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ampanlu

特别,另类,幻想,奇特,这些都是描述我的,我是sampanlu,一个电影中的名字

http://i.mtime.com/sampanl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爱,如果能够被宽恕——关于《荆棘鸟》

sampanlu 发布于:

    最近每天回去都会把电视开着,DVD碟机里面播放着电视电影《荆棘鸟》,一直很喜欢《荆棘鸟》和《乱世佳人》这两部爱情电影,觉得不完美的爱情才是经典。电影有的时候,表达的东西并不是特别完整,毕竟翻译上面和原来的意思还是有些出入的,所以我还是喜欢看书!

   这篇影评是我在百度吧上面看到的,觉得作者写的很棒,为此贴出来,让喜欢《荆棘鸟》这部电影的朋友一些欣赏一下!

 

 

以下是正文

    这几天,把考琳.麦卡洛的《荆棘鸟》断断续续的看完了第二遍,不由得再次感叹:感谢麦卡洛神奇的手笔,我们才能看到如此无与伦比的故事。
   第一次看《荆棘鸟》的时候,是在高中的时候,看到母亲借来的一本正版《荆棘鸟》,不由得蠢蠢欲动,母亲告诫我:在高考将近的关键时期,绝对不能碰它。可是我还是偷偷的把它拿来看了,只用了两个下午,就读完了。
   数年后回忆《荆棘鸟》的时候,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片澳大利亚的广阔的牧场,成群的牛羊与灌木,魔鬼桉与兰桉,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我记得菲的冷漠与优雅,弗兰克的离去,记得父亲的死,当然还有梅吉与拉尔夫。清楚的记得年迈的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红衣主教在罗马的他的宫殿里听到已经死了的戴恩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时,痛苦的倒在地上,而53岁的梅吉,毫不怜悯的对他说:拉尔夫,我爱你,但是你不属于我.
   再次买的一本《荆棘鸟》是曾胡的译本,翻译的非常好,然而却是盗版,里面有着不少的错别字。但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它,就算是盗版也爱惜。

 

 故事概述:

 

     出生于贵族之家的菲爱上了一个有名望的已婚政治家并为他生了个儿子弗兰克,然而她爱的男人不能娶她,菲的父亲以独生女未婚先孕为耻,不久将她嫁给了家中的牧工帕迪。老实的帕迪接受了她和不属于他的儿子并且一生都爱着菲,崇拜她,以她为傲。沉默寡言的菲跟着帕迪在新西兰过着贫寒的生活,为他生了很多孩子。梅吉是他们的独生女。梅吉10岁的时候,远在澳大利亚的有钱的姑妈玛丽.卡森年纪大了,想起了唯一的亲人她的弟弟帕迪,于是写信来请他们一家移居澳大利亚并为其管理牧场。
    梅吉一家来到澳洲的基里车站,来接他们的是28岁的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神父,一位在当地任职,却无时不想着有机会脱离这里,在教会中升迁的英俊男人。拉尔夫在车站的尘土中第一眼看见梅吉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而梅吉,亦是深深的崇拜着这个非凡的神父。
   一晃7年过去了,玛丽.卡森自觉命不久矣,又嫉妒着拉尔夫与梅吉的和谐相处,于是在临终前立下了一份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遗著:所有的财产都献给天主教会,如果他们能赏识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神父。而拉尔夫则是她1300万英镑财产的支配人。帕迪一家永久居住德罗海达牧场并管理它。拉尔夫长期以来的愿望实现了,帕迪一家谁也没有不满,于是拉尔夫带着矛盾的心情离开了德罗海达,离开了他的梅吉。
   17岁的梅吉,已是一位明艳可人的少女,她对拉尔夫神父的崇拜已变成了少女的迷恋。然而神父虽然承认对她的爱,却不能接受她。梅吉24岁那年在久久难以忘记拉尔夫的情况下嫁给了外貌神情都十分象他的远来的牧工卢克,随之去了北昆士兰。漂亮的卢克是个守财奴,心里只有劳动与积累财富,把梅吉抛在脑后。梅吉在孤独中生下了他们的女儿朱丝婷。夏季,已经成为大主教的拉尔夫在海边的度假村找到了梅吉,爱情淹没了一切,44岁的拉尔夫与26岁的梅吉在小岛上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不久,梅吉与卢克分手,回德罗海达生下了儿子戴恩。她瞒着所有人,因为这是她和拉尔夫的儿子,是她偷来的秘密。
    朱丝婷与戴恩长大之后各有志向:姐姐要做演员,而弟弟,由于崇拜着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红衣主教,想要做一名献身上帝的神父。梅吉感到命运的嘲弄,却唤不回爱子的决心,于是将他送到罗马,拉尔夫身边,请他代为照顾。
    不知真相的拉尔夫很喜欢戴恩,他已经老了,但是看到戴恩身上具备成为一名比他更为完美的教士而欣喜。但是不久,厄运再次降临到梅吉身上:戴恩在希腊海中救人的时候溺水身亡。尸体难以运送回来,心急如焚的梅吉亲自去往罗马找到拉尔夫,焦急与绝望中梅吉告诉他戴恩是他的亲生儿子。拉尔夫痛苦万状。在德罗海达埋葬了戴恩之后,71岁的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红衣主教在梅吉的怀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结束了长期的痛苦。
年迈的梅吉在晚年望着广阔美丽的德罗海达。耳边响起了关于荆棘鸟的传说: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 ...



      这是一本关于爱与命运的小说,时间跨度大(近60年),感情深邃,文笔细腻,清丽隽永。曾被喻为澳洲的《飘》,也曾有人说是:现今写出来的,拍成影视的关于失去的爱的最美丽的故事。有人认为其堪与《罗米欧与朱丽叶》比肩。
    《荆棘鸟》的魅力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麦卡洛的天才文笔不仅写就了这个绝美的故事,而且塑造了一群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使我们久久难以忘怀。

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

      我是喜欢拉尔夫的,怎么会不喜欢他呢?我想如果他存在于现实中,应该是每个少女心中的暗恋对象吧。因他是如此完美的男人:拥有英俊的容貌,优雅的举止,无可挑剔的身材;他是语言天才,精通多种语言;他是外交家,头脑灵活,不动声色,三言两语间化解灾难;他是教民的朋友,温和的言语笑容赢得了每一颗心;他又是出色的牧工,对牧场的劳动熟悉如最能干的伙计......他是如此有魅力的男人,即使是教士,穿着黑色的法衣,亦难掩其光芒。
    作者把所有完美的品质毫不吝啬的都给了拉尔夫。这个自信又强大的男人,凡是他出现的地方,阳光总会亮起来,阴霾总会散去,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梅吉总是这么相信的。所以,当看着他大步而来,黑色的法衣如此相衬,他坐到你身边,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听他温和的问:怎么啦?
    你会爱上这个男人。 
    想起《凡尔赛的玫瑰》中汉斯的妹妹对奥斯卡说的一句话:哦奥斯卡,如果你是男孩子的话,也许我会因为思念你而死也说不定。
    所以,我们该庆幸这样的男人只存在于小说中。
    然而,这个男人是痛苦的。因为他有野心,同时无法摆脱爱情。这两样东西,如果只拥有一样,他必是幸福的,但他想兼得,便是不幸的根源。
    拉尔夫爱梅吉,这是无可置疑的。许多人感动于他的专一,从梅吉小时候起就爱她,直到他死去。的确是值得感动与羡慕的事。但是这种专一是有相对性的:作为女人,不错,拉尔夫只爱梅吉一个,但是别忘了还有他的上帝,如果把他算进去的话,拉尔夫就如同陷入婚外情的男人一般,在两者间游走,偷偷摸摸,彷徨无措,痛苦不堪。
    也有许多人觉得他个自私的男人,因而不喜欢他,我认为这种看法不公平。是人总有自私的一面,拉尔夫只不过有自己的追求,这追求说的好听是理想,说的难听是野心。然而,有野心的男人总有一种不一样的魅力。上帝也是自私的,不然怎么会把这么多优秀的人都聚在自己身边,又不允许他们有一点点的背叛呢?

 

 梅吉

 

    一遍看《荆棘鸟》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思考这个人物。故事情节匆匆而过,只留下些浮光掠影,要是有,也是被拉尔夫的形象所占据。第二遍看的时候开始跟着梅吉的目光经历那些世事沧桑。
    未知的城市,未知的命运,与新西兰截然不同的风景,梅吉一家来到澳洲。在基里车站,那个高大英俊的神父抱起金红色头发的可爱的小姑娘的时候,我开始难过。既然知道了那结局,就不希望看到这个开始,当开始无法避免,命运如同列车一般沿着既定的轨道向结局开去,如何不叫人难过?
    少女情怀总是纯净如水。德罗海达盛大的宴会后,繁华散去,身着玫瑰长裙的明艳少女躲在墓地偷偷的哭泣。神父小心翼翼的靠近,象往常一样问她:怎么了,梅吉?少女抬起泪眼,认真的说:您今晚没和我说话。 多年后拉尔夫才明白,当时努力的解释全是白费,情根已然深种,大家都无法逃离这命运。
    然而他走了,走的那么匆忙,比弗兰克离开更令人难以忍受。池边的轻轻一吻亦无法解这绵长的相思。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从玛丽死后,拉尔夫离开,一直到最后,这将近40年中,他们见了几次呢?——五次。
    第一次,德罗海达大火,帕迪与斯图相继死去,他回来了。
    第二次,北昆士兰,梅吉生朱丝婷时难产,他来到她身边。
    第三次,海边度假小岛,他找到梅吉。
    第四次,戴恩14岁,成为红衣主教的他回到德罗海达度假。
    第五次,戴恩身亡,梅吉来到罗马找他寻回戴恩的尸体,一直到去世,其间只有数天。
    五次的见面,在四十年里,这对于恋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然而他们却是这样的过来了,且爱之弥坚。
    书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是嫉妒的。很难接受一个象拉尔夫这么完美的男人钟情于一个凡俗的女子,更何况初见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随着梅吉渐渐长大,成熟,爱情的果实渐渐变得苦涩,荆棘鸟的歌声渐渐凄厉,剩下的,只有叹息。
    全书的基调在后半部明显沉重起来,尤其在拉尔夫死后,只剩最后一章《朱丝婷》作为尾声,语言较为晦涩难懂,然而不仅对于朱丝婷,更是梅吉性格的最终完善不可或缺的篇章。
    一直在想,梅吉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美丽,坚强,母性,温柔。还有一些什么,恐怕连拉尔夫也描述不出,正如他说的:梅吉,我曾说过你是个平平常常的女子,现在我收回这话,你是个独一无二的女人。
    勿庸置疑的坚强,继承自她的母亲,可以经受任何的不幸;她是天生的母亲,咬牙与卢克在一起就是为了要个孩子,与命运斗争,与上帝斗争。
    菲曾经说过:梅吉,我实在看不出拉尔夫看上你什么......老实说,作母亲的总对女儿有点视而不见......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他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魅力吸引住了......
    这就是梅吉的魅力,不同于拉尔夫的人所共见,她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梅吉可以说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她的不幸非常明显:错误的婚姻,不能圆满的爱情,痛失爱子,孤独的晚年......但是她又是幸运的,她遇见了拉尔夫。“没有谁比拉尔夫更能看出谁是上等女人了”是他关注着她,引导着她,塑造着她,使她如同德罗海达的玫瑰一般如火如荼地盛开。如果没有遇见拉尔夫,她会怎样呢?无味的长大,成年后嫁给一个如同卢克一样的或许还不如卢克的牧工,了此一生。这样而已了。
    晚年的梅吉回忆往事,我想她不会后悔的:如果人生能够重新选择,她还是会选择遇见拉尔夫,还是会把长长的刺穿进胸膛里,唱出唯一的天籁。今生如此,来生如此,但愿生生世世与你相遇。

 

卢克

     梅吉曾经有个比喻:拉尔夫如同魔鬼桉,卢克则象蓝桉。这使我印象及其深刻。虽然我不知道这两种植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不必弄清楚,它只是告诉我们卢克及其象拉尔夫,梅吉因此而嫁给了他,为了逃离拉尔夫,又为了不失去拉尔夫。
    卢克其实不是个坏人,相反,某种意义上还是个好丈夫:他努力工作,勤俭节约,很受女人欢迎却不勾三搭四。这样的丈夫有什么不好呢?所以梅吉最终把他抛弃,卢克是想不明白原因的。
    而事实上,他的另外一些性格却让人无法忍受:守财奴,为了财产与梅吉结婚,不懂得体贴妻子(有时根本就是忘了有个妻子),爱劳动爱甘蔗爱积聚的财富胜过一切,不想要孩子......试想迫切想要个孩子的梅吉怎么能忍受?
    刚到北昆士兰的那段是有些可笑的,卢克的本性渐渐体现出来,不可理解的行为,让人哭笑不得,连新婚之夜都那么笨拙。
    卢克的晚年是凄凉的,除非他头脑开窍,明白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否则他要忍受腰背疼痛孤独的过完他的一生。

 

 菲奥娜

    菲是冷漠而优雅的,记忆中她没怎么笑过,也不曾哭过,不停的忙碌,把所有喜怒哀乐都埋在心底,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却是目光敏锐,心中雪亮。
    因为一直都没有走出当年的阴影吧,所以沉默,对帕迪视而不见,对梅吉,对所有的孩子视而不见。但是弗兰克是例外,他离家了,他入狱了,他回来了。看到了吗?一个母亲最深邃的感情。
    菲与梅吉的命运是这样相似,但是比起梅吉,她是幸福的,嫁给了帕迪这样一个好人,一生都爱她,崇拜她,儿女个个都爱她。长寿之余,不曾孤独。而梅吉却是真实的孤独。
    整本书里,菲与梅吉的一次长谈是我最喜欢的章节之一,记忆中她们不曾试着相互了解,相互关心,菲对女儿的冷漠是异常的。而最后,她们由于相似的经历而互相理解,纵然这种理解不曾热烈,但也让人欣慰了。

 

 

 弗兰克

   每个女孩心中大概都想有个象弗兰克这样的哥哥吧:真心的疼爱妹妹,保护她,在她寂寞,受伤害的时候安慰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她的保护神。弗兰克可以说是少年梅吉生命中重要性仅次于拉尔夫的男人。
  他个头矮小,力气却大的出奇,他自卑,自尊,迫切的想出人头地。他爱着他母亲,不能容忍同样爱他母亲的帕迪的存在。两个男人互相敌视,最终弗兰克离开了。梅吉的伤心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她还小,她还有拉尔夫在身边。菲的伤心,却深埋心底。
  他对她来说,不仅仅是儿子,还是她一生都爱着的那个男人的延续,是她生命的全部。对于他,她无法阻止他离开,只能默默的承受他不在身边的痛苦。
  可这些还不够,他因打架闹出人命而被判终身监禁。入狱前,他只有一句话:不要告诉我母亲。
  数年后,他的母亲从过期的报纸上得知这个消息,又是一个打击。她有什么办法呢?她只有装作不知道,以保全儿子的自尊心。而母亲心中的痛苦,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了。
  弗兰克最终还是回来了,回到阔别30年的家中,他很难适应。看到41岁的妹妹拥抱他,感到比看到母亲的衰老更令人难以忍受。可他毕竟是回来了不是么?那个强壮,暴戾,对母亲妹妹却很温柔的男人回来了,从此沉默的在德罗海达终老。
  以前总有个错觉,以为弗兰克是死在狱中的。等到再度看到结局,不适应的反而是我。所以会想:如果他不会回来,真的死在狱中,对他来说是不是更好?
  谁知道呢? 



   戴恩

   说起来要感谢卢克,正因为他长的象拉尔夫,戴恩才能安然无事的度过20多年的岁月,不致招人怀疑他的父亲究竟是谁。
  菲的眼睛是毒的,从戴恩一出生,就看出他是拉尔夫的儿子。在所有人都夸赞戴恩象卢克那么英俊时,菲在心里偷偷的好笑。真是妙啊,梅吉,谁都看不出来,包括他的生父。可是他是拉尔夫.德.布里克萨特的儿子啊,梅吉,你留不住他,你终究要失去他的。
  菲是对的。
  纵观全书,关于死亡的不少:哈尔,玛丽.卡森,帕迪,斯图,戴恩,拉尔夫。其中戴恩的死最让人难以忍受。作者似乎要把所有希望全部毁灭,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有人说,悲剧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这句话是真理。戴恩的完美继承自他的父亲,而又比他的父亲更纯净,更完满。上帝对于这样的人怎么会放过呢?但是他才26岁,他还不想死啊。
  对于梅吉来说,地狱也不过如此吧。是她的错,上帝不曾宽恕过她。

 

尾声

 

    鸟儿胸前带着棘刺,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 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是,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我们是 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广袤无垠的德罗海达,成群的牛羊,勤劳的人们,美丽的鲜花竞相绽放,这片丰饶的土地上,生命将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
  梅吉看着窗外,想着:德罗海达的时代将要结束了。看到这里的时候,心中总是五味杂陈:多么不希望就这么结束,永不结束,但是拉尔夫死了,戴恩死了,梅吉老了,德罗海达还剩下什么?梅吉晚年会在萧萧夜色里,守着她爱的两个男人,毕竟他们不会再离开她,永远陪伴她了。
  回头望这似水年华,童年的漂亮的娃娃,少女的金红色卷发,车站的尘雾中男子的身影,玫瑰灰的长裙,午后林间的耀眼阳光,圣经中飘落的玫瑰花......
  爱,如果能够被宽恕......在最初的最初。

 

荆棘鸟 The Thorn Birds(1983)
 

9 .0

荆棘鸟(1983)

影评(57)|收藏(260)

回复 (24) | 收藏 (12) | 3666 次阅读 |
标签:

sampanlu (上海)

女 35岁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