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eptembe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短篇小说)伯爵红茶馆

Septemberose 发布于:

1216973500915845_file

 

                 伯爵红茶馆
 
    简丹恋爱了。
    已经记不清楚这是她第几次恋爱了,数字对于简丹来说仅仅是个模棱两可的概念,重要的是这不是她漫长生命中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这次的爱情如盛开在四月的樱花,一阵微风吹过,它们便纷繁地坠落在她的心扉,带着迟迟的香气,就像一个粉红色的梦境。爱情就是一颗心不再完整,开始纷纷堕落的时候。简丹意识到,在爱情降临的那一刻,她将不再只是从前的那个她。
    由于搬了新家,无法上网。所以最近她总步行十分钟到一家装饰古典的红茶馆,点一杯伯爵红茶,打开电脑,在那里坐上几个小时。简丹喜欢这里。温暖的灯光,柔缓的爵士乐,质感细腻的茶杯,还有适合口温的红茶,这一切都让她的心放松舒适。每天关上电脑准备离开的那一刻,她都是这么想的。简丹也曾去过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那里总是人很多,对话太多,杯碟碰撞的声音太刺耳,浓郁的咖啡香味几乎让她头晕。而这家红茶馆却很安静,每位顾客挂在的脸上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和语调都恰到好处。去的久了,简丹发现红茶馆拥有固定的几张面孔,它们也总出现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位置,喝固定的红茶。而简丹也从第一次推开这家红茶馆的门后,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固定。
    红茶馆的名字很简单,两个字:伯爵。
    简丹只是太寂寞,她希望找个人不多也不少的地方,好让自己说服自己,她仍旧是生活中的一份子,看着人来人往的窗外很容易就产生灵感以及错觉。不知从何时起,害怕寂寞变成了她生命中突如其来的不能承受之轻,而躲开寂寞的方式也成为了最复杂最无法避开的困扰。睁开眼睛,是无边无际的寂寞,紧闭双眼,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而隐藏在黑色后面的仍旧是那步步紧逼但却触不到的寂寞。是的,简丹清楚的记得寂寞的面孔,说不上难看或者恐怖,只是它苍白的没有表情,像是沉睡了几个世纪的吸血鬼,所以她才如此的害怕。
    简丹喝了一口红茶,水已经冷却了很久。她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喜欢这家红茶馆的呢?
    是吗?真的是这个原因吗,每当触及事实的真相,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愣一下。
    那个原因其实离简丹很近,他就座在角落里,安静地……像是昨天,那样的淡,却又那样的有力量,那样的挥之不去……近乎变成了一种焦躁。慢慢地,简丹就把他当成了一种情绪来依赖。每天她都盼望着看见他,盼望着他主动和自己说话,盼望着他就是那个救她远离孤独的人……一种轻柔的悸动在简丹的身体一天一天的蔓延着,即使在梦中,她也不曾遗忘他沉寂的面庞和那双深藏忧郁的眼睛。
    简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拥有一张再简单不过的脸,说不上漂亮或者不漂亮。从小学、中学到高中、大学,一条简单的直线,就连她数得上来的三四个好朋友都简简单单。似乎这样的名字也暗示了她的爱情,简单到高不成低不就,简单到总有开始却没有结果。有时,她觉得自己在苦苦坚守和延续着一个使命,就像电影中的裸替,一次一次付出身体的代价,却永远不是舞台上的主角。
    她注意到他有一双以男人来说,异常修长柔软白皙的手。虽然座在沙发里,但却感觉很高,有点偏瘦,五官中似乎只有鼻梁挺成好看的弧度较为显眼;棕色和金色参杂的头发让他白皙的肤色更显苍白,一双细长,深深凹陷的眼睛,绿色瞳孔放出的微弱光芒将他的整张脸笼罩在一层恍若隔世的寂静中;薄薄的双唇紧闭着,似乎就连微笑也不会让那紧闭的双唇和嘴角上扬。
    如往常一样,简丹像多愁善感的少女般怀着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心情坐在角落的沙发里。“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她回头,他正好就在她的眼前,她好奇他什么时候来的茶馆,又是怎么走到她身后的,但是他就那样真实的站在她的面前,像是一副雾中风景,遮住了她所有的思考。似乎好久之后,简丹才回答:“当然可以。”就这样,他们第一次分享了同一张桌子,面对着面。只要一伸手,就能碰触到对方。
    他告诉她叫John。有趣的是,John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憋着嗓子,发出正常男性一般所不会有的高音声腔,这声音让简丹觉得极不舒适,像是一种失望,一种美中不足,一种时刻被提醒被注意的不能容忍的不完美。
    简丹下意识地觉得应该和John保持距离,没有理由,只是她找不到和他更亲近的方法。或许,就连简丹自己也被关在了距离之外。一片寂静,比一个人独自喝茶还要寂静。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吗?”John突入其来的问话,像是要刻意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
   “阿,阿……”简丹停顿了片刻,“也许有吧,可是,我想他们都很善于伪装,就是易容术,所以很不容易被人揭穿。”
   “易容术。吸血鬼可不懂什么易容术,他们只懂得怎么迷惑人,如果不小心被人类发现了,他们就使用这招,这招很灵,可以让受迷幻的人忘掉最近发生的事情,忘掉吸血鬼。”
   “你怎么知道?”
   “这个嘛,我研究这个。”John的语气淡淡的,没有刻意拉长声调,俨然他说的就是事实。
   “哈哈哈”简丹笑了起来,为对方如此认真的回答。“那他们都怕什么?”
   “哦,我想你应该知道,阳光,他们只能生活在黑夜里。有很多吸血鬼也很怕孤独,因为几百年,几个世纪的活在黑暗里,各个都有严重的忧郁症。”John一边说着,一边顺手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红茶。
    简丹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还怕十字架,大蒜。”她的语气露出了七、八分的兴奋,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的兴奋。
   “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他们不是魔鬼,和愚蠢的人类一样他们是上帝的子民。十字架只是他们自己编出来的弱点,为了保护自己,大蒜也是。不过有一样东西吸血鬼确实很怕,只是人们不知道罢了。”
   “什么?”
    John凑近了简丹,“你就有!”
   “我有,到底是什么东西?“
    John的眼光落在简丹的耳垂上,在灯光下闪耀着微弱光芒的银耳环正在John深绿色的瞳孔中轻轻的颤动中。
    简丹深吸了口气,“哦,他们——怕——”就在那“银“字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John将食指轻轻的放在了简丹就请要开启的嘴唇上,“嘘!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那食指就像下在简丹身上的一个咒语,下的如此轻巧和恰到好处,没时间闪躲,也没时间抓住它,一秒、二秒、三秒,第四秒的时候,那食指连同那张逼近简丹的脸庞已经回到了原位。
   “血的味道怎么样,你研究过吗?”简丹想继续这样的话题,尽管她知道这话题很荒诞,但与谈论彼此的工作、家庭背景这样的无聊话题相比,吸血鬼的话题反到让她觉得离现实的俗不可耐很遥远。
   “每个人血的味道都不一样,有的苦苦的,有的像是烧焦的头发,有的很甜香。最近流行阴性B型血。”每说到一种味道,John的脸上就会泛出一种回忆的光,仿佛每一道光里都隐藏着一个很久远的故事。
   “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John故意放缓了语气,像是故意留出时间让简丹做出决定“可不可以将你的银耳环摘下来,我怕那个。”
   “哈哈,你难道是吸血鬼?”
   “我不是普通的吸血鬼,我是一个缔造者,是Maker。在吸血鬼的世界,只有Maker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类,将他们变成吸血鬼。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怎么才可以变成吸血鬼,这个过程很复杂。”John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不过,我会慢慢告诉你这个过程。知道涅磐吧?!死亡之后的新生,可是我敢肯定比涅磐痛苦的多。”听到这里,简丹伸出手端起白色的茶杯放到嘴边,也许是话题的原因,红茶充满了一股铁的味道,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不自然,她咽下了本想吐出来的红茶。
   “我喜欢你性感的耳垂和脖颈,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亲吻你的耳垂和美丽的脖子。”紧接着,John又加了一句“可以吗?”,并刻意加重了语调。
    简丹被John的直白吓了一跳,似乎一下子从吸血鬼的世界逃回了人间,她笑了笑,不愿正面回答John的问话,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下周围,原来不知不觉中,红茶馆只剩他们两个人,就连吧台也是空荡荡的,服务生像是凭空地蒸发了。
    不知从哪里来的冲动,简丹摘下了耳环,她一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边将银制的耳环高高地抛向空中……
    一阵瞬间的疼痛如白色的光在简丹面前划过,John锋利的牙齿已经深深陷入在简丹脖子上的大动脉里,细细密密的蓝色血管在白色的皮肤下跳跃着,似乎要冲破最后的桎梏,而在那白光后,等待简丹的,是百年的孤寂。携带着温度的鲜血顺着简丹光滑的颈部跌落在她已冰冷的掌心,就如那百年孤独的泪。
                 Septemberose于2008年12月15日
回复 (5) | 收藏 (0) | 13313 次阅读 |

Stonerose (康涅狄格州)

女 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