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isabelle

半块五花肉可以解决的问题 我们绝对不用一块!

http://i.mtime.com/palegarde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伯格曼的上帝

isabelle 发布于:
  

伯格曼对宗教的态度可以从电影的转变当中明显的看出来。用他的沉默三部曲来概括一下就是:

《穿透黑暗的玻璃》——上帝在哪儿?

《冬日之光》——上帝沉默着。

《沉默》——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上帝。

他那种声嘶力竭的调调让人愁苦。如果他觉得上帝抛弃了他,又为什么久久地追寻?如果他彻底对上帝失去了信心,又为什么还要争论良多?他努力地在电影里问大家:“没有了上帝,人应该怎么孤独地存活?”然而其实他自己并不相信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他心里的上帝跟他父亲一模一样,冷漠、自私、老朽——同时,活生生地把他制造出来。

这部片子和《假面》一样,带着女性的面具描述他的宗教世界,他诚然喜欢郁闷地讨论涩如苦瓜的问题——信仰和缺失。人们深深感触于他那些理性的笔触所阐释出的人与神,然而又奇怪他在《野草莓》中的敏感细腻。这倒是并不意外,在我看来,电影大师都是敏感的,也都能在他们的作品里找出理性与敏感的平衡点,正如黑泽明的那些蒙太奇和长镜头——夹杂在冷峻事实里的东方式含蓄,让我振奋。

我一如既往地认为这类带着女性面具的宗教问题有着它本质的必然性。

女性是历史最悠久的矛盾体。一个将死的女人、一个古板压抑的女人、一个对性狂热的女人外带一个女仆。她们穿着白色的长袍穿梭在灰色的尘埃里,墙面是大红色。伯格曼说:“我所有的电影都能想成是黑白的,唯独这部不行。”因为红色是它的灵魂。我觉得伯格曼本人对这一抹艳丽的红色也没有直观概念,他在拍《红杏》的时候就不停地在笔记本上描述着这个情景,这部电影只是他被这个意象缠绕得没办法了,才不得不拍出来的——室内化、矛盾集中、对比、逻辑,他秉着自己的一贯方针制作,把郁积了许久的情绪——我可以这样说,是情绪——和对回忆的眷恋隐藏到庞大的主题里,这并不容易,所以他用了三个“谜一样的女人”。

这里的红色比较凄厉,给人的感觉像是安吉拉斯咳出来的一滩血或者卡琳放进下体的玻璃碎片,不仅仅是被压抑的欲望,更像是蛛网一样的粘连关系,她努力追寻的被她压制、她反对的被她赞成、她细心维护的被她误解、她为了保护她而牺牲的被她唾弃。她们的生活只是被大姐的病所聚拢到一起,一母所生却千差万别,红色的中心正是这隔膜。隔膜和她们对待隔膜的反应、方式。然而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出明显的强弱对比,可以来解释这个问题的必然性:在她们绝大的隔膜之下,血缘关系、道德观念成为了支撑她们在一起的主要因素,这些文明社会所支持的、教化的、高等的思想面对着她们对自身力量的服从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那就是父性统治机制对原始的母性机制的示弱。情绪化、敏感、自身利益至上,这部电影里充斥着一切与文明无关的元素。伯格曼不重视服装或者各种背景,他所苛求的是光、狭小的空间和女人最本能的冲动和最柔弱的理智。

这样一个实验环境让问题原始化了,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通常我不太愿意去讲评一个电影画面或者电影的结构之类,因为我不懂,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外用”分子——我在电影里看见其他的东西、说其他的东西、想其他的事情——总的来说我不务正业,真没办法,我从小到大就这样。所以我不明白伯格曼这么处理一切到底正不正确(实际上我并不认为有所谓的正确或不正确)。我只看到漂亮现成的画面和我所认为他设置的问题——

当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除了时钟,你还能依靠什么?时钟上的天使在对你微笑,而你除了想把它砸碎什么都不想做,它加诸你身上的你当然无法悉数归还,那种情形有点类似你发现复仇的对象是你自己。现在你置身于最无可奈何的隔膜中,无论是通过喊叫还是私语都穿不透,反而像回声一样,萦绕回你自己的耳朵边,徒增烦恼。

这就是这个故事灰暗的基调,就像伯格曼所描述的充满尘土的清晨。

。。。真不晓得接下去会写点啥 吃饭先。。。

回复 (13) | 收藏 (1) | 1362 次阅读 |

isabelle (上海)

女 33岁 巨蟹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