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切都会流走……

做纯粹的自己,绝不屈意求得别人的重视,也不怕被人忽视。

http://i.mtime.com/pxb1120/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帝国的毁灭》 人类罪行的深层反思

裴三 发布于:

《帝国的毁灭》 人类罪行的深层反思

      
        这个世界上,对一个时代能产生巨大影响的人分为两种,好的被称为伟人,坏的被称为罪人,或者人们干脆就叫他们魔鬼。能用来形容那个在历史上给整个德国以及世界人民造成巨大伤害的希特勒的无非也是这样一些词:魔鬼、疯子或者是战争狂人。毫无疑问,他对那个时代所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衡量并且无法原谅的。
        去年德国有一部电影叫《帝国的毁灭》,讲的就是二战时希特勒以及他的那些高层们在纳粹德国即将失败的最后十几天的众生相,当然,影片是通过一个叫荣格的希特勒的女秘书的视角来展开的。媒体方面很多评论都指责这部影片把希特勒描写得太过于人性化,有美化希特勒的倾向,就像《图片报》的评论一样:“有必要将一个魔鬼刻画成一个人吗?”
        但我觉得有这个必要,而且在我看来这部片子中所刻画的希特勒应该是与其历史本来面目最接近的。当然我这样说并非意味着像很多并不客观的评论那样是在为纳粹粉饰罪行,也并非是在为希特勒作个人的开脱。我讨厌战争,讨厌那些把战争带给人民的当权者,更讨厌那些把狂热的信念强加于人民让人民颠倒是非的行为。
        电影的导演德国人西斯贝格在谈到这部电影时说:“作为电影人,我们向当年的受害者展示的不是一个魔鬼,而是一个人。我很为这部电影自豪。”我支持他的这一观点,关于《帝国的毁灭》,在我看来,这首先是一部关于人的电影,然后才是对历史的反思。
        翻开我们的历史书,我们总是不难发现我们常常会犯下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把任何一项对人类本身造成的巨大伤害的罪行都归之于一个魔鬼或者是疯子或者是上帝的惩罚。在我看来,这种反思很苍白,很空洞,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逃避,一种对历史的委婉的不承认。事实上,历史上的每一次罪行都是人自己犯下的,不是魔鬼,不是疯子,也不是什么上帝对我们的惩罚,而是那些具有清醒意识的正常的人,是那些在我们看来可以相信的人,是那些在我们看来可以追随的人,是因为我们的狂热追随和参与。事情的真正可怕之处就在于我们把狂热当清醒,当那些看上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人却受狂热感染而为了某一个信念或者是某种主义而对其他人犯下罪行时,那才是真正的愚昧和悲哀。
        在影片中,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的:荣格女士作为一个希特勒女秘书的应征者被录用时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激动,我相信那时的她肯定为自己将伴随一个伟大人物去见证正在进行的伟大事业而激动;那个帝国第一夫人,那个自称爱丈夫但却愿意为希特勒献出生命的戈培尔夫人,因为出于对希特勒的狂热追随,她为自己的六个孩子取名时都以字母“H”开头,她一直以为她最大的幸福就是作为一个被尊重的公民生活在希特勒领导下的第三帝国,于是当希特勒死后,她就觉得没有了第三帝国的太阳,她的那些孩子们是无法幸福生活的,因此她就亲手用药毒死了那些年幼的孩子;当然还有那些得知希特勒的死而义无反顾地选择自杀的那些军官们以及那个后来打破多项飞行纪录但到死都拒绝承认纳粹的反动和第三帝国的罪恶的女飞行家汉娜。当一个民族或者国家被一种狂热所鼓动而集体失去应有的理智时,任何过激的危险思想和行为都会被看成是再正常不过了,于是任何的犯罪也就难免被看成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正义之举。在我们的整个人类历史中,这样的事情的发生已经不是一次了,而是一而再,再而三了,这是我们人类历史永远的耻辱和警钟。
        影片的最后有一段以前希特勒的女秘书荣格女士的话,那是在她死前对她所作的一次采访,那段话令我印象深刻:“在纽伦堡审判期间,我听到的所有的可怕的事情,六百万犹太人,持不同意见者,还有其他反对者,他们的死,深深震动了我,但我仍然不能与我自身的过去联系起来,我一直宽自己的心,我对此没有任何个人的负罪感,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有一天,我从一个为索菲.朔尔(当年“白玫瑰”反纳粹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后因散发传单被捕处死,德国影片《索菲.朔尔——最后的日子》对其有较详细描写)树立的纪念碑旁经过,我看到她和当时一样岁数,就在我为希特勒工作那一年她被处决了,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年轻不是借口。”其实不是借口的又何止是年轻。当狂热由个人而发展到绝大多数人时,当丧失应有的理智由个人而及绝大多数人时,当我们偏执地认为我们所犯下的任何罪行都是为正在进行的伟大事业而做出的必要牺牲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罪人,至少是罪行的参与者和纵容者。
        最后还是想重复那句话,我们人类曾经犯下的每一次滔天罪行,都不是因为某一个魔鬼或者疯子,也不是什么上帝对我们的惩罚,而是因为那些具有清醒意识的正常的人,是因为那些在我们看来可以相信的人,是因为那些在我们看来可以追随的人,是因为我们自身的狂热追随和参与。我相信这就是这部电影的意义所在,它不仅仅只是想告诉我们这些,而是希望我们能时时牢记这些,并尽量避免它的再次重演。

回复 (0) | 收藏 (0) | 339 次阅读 |

裴三100229 (宁波)

男 天蝎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