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萍踪侠影 — 逝水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http://i.mtime.com/pzxyl/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听松】驳:张丹枫琴棋书画四艺精通是粉们想出来的 — 儒医张丹枫 — 四艺精通是否重要

逝水残篇 发布于:

  驳:张丹枫琴棋书画四艺精通是粉们想出来的

[楼主] 作者:兰若闲趣  发表时间:2012/10/25 20:56

 

在他人的地盘上,未尽的话题 (二)

 

云霄一羽:09-07

 

我努力想了,但的确没想起来张丹枫什么时候画画了弹琴了下棋了,就是他在狮子林堵搏支色子记得清楚。

 

云霄一羽:154楼 发表于: 09-07

 

张丹枫琴棋书画四艺精通是粉们想出来的,就算云妹妹说张在古墓里弹琴(够阴森的),那棋和画呢?我做评估一定要从原文里找真凭实据的,主观推断不算,那样伸缩性太大,不科学不严谨。就算张会弹琴也不能再提高分数了,李逸正经王孙,读的是唐朝的伊顿公学,精通音律和诗词那是明摆着,也只给了7分。

 

兰若闲趣:168楼 发表于: 09-07

 

别丫丫了,下面引用的都是原文:

 

琴:

  云蕾见他绕室彷徨,心知他正为自己忧虑,想问他的许多疑问,都压下来不问了,举手轻掠云鬓,微微笑道:“大哥,你早些睡吧,我耐心等你明天给我说故事。”心情显已平静许多。

  张丹枫微微一笑,在玉几上捡起一把胡琴,校好弦索,边弹边唱道:

  东南形胜,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是宋代大词人柳永咏叹杭州风貌的名词,弹奏起来,如见荷艳桂香,妆点湖山清丽;如听莺声燕语,唱出春日风光。一派欢乐情调,似春风吹拂,扫去了心上的阴霾,云蕾渐渐忘记忧愁。只见张丹枫放下胡琴,走近前来,抚着她的头发,轻轻说道:“睡吧,睡吧!”云蕾如受催眠,果然不久就沉沉睡去。

 

棋:

  但见毕道凡缓步前导,将张丹枫带到后面花园,假山湖石围绕之中,有亭翼然,亭中石案之上,摆着一盘围棋,棋子疏疏落落,想来是还未下完的一局残棋。

  毕道凡叫家人斟了两壶酒来,说道:“名将喜棋,高人赏画,古今同好,兄台也有兴致下一盘么?可惜老朽这里,无画可赏!”

  张丹枫微微一笑,一揖说道:“晚生不才,闻弦歌而知雅意。晚生随身携有卷画,虽非名家手笔,或许亦可一观。”将取自石英家中的那幅巨画高挂亭中,毕道凡瞥了一眼,忽地长叹一声,低声说道:“江山无恙我重来。当年写这幅画时,想亦有人下棋饮酒,张兄,你家学渊源,请持白子。”

  两人这番举动,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传绿林箭是何等紧张郑重之事,他们却在这里赏画下棋。

 

书:

世兄琴棋诗画,无一不佳,我前日得了一幅赵佑的《梁父吟图》,烦世兄替我写一首诗,以为他日之思,世兄可肯慨允么?”张丹枫道:“长者有命,岂敢推辞?就用郑思肖的诗句好了。”云蕾在外面听得狼毫扫纸如春蚕食叶之声,想见他运笔如飞的豪概。不一刻,只听得于谦吟道:

  愁里高歌梁父吟,犹如金玉戛商音。

  十年勾践亡吴计,七日包胥哭楚心。

  秋送新鸿哀破国,书行饥虎啮空林。

  胸中有誓深如海,肯使神州竟陆沉。

  于谦读完之后,击节赞道:“寄托遥深,的确是好诗。不知此诗可也是世兄心胸的抒写么?”张丹枫忽地一阵狂笑,重复吟道:“胸中有誓深如海,肯使神州竟陆沉?晚生无酒亦醉,请大人恕我狂态毕露。后会有期,请大人不必送了。”接着便听得于谦开门,张丹枫脚步走出之声。

 

画:

  张丹枫自言自笑道:“天地之间哪还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画中少女虽美,也难及她万一。”不知不觉拿起书案的纸笔,画了一张又一张,画的都是云蕾的肖像,有含羞的云蕾,有带笑的云蕾,有薄怒的云蕾,有佯嗔的云蕾,有惹怜的云蕾,种种神情,种种体态,一一描绘纸上,兴犹未已,又画了一幅她和自己并马奔驰的图画,题上一旨小词道:“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可怜踏尽去来枝,寒林漠漠无由面。人隔天河,声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转,水流花谢不关情,清溪空蕴词人怨。”画完掷笔长笑。。

 

补上:

 

张丹枫对园林设计的才能:

 

于承珠下马一看,只见通告写道:“此园已经本人买入,修理时期暂不开放。快活林主人龙天仕白。”于承珠吃了一惊,心道:“我师父又不缺钱用,怎么把快活林卖了?这龙天仕是什么东西?”只听得那几个闲人中有人谈道:“哈哈,快活林又要改回赌场啦!咱们兄弟也托赖有个生计了,龙帮主请我做打荷哩!”看样子是个地痞,于承珠更是奇怪,心道:就是卖也得捡个买主,怎的卖给人重开赌场。

 

另一个闲人叹了口气,道:“呀,开了赌场,这地方就不能安生了。听老一辈的说,十年之前这里开赌场的时候,偷劫殴斗,几乎日日都有,子弟们学坏,那是更不消说了。”另一个道:“是云状元好,他在这里的时候,咱们虽然不能随意进出,但每个月初一十五却是任人游赏,咱们托赖有个清静的去处,可以看花、观鱼、赏松、听雨。将来给龙帮主在这里开了赌场,怕不闹得一片乌烟瘴气,咱们这些穷措大想找个消闲的地方也不能够了。”看样子这人似是个穷秀才。

 

于承珠插口问道:“这园子原来的主人是个状元吗?”那人道:“小哥,你是外地来的吗?大名鼎鼎的武状元云重你没听说过吗?这位状元爷不但精通武艺,曾为大将,而且文才也很不错,你只看他这园林的布置,就知道他胸中不但罗列甲兵,而且也隐有烟云,确是个风雅之士呢。”这人摇头摆脑,说话酸溜溜的似通非通,于承珠因为要探听云重的消息,所以明知故问,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心道:“你哪知道这园子的主人就是我师父,园林的布置,都是他设计经营的?”

 

还有:

 

张丹枫和云蕾隐居石林,经常在剑池洗剑,在梁老笔下,“剑峰”二字就是张丹枫留下的手迹。

 

[楼主]  [2楼]  作者:兰若闲趣  发表时间: 2012/10/26 16:17

儒医张丹枫

 

张丹枫续道:“我看你这伤势,是被白摩诃的掌力震动了背后的脊心穴,肝脏移位,你所练的内家劲气郁积不能发散,所以心头燥热,面红目赤,脉弦而劲。这种内伤,表面似乎症状轻微,实是极为厉害,若不及早医治,元气必然大损,不死也要变成残废。好在你的内功已有根底,我再以本身功力助你,把三阴(太阴、少阴、厥阴)三阳(阳明、太阳、少阳)的经脉贯通,五脏六腑之气自然能循环不息,精神活泼了。”中国古医学的“灵枢”经脉篇载有十二经十五络的学说,看似奥妙无稽,其实甚有道理,所谓经络即是人体气血运行经过的联络的道路,气血畅通,自然百病不生。(羽生按:南京中医学院编著有《中医学概论》一厚本,内有两章专论《十二经脉的循行》与《奇经八脉》的,甚为详尽,有兴趣者,可以参看。)古代凡习武之人,多少懂点中医的道理,云蕾听他滔滔不绝地谈论医理,心中暗暗笑道:“这个大哥真有意思,前两日看他哭笑无端,只道他是一个游戏人间的狂士,如今看他正襟危坐,谈论医道,却又似个博学的儒医了。”

 

[3楼]  作者:青冥白云  发表时间: 2012/10/30 11:57

是在考据吗?四艺精通与否在这里重要吗?

 

“就算云妹妹说张在古墓里弹琴(够阴森的),那棋和画呢?”“张丹枫琴棋书画四艺精通是粉们想出来的”。这些说法好奇怪啊!考据不严谨,结论也不知怎么推出来的?

因着不合适的动机或出发点而考据,就有可能变成钻死胡同里的牛角尖。

 

科学严谨的态度毋庸置疑,做事说话该当秉持这样的态度是很对的道理。

赞同并宣说这道理的人,更应该严于律己,把科学严谨自觉到自己的言行里,同时宽以待人。

而且,就算真接近做到了科学严谨,那是否也可以扩开去考虑一下:比较评价人物的时候,把科学严谨的精神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在萍踪里,梁先生对张丹枫的琴棋书画能力的描写,对于这个人物,起的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

 

他是不是四艺精通,是不是无一不佳,无一不佳是否等于精通,精通是不是要以进入类似“伊顿”的学校学习、或者能力超过其他绝大多数人而被以某种方式昭示天下,于阁老说“无一不佳”时是不是在客套或者无依据地臆想,羽生写张丹枫是不是在凭空YY......这些实在都不是很重要。

 

关键是,羽生借这个人物,表达了一些自己想表达的东西。

至于琴棋书画,会不会,精通不精通,有啥大不了的?

回复 (0) | 收藏 (0) | 4150 次阅读 |
标签:

逝水残篇 (北京)

女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646)

谈古(22)

笑谈(105)

奇想(42)

论今(58)

吟咏(23)

戏说(17)

探疑(37)

览胜(17)

虚构(51)

赏析(160)

抒怀(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