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瞬息天涯

有些话,止于你那刻轻皱的眉头……你走后,麦田再无守望。

http://i.mtime.com/questions/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从现在到永恒——《珍爱泉涌》

瞬息天涯 发布于:

      很想把它称为一部概念电影,导演阿罗诺夫斯基利用充满隐喻和象征的视觉语言以及交错穿插的迷幻蒙太奇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开放性的文本。玛雅神话的神秘基调,《2001:太空漫游》似的宇宙思维,尘世生活的爱与痛楚,还有那些关于死亡、永恒、重生、轮回、救赎、信仰、意义等诸多内容的哲学思考,使得电影中每一个画面背后似乎都暗藏着某种启示和冥想。彷佛是一个奇妙的魔方,尽管电影本身只有一种结构,但它却能够让你通过不同的途径去理解隐藏在结构背后的那些错综复杂的隐含讯息,而这里仅仅是多种真实或者虚幻的可能性中的一个。

 

(一)叙事
      电影通过平行交叉的叙事方式,将西班牙征服者、药理科学家、太空行者这三个发生在不同时空的故事以共同的主题爱与死亡融合在一起,形成某种科幻式的影像风格。我认为,药理学家汤米并没有经历一场跨越千年的奥德赛之旅,而征服者托马斯和太空行者汤姆也并非都是伊兹书中以丈夫为原型虚构的角色。影片真正要讲述的是汤米在面对妻子将要离开人世时所表现出的从痛苦、恐惧、迷狂到最终领悟的过程。在这里,征服者是伊兹书中描写的故事情节,而太空行者则象征着汤米的精神世界。  
      故事的正真基点是2001年,深爱着自己妻子的汤米因为害怕失去已经处于脑癌晚期的伊兹,而带领自己的科研小组近乎疯狂地进行着药物实验,渴望能够靠奇迹挽救妻子的生命。但是,现实中变幻无常的病情以及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使汤米变得越来越焦急、越来越恐惧。他一心想着自己的实验而忽略了对伊兹最后的陪伴与关爱。当然,所有的这些表现完全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出于那种希望永远在一起的强烈感情。同样深爱着丈夫的伊兹完全明了汤米此时此刻的心情,她不忍心也无力去阻止丈夫去追求那最后的一点希望。但是她知道自己终将要离开人世,为了帮助汤米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重新振作起来继续勇敢的生活,她采用了一种类似于哲学启迪的方式,就是将自己的期望或者说遗愿通过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她为汤米准备的笔和墨水,希望他帮自己完成故事的最后结局。当汤米说“可我不知道结局是什么”的时候,她告诉他,“你知道的。你会知道的”。汤米一开始显然因为偏执于自己的恐惧和逃避而无法领会妻子的意图,但经过一段艰难的心灵奥德赛之旅,他最终还是领悟了伊兹的一片苦心以及她一直向他讲述的关于生死的感受。
      可以看到,影片对于三个故事的交叉叙述,表面上看似混乱但实际上却是有逻辑的。在第一次讲述汤米的故事之后,有关征服者和太空行者的叙述是和汤米的现实境遇紧密相连的。从现实画面到西班牙场景的转化通过阅读书本这个情节来过渡,从镜头中快速闪过并逐渐淡出的文字内容向我们表明在西班牙发生的故事是汤米和伊兹个人间哲学对话的一组阐释符码,征服者托马斯是现实中沉迷于实验的汤米的象征体,他和汤米一样为了拯救爱人,为了能够和心中的女王永远在一起而冒险。托马斯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而杀死了反叛的部下,指引他通向生命之树结伴同行的牧师也因为叛乱而丧生;而现实中的汤米则不顾药品协议的规定将一种得自于神秘之树的配方实验在猕猴的身上。他们都遇到了来自周围的种种阻力,同时也都不顾一切的奔向自己的目标。而猕猴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协助者也和牧师一样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但是西班牙故事中的女王却不是伊兹以自己为原型构建的,她是汤米(托马斯)心目中想象的女皇,美丽高贵同时脆弱无助、需要人来拯救,实际上是伊兹在他眼中的一个心像,因为汤米始终认为一旦他接受了那枚代表真爱的戒指,他就有责任去守护她、保卫她,而当外敌(病毒)入侵威胁到她的生命时,寻找那棵能够使人长生不老的生命之树是唯一的办法。
      与西班牙的情节相比,远在银河深处的故事与汤米心境的联系更为紧密。汤姆总是静静地守护在大树的身边,感受她的生命力,不停地告诉她“不用担心,我们会好起来的”,“我会永远呆在你身边”。导演多次通过象征性的连续蒙太奇将现实和太空世界的场景贯穿起来,比如通过光影的闪烁变化,镜头中轻抚的树干变成了伊兹光滑的身体;树干上的木须变成了她皮肤上的汗毛;金黄色的流动星云变成了医院地面上的圆形图纹;而汤米和汤姆相似的身体动作,如回头、仰望、悲嚎等也经常被并置于镜头的转换中。一开始,大树的生命力“还很强”;当伊兹在博物馆晕倒后,大树的毛须开始向下倾垂;最后伊兹因抢救无效而死去时,大树也最终萎缩枯败。很显然这儿的大树是伊兹身体状况的隐喻,而这个玻璃球一样的星体则是汤米心态及思想的隐喻。在这里,伊兹似乎总是在汤姆身边,却又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汤姆害怕面对伊兹的幻影,害怕她一再地提醒自己去完成小说的结局,而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都是在研究星云,研究怎样让大树活下去。当现实中的伊兹死后,星云开始聚拢,汤姆身边的幻象变成了伊莎贝拉女王,她像伊兹一样告诉汤姆,“你能够让新的西班牙摆脱奴役,你能够做到。”这一次,汤姆听从了伊兹的话语,“让我们来完成它”,他终于离开了那个守候多年的球体为妻子的小说补完了最后的结尾。而汤姆也随着星云的大爆炸消失在宇宙之中。
      这样看来,影片以西班牙和太空情节作为开始采用的是一种倒叙的手法,但是却又不仅仅是一种叙事方式。事实上,影片开头所描写的托马斯和汤姆的境遇正是现实中汤米所面临的困境。托马斯在历经磨难之后尽管找到了通往生命之树的道路,却为守卫在路上的玛雅勇士刺伤,命悬一线。这是伊兹小说中最后的情节,也是她为丈夫设置的一个谜样符码,结局如何,是就此终止,还是带着伤痛继续寻找,或者其它,一切都由汤米来完成。而汤姆的世界里则存在着几种声音,一种是汤姆自己发出的,他对着大树说“你能做到,我不想让你死”;另一种是记忆中妻子发出的,她说“陪我出去走走吧”,“下了第一场雪”;第三种则是那个围绕在身边的妻子的幻影发出的,她说“完成它!”。这三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代表了汤米痛苦而矛盾的心情。他渴望奇迹发生,渴望能够找到治愈癌症的解药。然而他却清楚那希望是多么的渺茫,他“不知道怎么样去完成它”。他因为不能陪伴妻子去观雪而懊恼,“我抱歉,是我不好”,他只能不止一次地这样去表示歉意和愧疚。他也想帮助妻子完成那一遗愿,他看着手指上地刺青,“好吧,我相信你,带我走,指点我”。可惜伊兹没有留下任何指点就离开了,一切还是需要他自己去领会。影片最后,汤米放弃了对于永恒的追求,接受了人类必将面对的死亡,因而也最终将自己从对于死亡的恐惧中
解放了出来。

 

(二)主题
     “于是,他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了伊甸园,并在那里安设了基路伯,和四面转动的火焰之剑,要把守通往生命树的道路。”这是影片开头引用的“圣经”中关于创世纪的话语,它在暗示故事情节的同时也告诉了我们影片想要讨论的主要内容。从亚当和夏娃吃下“知识之树”(tree of knowledge , or tree of good and evil)果子的那一刻起,人类便开始生活在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里,生存和死亡、贫穷和富有、悲伤和快乐、善良与邪恶……究竟什么才是生命的意义?如果他们选择的不是“知识之树”而是“生命之树”,情况有会怎样?是什么把我们和造物主区分开来,又是什么让我们变得特殊?或许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从现在到永恒的过程。
      影片结尾,汤米最终获得了构想小说结尾的能力。生命之树的守卫者在动手的一瞬间看到了“人类之父”亚当,他放下了手中的火焰之剑,为自己的罪过甘愿受死。托马斯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生命之树,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永恒不朽,当他喝下那代表着无限生命力的树脂时,他痛苦的倒在地上,绿草和鲜花从他身体中爆裂而出将其埋葬在大树的旁边。而汤姆则平静地穿越星云来到Shibalba的中心,随着星体的爆炸而化作宇宙中的一颗尘埃。
      从故事和结局来看,《珍爱泉源》主要想探讨的是对于死亡的看法,并由此引申出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汤米终于冲破了那个充满恐惧和逃避的玻璃球体,实现了某种精神上的超脱。伴随着明亮壮观的画面和快速悠扬的鼓乐,宇宙行者汤姆安详地与Shibalba星云一起爆炸消亡,这种类似于宗教涅磐式的场景实际上表现了从恐惧中永远解脱出来的精神快感。而帮助汤米实现这种解脱的正是关于爱和生命意义的重新认识。一开始,汤米的内心是脆弱和敏感的,他不愿意伊兹和他谈论任何涉及到死亡的话题,实际上是害怕失去她。于是,他向宿命宣战,要“停止衰老,停止死亡”,他认为要摆脱痛苦就要战胜死亡,"死亡是一种疾病, 像其它任何一种疾病一样存在治愈的方法”,他要找到它。但是,他的这种反抗或者蔑视并非出于西西弗斯般简单的执着与快乐,而是潜意识里的无助和绝望。就像那个玛雅守护者说的,在他那里,“死亡是通往恐惧的道路”。
      与汤米不同,常年受病痛折磨的伊兹对待死亡却有着一种唯美主义注释和认同。她告诉汤米,那一团金黄色的星云实际上时一些即将消亡的星星汇聚在一起,有一天它们会爆炸消亡孕育出一个新的星球。而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它叫做Shibalba,在那个世界里,那些死去的灵魂可以得到重生。她还告诉他,根据玛雅人创世纪的神话,生命是人类的祖先亚当用自己的身体创造的,他的躯体变成大树的树干伸向大地,他的灵魂变成树枝展向天空,而Shibalba则是他的孩子们在天堂中创造的。当然,汤米当时一心想着治疗,并没有在意妻子说的话。但伊兹一直用自己宗教式的奇幻方式让汤米了解生命的存在形式不止是一种,我们都只是宇宙一个微小的组成部分。在伊兹病情加重后,她又给汤米讲述了玛雅导游告诉她的一个故事,说导游的父亲死后,有一颗种子埋到了他的墓穴里并长成了一颗大树,导游说父亲成了树的一部分,他的灵魂则随着觅食的鸟儿一起飞去了远方。影片没有提到导游的情况以及故事的来源,但是很显然伊兹始终在用一种超越外在形态的宇宙思维在开导汤米,试图让他明白死亡不是一个终结,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实际上,汤米最后的领悟和超脱也正是因为参透了这一真谛。他为托马斯安排了死亡的结局,托马斯的身体变成了花草,实际却是以另一种形式得到了重生。而汤姆终于来到了Shibalba的中心,那是伊兹所说的自己的位置,在那里星云像之前说的那样聚拢爆炸变幻成另一个星球,而生命之树则重新焕发了生机。可以说,汤米在思想中接受了伊兹关于生命的观点,因而那个代表着困扰和逃避的汤姆也随着伊兹灵魂的重生消失了。当然,汤米的领悟仍然是他和伊兹间真爱的结果,在汤姆最终决定冲出那个玻璃球体之前,妻子的影像不断的显现,而那个象征着汤米内心镜像的伊莎贝拉女王也终于和伊兹的镜像站到了一起。是她(们)的爱和信任,是汤米拥有了“完成它”的勇气和力量。于是,当影片中反复出现的妻子邀请他外出散步的场景再次出现时,他没有走向实验室,而是奔向了那片雪地,奔向了妻子,奔向了Shibalba的“心里”。在那里,他找到了丢失的结婚戒指,他将其戴在中指上,覆盖了因为伤痛、因为渴望永恒而刻上去的刺青戒指,他不再需要靠吞食大树的树皮来克服心里的恐惧,也不再需要靠在手臂上雕刻年轮来穿越时间的伤痛,因为他知道伊兹并没有真正离开,她会和他永远在一起。
      在雪白的墓地上,我们看见汤米埋下了一颗温暖的种子,相信不久以后那里一定会长出一棵茂盛的大树。
     “别了,伊兹。”
     “我已经帮你完成它了。”
     “你还好吗?”
     “是的,一切都好。”
   

(三)视觉语言
      导演对汤米死亡恐惧的主题展现是通过镜头色彩的变幻来实现的。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镜头中的画面不断在彩色和黑白,阴暗和光亮中转化。这种色彩的变化是和主人公的遭遇和心境相联系的。其中,有关汤米、托马斯和汤姆的场景基本上都是在阴暗中拍摄的,直到最后才爆发出明亮的白色。而每一次镜头从彩色向黑白过渡,主人公几乎都处在一个困惑、焦虑或痛苦的状态,比如当汤米回到家中寻找伊兹时,当神父出现引领托马斯为生命之树而展开冒险时,当伊兹晕倒后汤米从医院走向实验室时,当汤姆感受到大树的活力正在衰退时,当汤姆抱着枯败的大树痛哭时……等等。与此相反,有关女王、伊兹及其幻影的场景大都比较饱和的光亮中拍摄,而每一次男女主人公同时出现在画面上时,雷切尔·薇姿扮演的角色总是占据着镜头的亮部,其脸部的特写也总是被打上一层柔和的亮光。这样的安排显然不是随意的,它区分了两种不同的状态,一边是乐观坦然、一边是悲伤矛盾;一边是宁静安详、一边是彷徨无助。最后,当两者共同呈现出炫目的亮色时,实际上也就是代表着他们从幽闭走向开阔、从黯淡走向光明,从幻想走向现实的终极转变。
   
   

珍爱源泉 The Fountain(2006)

7 .6 / 8 .4

珍爱源泉(2006)

影评(276)

收藏(1224)

回复 (50) | 收藏 (27) | 6223 次阅读 |

瞬息天涯 (苏州)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