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萍踪侠影 — 逝水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http://i.mtime.com/pzxyl/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听松】谈谈解读《萍踪》时的正说、戏说和假说

逝水残篇 发布于:

  谈谈解读《萍踪》时的正说、戏说和假说

[楼主] 作者:青冥白云  发表时间:2012/07/06 11:59

 

谈谈解读《萍踪》时的正说、戏说和假说

 

前几天读到《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和游龙版主聊到了解读的正说和戏说,谈谈自己对此的一些粗浅理解。

 

只要是解读,都会带入解读人的部分主观倾向,也会随着侧重点和视角的不同而走向不同方向。正说、戏说和假说都不可避免。

 

首先是视角的选择,和侧重点的选择。这体现了倾向性,和解读人的心态、价值观等都有关。个人觉得,这部分,只要是合情合理的选择,都值得尊重。还没选择,没有开说,所以不涉及是正说还是戏说。

 

比如,根据作者对人物的设定,张丹枫身上确实具备权谋能力,所以选择这个视角进行解读很合理。至于选择爱情婚姻这个侧重点,这本来就是原著中比重很大的一部分情节,也是理所当然。

 

然后,就是视角和侧重点结合之后,解读本身的方向选择,包括正说、戏说和假说。个人理解的正说,是指解读人贴合作者创作意图、在书中具体情节展开时,依据书中固有的场景、顺应人物个性既定的展现,尽可能在此基础上进行理解和分析;戏说,是指带上特定目的(比如娱乐性),部分地撇开书中既定场景及人物个性的明确表述,借助特殊假设进行阐发;假说,是指更多地加入解读人本身的意图,更大程度地离开原书设定,随意地加入架空的设定,以此为基础进行天马行空的联想。

 

游龙版主说,“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有不同的解读,而《萍踪》无疑为其中之一,尽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一下。”对此很赞同。但赞同的同时,觉得也需要注意一点:从正说,到戏说,到假说,偏离原著的主旨和设定的幅度在逐渐增加。正说、戏说都没太大关系,有些过度偏离的假说解读,却不太适合再用“萍踪”、“张丹枫”、“云蕾”等字眼,不管解读者有多少理由。比如有些良莠不齐的同人作品,比如对于《萍踪》的很多电视剧改编。这类的解读,于人于己都不太妥当,弊大于利,不太赞成。

 

《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这贴,从开头至古墓部分(云蕾拔剑之前),比较类似正说;后面有些地方,个人感觉不太像正说,而类似戏说。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面对云蕾的宝剑,张丹枫是身子一挺,甘愿将性命交予云蕾,以表达其对云蕾的诚挚之心……张丹枫再度表达了愿意以命相偿的诚心,并不失时机地表达了他对云蕾的一片关心,……果然马上收到了效果……如果这时青冥宝剑真的跃落,张丹枫马上就会乘虚而入,进一步软化云蕾的立场……因此他第三次表达了受死之愿望……整个过程,张丹枫是在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舍命化解仇恨的诚意和对云蕾的关心……”

 

贴中使用了多次“张丹枫表达什么什么”这样的表述,并进行了“进一步软化”的假设,读上去觉得在说张丹枫当时理智上偏冷静,处于谋略掌控状态。

 

而书中原文是这样的:

 

......张丹枫叹了口气,道:“你是云靖的孙女儿?”......剑尖刺到前心,张丹枫身子一挺叫道:“好,小兄弟,你刺吧!我不求你饶恕!”......张丹枫凝立不动,脸上一片似哭似笑的神情,令云蕾不敢仰视。......张丹枫接过宝剑,凄然说道:“小兄弟,我今生誓不与你动手,你要杀便杀,你若不动手,我便走了!”......张丹枫长叹一声,跳出密室跨上白马大声叫道:“小兄弟,你善自珍重,我去了!”

 

从这里的“叹了口气”、“似哭似笑”、“凄然”、“长叹”等字眼,可以看到张丹枫的心理层面,以感情激荡为主,并非一贯的冷静理智。在这个场景中,感情激烈动荡情况下是否有谋略掌控可能呢?这算是一种偏离原著文字而加入的假设吗?

 

第二个例子,“张丹枫还是坦然地表白了身份,某方面原因在于之前提及的这份自信,他自信……,自信……,自信……,因此他敢于坦然地表白身份……”

 

贴中使用了多次“张丹枫自信如何如何”这样的表述,而书中原文是:

 

......此景此情,任是张丹枫如何洒脱,也不禁触目凄怆,想好的万语千言,都说不出口。他知道云蕾这时十分难过,要人安慰,但却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的难过,比云蕾更胜万分,而且天地之间,更无一人能给他安慰......可是如今见了母亲,又意外地见了父亲,想好的话语,也像张丹枫一样说不出来......云蕾喊了一声,又扑到父亲身上,只见父亲好像石像一样的立着,面上毫无表情,身子微微向后退缩,手指也不碰她。张丹枫再也忍受不住,低声说道:“不错,我姓张,我是张宗周的儿子,如今向老伯请罪来了!”

 

从这里的“触目凄怆”、“说不出口”、“心中难过”、“无人安慰”、“忍受不住”等字眼,哪里能看到这个场景里的张丹枫状态还是以一贯的“自信”为主呢?“因为自信,所以坦然表白身份”的阐述,算是一种偏离原著文字的假设吗?

 

在以上两个特定场景的例子中,依据原著,张丹枫的表现没有缺失,有文字支持,是明确显示的,更符合的是性格中的主要层面——“真性情”,而不是他对于能力的使用——“谋略”。虽然张丹枫一贯冷静、理智、自信、善用权谋,但这些特征,并不贯穿于他思想和行动的时时刻刻。用权谋来解读这些很明确的特定场合,感觉偏离原著在这些场合中的显式表达,属于解读人特殊加入的设定,类似于:“如果张丹枫在这些场合不体现性格的真性情层面,而是体现谋略使用层面呢?可否这样来娱乐一下?”

 

举这两个例子,想说明的是本人理解的正说和戏说的区别。《说说张丹枫的“三个故事”》这贴,应该是以正说的文风来进行的正说、戏说混合解读吧?

 

个人读贴、读解读,比较喜欢读正说,以及偏离度适当的戏说,包括各种文风的正说、以诙谐幽默的文风来进行的戏说,或者在正说的文风中明确说明包含戏说成分的戏说。不喜欢过度偏离的假说。

 

没有做过太多的考虑,既然提到,就随口说说,也许有不合适的地方,欢迎指出。

回复 (0) | 收藏 (0) | 307 次阅读 |
标签:

逝水残篇 (北京)

女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646)

谈古(22)

笑谈(105)

奇想(42)

论今(58)

吟咏(23)

戏说(17)

探疑(37)

览胜(17)

虚构(51)

赏析(160)

抒怀(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