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eptembe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短篇小说)爱永远在爱之外

Septemberose 发布于:

爱永远在爱之外

  

    这是星期五的伴晚,一天的最后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房间,驶进隐隐约约的黑暗。一个女人站在窗边越来越淡的阳光中,朝外眺望。她的视线越过柔缓的街道和一幢幢平静低矮的房子,深处远处幽蓝的树林。风雪落在遥远的山顶上与天空的颜色混合在一起,褪成一片模糊的灰白色,这颜色给予女人时间去思考,或让她将思绪抹去。
   女人的房子中庸保守,带着一种被遗弃多年的味道。家具很简单。楼上的卧室里有两张床,木地板上交织着碎布地毯,墙上挂着厚厚的白色窗帘。楼下的厨房里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背为提琴形状的椅子,一盆瘦瘦的天竺葵摆放在厨房的窗台上。客厅被辟成了两个区域。靠着落地窗的一端类型于一个小型的画室:撑开的画架随时准备记录思绪;散落在木地板上的画笔、颜料和素描本凌乱的堆在一起,就像失去生命的杂草;斑驳的阳光勉强照亮东面的墙壁,上面依次挂着塞尚的《小村巴彦尼特》,提香的《乌皮诺的维纳斯》和马奈的《草地午餐》;西面被刷成黄色但却褪色的墙上只挂了一副小画,那是马蒂斯画于1926年的《穿红色裤子的苏丹宫女、水壶与独角圆桌》的印刷品。女人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这个小小的空间让她找到自己的节奏,她总是早早的起来,一边喝红茶一边看着屋子慢慢地汲取晨光。然后她便把眼睛盯在画布上,拿着画刷的右手悬在画架前,但她画不了几笔,就又开始把旧日的油彩从画布上简单迅速的刮下来。
    客厅的另一端有两张小沙发和一张咖啡桌,壁炉前的筐子里放着干而小的木材,壁炉东面的墙被书橱玻璃门后面的书占满着。书架对面的墙边是一张小写字台和一把椅子,写字台上放着一本蒙田的随笔集和一本特罗落普的小说集。一个男人双手抱着杯子坐在咖啡桌前。男人拥有一张完美对称和棱角分明的脸,柔软的嘴唇,高挺笔直的鼻子,最惊人的是他的眼睛,很浅的绿色中透出深邃的蓝,像冰,几乎是透明的,像是从后面被照亮了一般。男人正私下打量这屋子,他像是查看者,也像是偷窥者。他瞧着这些构成女人日常生活的物品,盯着她每天清晨醒来时面对的四壁、她的闹钟、一袋阿司匹林、写字台上的手表和耳环,屋子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女人留下的琐碎痕迹。
    不觉间,男人的声音在女人的身后响起:你准备好了和我一起走吗?
    这声音仿佛是骑着最后的阳光侵入她的房间。女人没有转身。男人声音的触须在屋子里四处延伸,它抚摸着墙壁和天花板,抚摸着木地板,滑过女人的肩膀然后停下。就停在她的眼前,她注视着这声音,无处可逃,她知道她迟早要投降于这声音,投降于这个男人。
    女人转过身。她早料到男人会来,但她却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吃惊——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屋的。他没有惊动她,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她。
   “现在就走吗?能不能等他回来”女人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她不确定男人是否会生气离去。那最后的一束阳光在不断延伸的光芒中不情愿的撤退着,最终消失在饱和的灰色阴影中,屋子里一片沉寂。
   “你知道的,我不愿意见你丈夫。我要带走与他生活了十年的妻子,他一定会像一头恶狼一样想把我撕碎吞进肚子里,不过” 男人用眼神锁住女人的眼神,“我愿意为了你再等一会”。
    在男人的记忆中,女人脸上的神情经常是这个样子,看上去永远凄楚欲泪,眼神中有一种担忧和迷茫,似乎有人要告诉她一个不幸的消息。她的这种气质令男人忍不住想要抚慰她,想伸手让她握住。
   “我想你愿意坐过来,我们可以一起等他”男人说,他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移到他身旁的沙发上。女人沉默着拒绝了。厨房的窗户半开着,由于风,卷帘上的绳索不时地撞击着窗台。嗒——嗒——嗒嗒,没有规律,孤独万分。
    女人开始在屋子里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仿佛要把这里的一切以及生活在这里的十年时光一一收藏在记忆里。她惊异的发现自己充满了期待的感觉,安静而节制。她试图对男人说些什么,但泪水却不断呛到她,让她越来越沮丧。男人注视着流泪的女人,他觉得她像极了雨天中的温柔霓虹,又像是刺眼的紫外线。只是她被埋藏在无名的悲伤里,只有在被另一道强光照射后才会被激起钻石般的亮度。
   “你忘记了”男人顿了顿,“你每天都希望我能来带你走,我在等你,别犹豫”
   “时间,我弄不懂它”女人说,“昨天为什么可以像去年一样遥远?”
男人没有回答。他端起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女人。
   “我最珍贵的记忆是一些最短暂的时刻”,女人继续说,“许多年的生活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男人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他把这个动作变成了一个轻柔无声的过程。他绕过桌子,走到女人面前,用双手捧起女人的脸。男人的手掌贴着女人的脸颊,他深深地注视着女人深栗色的眼睛。在暗暗的房间里,女人的脸沐浴着一缕男人眼中的光线,有些倦容,但却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希望。
   “不要嫉妒时间”男人低声说,“爱,永远记住你的爱”
    透过男人深邃的眼睛,女人分明看到了米勒描绘的金黄麦田,它映射着蓝色的天空被一层蒸腾的淡雾笼罩着,泛着金属光泽的道路沿着河流向远处延伸,平静优雅的地平线透着神秘哀伤的温柔力度。她想,这就是男人将要带她去的地方。女人知道,她深爱这双眼睛中所传达出的一切。她爱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因为爱他的双眼,她爱他的双眼,是因为她爱这个男人的内心——本质。此时,女人下巴的角度、她的姿势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是决心,女人想,是她与男人离开这里的决心。
    女人退后了一步,从男人的双臂中转过身去。当女人走到画架前时,男人已经举着点燃的蜡烛站了女人的身旁。“让我来帮你”,男人说。女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抓起笔,把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一起,形成一个整体,仿佛是在描绘一福被忘却了的风景,这风景透出孤独与执著,热情和快乐,坚持与挣扎,而她的爱就像被悬挂在两个世界的中间地带,哪一边都不属于。女人光洁的手臂在烛光的影子中运动着,厚重的赭色层层堆积渐渐呈现在画布上,每一笔都像是女人对丈夫的诉说。她说她曾带着重重的忧伤和一幅没有画完的画来到这里,是丈夫帮助她了解到原来悲伤也是一种爱,它可以被轻松地、永久地携带着。只是这幅画的结局和女人曾经构思的结局很不一样,但现在它已经被画出来了。女人希望丈夫能喜欢她留下的这幅画,她希望丈夫看到这幅画就会明白,在看似永无止境的道路上,他就是她的孤独,而爱也永远只存在于爱之外。
    蜡烛噼啪的想着,然后熄灭了。
   “我们走吧”,男人的声音像是命令但却夹杂着祈求,他看着女人,露出淡淡的微笑。男人伸出手,希望女人可以把手放在他的手里。
    是真的该离开的时候了,女人想。窗外的一轮满月照耀在安静的街道上,一缕微弱的白光反射进屋子里。女人觉得这所房子的一切渐渐变得陌生起来,而房子也不知道她是谁。在寂静中,她好像不存在了,她感觉轻的像空气。时间也停止了,停住在一个既不是冬天也不是春天的混沌地带。
   “你会抛弃我吗?”女人问。
   “我永远欢迎你”
    女人的目光停留在男人的脸上,试图去解读他的表情。以前,她从没有好好研究过这张脸。她发现男人的脸上写着她所有的忧伤与秘密,她第一次带着微笑面对它们,也第一次看清楚了死神的脸。
 
                Septemberose于2009年2月19日
 
回复 (11) | 收藏 (0) | 8707 次阅读 |

Stonerose (康涅狄格州)

女 处女座