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我的残缺影评

于我的生活来说,电影永远都是不完整的,这份残缺是种美,更是种永恒……

http://i.mtime.com/ororo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标签 - 贾樟柯

〈中国〉《语路》(“先锋光芒”影展):记录当下理想家的舞台

 

 

 

很多人会觉得六年的光阴在不知不觉中飞快就过去了,正如“先锋光芒”今年已走到了“陆”这个年头。但面对先锋光芒的六年成长,我反而感到是多么的漫长,也许是因为它丰富充实,也许是因为他接近我们,也许是因为它给我们心中注入的纯粹与执着,过去的六年影展的确让我感受到它从关注名导名片到关注佳导佳作的这份真挚与热忱,它从“现实·跨界”到“在路上”,再到今年的“镜容”,足以诠释了“先锋光芒”的自我省思与深博睿智。

 

本届影展的开幕片是近期鼎鼎大名的《钢的琴》,虽然本人极其期盼,虽然本人已提前近十个小时去到现场购票,但实在敌不过优质电影本身的魅力和电影院容量剧烈缩小的威力——失望而终。

 

今天晚上的《语路》是第二部上映电影,我的执着终于为我抢到了一席之票,珍贵!

 

电影本身并不抢眼,没有过于令人惊喜或者感触的地方,其实只是一系列对各界杰出人士的探访短片集,人物杰出而并不很有代表性,语言平实而并不精彩出色,镜头流畅而并没有呈现个性,所以整部电影下来的确没什么惊喜。

 

但电影本身也许已经是一种价值,毕竟在电影工业已肆虐着我们稚嫩的市场的时候,能够有如此的名导率领一群青年导演记录这种素材、表达这种命题,已经是非凡的勇气和气度了,也许这部《语路》并不着重电影的元素,而更看重的是一种品牌价值——当代中国有着这么一群人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并为之而奋斗。

 

我特别喜欢《语路》这个名字,用了几乎最熟悉最简洁的两个汉字,组成了生僻的词儿,但却能够直白地流露出点题效果。

 

我梦想,当《语路》已拍成成功的系列集的数年后,为理想执着不懈而孜孜奋斗的我们,也许也是时候登上《语路》的舞台了……

 

妖夜回廊在此,与大家共勉!@妖夜

2011-07-14 00:08回复(6)|收藏(0)|338次阅读
?

〈中国〉《二十四城记》:记住他们的面孔

2008年6月4日晚上8:00,广州,今晚《二十四城记》的放映特别的有意义:
一来这是为四川灾区重建募捐的放映,共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举行,以30元/票起价不设上限,筹集的款项全部捐给灾区,所以电影票上标着的票价是1元;
二来这是《二十四城记》在还没上映前的特殊放映,所以是非拷贝放映,以现场放映投影的方式进行,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看到旁边发光发热的机器觉得无比兴奋;
三来在取票的现场是女主角赵涛帮忙派发场刊,原来真人很漂亮,爽朗的短发和自然的微笑显得格外亲切,我还找她签了名,嘻嘻;
四来见到赵涛在前、遇到樟柯导演在后,我大概是前十个走进电影院的观众,人很少,在最后一排有两位机组人员在调试放映机,突然我发现樟柯导演以向来的平凡姿态出现在眼前,哈哈,我第一个发现,然后上前问号、握手、签名……导演为人非常有礼貌、很低调,反正我真的很兴奋。
 
樟柯导演常常都把电影本身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进行到底,这次的《二十四城记》也不例外,同样背负着中国城市发展的历史变迁的大背景,人物的命运在大时代的吞噬下显得异常的渺小、但无比的真实。
 
首先,我想直接点,引用导演的一番话非常扼要的阐述电影的构思和主题,理清故事结构。导演这样说过,三个女人的虚构故事和五位讲述者的亲身经历,共同组成了这部电影的内容。同时用记录和虚构两种方式去面对1958年到2008年的中国历史,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式。对我来说,历史就是由事实和想象同时构筑的。无论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经历这个时代的个人是不能被忽略的。
 
樟柯导演的电影开头都做得很吸引,还记得《三峡好人》在渡轮上的环绕式长镜头,这次在字幕徐徐出现时,依然通过系列瞄准了成都城市、拆迁工地、旧厂房的镜头,缓缓地把历史画面一个一个凝住了,非常有力量。
 
整部电影采用了最原始最简洁的电影元素表现出来——就是语言。因为有语言和采访、因为有真人真事,这些纪录片的影子使得每个人的故事很有真实感,但同时由于有三个女人是虚构的,又使得电影很丰富饱满,充满感染力。这里的主角都是在成都420军工厂(即成发集团)走过来的人们,有第一代从沈阳迁移过来的干部,有看着工厂兴盛衰落的工人,有上一代老工人的子女,每个人讲述着自己最深刻的那段光荣岁月,当中有欢笑、也有泪水,有自豪、也有无奈,在这里他们都成为了筑建时代最微不足道的一员。
 
他们,是420军工厂的老工人,年轻时候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随东北沈阳的111厂坐火车到大连、从大连坐轮船到上海、又从上海转小船沿长江到重庆、最终转汽车才到达成都,护送着一批军械设备驻扎成都,诚诚恳恳、忠心耿耿地一干就是一辈子了。
 
她,是420军工厂老工人的女儿,当年随父母迁来成都,整整十四年没有回过东北,记得十四年后回老家时,父母和家乡亲人们的激动情形至今仍无法忘记。后来自己和丈夫都在420厂工作,在她身上留下了计划生育、体制变革、政策性下岗和“自主创业”(地摊小贩)的烙印。这位阿姨说过很经典的两句话:“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我都要勇往直前”、“人有事做,老得慢一点”,他们这一代只能用如此乐观爽朗的心态去面对时代给予的无奈。
 
大丽,是420军工厂第一代的厂花,曾经的上班不准化妆、曾经的工资单上显赫注明着保密费,这代老国企元老经历过曾经的辉煌,也见证着如今的衰落。当她聊起在从沈阳迁到成都路上自己孩子丢了的事情,泪水永远湿润着她的眼睛。那时候国家利益至上,个人服从集体,放弃是难免的,就像伤心也是难免的一样必然。
 
他,是420军工厂干部的儿子,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这间大国企围成的独立世界里,这里包罗万有,医院、学校、饭堂、影院、游泳池等等样样俱全,这使得在国企长大的孩子异常的自豪。当初时代既然能造就国企,那么现在时代也能淘汰国企。
 
小花,是420军工厂的上海姑娘,上海人的骄傲虚荣在她身上表露无遗,更何况是上海美女呢?她述说着自己的恋爱经历,炫耀着自己的生意经验,虚荣的小花刻意保持着自己高傲的格调,却与时代格格不入。她从繁荣的上海来到成都,固然无奈;但当她从成都回去上海,已显然不适应;最后还是从上海回来扎根成都,这便是屈服。从某个程度上说,这里的小花就是典型的“姨妈”。
 
他,是在420军工厂里面成长起来的70年代后的小伙子,这是初尝改革开放思潮影响的一代,充满了现实与理想的碰撞。他从成都来到吉林读技校,一股热情投入生活和工作,抱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理想走进车间,却发现“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最终选择了逃离自己承受不了的现实。
 
娜娜,出生在80年代的她估计是第一代老工人的子女的子女了,叛逆和活力是这一代人的标志,娜娜也不例外,她的童年已几乎不再和420军工厂有关系了,她也不想和420扯上关系。家庭随着工厂的衰退而日益落魄,父亲退位失势,母亲另觅临工,使女儿看不起这个家。终于当女儿懂得疼爱父母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长大了。
 
420成为了这些主角们唯一的联系,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记忆,不同的感受,却同样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他们的经历印证着人们在城市变迁的过程中,受到国家政策、集体利益、体制改革、社会观念的冲击,被吞噬了的个人命运,是他们成就了时代的辉煌。
 
如今,420军工厂已迁址,而原厂址兴建名为“二十四城”的楼盘,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有循循而生,才能生生不息。也许不久人们关注的只是“二十四城”,也许人们会逐渐忘却曾经的420军工厂,也许在历史面前曾经的主角们真的很微不足道,但不可否认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已经付出了他们的一生。而我们能做的,仅仅通过电影是记住他们的面孔。@妖夜
 
P.S 附上场刊图片两张,分别由樟柯导演和赵涛的签名哦,和大家分享!
 
 
 
2008-06-05 02:03回复(5)|收藏(0)|2252次阅读
?

抢你们的黄金去吧,但请放过好人,拜托啦!

自从我知道《三峡好人》在14号上映碰上了《满城尽带黄金甲》,我就暗地里下了应战书——要尽快在上映前期先把《三峡好人》看了,才能看《黄金甲》。然后我也很极力的向朋友们宣传《三峡好人》,并告诉他们一定要走进电影院支持这部有诚意、有责任的好电影。

正当我兴致勃勃地把计划安排上日程的时候,遇到了当头一棒:在广州几乎所有的电影城我都联系过了,包括飞扬、中华、五月花、青宫、华纳,居然全都放弃了《三峡好人》,几乎仅播放《黄金甲》,我的心痛死啦。真的不明白这样的较量意义何在?

还记得上段时间看到一篇简评,说到14号《三峡好人》和《黄金甲》同时上映,他们的票房较量就像亚运会上中国稳坐老大位置一样,未赛先赢,诚然,这在现时的中国是必然的,所以谈票房是无味的。但他们的较量并不是没有意义了,毕竟电影除了商业属性之外,还有更为重要和本质的艺术属性与社会属性,前者是一种文化的沉淀和表现,后者是一种责任的传承和倡导。这样的本质属性需要在观影的过程中通过思想和心灵的交流传递给每一位观众的,这两部电影真的能较量的就是这样的过程和效果了。

我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一部好电影对你思想和内心的震撼与启示,远远胜于给你再多的金钱,这样的满足感在你未遇到的时候是无法想象的,毕竟金钱对于人类的边际满足感是呈递减规律的。

这样的想法我知道是很自我的,因为直到刚刚打完电话,我才知道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原来这场所谓的较量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机会,因为不公平。《三峡好人》连真正走上影院帘幕的机会都几乎没有,它还能做点什么呢?看到这样的现象,我顿时有点窒息的痛感。

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一个能孕育出如此多优秀电影的国度,却拥有着这样狭小的胸襟。一味追求商业性的电影市场,即使完善地培育起来,也只会是吸光人们的黄金、腐蚀人们的思想,那样完善的电影市场真的好可怕。

其实,良好健康的电影市场是个永恒的循环,公平是市场最重要也最明显的原则,自然需要每一个环节的努力与配合。就像阿贾能够找到投资者,才能拍出电影;拍成了电影在世界上获奖了,才有点名气;有了点名气,才容易在国内影院排上上映时间;排上了上映时间(无论好不好都没所谓啦),才开始做宣传;当电影人都努力四处为宣传奔波时,观众才会有所关注;可现在到了电影院排期放映的环节,却漏空了,成为了没有排期的上映电影,这样的“牺牲”太惨烈了,也够冤的。

作为一个观众,我无奈;作为一名影迷,我痛心;作为一位影评爱好者,我只能选择呐喊。其实,除了无奈、痛心和呐喊,我也确实别无选择,就像《三峡好人》那样。

唉,呐喊过后,我觉得还是很有义务告诉大家,全广州我只能问到在岗顶天河电影城在下午和晚上各有一场,这是整个广州仅有的两场《三峡好人》!!!这是天河电影城为了电影尽的最大责任了。给个拥抱给你!

希望我们那些电影院线的工作者好好提高一下自己的职业素质,不要只懂得把完整的电影剪得伤痕累累、不要只懂得把电影票价抬得高高在上、不要只懂得连字幕还没结束就赶人离场、不要只懂得向传媒和大众乱放烟雾弹……你们说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行!但至少你们该拥有作为电影从业者那份对电影的基本认识、基本尊重和基本爱护吧?!你们不需要刻意,只需要“基本”就行了,请还文艺电影、还优秀电影一点基本权利吧,毕竟他们自生自灭也需要一小点生存空间啊!感谢你们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把吧!

还记得前几天看阿贾的一个访问报道,感叹道,可能说讽刺道更为确切:在现在的社会,人们绝大多数都喜欢黄金,而不愿喜欢好人。也许阿贾真的早已看透了社会,但他依然看漏了社会——人们不仅喜欢黄金,不仅不愿喜欢好人,而且还不让你喜欢好人。怎样?够霸权吧?

还是赶紧赶在天河电影城顶住人们追逐黄金的压力而坚持播放《三峡好人》的时候,赶上最后一班车吧。

依然祝愿好人一生平安!祝愿中国电影的新崛起!

2006-12-15 16:50回复(10)|收藏(0)|1449次阅读
?

〈中国〉《小武》:电影过后,小武依旧

仰慕了这部电影好久好久了,今天感觉终于来了,躲在闷热漆黑的房间里把它看了。
闭上眼睛:矮个子挂了套大西装,还有那个占了半个脸蛋儿的黑框大眼镜,嘴里没停过的吸着烟——小武的形象深深地扎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生活在山西汾阳的农民家庭,他靠着点手艺(扒手)混饭吃,整个县里的人都认识他,最近已经四年没被抓进局里了;他生活终日无所事事,到处乱晃,似乎什么都无所谓,却很在乎昔日的老朋友结婚没告他;为了兑现诺言,他偷了几百块钱作为礼金送去朋友家,可最后被退回来了,朋友说那是赃物;他心情不好,在歌舞厅认识了梅梅,陪她打电话、美发,照顾生病的她,还为了她在澡堂了练习卡拉OK、买下BP机和戒指,他的生活有了光彩,可最终她不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家里的两个哥哥,已有了家庭和工作,他更加压抑,父母骂他不孝,他跑走了;97年,在一次作案中,BP机突然响起,被人发现,于是进了局里,在电视里被说着、在大街上被看着……
与第五代导演作品里人物的悲惨命运不同,小武身上充满了第六代导演作品的一种气质——酸涩,他沉默寡言,性格压抑,心里好胜但没有目标,他心善良,重感情,但不被人理解,在友情、爱情和亲情上都是个失败者,只好在贫瘠的现实生活中继续乏力地挣扎着。
在电影过后,能如此深刻的惦记着一个人,便已足够。@妖夜
2005-07-24 00:00回复(8)|收藏(0)|1867次阅读
?

妖夜回廊 (广州)

男 双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