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eptembe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短篇小说)2008

Septemberose 发布于:

1220177531900313_file

 

 

    一个男人坐在一列从斯德哥尔摩驶向挪威的火车上,打算读些书。阳光追着车窗大片大片的落在车厢里,这是一个暖和的冬日下午。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想将沉甸甸的记忆存储遗落在长的看不见尽头的铁道上,它按着时间的轨迹安静的前行着,不知道要将蜿蜒的记忆载向何处。在车窗玻璃上不断轰鸣即逝的风景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既瞬息又永恒。没有比在阳光下沉思更好的事情了,男人想到,但有些问题仅仅靠沉思是找不倒答案的。于是,他又开始遗憾父亲的死去。如果那场暴乱没有发生,如果父亲是一个普通到只能生老病死的人……也许自己可以从父亲那里找到答案,更重要的是他不会像现在只有孤独随行,漂泊在永远向前的旅途中。
    但是自从列车驶过哥德堡站后,男人就无法再专注于沉思。一个女人上车后坐在了他的对面,只有一桌之隔。桌子上有几本杂志、一本摊开的日记、一小盒橄榄,都是女人上车后才出现的。她有时平淡的望向窗外,有时随便翻翻桌上的杂志。男人觉得女人像极了莫奈的名作《鲁昂大教堂》。八年前,他在法国的奥塞博物馆与这幅画不期而遇,他觉得这幅画充满了不言而喻的忧伤,宛如一个漫无目的的惆怅女人在等待连她自己都想不清楚的未来,他曾为之怅然良久。
    男人看着女人。八年前,他就这样看着她。她的周身散发着凌乱的光,就像鲁昂大教堂的身影正蒸腾在清晨的淡蓝色的薄雾中一样微妙,包裹着无数不能透露的秘密。男人想象着他的手穿过她的栗色长卷发,抚摸到白皙的脖颈,接着他的手滑进衬衣,停在闪闪发光的肌肤上,她的温暖正合适他的冰冷。他看着她在他身边安心的熟睡,浅浅的呼吸着,温柔的双唇微微张开。男人想象着同女人一起漫步在樱桃树夹道的小街上,不用说话就很美好。他猜想她可能是钢琴家,或者艺术设计师,或者经营一家小型的画廊。男人开始在脑子里设计同女人交谈的方式:向她问时间,借杂志,向她点头微笑,谈天气,或者橄榄的话题。他甚至渴望火车可以出事故,把他们这节车厢甩到田野里。在混乱中,他像电影中的男一号一样救了她。天空中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他与她一起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中休息,他为她披上毯子,喝着热热的伯爵红茶,四目对望,脉脉无语。但按照男人的观察,火车并没有要出轨的迹象,于是他禁不住深吸了口气,清清了喉咙,调整好音频音调,凑过身去问女人是否有一只多余的笔。话刚一出口,他就知道这样的做法无聊而荒唐。
    女人淡淡的笑了笑,轻轻地将自己面前的铅笔递给了男人。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安静,火车进入了一个长长的隧道,女人脸上那生命的光线也慢慢的暗了下来。男人猜想女人可能不能像自己一样坚持没有目的的旅行,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停留的终点。出了隧道,女人说她很厌烦坐火车长途旅游。男人判断这是多于的废话,不过这句多余的废话却给了他一丝他正需要的勇气。
    女人既不是钢琴家,也是设计师,更没有拥有一家私人画廊。她的工作很自由,就是为一些旅游杂志拍点照片,写一些见闻趣事。她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美国人。在6岁时,她被父亲送到日本的围棋学校,一学就是十年。她说那十年学棋的日子,让她厌恶极了,离开日本时,除了一口流利的日语外,她觉得自己一无所获。当女人谈到她现在正在学习希腊语时,男人已经得到了她的电话。
    男人说他最喜欢的就是看书和爬山,他向女人描述深夜爬山的乐趣以及从阿尔卑斯山的高处俯瞰山谷的感觉,他回忆自己在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静坐,他看到荒凉的高原上到处是干涸的沟壑。女人问男人靠什么生活,男人想了想说是记忆,因为他能记得过去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的事情,看过的书也过目不忘,背诵叔本华的《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是他的休闲方式,女人感到惊讶却没有质疑。女人的另一项爱好是画画,因为画画总让她感到经历充沛和精神自由,她还常常通宵熬夜看电影,而男人的作息时间却很规律。当她谈及最近她看的一些艺术电影时,他就听不懂了。男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觉得自己应该读一读电影史。但是男人深信这个像鲁昂大教堂的女人很聪明,他们两人很般配。他想象他会在美国的乡间找到一处空地,盖一间白色的大房子,其中一间专门为女人画画用。它有大大的窗户,有直接通向花园的纱门,小风吹进屋子,坐在画架前的女人微微抬起头就能看到蓝到发绿的 小湖。夏天的时候,成群的野鸭生活在这里,安静的在湖面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的水痕。他与女人可以在伴晚十分,划着小船驶向黄昏的小河深处,倚着夕阳,听听树叶的细语。
    想到这里,男人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女人是否可以在火车到达她的目的后到女人的家里喝一杯咖啡。女人低头微笑,说那一定很有趣。她说:“但是,我需要明天一早飞到纽约,要不下回吧。”然后她又冲着男人微笑。她答应到了纽约会打电话,并说他们一定会再见。也许就在她从纽约回来的当天。男人的失望稍稍得到了安慰。他想,她就是他的终点。
    于是女人到站下了火车,男人则继续坐着火车向前驶去。窗外依然是不断变化的风景,它们隔着玻璃与流逝的时光与男人遥遥相望,就像女人在站台上离开时的挥手。
    但是直到约定的日子很晚的时候电话才响,她从纽约的机场打来,已时空变幻,但男人依旧还在当初他们相遇的火车上。电话那端一片嘈杂,不时夹杂着广播时间和飞机起飞的刺耳声音。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让男人无从分析判断。女人说该死的美国航班误点了,她将设法早点赶回她的家,不过让他不要下车去那里等她了。停顿了一下,最坏的肯定便到来了。她接着说,她目前的生活有些复杂,她还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明白自己的问题需要时间和空间,如果他不介意的话,他能否等她头脑想清楚后她再找他。
    一时之间,男人倍感惆怅。在火车驶到站的那一刻,男人决定走下站台结束旅途。他告诉自己:离开了,就不要想着再回去。他只是想随便走走,漫无目的的来到市中心的公园,坐在一张长凳上。他回忆起了父亲,以及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日子,父亲对他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原封不动的存储在记忆里。男人觉得自己花了七年的时间来旅游,寻找真爱,却一无所获。他把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看书上。男人最爱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图书馆,他记得每一个房间的细节,每一层书架上都摆放着什么书,每一处拐弯摆放的雕像……男人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女人遗忘的铅笔随手就在地上画了一张国会图书馆的建筑图,他的笔久久的停留在一点上,这是他最喜欢看书的地方——杰斐逊大楼,那里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很舒适。一间大书房、一张大书桌、一座壁炉架、窗户面对着花园;纸张泛黄、粗糙的古版书籍散发出宜人的时光幽香。哲学、历史、诗歌、宗教,从奥维德到泰伦斯,从蒙田到黑格尔、尼采。他记得这些伟大思想家哲学家说过的每一句话,但他却始终觉得自己没有拥有智慧。因为他不能找到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组成一个家庭,制造下一代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他决定将这些一一从自己的记忆中删除。
    成双成对的夫妇推着婴儿车或者牵着孩子手在公园里散步。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手上沾满了巧克力,远远的向着男人的方向微笑;几个5、6岁的小男孩正在玩上校捉小偷的游戏;一对双胞胎兄弟对草地上的喷水龙头产生了无限的好奇……阳光远远的在西边天空上漫漫的隐退成淡蓝色和玫瑰色,它们又折射成淡淡的光,明灭不定的飘荡在忧伤的空气中。当公园管理员注意到坐在长凳上的男人时,他已经停止了心跳和呼吸,而双眼却睁得如活着一般。
    第二天。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都在第一时间报道了男人的死亡。新闻这样写道:
    地球上最后一个机器人死了。
    地球上最后一个机器人——2008,七年来一直与火车为伴。七年中,他从未踏出站台一步。昨日,他结束了漫长的火车旅途,走出了火车站。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福洛格纳公园启动了永久自我毁灭程序……
    公园管理员在2008的身上只发现了一张泛黄的便签。上面的字迹凌乱而潦草。
    2008:
    若机器人不能学会自我复制和进化,不能学会繁殖生命,最终就会灭绝。
                 你的人类父亲
 
 
                Septemberose于2009年1月02日
 
 
回复 (16) | 收藏 (1) | 13880 次阅读 |

Stonerose (康涅狄格州)

女 处女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