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我们偷挤宇宙的奶苟活

你不去关心一件事物,它就永远也不会属于你。

http://i.mtime.com/sall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话剧VS话剧--你的时代过去了吗?

童年小花 发布于:
 

有一次,

我们老师她讲到话剧市场的问题,

说现在话剧市场整体来说不是很景气。特别是在推广方面。

然后又举例说了一下香港的话剧推广和制度方面的情况。

对比起来,大陆向下香港学习的太多,特别是操作方法还有推广方面。

当时我非常同意她的看法。

下了那节课之后,我跟一个同学就有一个想法,

就是自己组织班里的几个同学,还有一些表演系的同学。

建立一个流动的小剧社,到中小学免费去演出。

演出一些自己写的小品,独幕剧或表演系同学排演的汇报演出.

让年轻的一代能认识欢戏剧,喜欢戏剧。长大了也许不一定投身话剧,

至少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这么一个欣赏话剧的氛围,对话剧的市场,

发展推广起着一定的观众意识培养的作用。

但我和同学的这种想法,

后来没有实现,因为得不到更多人的支持,而

且一个无名的业余话剧团体,是很难进入校园的。

凭我们自发的力量其实做不了什么。

而且我们是免费的,经费问题也很值得考虑,毕竟不是

每一个人都喜欢投身这种无利益的东西。我们的力量不够。

这件事后来搁浅了,也许是有点妄想了,但真的是我和一些同学的美好愿望,

我们觉得很振奋。

在大陆,话剧的推广,非常不到位。在这方面香港做得非常到位。

香港人对待话剧的那种“发烧友”精神,

业余话剧团的活跃很让我羡慕。

他们业余话剧团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职业,

但一到演出排练的时候,一般是他们下班之后他们聚到一起排练,

他们完全是出自一种对戏剧的爱好,自愿自娱而且乐在其中。

据我所知,

香港有一些业余的话剧团体他们就经常免费到一些中小学去演出。

他们的中小学和大学都有话剧社,由学生组成。

而在大陆,中小学是基本上没有话剧社这种概念,

大学有些会有,

虽然他们排演的所谓的小品话剧很不成系统(除专业院校外)

但至少我们看到他们对话剧的热爱和一种追求。

他们欠缺的就是专业人员的注脚,

可是谁愿意做这样一件事?不夹杂任何回报地给大学话剧社

里给他们一些相当的指导,相信很少专业人员会来。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需要制度了。

而且真的需要一些专业点的戏剧发烧友。

讲到根上,还是制度的问题。

香港业余戏剧之所以能成形,有生命力,甚至成为戏剧艺术的主力军,

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政府对业余戏剧的资助,香港艺术发展局对业余戏剧

制定了“特许计划”和“同额赞助计划”这是他们经费的来源。

同时,剧团也会跟市政局采取“合办”或“主办”两种形式。主办则由

市政局承包费用,票房当然也归市政局。

合办,则是市政局提供演出场

地,票房收入归演出者。这些都是发展业余戏剧的基本保障。

而且他们每年市政局会举办戏剧会演,参加的有公开组的业余话剧团,

也有中学组的一些中学剧社。

总之,香港话剧是充满生机的,最主要是

专业与业余共同发展,互相促进。

业余的剧团在北京也有,大学剧社也一样,

去年的某天,我在首都师范大学里面,

就看见有一堆人围在楼梯操场上,我走过去看,原来是他们在

演话剧,虽然我也不是很知道他们演什么。

他们应该在演着自编的话

剧,在一个露天的操场上,简陋的布景,道具也很少,就只有几张椅

子,也许由于条件问题,他们没有麦克风,声音几乎都听不见,但感觉

还是很好,引来很多观众,围观的人都很静。

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我很感动

老实说,他们演得也不好,

至少他们有这股热诚,我们所欠缺的就是那

个“发烧友”热情。他们很认真。只是缺少相关的专业指导,所以整体

看来还有欠缺。   在香港,为了推广戏剧,让后起一代感受教育戏剧,

剧团会派人到中小学去做相当的戏剧辅导和培训。这些成为培养观众

培养后继人才的有效措施。

这又涉及到戏剧教育问题了。

在大陆,其实学生,如果你上大学学的不是

戏剧专业,那么这一辈子估计也无法感受什么是戏剧。

这方面,除香港之外,大陆其实很贫乏。

中学有一些戏剧作品出现在课本里,

象《雷雨》什么的,而且那些就是一种欣赏文章。

我们的中学老师都不懂分析。怎么带领我们分析?他们

只能告诉我们这个不考。在中小学,也许有人听说过广播站,但从来没

听说过话剧社。因为根本没有这种东西。也许同学们会硬性按照规定去

观看一些主流影片和话剧。但要交钱。

学校甚至教育局初衷就是不对,

初衷就是想让同学们看了影片或话剧之后要受到所谓的教育,说这个作

品里的人和事这样不对那样才是正确的等等。

让他们回来写一个读后感什么的。

根本不是为了让人去感受里面的人物,故事,

去喜欢里面每一个人物,包括好的和坏的,

没有带领他们从一个很好的角度去欣赏和去理解作品。从而喜欢戏剧。

在香港,戏剧教育是多方面的,

职业团体的巡演就是一个方面。

政府有规定,剧团每年都要到中学,社区去演出。

香港教育署专门成立了香港学校戏剧协会,

轮训学校的戏剧骨干,每年都有举办中小学的戏剧比赛。

香港从事戏剧的团体,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他们的那种热

情和精神,还有他们一些制度方面的做法非常令人羡慕。

他们会有一些业余的剧团到校园里面演出,是免费的。

如果是职业团体的话,他们要排演一个戏,政府拨款资助,等这个戏开

演那天,政府资助的经费到底用在什么地方,用了多少钱,全部写在一

个价目表上,演出那天放在大堂里供观众和工作人员看。他们这个经费

使用的透明度非常高,这个也是特别好的。

北京是中国的文化中心。

有什么话剧上演,宣传力度还是很到位了。

以观众也不至于流失过甚。

我们学校就经常会免费发票让我们去看一些戏剧演出。

  

如不是艺术类大学.

象刚刚我提到的什么业余剧团免费演出。是不可能的。

但至少,很多人知道什么是话剧,至少很多人看过话剧,感受过话剧。

被那种现场感所打动。在北京我是能感受这一点的。

我是广东人,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几年

就话剧而言,我觉得广东就是一片沙漠。

(暂且不谈粤剧,因为它跟话剧不一样,也不是我谈论的范围)

去年我考了一次话剧团,我不知道是我的同学亲戚朋友他们怎么了,我

说回去考话剧团,她们会问:话剧团?会不会不好啊?什么东西?

在广东,很多人把话剧团和杂技团给混了。

他们觉得有个团字的都不好。

不能怪某一个人,因为他们是集体中的一个人,他们来自社会。

来自某种文化背景的集体。

还是回到推广的问题上,

在广东,除了业内人士,真的没几个知道什么

是话剧,没几个人看过话剧的演出。真正感受剧场的演出。

他们会舍得花钱是看某某明星演唱会,某某电影等等。

就是不会花钱是看一出话剧。

哪怕有的时候剧团会免费上演一些旧剧目,都是观中寥寥.

大部分人对话剧一无所知。也许知道,但只是很浅的认识。

在北京的日子,深有感触,

同学们都爱说广东人大都有钱没文化。也许现在不是,但他们那种观念

模式已经固定。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平反?

一部深一点的电影也许都不怎么看得懂,怎么叫他们去撼话剧?

其实就是想我们广东能否借鉴一下香港,我们离香港又那么近。

生意上往来真的很多。广东和香港能不能除了物质,来一次思想上的沟通。

两个地方来一些戏剧推广方面的交流。互相学习。

我们不一定一坐下就谈生意。

我们广东的大学生有的是热诚。

君不见,每年什么元旦五一晚会,大学

校园里一片熙攘。他们多数是排演小品,话剧。

他们很喜欢这个。

有一回,我广州大学的一个同学,

把他们元旦晚会的一些演出刻录的碟拿给我看。

我看到他们演出小品,独幕剧,甚至不成形的话剧。他们的眼光独到,

热情和创意爆棚。他们的演出主要以风趣幽默为主。

那时候,

我的同学在我旁边说:“我们这个没你们学校专业啦,看了别见笑。”

我并不觉得好笑,我觉得很感动。

因为他们怀着一股热情非常认真地去创作,去排练,去演。他们很享受

这个过程。他们的演出有点像正在发展的小剧场演出,虽然偶尔主题有

点庸俗无聊。

有一个情况值得一提就是,香港有专业,业余和校园戏剧相结合的演出

体制,职业团体数量较少,而业余剧团却为数甚多。大,中,小学学校

也分部着比较活跃的校园戏剧团体。

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剧社。而且需要指导。

然后我想到,话剧的推广,需要一些人。应该说是主力军,这些人就是

大学生。

在大学里,建立话剧社。

这方面的经验可以通过跟香港戏剧方面的机构

去借鉴学习。

组织大学生建立话剧社,就得从大学的学生会入手。

毕竟话剧社不是广播站。就算业余也不能太业余。

专业的话剧团,

可以派人到各个大学流动地给他们组成的剧团一些相关的戏剧教育和指导。

他们要排什么戏,甚至也许是他们自己创作的作品。

也可以给一些意见。

他们排演出来的话剧,只要有专业人员插手,就肯定不至于不成形。

他们可以通过在校内演出,或者是各所大学交流演出。

这种活动要是慢慢起步,稳步发展,

时间一长,对话剧的推广,还有观众的增加肯定有帮助。

其实,中国最初的话剧是由戏曲演变出来的,

而这种演变的经手人正是学生。是最初的学生演剧。

最初这种艺术团体也是学生组成,然后借鉴国外的一些经验。

1906年,中国留日学生在东京发起成立了艺术团体春柳社。

他们演出的剧逐渐由传统戏曲走向西方戏剧。

在这些留学生在日本揭开了中国新剧序幕的时候,

中国本土戏剧也就发展起来了。

话说回来,学生才是推广话剧的主力军。

特别是大学生。

他们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演剧。

在自己学校演出,然后到各大学剧社交流演出。

再由他们剧

社自己组织到中小学去演出。

让更多的人,更多的年轻后起一代认识戏剧,

爱好戏剧,观看甚至创作话剧。

他们演出规模不一定要浩大,他们创作不一

定要特别“艺术”

先让他们起步,再让他们进步!

不一定每一次都是形势浩大,大学生,适合于小剧场演出。

学校体育馆,一个房间,一个会议室,一个操场,都可以。

只要喜欢,观众就围坐在舞台边,真实地感受整个剧。

小剧场的演出,对中国来说是救市。

我没有现场看过《思凡》,只是上课的时候,老师播的录像带。像这种

小剧场的演出,我觉得效果也不错。富有喜剧特色,是现实生活中颇有

代表性的都市青年意识的折射。

就中国而言,是通过抛开大剧场宏大庄严的特点,来使小巧玲珑的小剧

场使戏剧焕发生机。

我看过一本书,

说了一下发展小剧场的利弊,后来作者总结了一下。

我觉得里面有句话很对“小剧场艺术,既不能背弃现实的社会需要而兀

自清高,也不能一味媚俗重蹈本世纪初文明戏媚俗无聊的覆辙。而应当

为艺术的目的,在变通中既适应时代又发展自身,从而相处强大的生命力。

   所以,   职业团体在市场和观众流失的情况下,

应寻找出路,尝试小剧场演出。

尝试协助大学建立话剧社。

尝试协助建立业余剧团。

为以后,话剧的推广努力,为培养戏剧的后继人才而做一些尝试。

   但这些,不是一个剧团能单独完成的,必须要政府有相关的政策。

    

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培养观众和后继人才的一个过程。

也许过程很艰难,但是不做怎么知道没有可能。

   其实最初想写的是话剧VS电影. 戏剧似乎渐渐过时没落,电影事业开始产

业化和蓬勃发展,那么话剧该如何求存呢?

   热爱电影的同志们,如果你们觉得中国电影算是让人唏嘘的话,

回头看看话剧如今的发展,

真是莫名的伤怀......

  所以,话剧要VS话剧.也要VS电影.

 

回复 (20) | 收藏 (0) | 1000 次阅读 |

童年小花 (广州)

女 狮子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254)

电影(3)

音乐(4)

四点钟(26)

叨B叨(11)

午夜(21)

快乐(133)

(12)

码字(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