点。有时候我们往往是通过广泛的观看和欣赏来尽力拾取一些经验性的东西,因此这也就不奇怪。不过总体是不错的。在“家庭电影”中人们会遭遇到一些非常基本的电影主题,比如亲情,小津安二郞的电影其实也可以看作是“家庭电影”,但全是剧情片,梅卡斯把它们拍成了纪录性的实现电影,还brakhage其实也有部分属于,他的形式实验是非常激进的。在当代有很多纪录电影对准了“家庭”,但它们往往是一种问题式的、戏剧式的,就是时间跨度上并不是像梅卡斯那样的用几十年的素材来剪辑和重构往昔的存在,并且牢牢建立在自身极亲密的周遭的“日记”理念。这些电影一般在十年之内,对于电影画面的时间性转化成电影性来说,这太短了。总之,这是就这种非常大的电影门类、主题划分做的两种不选择的创作方法。

 

下午放映了丛峰的《未完成的生活史》 (2010),这一部用180小时的素材(我问的导演)剪出来的4小时的超长纪录片,描绘的是一幅“典型的中国地方生活的画像”(宣传册上可能就这几个词,记不太准了)。我总体上,我觉得这部纪录片还是不错的,但确实是长,4小时对于一部纪录片,或者一部一般意义的电影来说,在世界电影史上并不算什么稀奇。有很多更长的。但是这部电影本身的镜头非常琐碎和“纪录性”、直接性,就是那种基本没有什么艺术美感的DV镜头。这就对观影者提出了挑战,若不是真正被他传递的这种电影“叙事”的含义或者描绘地方生活画幅的电影观念和雄心吸引的话,恐怕很难从头到尾坚持下来。事实上这样的电影似乎“只能”是这样的,它本身展示的内容的“人的生存境遇”的枯燥和电影拍摄过程中的枯燥(问了导演,自己承认)以及影院观赏性的枯燥是完全“异地同步”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虽然说是导演用180小时剪出了4小时,其实还像是没剪一样的,这些镜头不求艺术雕饰完全直击边缘、偏远的时空地域的纪实性和传递某种被另一个世界遗忘和忽略的都市社会背面的政治谋求,规定了它残酷地要求现代人进入这种折磨性的体验,从而得到一种对比和不舒服的差异升华感受的固执形态,它唯有将这三个过程统一在一起,才能显示出这种镜头艺术的历史性叙事的威力或者还有野心。它唯能证明一个导演作者在这样一种行为上的精力和时间耗费才是值得。我觉得,实际上像丛峰导演这样的一些完全超出了城市人观影习惯和电影概念的创作行为,面临着一些远远超出一般人预想的困境。它何以为继?无论是资金还是观众人缘上。这些观众人缘还远不是指那些不经常观看“艺术性”电影而只是蜻蜓点水偶而一观的好奇观影者。昨天下午这部电影放映的时候完全从头到尾全程坚持下来的好像没有一个。有点黑,我不十分确实,但绝对不会超过2的。90座的小影厅大约一直保持在个位数的状态。大多是来来进进,猎奇性地看一会电影放映的一些地方人物的粗野滑稽的底层卑下生活,然后没意思没笑料的就走了的。或者有些终于坐不住了。我自己则在半程中睡了一会(困极了),醒来差不多坚持到了最后的人。这里面应该有一些真正的独立电影热情者。这样的电影我应该不愿意再在影院看第二次。我现在的对电影总是要求更多的艺术性在里面,而丛峰这部电影的价值或者我认为它一般性的电影含义也就主要在于传递了一种不同时空的底层生命沉没、堕落、无奈地局限于荒蛮地域渡过无价值的一生的图景。这样的电影事实和强制招引都市人的行为有时候是很大部分人不愿进入的。城市人现在对电影要求的东西,概括来说,就是唯一的快感。他们看一部电影所购买的交换价值,快感必须是条件性的,没有这个,甚至连免费的他们也不愿进入。这次纪录展是观赏免费的,但精力对每个人却不是。所以,并不有那么多地人来积极进入这种时间的对等性。

 

奇怪的是,我这次观影足够深入体验了一个道理,这也确实是为什么电影院有时被认为具有某种强烈的消极作用而受到一些电影史学者批判原因,即电影在一个黑洞洞的房间里对人实行的完全是残酷的折磨,而不是快感的源源不断的提供。这可能与不同个人观影感受差异有关。我发现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感受,这不是与我昨天看了一部严重缺乏画面的刺激性和激烈的故事趣味的影片有关,早在前几年前我在看《金刚》这样的电影时就开始产生了这样的感受。电影的那种黑漆漆的环境刺得我眼睛痛,但它对将观众的视线注意力完全吸引到银幕来上却是必须的。它的那种在一个锁住的空间中只允许一个视觉景物的闭合和单视点秩序的强暴性真是名不虚传。也许这就是有些人远离了电影院、甚至远离了电影本身的缘故吧。

 

这部电影我没有坚持到最后,可能在离结束十几分钟的时候我出来了,本来准备直接走的,正好在门口碰到了导演丛峰,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导演很客气谦逊。

晚上徐童的《算命》,因为时间关系没有看,回来了。

回复 (0) | 收藏 (0) | 1807 次阅读 |

1297322 (苏联)

男 3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