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萍踪侠影 — 逝水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http://i.mtime.com/pzxyl/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听松】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 — 爱情远远不止谋略

逝水残篇 发布于:

  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

[楼主]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2012/06/30 21:52

 

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

 

古墓之中,张丹枫、云蕾首度“双剑合璧”,大败黑白摩诃,从那一刻开始,他们都不由自主地走上了一条曲折坎坷的爱情之路,经历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梦魂相思,直至最终的喜结良缘。而这一条爱情之路,起步于张丹枫口中的“三个故事”,以下试就“三个故事”再一粗浅解读。

 

“双剑合璧”之前,两人的内心深处对于对方都有着明显的好感,甚至是朦胧的爱意。就云蕾对张丹枫而言,是好奇—厌恶—好感—敬慕加爱意;张丹枫对云蕾而言,是好奇—戏弄—结纳—怜惜加爱慕,而“双剑合璧”所形成的心灵默契又将这份爱慕大大推进了一步。但是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两人将要直面各自家族的深仇和云家的“血书”。

 

云蕾从张丹枫的剑法中判定该剑法正是谢天华所传下的剑法,也是自已师傅一生想见而未能见到,更导致情侣分手的剑法。那么当“双剑合璧”力挫强敌的时候,张丹枫自必也会洞悉云蕾所使的剑法正是师祖玄机逸士传予叶盈盈手中,同自身剑法形成“合璧”的那套剑法。因为云蕾从叶盈盈口中听到的故事,同样的故事亦会通过谢天华口中告诉张丹枫。当然谢天华不会说得如叶盈盈告诉云蕾般详细,因为叶盈盈所讲的故事其中部分是出自董岳,连谢天华亦不知道,但以谢天华般聪明,多少会猜到其中端倪所在,因此这部分讯息会告知张丹枫。

 

就“双剑合璧”而言,张丹枫所掌握的信息不及云蕾,但是张丹枫手中亦有云蕾所不掌握的信息,即谢天华当年要潮音将云蕾托付叶盈盈一事,谢天华当会告诉张丹枫,同样通过谢天华和张宗周,甚至澹台灭明,张丹枫对当年张云两家恩怨历程亦是知悉不少。因此,“双剑合璧”之后,张丹枫首先会猜到云蕾所使的这套剑法是叶盈盈所传,其次,从云蕾的姓氏中自会猜到云蕾很有可能是云家的后人。而云蕾由于对谢天华在瓦剌的遭遇一无所知,所以也就无从知晓张丹枫的身世来历,就这方面而言,两人的信息是不对称的。因此这个时候如何将这条路走下去张丹枫有着相对的主动权。

 

就张丹枫而言,对云蕾来历所作出的几乎可确认的猜测无疑会让他为未来的走向而傍徨,毕竟两个家族的这份深仇不是那么容易化解。如果张丹枫对云蕾没有产生爱意或是知难而退,那么张丹枫可以继续隐瞒自已的来历,而后在治好云蕾的伤后借故分手。但是对云蕾的爱意让他既不能离开,甚至不能隐瞒自己的来历,因为欺骗越深必然会导致伤害越深,眼前的人是自已所爱的人。另一方面,张丹枫又不能直接向云蕾表白自己的身世,这样一来所导致的后果是两人反面成仇,同时以云蕾的个性是宁死也不会接受张丹枫的疗伤。因此张丹枫选择了一个比较聪明的做法,分三天时间通过“三个故事”将自己的身世隐隐约约地向云蕾透露,而最关键的部分自会留到第三天,这样所带来的好处是,首先不影响云蕾的疗伤,因为故事讲完之前云蕾会听从张丹枫的安排,而故事讲完云蕾的伤也痊愈;其次是通过口中的故事隐约对云蕾的思想施加影响,激起云蕾对张丹枫家族命运的同情,淡化其内心中那股复仇信念,他相信予他以时间会慢慢影响云蕾,改变其对张家的观感;再次,张丹枫心中多少还有“万一”的想法,万一云蕾不是云靖的后人,只是姓氏相同,那么通过故事的试探会适时而止,而张丹枫一家的遭遇更会激起云蕾心中的不平和同情,从此以后,将力助张丹枫的报仇复国计划,“双剑合璧”的威力张丹枫已然清楚,如果能够成功地说服云蕾从此和自己站在一起,那么在爱情上可以得到知心爱侣,在事业上又得到有力的臂助,这样可谓是一举数得,当然这样的想法过于美好,但是这个可能性亦不是绝对不存在。之后的经历是,张丹枫边为云蕾疗伤,边讲出了他所要讲的“三个故事”其中两个,下面简单分析一下张丹枫所讲的故事。 

 

[楼主]  [2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6/30 21:53

第一个故事:张士诚和朱元璋争天下的故事

 

故事的内容情节见《萍踪侠影录》第七回:“一片血书,深仇谁可解;十分心事,无语独思量”,在此不再复述。通过这个故事中,张丹枫向云蕾表达了以下几方面意思:

1、 张士诚和朱元璋曾是义兄弟,并曾同门学艺;

2、 张士诚胆略大,勇气足,敢为盐袅,而朱元璋胆小怕死,只能当和尚;

3、 张士诚将冒险所得的钱财接济朱元璋,对朱元璋有着莫大恩义;

4、 朱元璋有在危难之际出卖师父之莫大嫌疑;

5、 张士诚重义,而朱元璋为了争天下,不惜手足相残,掀起战火;

6、 朱元璋不顾昔日恩义,残杀义兄,而张士诚死得壮烈;

7、 朱元璋最终推翻异族统治,当上皇帝;

8、 朱元璋残杀功臣,又迫害张士诚后人,迫其远走,流落四方;

9、 朱元璋篡改历史。

 

不得不说,张丹枫讲故事的能力确实够强,短短的一段话,就表达了九层意思,其中除第一层是讲述历史,第七层提及功绩,剩下的全是诉说罪恶,塑造了一个忘恩负义、残忍刻毒、出卖师父、杀害义兄的“坏皇帝”,还有一个遭受迫害,流落四方的悲惨家族。如果这个故事再讲下去的话,预计会是义兄的一家如何卧薪尝胆,心存复国,而义弟所传下的皇朝,如何腐败,如何残杀忠良,江山随时有可能被异族所推翻,最后问问义兄一家该不该报仇复国,如此这个故事会到一段落。

 

按照张丹枫的预计,云蕾会为义兄一家大鸣不平,跟他一起痛骂义弟这个“坏皇帝”,然后会从道义上支持义兄一家后人的复国计划,这是最好的估计。与此同时,故事中还有一个隐藏的伏笔,则义弟的皇朝喜欢杀忠臣,后一个故事所要提到的“忠臣”实际上是死于义弟皇朝手中,主要责任还是由义弟皇朝这一方来负。为报家仇,云蕾亦应选择站在张的一方。如此张丹枫的第一个故事则达到目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云蕾内心的主见极强,不是那么轻易受到影响。在故事过程中,当张丹枫问“皇帝坏不坏”时,云蕾在否定其个人品格的同时,却是肯定了驱除异族,还我河山,为英雄豪杰的莫大功业。张丹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的一节,被云蕾高度肯定,这是两人思想的第一次碰撞和冲突。同时云蕾马上从故事中猜到张丹枫所讲述是为张士诚和朱元璋争天下的故事,并举出史书与之印证,显示了云蕾本身具有的才学。之后,张丹枫虽然通过故事继续表达了第8、9层意思,但是这只能继续证明朱元璋的坏,而不能证明张士诚的好,更无法让云蕾从厌恶朱元璋转向同情张士诚,这时云蕾心中所形成的观念是““反正做皇帝的都不是好人,不管朱元璋和张士诚都是一样。”如此一来,张丹枫通过第一个故事激起云蕾同情之心,甚至是志同道合之念的想法基本落空,并且从云蕾的反应中,张丹枫得到了如下信息,一是朱元璋推翻元朝统治,还我山河确实是载入史册,千古流传的莫大功绩,而这一点是张家所没能做到的;二是张士诚和朱元璋的恩恩怨怨已为人所淡忘,在复国途中张家是无法取得道义上的优势。不过话说回来,云蕾的说法是来自史书,固然不足为凭,但张丹枫的说法也是出自他父亲张宗周口中,而张宗周又从他父亲那里得来的,所以两个说法充其量就是张士诚和朱元璋两个家族各说各话,所说的都是对自己家族有利的消息,自己家的人相信容易,让外人相信则多少有点难度。还有一点是,云蕾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控制思想,想要说服云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由于无法激起云蕾的共鸣,张丹枫故事没有讲下去,想到同云蕾的爱情,想到复国的艰难,张丹枫在云蕾睡后是自已哭了一场,至天明双眼微肿。可以说,张丹枫的第一故事未能达到预期的目的。 

 

[楼主]  [3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6/30 21:54

第二个故事:云靖牧马的故事

 

故事内容情节同见《萍踪侠影录》第七回:“一片血书,深仇谁可解;十分心事,无语独思量”,在此不再复述。这是张丹枫正式确认云蕾身份的故事。不过故事刚开了个头,便为云蕾所打断。就其讲述的内容而言,张丹枫主要表达了以下意思:

1、 某国家(暗指明朝)有一大忠臣,并有意将“云”列入所列举的姓氏中;

2、 云姓忠臣所在国家在强盛时压迫他国,导致了遭其压迫国家的反抗,从道义角度贬低云 姓忠臣所在的国家;

3、 云姓忠臣的出使是由于所在国家形势不好,才派其出使,不动声色地贬低了“出使”的意义;

4、 云姓忠臣一去二十年。

故事至此被云蕾打断,也就确认了云蕾的身份,从而打破了张丹枫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据书中描述:“张丹枫的面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双眉深锁,似是久已疑虑的事情忽然得到了证实,他似突然从一个恶梦中惊醒过来,深沉地看了云蕾一眼……”他终于不得不直面这段家庭仇恨。

 

回过头看这个故事,不难看出张丹枫在讲故事时还是煞费苦心选取故事讲述角度,首先是肯定了云家对国家的忠心,其次贬低云家忠心的国家的道义,进而贬低“出使”的意义,最后以提问的方式引出了“二十年”,如果云蕾对此没有反应,即可证明云蕾与忠臣云家没有关系,那么张丹枫会以相对轻松的心态将故事继续下去,接下的故事他大约会肯定和赞赏云姓忠臣的中心和骨气,但会批评他的“愚忠”,而他所忠心的国家不但对他不闻不问,甚至最后还在他逃回之际将其杀害,悲剧的祸首正在于他所忠心的国家。相反当年让他牧马的人却是对他佩服有加,不但暗暗放他回国,甚至千方百计意图助其脱险,两者比较,其品格自是高下立判。如果云蕾是局外人,至此会认为迫忠臣牧马之人虽然做了错事,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又千方百计地弥补过错,自然是可能原谅,相反忠臣所在的国家却反而最终害死了忠臣,这样的国家不推翻更待何时。

 

如果云蕾对“二十年”之说为之动容,但是让张丹枫将故事讲下去,预计张丹枫还是会表达上述的意思,当然对“愚忠”之说会隐去不提,而更会强调迫其牧马之人的强烈悔意、歉疚和弥补,同时会隐隐指出迫其牧马之人也是被迫害者,这样两家还有一个共同的仇人,忠臣所在的国家。这样一说,不指望云蕾会立即与之“化敌为友”,但至少会让其心中减少仇恨,从而为第三个故事打下一个基础和铺垫。当然这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没有人会对这样刻骨铭心的家族仇恨无动于衷,不露声色,何况云蕾这样一个年方十多岁,初闯江湖的少年女侠。

 

最终是张丹枫虽然证实了云蕾的身份,但这个故事揭起了云蕾心中之痛,从而让其打断这个故事的继续讲述。为云蕾的伤势,张丹枫停止了故事,全心助其疗伤,同时也进一步考虑将要讲述的第三个故事。 

 

[楼主]  [4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6/30 21:55

第三个故事:?

 

张丹枫将要讲述的第三个故事因澹台灭明突然来到古墓,云蕾明白张丹枫的身份,而未有机会再以故事的形式向云蕾讲述,因此第三个故事书中并未明言,在此结合书中的一些章节进行一些简单推测。

 

个人认为,张丹枫在确认云蕾的身份后,那么接下通过第三个故事所要达到的目的主要有以以下方面:一是打消或减弱云蕾矢志报仇的念头;二是或明或暗表明自己的身世、来历;三是告诉云蕾他的志向、抱负。当然假若云蕾并不是云靖后人,那么张丹枫讲述的故事应该轻松得多,直接告知其志向、抱负,希望云蕾同其志同道合,完成大业,但可惜这样的好事是不可能的。那么这时张丹枫拥有足以打动云蕾的理由有以下几点:

1、 张家也是受害者,包括张宗周的悔意;

2、 张丹枫和云蕾的师门渊源,也即是谢天华为云家报仇却反成为张丹枫师父的故事。

3、张丹枫那番远大抱负如何利国利民。

第一点是激起云蕾的同情之心,第二点则是以师门之谊打动云蕾,特别是谢天华当年是救助云靖离开瓦剌的当事人之一,对云家有恩,谢天华所作为的行为至少能够打动云蕾,减弱其复仇之心。这样一来,如果云蕾为张丹枫的故事打动,在适时的时候张丹枫将在故事中表露自己的身世,言明志向,进而希望能够得到云蕾的支持和帮助。

 

由于张家是受害者同云家的遭遇毕竟不可同等而论,云家也不可能因为张家也是受害者而原谅张家,那么最重要就是打好“师门渊源”这张牌,因此第三个故事一开始会以谢天华为主线,从谢天华—张宗周(这时第一张牌可以适时打出)—张丹枫(这时第三张牌也可以打出),如此一来,云蕾即使一时放不下复仇之心,也会有所触动。

 

由于澹台灭明的突然到来揭开了张丹枫身份之谜,张云两人由于反目成仇,张丹枫的第三个故事也未有机会向云蕾讲出。不过从以上的分析,结合情节发展,之后张丹枫和云蕾逃避官兵追杀,在山洞之中,张丹枫还是将第三个故事大致意思向云蕾作了讲述,同时还将第一、二个故事未来得及讲完的部分也一并讲出(相关情节见《萍踪侠影录》第十回),只不过此时云蕾已然知悉张丹枫的身份,心中有了防线,所以无法以第三者讲故事的形式讲出,也就达不到施加影响于无形的效能,从而也就无法达到预想中的目的。

 

“三个故事”充分表现了张丹枫的一片苦心,但不得不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未能达到预期目的,究其原因,除澹台灭明的突然出现破坏了张丹枫的预定计划,更主要原因是他所面对的云蕾貌似柔弱,却极有主见,其强大的内心世界远远超出张丹枫所料。从古墓疗伤、讲述“三个故事”的过程可以看出张丹枫对云蕾可谓是关爱加怜惜,但是在精神层面却不自觉带有一点居高临下的姿态,突出表现在喜欢为云蕾安排一切,一定程度上近于后来的霍天都和凌云凤的关系。或许是源于这种心理,张丹枫对说服云蕾多少有点自信,但是他没想到出生于大漠,学艺于小寒山,经历千里逃亡,又目睹亲人惨死的云蕾,其强大的内心世界决定了她不会那么轻易为人言语而改变立场,即使张丹枫是她所爱慕的人,也不能轻而易举改变她的理念。在讲述“三个故事”的过程中,让人感受到两人的思想碰撞所不断溅出的火花。 

 

[楼主]  [5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6/30 21:57

在第一个故事中,围绕张士诚和朱元璋争天下的史实、评价,云蕾已同张丹枫有过一次思想碰撞,这在前文已有提及,在此不再重复。

 

第二个故事刚开个头,即被云蕾所中断,之后两人都沉浸于惊愕、苦闷之中,所以未形成思想碰撞。

 

当张丹枫的身份被揭穿之时,云蕾发现了她所爱慕的人正是她家族不共戴天的仇人,怀中的“血书”迫得她不得不举起宝剑,但她内心深处却无法真正把张丹枫当成仇人。且看这一过程:云蕾是圆睁双眼,一剑刺来,却又手指颤抖,剑锋稍偏,一剑从他颈项旁边斜斜刺出,将铜镜刺碎,接着是闭了眼睛,刷,刷,刷,一口气连刺了三剑!一连串的动作既是表明彼此之间的仇敌立场,又表明其根本未动杀心。这边张丹枫的第一反应是意图再以言语开解,但是却未有效果,于是再度询问确认云蕾的身世来历,在得到云蕾的确认后,面对云蕾的宝剑,张丹枫是身子一挺,甘愿将性命交予云蕾,以表达其对云蕾的诚挚之心。但是云蕾面对这个机会仍然没有动手,而是剑锋一斜,掠过右方,张丹枫的右臂拉了一道伤口。这举动也进一步表明了云蕾对张丹枫未起杀心。张丹枫再度表达了愿意以命相偿的诚心,并不失时机地表达了他对云蕾的一片关心,不但愿意放弃生命成全云蕾,而且临死之前还在关心云蕾的伤势,谆谆嘱咐其服药,静坐,增长元气,这份诚心、关心、爱心怎不让人为之感动流泪。果然马上收到了效果,云蕾是眼泪夺眶而出,手颤心痛,青冥宝剑几乎跌落地上,如果这时青冥宝剑真的跃落,张丹枫马上就会乘虚而入,进一步软化云蕾的立场。但云蕾怀惴着代表家族责任的“血书”,这份对家族的那份责任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云蕾手中仍然握住了剑。而且面对张丹枫的感情攻势,云蕾的反应是将白虹宝剑抛给张丹枫,要求同张丹枫比剑。要求比剑的原因是希望自己死在张丹枫手下,以求得对家族的心安,但另有深层含意却也表明其同样愿意将生命交予张丹枫,在感情付出上同样也毫不逊色。张丹枫当然不会同云蕾比剑,但也看出云蕾不会轻易被言语所动,因此他第三次表达了受死之愿望,但加了一个不杀的话他便离开的选项,云蕾虚晃一剑,剑光闪过张丹枫面门,仍然斜掠出去,再度表达了没有杀张丹枫之念,但亦不会放下宝剑。最终结果是张丹枫骑马离去,云蕾是长剑坠地,眼前一黑。整个过程,张丹枫是在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舍命化解仇恨的诚意和对云蕾的关心,云蕾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对张丹枫并无杀意,但不会为张丹枫放弃家族仇恨的立场,面对云蕾的坚定意志,最终张丹枫是选择离去,整个碰撞过程双方是平分秋色。

 

之前的故事讲述过程中,张丹枫和云蕾都有过思想碰撞,但强烈程度远远比不上第三个故事

 

背景:两人历经了一场联手御敌,敌手为大明官兵,“双剑合璧”再次发挥威力,既消除了几分敌意,又将本以渐渐疏远的心再度拉近一些。山洞狭小,又使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无比的接近,且现场也没有第三个人。历经激战的云蕾更是又累又饿,追兵随时可能到来,往往在这个时候会产生一个依靠的心理。这一切种种无疑为张丹枫将要进行的思想工作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条件。且再看看这一过程:

 

(张丹枫轻轻叹了口气,道:“小兄弟,咱们两家的冤仇真是无法可解吗?”)

 

此语有几分投石问路之意,测探一下云蕾心中的仇恨多么深,更是测探一下云蕾内心的底线,如果云蕾作出回应,张丹枫多少心里有个底,为下一步工作打下基础,但云蕾未作出任何回应。

 

(张丹枫又叹气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小兄弟,你把我杀了吧,死在你的手上,我死而无怨!”)

 

第二度愿意以命相偿,以最大的诚意打动云蕾的心,化解敌意。此举果然收到了效果,云蕾眼角流出眼泪,当然云蕾是不会真的杀他,宝剑轻抽了半截,又把手移开,但仍未说话。

 

(张丹枫取出干粮,说道:“小兄弟,吃点东西吧。”云蕾身倚石壁,动也不动。张丹枫甚是悲痛,却故意扮了个鬼脸,嘻嘻笑道:“小兄弟,这次我不说你食白食啦,吃一点吧!”张丹枫故意提起初见之时的笑话,实是想逗她说笑。忽地“啪”的一声,云蕾将他递过来的干粮拍落地上,张丹枫苦笑一声,将干粮捡起,随手搁在一瓣凸出的石瓣上。)

 

由于这时云蕾已多少有所触动,张丹枫趁机提起旧事,勾起云蕾旧日的回忆,同时也表示出几分关心体贴,此举倒也适宜,不过这个玩笑开得不是时候,这个时候谁有心情跟你说笑,效果自是适得其反,干粮被云蕾一手拍落。

 

在这一阶段,张丹枫试图软化云蕾的仇恨,但云蕾却是固守立场,不为所动,当然这个时间双方的思想尚未进入碰撞,只能算是一个铺垫。 

 

[楼主]  [6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7/01 08:02

张丹枫眼见旧情往事,体贴、诚意未收到明显的成效,从仇恨入手进行剖析。

 

(张丹枫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报仇,报仇,冤冤相报,究竟何时了?我的祖先与朱元璋争夺江山,亦是留下遗书,要后代子孙替他报仇,我家的报仇,可不只是要后人凭血气之勇刺杀敌人,而是要重夺大明天子的江山!”)

 

先不谈张云两家的仇怨,而是从自家的仇恨入手,将自身也定义在“复仇者”的角色之中,这样一来,“复仇者”之间多少就有些共同话题。同时,张云两人刚刚在大明官兵交手激战,这个时候的云蕾对大明朝廷的恶感会增添几分,如果云蕾支持他复仇,那么两人之间顿时有了共同的话题,如果云蕾反对他复仇,说出几句“冤冤相报,何时了”,那么张丹枫也就可以用同样的话语劝解云蕾。下面看看云蕾的响应。

 

(云蕾打了个寒颤,心道:“这样的报仇可真是古往今来最惨酷的报仇了,若然张家报得此仇,岂非要杀人盈城,流血遍野?”又想:“若然张丹枫是为了报仇,而勾结瓦剌胡兵入寇,抢夺江山,那他可就是万古的罪人,我亦容他不得!”思潮起伏不定,手指又抓紧了青冥宝剑的剑柄。)

 

从报仇中,云蕾却是首先想到“报仇”带来的“杀人盈城,流血遍野”,进而想到更严重的后果是张丹枫有可能因此成为万古的罪人。“我亦容他不得”,一方面表明云蕾以大义为重,另一方面亦表明云蕾对张丹枫可能误入歧途的担心,隐约中透露了心中的爱意,从整个思想活动看,云蕾思想基本未受到张丹枫的左右,而是独立冷静地作出了思索和判断。

 

由于云蕾仍然未作出语言响应,张丹枫无法探测云蕾的内心,按照自已的思路讲述第三个故事,同时补充第一、二个故事。且看这个讲述过程表达的意思:

 

1、明朝之前压迫蒙古,因而激起了蒙古的仇恨和反恨(对第二个故事的强化),从道义上贬低明廷;

 

2、张家先祖逃到瓦剌为官,起因仍是明廷的迫害,张家先祖和瓦剌之所以会联合反对明廷,根源还是在于明廷(同时对第、二个故事进行补充);

 

3、张宗周由于深恨明廷,因而逼迫明廷使臣云靖到冰天雪地牧马(对第二个故事的补充),说明一下云靖牧马的缘由,多少强调事出有因;

 

4、张宗周后来佩服云靖,并曾作出一定的补偿(对第二个故事的补充),通过赞扬云靖的骨气,强调张宗周的补救,软化云蕾敌对的情绪,使其慢慢放下仇恨;

 

5、谢天华的故事(第三个故事),强调师门渊源,更以谢天华为云蕾榜样,为什么原来要杀张宗周的人不仅没有杀张宗周,反而成了张丹枫的师傅,此中缘由,难道不值得你(云蕾)深思之?

 

6、张宗周的悔意(第三个故事),张家以逐渐放弃联蒙灭明,那么至少在民族道义上我们(张云两家)不应成为敌人。

 

面对张丹枫的一系列说明解释,云蕾接受了张宗周迫害云靖事出有因,但是他爷爷却是从中受累,尽管有种种是非恩怨的存在,但是云家既然是无辜受累,那么主张报仇至少在道义是成立的,作为云家后代是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张丹枫进而说明其入关的目的,实施复仇,光复大周,同时说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这时云蕾被其政治抱负所震动,直接表现是问道:“你想称王称帝?”此问为之前的思索作一个求证,同时也流露出云蕾内心对“称王称帝者”的恶感。

 

面对云蕾的质问,张丹枫说了一大通政治理想,其中自不乏有激动人心之话语,如“若然天下万邦,永不再动干戈,那可多好!”又如:“人寿有几何?河清安可俟?焉得圣人出,大同传万世!哈,哈,若能酬夙愿,何必为天子?”上述话语乍听确实是激动人心,不过细听之其实亦有几分政治口号的性质,描绘的前景是美好的,但是怎么实现压根没提,忽悠人的成份大过实际意义,普通的人确实容易被忽悠,但可惜他面对的是云蕾。

 

云蕾没有被有被他所描绘的美好前景打动,而是按照之前的思考,从权力斗争导致的“杀人盈城,流血遍野”的后果及可能导致蒙古重新入关的危险性。潜在意思,你说得再好听,其实不过是为了当皇帝而害苦了百姓;同时你有成为民族罪人的危险。话语不多,但一针见血。

 

张丹枫一番说辞没能打动影响改变云蕾,反而被云蕾说得怔了一怔,之后趁势对云蕾以甜言虽然半真半假,但之后多少会予以反思。

 

这场交流是张丹枫和云蕾在明僚彼此身份的条件下一次比较坦诚的交流,在交流在过程中也不乏思想的碰撞。通过这次的交流碰撞,就张丹枫而言,彻底软化了云蕾对自己的仇恨,进一步增强了云蕾对自己的好感,典型例子如云蕾不自觉地吃完了张丹枫的干粮。但与此同时,可以看出,对于张丹枫所提出的观点,云蕾附和甚少,整个过程,张丹枫始终无法通过言辞激起云蕾的共鸣,从而自觉放弃家族的仇恨。相反倒是云蕾的提醒,影响了张丹枫对“如何复仇”的进一步思索。当然在此之前,云蕾这般的提醒,谢天华应该也有过,张宗周也多少有过犹豫,张丹枫内心也多少有过一定的思索,所以云蕾的提醒起到更多是“催化剂”的作用,但是不可否认云蕾的提醒还是很有意义的;同样道理,云蕾本身对张丹枫也有爱意,张丹枫这番话语所起到的也只是强化了云蕾心中爱意的作用,并不对云蕾固有的思想产生任何影响。因此不难看出,这场思想碰撞就结果而言仍然是平分秋色,甚至一定程度上云蕾略占上风。

 

这场交流碰撞还有一段“尾声”,“双剑合璧”击败了张风府,下山走出五七里后,张丹枫力邀云蕾同行,而云蕾是坚持分手。

 

(张丹枫怔了怔,道:“你就这样恨我吗?”)

 

张丹枫明知云蕾对其没有恨意,仍说出此言,是有意或无意将个人感情和家族仇怨混在一起,潜台词是你仍执着于家族的仇怨,就是恨我;如果你不恨我,那么你就应该放下家族的仇怨,抛出了一个两难选择。

 

(云蕾避开他的目光,脸皮紧绷,道:“多谢你几次救命之恩,但咱们两家之仇无法可解。咳,谁叫我的爷爷早死,想劝他回心转意,已是不能。祖先留下的遗命,子孙怎能违背?咳,这是命中注定……”)

 

云蕾没有落入张丹枫所设定的调子中,而是非常清醒地把个人感情和家族仇怨分开,你(张丹枫)对我有救命之恩(其实说到救命更多是相互的,但心中的萌发的爱意是不好说出的),但是两家之仇始终是两家之仇,是不能混为一谈的。而且就张丹枫之前所说的:“两家的恩仇真的无法可解”的问题给了一个答案,从而拒绝了张丹枫的进一步说辞。

 

在“云靖已死”和“家族遗命”的两个障碍面前,张丹枫除了慨叹“我不信命”外已无可奈何,重提愿“以命相偿”已有几分技穷的表现,这可是第三次,第一次非常感人,第二次还有相当影响,第三次所起到的副作用会更大,对此云蕾虽然“眼圈一红”,但直接的响应是不理会,头也不回,疾往前跑。

 

整个过程中,可看出张丹枫是费尽心思,云蕾则是坚守原则,张丹枫说服云蕾的计划最终失败。这也多少改变了张丹枫对云蕾的认识,之前在张丹枫的内心中,对云蕾关心和爱怜的同时,也带有几分居高临下,不乏有左右、安排云蕾的想法,但是经过这场交流,张丹枫对云蕾多少改变了几分认识,之后的态度明显趋于平等,如在救出周山民和云重之后,双方有过一场短暂的交流,可看出这个时候的张丹枫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更为尊重云蕾的想法和选择,那种试图将自身的想法加诸于云蕾的做法已然很少,多少也说明张丹枫内心中已然将云蕾当作一个平等交流的对象了。也可以说,云蕾身上那种理性、冷静,又带有强烈个人感情的态度赢得了张丹枫的尊重,从而为自己获取了一个作为张丹枫平等交流对手的资格。 

 

[8楼]  作者:laomihu  发表时间: 2012/07/01 15:07

分析的透彻精辟,让我这个老萍迷为之叹服。看来要重新再看一遍书了,仔细体会字里行间的深意。

 

[楼主]  [9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7/01 16:37

结合小说的情节发展,可以看到,张丹枫在改变对云蕾的认识,开始以平等的眼光看待云蕾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对云蕾的努力。经过多轮的交流,张丹枫清楚单凭言辞上的说服是很难打动云蕾,要想真正感动云蕾进而化解张云两家的仇怨,只有从云蕾乃至云家一门“为国为民”的志向入手,即是在民族危难关头,放弃家仇和帝王梦,同明廷携手抗敌,在挽救民族危难的同时,以自身行为感动云家上下。当然这也是其入关之后经过仔细观察、深思熟虑之后所作出的抉择,事实证明了这个抉择是正确的。

 

在张丹枫的一系列为国为民的行为之下,云重、云蕾兄妹慢慢改变了对其观感,特别是张丹枫和云蕾一同经历了太湖联剑对敌、护宝入京、深入蒙古军营、北京保卫战、奔赴塞北等经历,两人心中都是情根深种,难分难舍。通过两人的表现,可以看出这时的张丹枫多少萌发一些盲目乐观的想法,与之相比,云蕾表现得冷静和清醒,并时时保持自主的意识,不为张丹枫所左右,最终结果是张丹枫为他的盲目乐观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从京城到云家这一段期间,可以说张丹枫的表现堪称完美无缺,不仅使得云蕾深深坠入爱河之中,一直矢志报仇的云重也是逐渐地认可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的成就堪称了不起,但与此同时,这份成就也在一定程度使得张丹枫的自信心急剧膨胀,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而看不到前进路上还存在着的不可逾越的障碍。

 

上面提到,在京城从京城到云家,张丹枫的表现堪称完美无缺,那么在此之后,张丹枫至少有两件事做得不好。一是在云澄面前过早地表露身份,这与他在云蕾面前隐约其辞、多番试探形成鲜明对比,对云蕾尚且要如此,他凭什么认为对张家仇恨程度比云蕾要深得多的云澄能够一下子接纳他?可以说这一冲动一下子将云蕾推向难以自处的境地,最终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二是柴门分离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张丹枫在克服婚姻障碍方面又表现得太过无为,这同样与之前一系列积极主动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前后截然不同的表现,其原因可以说是多方面造成的,但是其中多少也有一点心理上的原因,即上文所提及的由于其自信心膨胀所造成的恶果。通过之前一系列思想的交流碰撞之后,张丹枫对云蕾是改变了认识,将之提到一个平等的高度。但是其内心应该还残存着对云蕾思想上的征服欲望,其所要达到的目的是改变云蕾的思想认识,在一定程度上达到控制、左右云蕾的思想。这个征服欲望产生的根源一方面是张丹枫是个强者,强者总是伴随着某种征服欲望;另一方面是只有在思想上征服云蕾,让云蕾心甘情愿成为张家的一员,最终是既得到爱情,又顾及亲情,这是张丹枫的终极目标。通过一系列的“为国为民”感动云蕾和云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张云两人在思想上可谓是碰撞极少,呈现不断交融之势,可以看出,从太湖到京师,从京师到大漠这段时间里,基本是张丹枫作决定,云蕾配合,除了拒绝到张家的那一次外,云蕾基本没有反对意见,这也就导致了张丹枫自信心的膨胀,即认为已经接近他所要达到的目标,即是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云蕾的思想,影响云蕾的抉择。

 

在云家,面对云澄的满腔仇恨,仅仅是一个“张”字已然产生出无限的怨毒,张丹枫还是坦然地表白了身份,某方面原因在于之前提及的这份自信,他自信云蕾不会不顾他们之间的爱情,自信云蕾不会离开他,自信云蕾会同他一道为化解云澄的仇恨所作出努力,因此他敢于坦然地表白身份,但是他没有考虑到的是,让云蕾作这个抉择是多么的残酷,而云蕾最终所作出的这个抉择是断然离开他,这是他所未能料想得到的。因此柴门的关闭,将张丹枫之前所积聚的那份自信击得粉碎,也宣告了他的征服欲遭到彻底的失败。貌似柔弱的云蕾,却有着一颗坚强自主的心,任谁也不能控制左右之,即便是张丹枫也不能,这就是本色的云蕾。 

 

[10楼]  作者:花开的声音lxr  发表时间: 2012/07/01 17:17

感觉云蕾对张丹枫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张对云思想的影响.

 

[楼主]  [11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7/02 00:30

所以说,直到柴门关闭之前的那一刻,张丹枫还是未能真正地懂得云蕾,他不明白,之前所有他能够替云蕾作主的事,是因为这些事是云蕾自己想做的,而不是云蕾为了他而做的。而其中只要云蕾不要做的,任谁也不能勉强。瓦剌京城中云蕾坚拒前往张家,这其实已是向张丹枫所发的一个信号,对这个信号如果张丹枫予以重视的话,至少在云澄面前张丹枫是不会轻率地表露身份,但是由于张丹枫由于过度的自信而忽视,导致了其情感遭受到前往未有的打击,其潜在的自信也遭到彻底的摧毁,在这样的打击面前,任张丹枫绝世聪明,也无法承受,直接表现是神智失常。

 

如果说柴门之前张丹枫是过度自信的话,那么柴门之后张丹枫则是过度绝望,直接表现是他在后半阶段的“无为”。探究其原因,多少有几分是柴门前的挫败所造成。柴门前的挫败至少使他看明白以下几方面问题:一是由于张云两家的仇怨所造成的婚姻障碍问题基本无解,之前他曾问出:“小兄弟,咱们两家的冤仇真是无法可解吗?”这话一定程度表现其对这段冤仇认识上的肤浅,那么直到这一刻,对这个问题他自己心中应多少有了答案。二是这段冤仇未必不可解,但是如果要解开的话,所付出的代价他是清楚的,但他绝不会付出这样的代价。三是他无法左右云蕾的思想,只要云蕾拿定主意的事,任谁都无法动摇,在这个问题上不得不承认失败。因此,可以看到,后期神志恢复的张丹枫在冲破婚姻障碍上基本是放弃了努力。相反,这个时期的云蕾倒是一直为之努力,这方面书中虽未明言,但是字里行间也似有若干这方面的意思,简单举个例子,云澄对于张丹枫乃至张家的态度,一次更比一次软化,这其中是离不开云蕾所付出的努力。在这个问题上,很多细心的读者都有过专门文章予以揭示和评述,在此不再重复。可以说,柴门之前,张丹枫的表现和付出要胜过云蕾,但是柴门之后,云蕾的表现和付出又要胜过张丹枫,这才有最终“盈盈一笑”的美好结局。

 

《萍踪侠影录》整部书贯穿着张丹枫和云蕾的对手戏,读至此,我忽然产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后期的张丹枫成为“天下第一人”,他的一生中战胜过许多的对手,权势大如也先、朱祈镇,武功高如乔北溟,武学难题如“无名剑法”,但是终他一生,有一个对手是他所未能战胜的,就是“云蕾”。从武学上看,他们名扬天下的“双剑合璧”本来就没有主次之分,两套剑法是同等重要,方能做到天衣无缝、息息相通;从个性上看,张丹枫的狂放张扬、能哭能歌,和云蕾的潜藏隐忍,冷静理智同样构成很好的互补,张丹枫个性的冲击力、云蕾个性的柔韧力可谓交相辉映,日后光芒万丈的张丹枫,同样掩盖不住身后云蕾特有的神采,也只有这样的云蕾,方能让张丹枫深爱一生、敬爱一生,临终之时,张丹枫的独白将这段爱情表露无遗:“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而这段爱情就是从讲述“三个故事”开始的。

 

(完结)

 

[12楼]  作者:青冥白云  发表时间: 2012/07/03 20:34

这样的长文分析,首尾呼应,内容细致深入。云蕾柔中带刚,柔和坚韧,光彩确实不输张丹枫。从没见过有人连着两次用“强大的内心世界”来形容云蕾,惊奇!本文再次证明了一点,云蕾比绝大多数的武侠女性角色、特别是金庸女子强太多了。这也是梁羽生先生尊重女性的平等思想和塑造人物的深厚功力体现。

 

不过还有些疑问。萍踪的主要笔墨不在于政治和权谋。梁老也不擅长写这些。张丹枫确实谋略能力超强,也具备在爱情婚姻攻坚战中向目标堡垒冲击的本能欲望,但总觉得萍踪和张丹枫这个角色,在梁老的塑造意图里,更多的重点在于率真的本性和理想主义,而不在于政治和权谋。张丹枫这个人物,具备权谋能力、具备政治条件,这些都还是次要因素,主要因素是他本人的个性以及意愿和选择。在坚持本性的前提下,能力是工具,条件是辅助,用不用受制于意愿。

 

按照这个前提,更愿意相信,有理想有权谋的张丹枫,总体来说是个理想主义多于权谋使用的人,特别是在来不及思考的很多瞬间。对爱人、对亲人、对良友,感觉直觉反应比思虑谋划要来得迅速得多。爱上云蕾并辛苦付出的过程,是他主动进行的让自己经常陷于这类场合的特别选择,因为他非常尊重自己的内心感受,本能地趋向这种体验。在逐步陷入爱情的长过程中,虽然有排除万难的掌控意图在,但更多的是思想和行为不由自主地被极深的情感体验所带动。

 

面对云蕾愿意以命相偿,不是为了表达某种诚意,也不是提前设计希望收获某种征服效果,而是一瞬间的本能反应,而它的前提是张丹枫对云蕾早已产生极为纯粹深刻的朋友知己爱人之情,以至于绝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面对云澄的满腔仇恨,愿意坦陈身份,也不是因为他的自信,而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云家的悲惨和自家的深重罪孽,无颜无言面对,内心第一次无路可走,无力承担,凭着最深处的善良真挚本性,生出最直接最自然的诚恳反应。

 

爱上云蕾后,选择面对那么困难的恋爱途径跋涉,主要不是针对云蕾思想的谋略和征服。两人早已相知相惜相通,爱情不存在问题,是婚姻有障碍。妄图搬去婚姻障碍的努力,是张丹枫陷入爱情的不可自拔的深度以及天不怕地不怕的自负和勇气决定的。他希望说服云蕾对婚姻采取努力的行动,但也知道行动的前提是对方必须拥有希望的心态。而云蕾恰恰很早就迫于命运放弃了对婚姻的希望,而且本来就容易多愁善感,这是性格,他人怎么可能去改变?张丹枫明知这点却依然努力,遇事也主动巧妙地运用谋略,但在关键时刻依然受制于命运。他有轻狂自负的地方,但更多的是一种对未来敢于承担的难能可贵。

 

张丹枫越来越爱云蕾,并不主要源于认为云蕾是从未出现过的“强大不可征服的对手”。对于率真如张丹枫者,权谋和征服是用在对手身上的,是用在扫除障碍上的。真要说到张丹枫的对手和障碍,那是命运,是自家给云家造成的伤害和对方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仇怨忿恨情绪。云蕾本人并不是,云家父子最终也不是。面对云蕾,张丹枫更多的时候是凭着一颗心。他设计“三个故事”和说“三个故事”的时候可能用了谋略,但云蕾不懂,也不见得理这个茬。故事说出来之后,面对云蕾的反应,张丹枫明显没有权谋的心理。面对云蕾,张丹枫很容易直接褪去浮华,显露并舒展本性。这是他非常珍视的东西。

 

云蕾的强,不在于她是个“对手”。也许正因为云蕾的思想和行事从来都是凭着一份朴素的纯良本真,独立自主,却从来不会成为谁的对手,所以才独具一种内在的力量。这样相爱的张丹枫和云蕾,他们的爱情,才独具魅力,也更符合梁羽生对于这最为理想主义的作品和角色的诠释。

 

主贴站在谋略角度分析张丹枫的爱情,角度新颖,从现实角度看,已经是非常到位切合实际,属于此角度难得的佳作。只是爱情虽然可以包含谋略,但还可能远远不止谋略。这属于我读贴时的苛求了。

 

面对精品贴,说那么多不同意见好像很不恰当。但有时不吐不快,也是一家之言,不当之处,还望包涵。

 

[楼主]  [13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7/04 16:01

多谢指教.

 

我也承认,在张云的爱情婚恋道路上,张丹枫更多表现的是率真的本性和理想主义,而不在于政治和权谋.

否则张丹枫也不会有如此强的个人魅力.

 

但是人性是复杂的,所以也不排除掺杂了一点点其它的因素在里面.

 

本文的着眼点在于掺杂的一点点其它因素,但是比例应该是很小很小,甚至未必有.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尝试换个思路.

 

一则就张丹枫的个性魅力展开的评论,可以说是基本被听松的<萍踪>评论专家所穷尽;

二则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有不同的解读,而《萍踪》无疑为其中之一,尽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一下,本文试着作一尝试,不当之处,莫要见怪。

 

再次感谢!欢迎多提意见。

 

[14楼]  作者:青冥白云  发表时间: 2012/07/04 19:49

对【13楼】说:楼主客气了。

 

我也相信人性具有复杂性,即便是最为理想主义的作品和人物,也会掺杂其他因素。而且,张丹枫不同于普通武侠人物。作为相府公子,耳闻目睹父亲与瓦剌政界人物明争暗斗,说不定还亲身参与其中,时日长久,政治和权谋的气息自然比一般人重些。所以,楼主从政治和权谋的角度出发对他进行解读的想法很合理,也是一种尝新。

 

“比例应该是很小很小、甚至未必有的一点点其它因素”,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解读以率真本性行事的张丹枫属于普遍的正说,解读以政治权谋面对爱情婚姻的张丹枫属于特殊假设前提下的一种严肃认真的戏说?

 

虽然之前说观点略有不同,但是真心佩服楼主的投入。愿意花时间、心思和热情用于揣摩书中人物的每个过程每个细节,不是容易的事。另外,读到这样行云流水的文字,是非常舒服的事。更别说看到此文对于女主角云蕾的独特的认可和欣赏。

 

梁羽生先生最爱的萍踪、张丹枫和云蕾的淳厚天性,并未被人评论穷尽。就算文字已经很多,随着作者的心态视点角度不同,再评再论依然可能出新,给人以美好的体验和启迪。

 

非常真诚地盼望读到楼主更多的佳作,不论是正说、戏说、假说都行。谢谢您的努力、热忱,以及对不同声音的接纳!

 

[楼主]  [15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2/07/05 17:13

个人以为:结合羽生先生的创作意图而言,确实解读以率真本性行事的张丹枫属于普遍的正说,也即是通俗所讲的“亦狂亦侠,能哭能歌”,以政治权谋解读多少有点戏说成份。

 

就本文而言,在理解“三个故事”方面个人还是努力偏重于正面解读,之后部分则是多此基础上带有点戏说成份,目的换一个视角解读一下小说文本,亦过增加一点阅读趣味。

 

就《萍踪》而言,确实还存在着很多有待发掘的闪光,有待喜欢《萍踪》的朋友共同努力,这亦是阅读小说的一种乐趣。

 

希望多交流,《萍踪》和其它梁著作品均是欢迎!!

回复 (0) | 收藏 (0) | 365 次阅读 |
标签:

逝水残篇 (北京)

女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646)

谈古(22)

笑谈(105)

奇想(42)

论今(58)

吟咏(23)

戏说(17)

探疑(37)

览胜(17)

虚构(51)

赏析(160)

抒怀(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